第4章 大白蛾子精
吾乃年三十2017-06-13 10:092,522

  大概早晨八点左右,我回到了药王庄程冰居住的的地方,取出三十株止血草交给程冰,程冰对我说了句“不错”,然后就再没有下文了,我敢300%的肯定丫又在装13!

  过了半晌,我按耐不住了,做了个要钱的手势,嬉笑道:“师父,您看这个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程冰瞪了我一眼,皱眉道:“你干什么啊?”

  我看了她一眼,心道:‘这贱女人,都当了婊Z了还TMB的立牌坊!装TMD的什么纯洁啊!其内心的黑暗绝对不亚于山西的黑煤窑老板!给丫的干完活,丫的居然不认账!’

  抹了一把脸,我淡淡说道:“师父,我想学调药的方法!”

  程冰双手背后,冷笑道:“既然你已经有这种觉悟了,那我便从最基础的开始教你。今天我先教你【止血丸】和【回气丹】的调制方法。如此如此,那般那般。你可懂否?”

  我惊讶的看着程冰,心道:‘这不是都教完了吗?丫的怎么又教了一遍?这女的绝对有精神分裂症!她要不是精神病,我再次被暴JJ!’

  我错愕了一会后,微微的点了点头,笑道:“师父,光有药方没有丹炉,您让我怎么炼药啊?”

  程冰一拍脑门,淡淡说道:“你要是不说我还真忘了,鉴于你昨天的优秀表现,我就姑且不让你做那个采30株止血草的任务了,这是药王神鼎的仿制品,现在就送予你了,你看,你师父我多仗义!”

  我顿时笑抽了,心道:‘你MB的,这本来就是我做的那个任务的任务奖励吧?钱和经验呢?钱你自己眯起来我就不说什么了,TMD经验总得给我吧!狗日的,不仅拖欠工资,还让我无偿加班,最可恶的就是还不给我记‘工龄’!操!’

  我边笑边伸出大拇指,回答道:“哎呀,师父呀!你真是这个!牛气啊!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您才好了!”

  程冰听了我这话,顿时笑容满面,“行了,就别恭维我了,万一我一高兴,把【蝎王功】传给你那就没人供我戏耍了!”

  我听了这话,一皱眉,道:“师父!你说什么?”

  程冰一看自己说漏嘴了,赶忙正色道:“咳!咳!没什么,我是说你要是多做任务,我一高兴没准就把本门至高武学【蝎王功】传给你了。”

  我一听这话,顿时蛋疼不已,心道:‘这丫头精神分裂的够彻底的!精神层次和性格都不一样!现在这个也太能骗人了!药王庄入门武功告诉我说是本门至高武学?我呸!真拿我当傻子涮呢?’

  行了个礼,我缓缓说道:“那我就先谢过师父了,不知您是否还有什么吩咐呢?只要您一句话,上刀山,下油锅,我这当徒弟的绝对不带皱一下眉头的!(我最少最少也要皱两下)”

  程冰的笑容越发的灿烂了,眼看地球人已经阻止不了她了,便在这时,程冰如同变戏法一般脸色突然一正,冷声道:“那么你去百草园北方的岳华山上杀掉两百只七彩蛇吧!”

  我嘿嘿一笑,捏着声音调侃了一句道:“蔗,小的领命!大总管您且歇着!”

  没等程冰变脸,我已然跑了出去,在我跑出去的那一瞬间我做了一个伟大的决定!

  那就是,等以后我不玩游戏了一定去国家田径队报名,就凭我这百米四秒七的超高速度,那绝对是奥运金牌的最佳主人!

  在路上,我随随便便解决了几只路旁的小兽,爆了几点经验。很快的我便进入了岳华山范围内,哼着小曲“大王叫我来巡山哎……!”

  正在我意淫的正嗨之际,只听前方不知是谁说了一句铿锵有力的古老台词:“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话声未落,路旁突然闪出十余条赤膊大汉!

  我错愕了一下,心道:“这游戏里怎么还有劫道的?”

  仔细的看了一眼劫匪,只见他们头顶上清一水的写着【拦路劫匪——6级】,看了一眼不是玩家,我就放下心了,不过这些劫匪整整比我高了三级,看来还是不能掉以轻心啊。

  于是我便笑道:“诸位劫匪大哥好啊!银两我身上没有啊,信用卡可以不?”

  话声未落,我已然朝离我最近的那个劫匪打出一枚毛虫针。

  拦路劫匪倒地,地上爆了几钱银子。

  人品大爆发,上来就是秒杀发动。

  刚才趁说话之际数了一下对方人数,一共13个人,刚才解决了一个,现在还有12个人。

  按正常推算,我需要两到三针才能杀掉一个拦路劫匪,他们现在距离我有17码左右的距离。

  拦路劫匪的速度很慢,大概也就1秒四码左右的前进速度,等到他们逼近我的时候,已然又倒下了四人。

  八个人追了上来想要围攻我,我怎肯乖乖就范,当机立断!我抽出背后的疾风钢剑,立志和他们死磕到底!

  只见我右手持剑横胸而立,左手之中捏住一根毛虫针,如果林平之或者岳不群见了我此时的样子,他们一定会非常不屑的说一声:“切!山寨货!”

  没有给‘劫匪八人众’任何围剿我的机会,只见我看准一个身高和身材比较挫的劫匪,举剑我便劈了过去,由于疾风钢剑有速度增幅,所以我一秒内可以递出三剑,那个矮挫劫匪右手举刀挡住我这一剑,左手居然腾出来想打我英俊的面庞,见到他这个举动,我再也不能淡定了,和他一样,我也举起左手,猛然向他的胯下戳去。

  “呃~~。”

  矮挫劫匪受到此等攻击,他再也不能蛋定了,因为他的蛋已经碎了。经此一击,他再也支撑不住我手中的剑,在他那哀怨的目光中,我心甘情愿的将他劈成了两个‘半人’。

  打出了一个缺口,我不再迟疑,立马运起【蝎王功】,逃之夭夭,每跑几步我便回头扔上一枚毛虫针,打到最后对方的13位壮士已然只剩下了一位。

  我停下脚步,嘴里喘着粗气,回头凝视着那唯一的幸存者,笑道:“哥们儿,追够了吧?咱俩堂堂正正的决斗吧!”话声未落,我的剑已然握在了左手中。

  那拦路劫匪一拍胸膛,大嚷了一声:“好!”

  当时他离我不远,只有二十码的距离。只见,他举刀向我跑来,大有准备和我同归于尽的架势。

  我右手十分随意的扣住了毛虫针,一连两针打出,纷纷钉在了拦路劫匪的膝盖上。

  拦路劫匪经此变故,双膝跪地,疑惑的问道:“为?为什么?”

  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一枚毛虫针已然自我手中笔直飞出,安安稳稳的钉在了他的额头之上。

  拦路劫匪倒地,身死,并且爆出了一两黄金。

  整场战斗从始至终无伤害。

  顺着原路折返回去,战利品还没有刷新,一共8两黄金26两纹银纷纷收入囊中,看样子这些劫匪过的还是小康生活。

  走在路上,我心道:‘玩游戏而已,你一个人型怪物还想和玩家PK?太天真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网游之毒手药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网游之毒手药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