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郁闷的马孝全
绝风轩2018-03-22 11:323,817

  时光夹层内,马孝全无聊的打着哈欠。

  “这时间也太久了吧……”身处时光夹层中的马孝全,其实并没有时间概念,只是在连着打了好几个哈欠后,马孝全才冒出这么一句话。

  夹层空间大概有一百平方大小,除了滴答滴答的时钟声外,偶尔,还会冒出一些微弱的蓝光。

  “那是什么?”

  马孝全看到前方不远处的层壁上闪了一下,便好奇的嘿嘿一笑往闪光处走。

  “哦,原来是时间表啊!”走到跟前的马孝全,忍不住摸了下闪光处。

  突然,闪光处泛起了强烈的白光。马孝全只感觉一阵眩晕,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

  月黑风高,杀人夜。

  用这样的话来形容此时的晚景,是最恰当不过了。

  一个男人骑着一匹并不健壮的棕毛马,“啪嗒啪嗒”的踏着富有节奏的马蹄步,游走在巷间小道中。

  按理来说,骑马者,理应走大道,可是此人却走了巷间小道。

  洛阳,九朝古都。

  只是对于现在来说,她的历史步伐,才刚刚开始。

  男人并不急于快马疾奔,相反的,他还时不时的轻拉一下缰绳,制止马匹随性而奔。

  行至一座大府门前,男人下马,轻轻叩门。

  门内传来一个慵懒的声音:“谁啊?”

  男人轻轻道:“烦请禀报,校尉曹操,曹孟德请见司徒大人。”

  门内不再做声。

  不一会儿,府门“咔咔”两声,露出一个缝隙,接着,从缝隙中钻出一个脑袋。

  “校尉大人,司徒大人有情!”

  男人微微一笑,跟着那个脑袋挤进府门。

  府内,正堂,会客厅。

  男人焦急的来回踱着步子,一改先前骑马时的悠闲。

  “司徒大人怎么还不出来?”男人忍不住,上前抓住一个小侍婢的肩膀问道。

  “大人……”侍婢惊恐道,“奴婢不知……”

  男人放开手,摇了摇头,略感抱歉道:“烦请再行通报!”

  侍婢脸微微一红,低着头出去了。

  半柱香时间过后,正殿外传来“呵呵呵”的笑声。

  笑声至,正堂口进门一人。

  进门人乃一白发老者,略显瘦削的身材,一对深陷的双目,给人一种不怒自威之感。

  “呵呵呵……校尉大人!”老者轻轻一拱手。

  男人上前,对老者深深的鞠了一躬,拱手道:“司徒大人,操深夜不请自来,还望大人海涵……”

  老者呵呵一笑,摆了摆手,道:“无妨无妨,孟德请坐~来啊,上茶!”

  茶至,人坐。

  老者道:“孟德,前时乃老夫之过,还望孟德见谅!”

  男人闻言,立马起身,又冲老者行了一礼,道:“司徒大人言重了,先前孟德唐突的顶撞大人,乃孟德之过……”

  老者笑了笑,道:“孟德啊,汝可知我意?”

  男人轻轻点头,大义凛然道:“可是伏诛董贼?”

  老者一摆手:“汝既然知道,可知我先前为何赶你出阁?”

  男人一拱手,道:“殿堂者,皆匹夫已,诛贼一事,非操而不能为之?”

  老者捋了捋白胡须,点着头。

  男人上前,道:“只是董老贼生性狡猾至极,恐怕……”

  老者呵呵一笑,打断男人:“吾有宝贝两件,名曰七星,刀剑各一,汝要有此心,吾可赠送与你,如何?”(其实这里小绝做了些白话,有时候古文看起来很文邹邹的,所以,小绝就适当的将其翻译成白话来写,当然,并不是所有的,能表达意境的,简单易懂的,小绝还是要用的。)

  男人点点头,眼珠一转,道:“司徒大人不可,大人的宝贝,操可不能都拿走,这样,一件即可。”

  老者呵呵一笑,对着内堂喊到:“吾女貂蝉何在?”

  内堂一声侧应,出来一女子,婀娜身段,美艳绝伦。

  女子对着老者行了女礼,道:“女儿拜见爹爹!”女子说完,抬起头,看着老者和男人。

  “啊哦!”男人忍不住叫出一声。

  老者一笑,对着男人道:“孟德,小女貂蝉,乃吾收养的义女!貂蝉啊,这是校尉曹操曹孟德大人!”

  女子后退一步对着男人行礼道:“小女见过大人!”

  男人张着大嘴,说不出话来,不用说,他是被貂蝉的容貌给迷住了。

  老者看在眼里,心里有点不乐意,连忙咳咳两声,道:“貂蝉啊,去把为父的七星刀剑都拿出来!”

  女子行了一礼,退入内堂。

  不出十息,女子拿出两个盒子,摆放在老者和男人的面前。

  “呵呵~孟德啊,这就是老夫的宝物了,孟德?孟德?”

  男人自从看到如此美女后,已经魂不守舍,哪里还想着今天来的主要事情,老者在他耳边叫了好几声,他都没有反应。

  ——————————————————————————-

  就在这时,正堂的半空中突然出现一道裂缝,裂缝逐渐变大,裂缝深处,漆黑一片。(解释一下,古代官做的越大,正堂的面积就越大,作为“三公”之一的司徒王允大人,正堂自然是有足够的空间了,可以说,有高4到5米的正堂也是很正常的。)

  漆黑之中,一只胳膊伸出裂缝,漫无目的的乱摸着。

  正堂之上的女子看到裂缝后,吓了一跳,“啊”的叫出声来。

  “大堂之上,大呼小叫,成何体统?”老者训斥女子道。

  女子花容失色的斜倒在地上,指着正堂半空的裂缝。

  老者抬头一看,也跟着啊了一声。

  男人听到老者的惊叫声,这才回过神来。

  “大人,怎么了?”

  老者指着半空中的裂缝,惊恐的向后缩了缩身子。

  男人抬头一看,也是吓了一跳,但是在司徒大人面前,自己又是个武将,此时退缩,难免遭人耻笑,所以,男人深呼了一口气,拔出佩剑,上前一步挡在女子的面前,大喊道:“何人,装神弄鬼,还不快快显身?”

  男人一声暴喝,那只胳膊竟然缩了回去。

  男人得意的斜着眼睛看了下身后的女子,眼里透露出一丝骄傲。

  但好景不长,裂缝中,胳膊是缩回去了,可接下来,伸出来的却是个脑袋。

  没错,这个脑袋不是别人,正是马孝全。

  ——————————————————————————————

  话说马孝全在空间夹层里,因为看到了好奇的东西,所以就上去想看个究竟,只是没想到,他无意的碰了正在运作的时光之钟,所以被弹晕了。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夹层中出现了裂缝,所以就好奇的伸出手探探,看是不是到了目的地。

  可是没想到刚伸手没几分钟,先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后来又传来一个听起来有些苍老的声音,最后,便是一个男人的暴喝声了。

  马孝全收回手,嘿嘿一笑,心里想着,既然到了,那就现身吧,所以马孝全探出脑袋,准备出去。

  可是他并不知道,自己只把头探了出来,却着实的吓到了正堂的其他三个人。

  男人刚才还自鸣得意的YY着,此刻马孝全的头一探出来,他也啊的一声,吓的跳到后面了。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啊,先前还假惺惺的挡在女子的面前装大尾巴狼,现在却自顾自的躲到后面,可叹啊。

  再说马孝全,头刚探出来,就发现一个绝色美女斜躺在地上,惊恐的看着自己。

  怜香惜玉自古有之,更何况如此绝色美女?

  马孝全嘿嘿一笑,从裂缝中扒了出来,然后够着身子,跳了下来。

  “唔~~”马孝全活动着颈骨,上前一步,扶起眼前的绝色美女。

  “嗨美女!”马孝全呲了呲牙。

  女子一声低哼,身子一软,晕了过去。

  “不是吧,我有这么难看么?”马孝全无奈的摆了摆手,看向后面的老者和男人。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此时的老者和男人,你推我搡的,完全没了样子,生怕马孝全突然扑上来把他们吃了似的。

  马孝全诶的一声,脑瓜子一转,想明白了。

  哦,感情这二位以为自己是鬼怪神仙啊。

  呵呵,好,那你马孝全马爷我就在这三国时代里当一回神仙吧,如果,有机会遇到左慈左大大的话,嘿嘿……

  想到这里,马孝全哈哈一笑,对着那惊恐的二位道:“别怕,哥是神仙,哥不会害你们的?”

  后面二位听了马孝全的话后,不仅没放下警觉,反而跪了下来, 不住的对着马孝全磕着头。

  “不是吧,我说的很明白了啊?”马孝全搔了搔头,道,“我说,我是神仙,你们听明白了没?”

  两个人完全没听的意思,只是一个劲的冲马孝全磕着头。

  “靠!这……”

  就这样,马孝全说一句,后面那二位就磕三个响头,然后嘴里还不停的说着话。

  解释了半天,二位终于放下了一点恐惧,但他们还是很警觉的看着马孝全,尤其是那个男人,手虽然抖的能弹棉花了,但是那把佩剑就是没抖掉,真是难为他了。

  马孝全也是有耐心的,自己说的口干舌燥的,眼前这二位爷怎么还跟个兔子一样,窝在墙角,这着实的让马孝全心里憋屈。

  猛然间,马孝全像是想起来什么事情。

  他打开随身的包裹,抽出一张布条,看了一下,立刻明白了。

  布条是明发在马孝全穿越之前临时塞给他的,马孝全以为是什么精囊妙计,现在打开一看,立刻有种想要吐血的冲动。

  布条上只有两个字,但是就这两个字,就能说明一些问题,一些让马孝全不得不去重视的问题。

  布条上写着:方言。

  对,没错,是方言,马孝全从小在城市长大,家住在凤凰城,属于省会城市,而马孝全上大学的地方,也是省会,所以,马孝全从小到大一直说的是普通话,尽管自己也会一些地方的方言,但总没有说普通话来的痛快,而现在,明发塞给自己的这张纸,直接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乱世多方言啊!

  ***************************

  PS:从现在开始,《穿越之极限奇兵》第一章正式入戏了,主角马孝全在三国时期的所有经历,都与您的点击阅读收藏和鲜花有关,不要吝啬各位大大们,拿出你们手中的鲜花,抛给小绝吧,如果没有鲜花,叫上你们的基友,死命的点击我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之极限奇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之极限奇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