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回-义兄遭难
池衡水榭2018-05-24 13:044,173

  没半柱香的功夫,战鹰和大师兄赵秉容以及二师兄许重先后到了客厅。

  “老爷,出什么事了?我听他们说您发火了,怎么了”?战鹰身为总管,又和池远山早年相识,所以此时自然是带头询问。

  “秉容,去把门关上”,池远山见他们来了后,先让他们关门。

  “是,师父“,赵秉容一边应着一边去把门关好,然后回来和战鹰等战在大厅中央。

  池远山慢慢站起来。先缓缓的吐了一口气,然后慢慢的走到三人面前,用及其小的声音问道:“你们可知道古翍这个人”?

  “我知道”!战鹰回答道:战鹰毕竟年长许多,而池远山平时也和战鹰说过一些他早年间的往事,而赵秉容和许重只是隐隐听池远山提过,却并不甚了解。

  “唉,战鹰啊,你和他们两个简单说说吧,我有些累了,先休息一下”。说着,池远山就走到一旁刚刚玉虔道长坐过的位置上,闭目养神。

  “我明白”,战鹰一边回答池远山,一边简单扼要的把池远山以前的往事说了一遍。

  听完战鹰的讲述,池远山的大弟子赵秉容随口说道:“哈哈,早年间师父这么洒脱啊”……刚想继续说,但看池远山双目紧闭,面色凝重,也就识趣的闭了嘴。

  “老爷,二老爷有什么消息吗”?战鹰问道。

  听到战鹰询问,池远山睁开双眼,叹了口气,说道:“你们几个坐下吧”。

  “是,老爷(师父)”

  待三人坐定,池远山这才讲事情娓娓道来:“当年,我和二哥分手之后,二哥说他将来会到川府噶贡山那里去隐居,因为二哥当年曾经在噶贡山上结识了一名女子,本想娶了为妻,哪知女子抵死不从,二哥脾气暴躁,就死死相逼,最后愣是把女子逼得跳下了万丈悬崖。女子死后,二哥悔恨不已,从那之后就总说等自己将来老了的时候,就到噶贡山上去隐居,陪着那女子,赎自己的罪,当年我自己独自游历后,一直到后来到了这北冥山,期间没有见过二哥,最后一次见二哥还是十五年前我到中原办事,顺便去川府噶贡山上看望了二哥,本来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谁知道二哥真在那,二哥在噶贡山上搭了三间草屋,除了自己之外还有两个孤苦伶仃的少年,二哥就又当师父又当爹的照顾起他们。二哥因为当年的过错,一直没有娶妻,唉,我这二哥……不易啊”!!说着说着,池远山双眼中竟然出现了一些闪闪的水雾,像是泪水要夺眶而出。

  “老爷,您别急慢慢说”。战鹰知道这肯定是池远山心中对当年兄弟情怀的牵挂所致,所以也没有劝他,而赵秉容和许重本就是刚刚才知道一些大概,所以此时也就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坐着听。

  “唉,都说人老多情啊”,池远山说着用手轻轻拂拭了下双眼,又继续说道:“其实二哥当时已经与世无争了,跟我说只想好好的过完余生,我本来想接二哥一起来北冥山,可二哥说什么也不来,说自己在中原待惯了,来我这冰天雪地的地方怕冻坏了,我知道这都是二哥的借口,其实他是怕给我添麻烦。我见他怎么也不肯跟我回来,也就没有勉强。让他珍重之后我就回来了。谁知道如今竟……唉……都怪二哥!那劳什子破书留着干什么!能当饭吃”!正说着,池远山突然提高了音调。

  “老爷……您……”战鹰这会有些糊涂了,说了半天老爷一直在怀念从前,怎么还没说那道长来干什么来了。

  池远山仿佛猜到了战鹰的心事一般,接着说道:“二哥被人掳走了,随时可能毙命”!

  “什么”!一声震惊从三人嘴里同一时间说出来。

  “老爷,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战鹰急问道。

  池远山稍一整理情绪道:“不知从什么地方来的一伙妖人,不知怎么得知了二哥手上有玄天派镇派之宝碧霞神功的上半卷,于是就上了噶贡山找到了二哥,让二哥交出那半卷秘籍,可二哥这辈子哪服过软,说什么也不交,这两下谈不妥就交起手来,本来二哥武艺也是顶尖之流,可是这么多年二哥与世无争,手上的功夫也丢了不少,再加上寡不敌众,被那伙妖人给掳走了。

  那伙妖人本来只想从二哥手上拿到那半卷书,但最后打听到二哥与我的渊源,就改了主意想利用二哥要挟玄天派的人把下半卷秘籍也交出来,这上半卷秘籍是当年二哥的好朋友玄天派的长老苦行者苦大师赠予的,因为这碧霞神功的招数要点全在下半卷,而上半卷只是一些内功心法,光学会这些心法,只能提升内力修为,并不能用之克敌,二哥当年救了苦行者唯一的爱女,苦行者为了报答二哥,就把上半卷送给了二哥,况且当时苦行者告诉二哥,这上半卷门派里尚且有原本,给二哥的只是摹本而已。

  虽然上半卷没什么厉害招式,但你想想,传承百年的玄天派的镇派之宝岂是泛泛。虽然只是内力方面的提升,也是及其不得了。二哥得到这半卷秘籍之后自己并没有练过,只是觉得留着它也算是个纪念。后来二哥想送给我,我没要。谁知到如今竟然成了祸端!

  这伙妖人带着二哥去要挟玄天派。让玄天派的人交出下半卷秘籍,否则就杀死二哥,并且会把消息添油加醋般的传到我耳朵里。云岩大师身为玄天掌门,一代宗师,怎能受人要挟把镇派之宝送人,更何况是有招式的下半卷。所以云岩大师当即回绝,可后来那伙妖人一再强调二哥与我的关系,这才让云岩大师有些犹豫,云岩大师虽然不惧我,但他老人家一定是不想因为这件误会而挑起与我的事端,况且咱们这些年也在江湖上闯出来不小的名头,与公与私,云岩大师都不得不考虑与我的关系,所以这才让他大弟子匆匆赶来告诉我事情原委,希望我能出面帮他解决麻烦,因为那伙妖人的筹码无非就是二哥与我的渊源,只要我能出面的话,事情总会有解决的办法”!

  “老爷,知不知道那伙妖人是谁”?战鹰听完之后问道。

  “这”?池远山显然也是一愣,对啊,刚才听玉虔说这事的时候只顾着发怒,怎么没问问是什么妖人所为。

  战鹰一看就知道肯定老爷也不知道,于是说道:“老爷,这事你别急,二老爷暂时不会有危险,您想,二老爷本身并无什么价值,早年间虽然也是赫赫有名,但早已退隐江湖了,他们掳一个个与世无争的老人能有什么用,无非是那伙人看重二老爷与您的关系和二老爷手上的秘籍,更想借助您的名头从玄天派手里搞到另一半,在他们没完成这件事之前,二老爷不会有危险,您放心吧”!

  “是啊师父,战总管说的对啊,您别太担心了”,战鹰安抚完,这边赵秉容和许重也纷纷给池远山宽心。

  “唉!我知道二哥暂时不会有危险,可我一想到他在歹人手里受苦,就忍不住心酸。这样,战鹰,你去请玉虔道长过来,我要当面问问他,那是伙什么歹人,刚才只顾着伤心,竟忘记问了。还有,秉容,你和许重二人现在赶紧骑快马到中原歙州城里去,去那里找一个叫沈邟的人,他有个名号叫毒郎中,就住在歙州城绩溪村里,他是为师早年间的过命好友,歙州离玄天派的驻地齐云山就不远了,沈邟阅历甚广,年轻时就喜好东打西探的,你去那里找他打听打听关于我二哥的一些事情,记得一定要仔仔细细的打听。我想会有一些收获,我们也不要总指望别人告诉,有些事还是亲身而为比较好”!

  “是,师父,我们这就去准备”!说着赵秉容和许重就转身往外走。

  “等一下”!池远山叫住他们。

  “师父还有什么吩咐”?

  池远山略一沉思道:“这样,你们带上几只灵睢去,如果有什么发现,用灵睢把消息传回来,你们就在那附近多走动,有什么事的话我会用灵睢告诉你们的”。这灵睢是一种灵物,体型像麻雀,但比麻雀要大,头上有一点红,此物记忆路线的准确度极高,有一种独特记忆体,且飞行速度快,飞行高度高,不易被弓箭等射中,是当时往较远地方传递信息的重要工具,但灵睢一般人是用不起的,池远山为了搞到这几只灵睢,着实是花费了不少力气,一直没派上大用场,现如今,总算是有用了!

  “是,师父,那我们就去准备了”。赵秉容和许重并不是第一次去中原,所以并没有什么犹豫。

  “嗯,你们去吧,路上小心”。池远山嘱咐道。

  “师父放心”!说完,赵秉容和许重二人便离开客厅各自准备去了。

  “老爷,那我这就去把玉虔道长请来”。见池远山安排完了二人,战鹰便问道。

  “嗯……算了吧,玉虔道长赶了这么远的路,让他好好休息吧,急也不急在这一时,明日再说吧。另外,这件事除了我们几个,不要让别人知道,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池远山轻声嘱咐道。

  “老爷您放心,我明白,那老爷您还是回去休息吧。放宽心,别急坏了身子”。战鹰不放心的劝道。

  “没事没事,我还不至于这么不中用,一会吃饭的时候,你替我陪玉虔道长就好了,就说我身体不适,替我告个罪”,说罢,也不等战鹰回话,就从客厅的偏门离开了。这时候大厅只剩下战鹰一个人了,他面对着池远山消失的背影,口中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后也转身离开了。

继续阅读:第4回-神秘组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冥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