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回-遇人相助
池衡水榭2018-05-24 13:043,150

  这时候,从二楼上缓缓走下一个人,四十左右年纪,身穿一身道袍,头戴发冠,看起来像是个道士。

  那道士走下来之后,径直走到正在绑池中天的这队官兵面前,对着那刘爷说道:“你是官府的人吧”?

  那刘爷一看这道士的打扮,不知道是什么来路,当下便回答道:“是,我们是巡城卫戍队的,不知道阁下是”?

  “那你知道不知道他们是武林人士”?那道士似乎无视那刘爷的问话一样,继续问道。

  那刘爷看这道士一幅目中无人的样子,心里有些打鼓,怕是个硬茬子不好对付,心里有些憷意地说道:“这位朋友,他们是不是武林人士我不管,但是我知道他们杀人了,所以我们才要把他们带回去”。虽然话说的很强硬,但是语气上明显弱了一筹。

  那道士听这刘爷这么回答,哈哈一笑道:“他们是杀人了,但是却不是有意杀的,你难道就不问问他们到底为什么杀人”?

  那刘爷一听那道长说的话,就知道这道长看起来是要管这事了,因为没摸清那道士的底细,所以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于是便只要把刚才那大胡子的话对着道士说了一遍。

  这位朋友,那是他说瞎话,事情根本不是这样的。池中天一看有个人在为他们出面,心里一下子有了希望,但又听到那大胡子的胡言乱语在那刘爷嘴里说出来,当下便忍不住说了一句。然后还顺手把刚刚挂在身上的一条绳索给扯了下来,然后拉着傲霜雪站到了一边。

  那道士这时候对着池中天一笑说道:“小友莫急,我会为你们主持公道的”,说着,一边走过去把那大胡子拽了过来一边对他说:“我刚才一直在楼上,我听到你说你是住在这里的,那么我想问问你,你住在哪一间”?

  这一问,把那大胡子和其他几个人问的心里一下子紧张起来,这问题好像还没想过。怎么回答呢?

  而那刘爷一听那道士问的这话,心里也咯噔一下,对啊,我怎么没想起来问问他这个问题,真笨。当然,这话他只会在心里想,不会说出来。

  那大胡子看了一眼那道士,眼珠子一转道:“我们……我们就住在二楼西端最后一间房子里”。

  那瘦子和那其他几个互相扶着站立的同伙一听那大胡子说的这话,立马心里都乐了起来,对呀,那间屋子是空屋子,我们完全可以说是住在哪里的,反正那里面没别人的东西,到时候我们可以说我们的行李放在别处就是了。还是老大聪明!这伙人心里现在对大胡子可以说是佩服的紧,而且头脑也似乎一下子清晰起来。不过,只能说是该清晰的时候不清晰,不该清晰的时候倒是比谁都清晰。

  那道士还没来得及说话,这边傲霜雪先急了:“胡说!那是我们的房间,怎么是你的”?

  那大胡子听了之后反驳道:“你们的房间?那分明是我们的,那里面什么都没有,怎么证明是你们的,明明是我们的,因为我们的行李多,所以先寄存到别的地方了,正准备明天一早搬过来呢”。这大胡子说瞎话的功夫倒是比他的拳脚要强多了。

  那道士听完大胡子的话后面向池中天问道:“小友,你们住在那屋子里,没有包裹行囊等随身物品么”?

  “谁说没有,有,我们只是藏起来了”傲霜雪回答道。

  “那好吧,这样,这位官府的兄弟,我们带着他们一起到那间屋子里看一看吧,看看就明白了”。道士说道。

  那刘爷一听这话,心里暗暗说倒霉,怎么蹦出这么个爷来,当下唉声叹气了一下后说道:“好吧,走,带他们上去”。

  池中天拉着傲霜雪,那道士用手拽着大胡子,然后其他几个人分别带着瘦子和那几个同伙,一起往二楼走去,走到一半,那道士突然停了下来,转过身对着楼梯前面一间屋子旁的拐角处指着说道:“小二哥,你也一起上来吧”。

  众人正疑惑呢,只见从拐角处慢腾腾的走出来一个人,正是刚才出现的店小二。

  “几位爷,你们忙你们的,我还有事,就不上去了”店小二一边回绝道士一边就想往客栈里面走去。

  “小二哥,这事情出在你们店里,你们老板又不在,你怎么能不管不问呢?还是随我们上来吧,回头你们老板问起来,你也好交代不是”。道士说道。

  “就是,你赶紧给老子上来,啰嗦什么”那刘爷此时心里正不痛快,可又不敢对那道士发怒,正好,这突然躲起来又被道士叫出来的店小二,就成了替罪羊。

  “是是,刘爷,小的这就来”店小二一看那刘爷发怒了,当下再不敢啰嗦,颠颠的就跑了过来。

  一行人来到二楼西端的最后一间房间里后,那刘爷先让店小二点了灯,这下子屋里变得明亮起来。

  “官爷,您看您看,这没东西吧,我就是说我们明天才会把行李拿来,哦对了,当时我还特意跟这位小二哥交代了,是吧小二哥”那大胡子刚才还怕自己在黑暗中没看仔细,这回屋里都亮堂了以后,再仔细一看果然是空的,所以就赶紧上去跟那刘爷交代,一边说一边还不忘拉着那倒霉的店小二作证。

  那店小二一听这话,心里暗暗骂了几声,但还是最终帮着大胡子说了瞎话:“是是,是这样的”。

  那道士却仿佛没听到他们的对话似的,直接转向池中天问道:“小友,这里是你们住的房间”?

  “是,我们本想要两个房,但是因为想省些银两,所以只要了一间”池中天答道。

  那傲霜雪听了池中天这话,竟莫名的脸上红了一红,只是大家的注意力都不在她这罢了。

  那道士继续问道:“你们可有行李和随身物品在这里”?

  “有”池中天说着,一边走到床边,然后双手拽住床边,用力往外一拽,然后绕到被拽出来的缝隙里,用手拿出两个包裹和一把剑。之后用手拿着这些走到了那道士的面前说道:“这就是我们的东西,里面有几十两散碎银子,几件衣物,一个水葫芦还有……”

  “好了,小友不用再说了”,那道士不等池中天说完,就把那大胡子拉过来问道:“这些东西是你的吗”?

  那大胡子一看,脑袋一黑,差点没晕过去。这……怎么也没想到人家会把东西藏到那里。当下再也提不起狡辩的心情了,便支支吾吾的说道:“这些……不是……不是我们的。”

  道士似乎胸有成竹般地接着说道:“我当然知道这不是你们的,而且我也知道你不是这家客栈的留宿客人,你看看你们穿的衣服,住在客栈里需要穿夜行衣吗!再看看你们身上带的东西”!说着”那道士松开大胡子的手,一扭身,唰唰的几声,便从那瘦子和其他那几个同伙身边绕了一圈,然后回到了大胡子身边,这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直看得池中天和傲霜雪心里暗自佩服,那刘爷看得暗自羡慕,那大胡子一伙人看得……暗自哆嗦。

  道士这时候举起左手,然后手一松,接着叮叮当当的从手中掉落了一些东西到地上。众人仔细一看,乖乖,这可真是太全了,什么小钩子,小匕首,吹迷魂香用的小竹管,然后不等众人发表意见,道士便说道:“留宿的老实人,带这些干什么!”

  “我们……我们是”

  “混账东西!,还敢抵赖!赶紧说实话,不然我让你知道厉害”!道士见这大胡子还不老实,一怒之下便对大胡子说道。

  那大胡子被道士的一声怒喝吓了一跳,再也不敢胡搅蛮缠了,连连哀求道:“这位大侠我们知错了,我们不是这里的客人,我们是刚才翻墙进来的,只是想发点小财罢了,没想到冲撞了大侠,我们知错了,求求大侠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吧”!

  还没等那道士说话,这边那刘爷就先忍不住了,一步冲上来就抓住那大胡子的肩膀骂道:“你这混蛋,敢糊弄老子,老子我整死你”,说着,这边抬手就要一掌往那大胡子脸上掴去。但看那道士正用愤怒的眼神盯着自己,这一掌就没敢掴上去,只好悻悻然的把手放下。

  那道士看着那刘爷说道:“其实这不能怪你,这里面还有个人,他的功劳也不小,”。

  “是谁呀”?傲霜雪这时候看到事态已经完全转变了,坏人终于被抓到了之后,心里一阵轻松,便开口问道。

  道士笑着看了傲霜雪一眼之后,突然一个转身,绕道众人最后面,然后抓住一个人的手,而后又一个转身,又回到了刚才站的地方,众人一看,才发现原来是店小二,只不过现在那店小二似乎是有些怪异,双腿不停的哆哆嗦嗦,两只胳膊就像被寒风给冻坏了一样,不停的前后发抖,但明显不是冻的。

  道士看了一眼店小二之后问道:“你为什么帮他们说谎话”?

  “我……我……”店小二现在像似紧张的不行,话也说不完整了。

  “你不说我也知道,是因为这个”,说着,那道士突然把手伸到店小二的怀里,拿出来的时候,手里已然多了一样东西,那是一锭银子,看起来有十两左右。

  “说!这是不是别人给你的”!道士拽着店小二问道。

  那店小二一看到银子,突然之间全身也不抖了,猛然一直腰,理直气壮地说道:“不是,这是我的”。

  “你的?,哼哼,你这混账东西,说话也不怕闪了舌头,你一年能拿到这么多工钱吗!你两年能拿到吗”!道士有些愤怒的问道。

  那刘爷在旁边看了半天,觉得似乎自己也该出面了,于是就走到店小二面前,啪!的一巴掌就搧到了店小二的脸上,然后对着店小二喝道:“赶紧给老子承认!这是哪来的”?

  “刘爷刘爷,别打别打,我说,我说,这是那个人给我的”。店小二吃了一巴掌后,吓破了胆,一边承认一边用手指了指大胡子。

  那道士听到店小二承认了之后,就把抓着的店小二给放开了,然后对着那刘爷说道:“事情你明白了?”

  “明白了明白了,这位道长真是高人,这才几下就把他们都给现了形,佩服佩服”那刘爷也会见风使舵,眼见形势已经变化到如此地步,便拍了拍道士的马屁。

  那道士摆了摆手说道:“废话就不用说了,剩下的你们就处理吧,”

  “好好,多谢这位道长。来啊!把这个店小二还有这几个人都给我带回去”!

  “等等”!就在那那刘爷要把这些人带走的时候,道士又说了一句。

  “道长还有什么要交代的”?

  “交代不敢当,我只是想奉劝你们一句,从来官府都是不干涉武林之事的,武林中人有错自有武林中人会去管,你们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另外,你可能不知道,以这二位的武功,就凭你们几个,恐怕还不够他们活动筋骨的,别人慈悲为怀不愿多伤人,你们却以别人的慈悲当做别人的软弱,这种事以后还是不要做了,免得妄自送了性命。”道士这番话既是奉劝,同时也是一种警告。

  “是是,我明白,以后不会了,多谢二位今天没有为难我们,那我们就走了”。说着,那刘爷对着池中天和傲霜雪一施礼,然后指挥人带着大胡子一伙和店小二就走了。

  池中天和傲霜雪见那些人走了之后,正要对道士表示感谢,哪知那道士却冷不丁的突然一伸手,便将池中天手中的剑抢了过去,池中天这下子傻了眼,因为觉得道士是好人,所以根本没防备,怎么也没想到道士会抢自己的东西,一下子十分恼怒,也来不及想别的,本能地便想出手把剑夺回来。

继续阅读:第12回-事起突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冥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