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回-北冥山
池衡水榭2018-05-24 13:044,617

  极北之地一年之中并不像中原大地一样四季分明,而是一年之中大部分都是在寒冷中度过。也正因为如此,极北之地向来十分荒凉,袅无人烟。而今,我们且来看看这极北之地中一座及其神秘的山峰-北冥山。

  山中有处寒叶谷甚是神秘,在这极北苦寒大山之中,却有这么一座生机勃勃的山谷,虽说不得是四季分明,冷时寒风刺骨。但有那么几个月却也鸟语花香,温润如春,煞是让人奇怪。

  这北冥山绵延不过数百里,高耸不过千米,在中华大地的众多奇山险峰之中,却也算不得什么,然而就这一座不起眼的地方,却是武林正派中人人谈之起敬,绿林豪侠,江洋大盗们谈之变色之地。任你武功盖世,背景深厚,却很少有人敢到这北冥山中闹上一闹,武林中向来纷争不断,但是一些烧杀掠夺,为非作歹之事却从未与北冥山寒叶谷的人有所牵扯,久而久之,北冥山寒叶谷渐渐变得既让人感到敬重又让人感到神秘。

  而枫叶谷的神秘除了少数一些德高望重的中原武林老前辈之外,别人着实是难以看透。而我们的故事,就将在北冥山中开始……

  呀嘿!砰!砰!随着一声大喝,一位青年面前三五米开外的一块石头应声裂为两半!石头裂开后还伴随着一些散碎的小石粒噼啪噼啪的落下来,也带起了一阵小小的尘土

  青年随后收掌调息,脸上虽没有喜形于色,但眼神中透出的那一抹骄傲与满足,却像闷热蒸笼里闯进的一丝凉风一样,虽然少之又少,却是十分的明显

  “哈哈哈,天儿,你这天罡十六掌练的可是很不错了,力道上没什么问题了,就是这出手时的角度与你出手时与全身的协调上不够完美,尚需努力啊!要知道,无论什么武功招式,剑法、腿法、拳法、掌法、刀法等等,不仅讲究单纯的出招,出招时全身的协调配合才是重中之重,全身协调配合的完美,招式发挥的威力就要大上许多。这也是很多人练就的是同一种招式,但用出来的威力却差之千里。你要谨记!”青年旁边一位年老者评价道。

  听了这句既褒奖又批评又点拨的话,青年面容上并无一丝的不满,反倒是一脸的敬佩与严肃,青年双手自然垂于两旁,低头回答道:“多谢父亲指点,孩儿一定努力,不会让父亲失望!”

  “哈哈,不要那么拘束嘛,你这孩子,从小在老爹面前就这么拘谨,以后没有外人的时候,不要那么拘谨,一家人搞这种腔调不好的。”年老者说道。

  “好的爹,我明白了。”

  “战鹰”,年老者随口唤出一个名字,咦?周围除了他儿子之后没别人啊,叫谁呢?

  只听得一阵悉悉嗖嗖的声音从远处一片树林里传来,从林中缓缓走出一位中年男子,慢慢走向年老者,从他的脚步中看得出来,步伐沉稳,走得快却带不起一丝尘土,可见也是一位高手。起码轻功是不错。

  “老爷,您有什么吩咐”,中年男子对着年老者弯腰施礼道:等男子走近了后才看见这中年男子可不止轻功不错,太阳穴微微凸起,显然内功是到了一定火候了!

  “战鹰啊,来这么久了我们也该回去了。让天儿自己再好好的琢磨琢磨,我们就不打扰他了。这段时间是天儿练功的紧要关头,没什么事,尽量不要打扰他,尤其是……嗯”?年老者吩咐道最后显然有句话不好说,于是便说了半截还对着战鹰用了个眼神。

  “啊,哦哦,明白明白,老爷我明白,您放心”。战鹰显然是知道年老者说的是什么。

  “爹,你怎么总这么神秘呢。什么事啊还不当着我面说,刚说让我不那么拘谨,可是你看,老爹你什么事都这么神秘,我能不拘谨嘛”!青年似乎有些不满。

  年老者一笑:“哈哈,没什么没什么,这事还就得神秘点,好啦我们走啦,过一个月我再来。这期间有什么紧要事就让小离告诉我”。

  “爹你放心吧”!

  “战鹰,我们走吧”,说着,年老者和中年男人一起朝树林方向走去。青年在后面一直肃立目送,从面色中看出,青年对年老者的尊敬,绝不是敷衍了事,而是发自内心。

  嗯?奇怪,他们不是父子吗,怎么不住在一起,都在北冥山中。难道还要彼此分开住?为什么呢?

  其实这没什么奇怪的。不过要想知道这几人是谁,知道这北冥山中的事情,还需听慢慢道来……

  这年老者名叫池远山。是这北冥山寒叶谷的谷主,武功盖世,据说已经臻入大师之境,年轻时曾和两男一女结为金兰,在武林中号称三龙一凤,池远山排行老三。他们到处行侠仗义,仗着各自一身好功夫和相互之间的深厚情谊的默契,愣愣的是收拾了不少的江洋大盗和邪魔歪道,一度让武林中人敬佩不已。

  然而不知什么原因。有一年他们四人遭了大难,大哥洛久桓和四妹叶湘鸢在去缃阳搭救一个朋友的时候突然失踪,池远山和二哥古翍在等了几个月不见他们回来后俩人便跑到了缃阳去,哪知去了后发现,到处找不到他们的踪迹,池远山和古翍这才发觉事情有些不对。发疯了似地到处寻找,却总也找不到。

  那期间池远山和古翍找了几乎他们认识的所有人,去了无数个地方。哪怕是仇家也不例外,可是都是一无所获,大哥和四妹就像一夜之间从人间蒸发了一样。自打大哥和四妹失踪之后,池远山和古翍又坚持寻找了几年,后来他们也道听途说了一些传闻,有的说是他们得罪了缃阳附近九龙寨的老大,被九龙寨的人绑走了,池远山和古翍听说便赶往九龙寨,开始是婉言相问,到最后武力相逼,可无论怎样,九龙寨的人就一句话,不知道。最后池远山和古翍两人差不多快把九龙寨闹的翻天覆地了也没发现什么蛛丝马迹,最后只好无功而返。

  这之后,他们又听到了一些谣传,但凡是力所能及的,他们两人都要亲自查探一番,可无一例外,都没什么线索,最后眼看着能想的办法都想了,还找不到,只好作罢!

  经此一变,三龙一凤也就散了,他们四人本是生死之交,感情深厚,突然有两个人消失了,也不知死活,池远山便有些心灰意冷,加上极度伤心,便和二哥古翍分了手,一个人游历江湖,既是排解寂寞,也是想顺便再查访查访,直到后来游历到了极北之地北冥山,这里的酷寒冷风似乎能让池远山暂时忘却了伤心事,池远山便决定在这里待一阵子,直到有一天他在北冥山中发现了一处寒叶谷,里面和外面的环境差异很大,寒叶谷里居然甚是温暖,花草树木也都煞是繁盛,池远山觉得这是个天赐之地,便在这里住了下来。

  起初是一个人,后来到外面去游历闯荡,结识了一个没落贵族的小姐,两情相悦,女子便带着一个侍女跟着池远山回到了寒叶谷,照顾池远山。当年池远山和结义兄妹闯荡江湖的时候,也搞了不少的好东西,有别人送的,也有自己夺来的,大多是什么武功秘籍,奇兵利器以及及少量的宝石玉器等等,和二哥分手的时候池远山只留下了一些武功秘籍。

  把其它的东西都给了二哥古翍,古翍知道他这个三弟是个武痴,便也没说什么,还把自己收藏的几本珍品给了池远山,此后池远山便在寒叶谷中潜心研究武学,时而陪伴夫人在山中游玩,时而也出去露个面弄点副业,但对武林变化却一概不关心。

  一次偶然的机会,池远山在中原洛师城附近游玩的时候,无意间出手相助了一位遭追杀的青年,救下青年后才知道,青年是洛师城武林世家战家的公子,老父亲已经被仇人所杀,为了斩草除根,仇家没打算放过他,追杀他的是当时武林中赫赫有名的魔头鬼君子,池远山不知道鬼君子是个什么来头,同样,池远山沉寂那么多年,又没报上名号,鬼君子也不知道池远山是谁,只当是个不知死活的呆子,恼怒他多管闲事,愤怒之下,便约池远山一战,池远山不愿惹是非,便好言相求,但鬼君子显然是不打算放过他,一再逼迫,池远山没办法只得与鬼君子一战,两人究竟什么时候打的,具体在什么地方打的已无人知晓,唯一知道的是,自打两人一战之后,这世上再无鬼君子之名。原本被鬼君子追杀的战家青年仰慕池远山一身绝学,自此便跟随池远山回了北冥山,改名战鹰,跟随其左右。

  杀了鬼君子以后,池远山的名气渐渐的大了起来。也渐渐的有一些好武之人不远千里到北冥山拜池远山为师,起初池远山并不想收徒,但后来想想,靠自己这一身本事,说不定也能闯出一番大动静,如果自己真能建立起一个庞大的门派,那也是人生一大成就,说不定将来还能打探到大哥和四妹的消息,这么想着,池远山便下决心收徒立派,到后来,来的人越来越多,渐渐的原来的住处就不够了,池远山便又盖起了几座阁楼,好在北冥山无其它人居住,石料木材取之不尽。

  池远山对待徒弟及其严格,训练手段十分严厉,数十年来有不少人因为受不了严格的训练而选择了离开,但坚持下来的也大有人在。慢慢的,池远山的魔鬼训练得到了效果,武艺大成的徒弟们个个武艺高强,其中不少人都在江湖上闯出了名头,不过池远山平时除了传授武艺,对一些诸如经史文集等也会不时传授,他常说,光练武不读书的人不是侠客,而是虾壳!只是虚有其表绝无内涵。一个虾壳是干不了侠客的事的!除此之外,他严令徒弟们绝对不许仗着武艺欺人,干些伤天害理之事,池远山平素里在徒弟们面前威信甚高,也正因如此,他的徒弟们从未在外面干过些不齿的勾当。生怕给自己的师父丢人,坏了寒叶谷的名声!

  就这样,在几年后,池远山昭告武林,正式创立北冥山寒叶谷一派,自任谷主,让战鹰担任了总管,战鹰曾是武学世家,对管理门派有着自己的一套。他让其他徒弟们按照自身武艺,家世背景,修养等分别组建了护卫队,执律堂等等一系列职能机构,把一个新兴门派没几年就发展成了如今的般,如今寒叶谷弟子共有数百人,平日里习武,种地,偶尔也会出去行侠仗义,池远山对待弟子绝不吝啬,但凡是觉得能教的,徒弟们能学的都无所不尽其极,当年搞到的一些珍品武学秘籍更是派上了大用场,所以教出来的徒弟们所到之处总能留下彩头,也灭了不少武艺高强的武林败类。

  久而久之,寒叶谷的名气越来越大,甚至盖过了一些中原传承数百年的大门派。一些中原武林人士,上到个别名门大派长老,下到一些小帮会头目,无不一一到寒叶谷与池远山交好,如此这般也就发展到了现在。

  池远山眼看着自己一手创立的门派越来越兴荣,在江湖中的名气越来越大,心里也是很高兴,不过池远山也明白,这一切也要归功于战鹰管理有方,池远山常说战鹰是他的福星,若没有战鹰,也不会和鬼君子有什么瓜葛,也不会杀了鬼君子。更不会在武林中有着大名声,那自然更不会有如今的这般了。

  平日里对战鹰像是兄弟一般,而战鹰对池远山也是忠心耿耿,对待门派里的大事小情也是任劳任怨。对待其他弟子们赏罚分明,做错了什么绝不姑息,起初其他弟子们觉得战鹰难相处,甚至对战鹰不满,但时间长了,其他弟子们发现战鹰不是单纯的凶巴巴,而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经常教授他们武艺不说,谁要是有个身子骨不舒服了,战鹰知道了总是要忙前忙后为他采药疗伤,有的弟子家里有亲人,想回中原老家看看,战鹰总是要亲自护送到中原人多处才行,那弟子说自己的武艺足够应付了,可战鹰总是呵呵一笑说,我是怕你路上寂寞。

  时间一长,一众弟子们都觉得战鹰既威严又慈祥,便对战鹰又敬又畏

  话说池远山如今已年过六十,二十多年前他的夫人为他了生了个儿子,池远山中年得子,对儿子甚是宠爱,为儿子取了一个甚为豪气的名字,池中天,只盼得池中之物一飞冲天!前文中说到的那个震裂石头的青年就是池中天。池中天自小就继承了父亲坚韧的性格和聪颖的头脑,五岁的时候就把一篇长长的古文“三城赋”倒背如流,六岁随着战鹰习武,打基本功,十岁那年池远山开始手把手亲自教授武艺,如今十多年过去了,池中天的武艺已经和战鹰不相上下,按照常常出谷到外游历的弟子们讲,少谷主如果出门游历,已经算是江湖一流高手了。

  池远山不仅对徒弟们严格,对自己的儿子也是如此,虽然宠爱,却不是溺爱,池中天二十岁那年,池远山不顾夫人的反对,把池中天安排到了寒叶谷外一处山垭间,给他搭了间草房,安排了一个随从,并且丢给他一本武学珍籍-天罡十六掌,据说,这套掌法是百年之前一位大师所创,在当今武林中绝对是一顶一的功夫,这还是当年池远山他们在古楼兰废墟游历的时候无意间得到的,池远山让池中天自己独自苦练,并且寒叶谷外气候恶劣,池远山如此做法,为的不仅是武艺,更多的是想磨砺池中天的性格。让他学会坚韧与自强。

  如今快两年了,天罡十六掌池中天已经练得小有所成。池远山一般一个月会过来探望一次,一是考较武艺,二是替夫人也是替自己来看看孩子。既为师,又为父,可也难为了池远山,这个月池远山来探望的时候,池中天说自己已经练完第十招-罡风震,并且主动要展示给父亲,这才出现了开头的那一幕,短短不到两年,一套绝学就已经练就大半,池中天的毅力和头脑,可见一斑!

继续阅读:第2回-突起云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冥神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