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你这是灌顶还是灌-肠?
流牙2015-12-20 11:192,646

  “你你你你你……”梁夕手握筷子夹着一只鸡翅抖个不停,看上去那根鸡翅仿佛是要展翅飞翔一般,“你怎么知道我想用金马桶?还有你刚才说什么?万年真力?”

  即使不是修仙的人,梁夕也还是知道修真者的实力是根据他们自身真力的多少来判断的。

  一般的高手有个百把年的真力就几乎能翻江倒海了,这万年真力岂不是能把天捅个窟窿?

  宇文青阳趁着这个功夫打量着梁夕,微微点着头,自言自语:“品行不错,除了贪财一点。”

  梁夕听得直翻白眼,您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君子贪财,盗亦有道,这可是圣人说的。

  “你加入天灵门对你有利无害,有我的帮助,你通过测试根本可以说是易如反掌,你还犹豫什么?”宇文青阳怂恿着梁夕,那口气那神态在梁夕眼里就和卖大力丸的没有两样。

  不过梁夕自己倒也很是心动,修仙啊,不知道多少人想去都去不了呢,而且还是楚国最大的门派天灵门。

  不过——梁夕疑惑地看了眼宇文青阳,撇撇嘴道:“你不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吧?”

  让梁夕吃惊的是宇文青阳居然点点头。

  “你想做什么!”梁夕后脑冷汗直冒,他居然就这么光明正大的承认了,阴谋,绝对有阴谋!

  “天机不可泄露。”宇文青阳摆了摆手,“你要相信,我是不会害你的,你至少救过我的命,而且,让你入天灵门,将来你可能——”说到这儿他欲言又止,神秘一笑。

  “你不说清楚我绝对不会听你的,我是一个三爱青年,不能为了一己私利败坏我的好名声。”

  看梁夕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宇文青阳微微一笑点头道:“其实我最欣赏你的还是——你脸皮够厚,够无耻,对了,是哪三爱呀?”

  “这样啊。”梁夕摸着自己的脸坐了下来,很害羞地说,“这些毛病就像我的英俊聪明一样,生下来就有的,我一直想努力想改掉,但是无能为力。三爱,就是爱银子,爱生活,爱美女。”

  “噗。”宇文青阳刚喝进嘴里的水一下子全喷了出来,抬起头用袖子擦擦嘴一副哭笑不得的神情,“你小子,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

  “其实我每天早上起床都照一炷香时间的镜子的。”梁夕腼腆道。

  宇文青阳这时候运气轰死他的心都有了。

  再次将得到万年真力和加入天灵门的种种好处阐述一边,梁夕才勉为其难答应了下来。

  宇文青阳抹着一头的汗郁闷无比,自己这一身真力不知道被多少人觊觎着,但是就着小子好像还是一点都不领情的样子。

  “下面你就要把功力都传给我了?”见到宇文青阳缓缓坐定,梁夕也盘腿在地上坐好问道。

  宇文青阳点点头:“你不要忘了之前我给你说的话。”

  “我知道我知道。”梁夕笑嘻嘻地连连点头,“我是不会做坏事的,不信的话你可以在我背后或者大腿内侧刻上‘老实本分’四个字。”

  宇文青阳不再搭理他,梁夕也就识趣地闭上了嘴。

  因为第一次受到修真人士的传功,梁夕心里也有些忐忑,眼睛没有闭紧,而是微微眯着看宇文青阳的动作。

  突然间宇文青阳身上散发出道道白光,这些光犹如蚕茧一般慢慢将他包裹其中,宇文青阳的面目也随着白光越盛而逐渐模糊起来。

  “喂,老小子你在干吗?”梁夕从未见过这种场面,只觉得呼吸一下子变得困难起来,自己的胸口好像被压上了一块巨石,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四肢都不能动了,眼珠子也不能转了,只能满眼骇然地看着那些一束束好像是章鱼触手的白光从宇文青阳背后伸出,然后缠到自己全身。

  被白光缠上后梁夕的身子慢慢被躺平了悬在半空,白光好像是一床丝绸被子般从他的脚开始逐渐向上覆盖了他的全身。

  在自己意识逐渐模糊的时候,梁夕似乎听到了宇文青阳说了“灌顶”两个字。

  “灌顶——”脑子里复述了这两个字,梁夕只觉得全身一震撕皮裂骨的剧痛,脑子里嗡了一声就彻底失去了直觉。

  此刻房间里的空气好像是停止了流动,一丝声响都没有,宇文青阳和梁夕都是悬在半空,两人身上都覆盖了一层白光。

  两人的身体被几束白光连接着,要是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那白光好像是涌动的河水般从宇文青阳身上向梁夕身上灌去。

  随着时间慢慢的推移,宇文青阳身上的白色光芒逐渐暗淡,而梁夕身上的白光则开始越发地耀眼,然后慢慢被吸进梁夕的体内。

  而随着白光越吸越多,梁夕的身子也变得格外透明,骨骼筋脉、甚至是血液的流动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这副样子看上去格外狰狞恐怖。

  随着白光不断被吸进体内,梁夕的身体也在发生着变化。

  全身的经脉被重新组合,骨头的结构也有了细微的变化,梁夕此刻像是被蒸熟了一般,全身不断往外蒸腾着白色的烟气,汗珠滚滚而下在地上汇聚成一条小溪。

  当白光被他全部吸进身体后,一道拇指大小的七色霞光从他头顶开始往下流遍全身,每转一周需要小半个时辰,足足转了七圈后才停了下来,最后消融在梁夕的体内。

  看着梁夕的身子缓缓落到地上,宇文青阳脸上已经露出很明显的疲态,身子摇摇晃晃好像一不小心就会摔倒。

  走到梁夕面前,宇文青阳伸出一根手指在自己手背上划出一道口子,然后将流血的手背贴到梁夕左手腕的内侧。

  从宇文青阳手背里流出的血液淌到梁夕手腕上后好像有生命一般,凝聚成一个上宽下窄的图案,然后好像是纹身一样印在了他的皮肤上。

  “法宝也给你了。”宇文青阳大口喘着气,额头上全是汗,将自己百年苦修都传给梁夕后他现在累得厉害,眼皮子也重得要死,这是身子极度疲惫的表现。

  “万年真力,还有能够把仙佛都轰成渣的翻天印,你小子今天也算是撞大运了。”宇文青阳调息了一阵,脸色稍微恢复了一点,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突然心里咯噔一下,站起身再次走到梁夕的面前。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还是不能让你太惹人注意了,不然被那些宵小之徒占了便宜,我这一番苦心白费也就算了,到时候给其余几界带来灾难,那我就是天大的罪人了。”

  宇文青阳想了想,解开梁夕的衣服,露出他的胸口,然后咬破自己的中指用血在他胸口画了一个符咒,手中白光再现将那血写的符咒挤进了梁夕的体内,梁夕脸上露出一丝痛苦的神色,然后继续昏迷。

  “这样子应该没有问题了。”宇文青阳长长喘了口气,连续的施术让他现在累得厉害。

  等过了三炷香的时间梁夕终于醒了过来。

  看到梁夕醒过来,宇文青阳正要笑着和他说话,梁夕却嗖一声从地上跳起来,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捂着屁股急急地跳来跳去。

  “茅房茅房!茅房在哪里!”梁夕的脸由红变青,“老小子你不是说你是灌顶吗?你趁我睡着的时候对老子做了什么,不会是灌肠吧!不然我现在怎么肚子怎么这么疼!”

  “哇呀,受不了了,要憋不住了,我去大便!”梁夕全身颤抖,夺门而去,“回头朝你算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界第一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界第一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