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你是狐狸精?
流牙2015-12-20 11:192,596

  昏迷中梁夕只觉得浑身烫得厉害,脑子里不断浮现出以前的事情,一张张陌生和熟悉的脸庞交替出现。

  胸口像是烧着一团火仿佛要将自己全身的血液全部烤干一样。

  他想要喝水,但是全身怎么都使不上力气。

  感觉喉咙干得要裂开来的时候,嘴边好像有人递过来一个凉凉滑滑的东西。

  梁夕毫不犹豫张嘴吞下,虽然苦涩无比,但是咽下去后胸口的灼热感却是减轻了不少。

  全身依旧使不上力气,半边身子冷半边身子热,梁夕想要打哆嗦,可是另一边的身子却是滚烫,衣服都被汗水打得湿透。

  从中午到午夜,梁夕都是在这种状态下度过,要不是雄沛的万年真力不时涌出阻止毒液随鲜血上涌,恐怕他早已死了千百次了。

  进入午夜,森林里湿气重显得格外寒冷。

  梁夕依旧处于半昏迷状态,迷迷糊糊中感觉冷得厉害,嘴唇干得发疼,眼皮子重若千钧怎么都睁不开,身子仿佛不是自己的。

  朦胧里一具柔软细腻的身体好像依偎进自己怀里,淡淡仿若少女的体香飘入鼻孔,梁夕也顾不上是什么,下意识将这一团温暖紧紧搂住。

  绵绵体温从对方身上传来,过了良久梁夕终于不再颤抖。

  忽然间他觉得嘴唇一凉,一股香甜的汁水涌入喉咙,当下他大口吮吸着,几次想睁开眼睛,但是都是以失败而告终。

  凉水下肚,浑身燥热感减轻不少,服下的蛇胆开始发挥效力,梁夕再一次沉沉睡去。

  第二天清晨,阳光透过树枝照到森林里,梁夕蠕动了眼皮子醒了过来。

  心里悚然响起昨天的那天巨蛇,吓得一下子跳了起来。

  站起身后觉得胸口一阵轻松,一团雪白的东西从自己衣服里掉到地上,梁夕定睛望去,看到是小狐狸正抬头看着自己,眼神里透出阵阵惊喜。

  原来昨晚是它窝在我怀里呀,我还以为是个美女的。想起昨晚隐约的旖旎感觉,梁夕砸吧着嘴,好久没做春梦了,昨儿大概又胡思乱想哪家小姐了,早知道就先毫不犹豫推倒在说。

  小狐狸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低低唔了一声偏过头去。

  看到小狐狸一身雪白的皮毛,梁夕这才猛然想起昨天自己似乎受了伤了,当下急忙撩起衣服寻找起来。

  进过昨天的大战,他全身衣服只剩下几根布条,其实根本不需要脱衣服,只要眼神随便扫扫就把周身看了个遍。

  仔细盯着右胳膊看了半天,梁夕奇怪地咂吧着嘴:“我记得我胳膊上被扎了一下的呀——怎么不见了?”

  自己胳膊上肌肤完好无缺,两个疤痕都没有,找了半天,梁夕才想起来正主:“咦,那条大蚯蚓呢?”

  小狐狸听到他的话,小腿一蹬跳到他怀里,小鼻子朝不远处的斜上方挺了挺。

  “咦?这是你做的吗?”看到被插得肠穿肚烂的巨蛇,梁夕经过短暂的震惊后开始教育起小狐狸来,浑然不知这条蛇全身的树枝是因为他身上冒出的绿光才长出来的。

  “你看你看,这么好一块完整的蛇皮就被弄坏掉了,你知道卖到药堂里能卖出多少银子嘛?”梁夕捏着小狐狸毛茸茸雪白的耳朵,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如果是我去忽悠,至少也要千把两银子才出手,千把两银子啊,我以前半年的房租钱也才五两银子。”

  小狐狸噗嗤抽了下鼻子表达了对他这个财迷的不屑。

  这明明就是你做的好事,欺负人家不会说话——小狐狸的眼神分明表达了这个意思。

  梁夕视而不见:“既然你认错而且态度良好,那我就不追究了,午饭你去找点东西来吧,你是狐狸吃荤的吧,哎,为了你,我平时人称乐善好施富有爱心的梁大官人也只好陪你吃一点了,要知道,扫地空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是我的真实写照。”

  小狐狸把他后面的话直接过滤掉,打了个喷嚏,鼻子里闪出一小团火球后就跳进了森林里。

  梁夕趁着这个功夫把全身检查了一下,心头还是疑惑,昨天明明被戳伤了,而且还中了毒,怎么睡了一觉就好了。

  他把功劳归结到了宇文青阳注入自己体内的万年真力上,压根没想到是小狐狸取蛇胆救的他。

  小狐狸很快就回来了,带来了两只像是草鸡一样的动物。

  只是鸡冠是五彩色的,而且鸡爪也长着倒刺。

  对这种奇怪的动物梁夕已经是见怪不怪的,正好四周的树叶又大又多,他找了两片比较大的树叶洗干净放到一边备用,然后又在地上挖了一个坑,把挖出来的泥土用吸水和成烂泥。

  小狐狸和他配合默契,在梁夕杀鸡清洗的时候它去衔了不少干枯的树枝回来堆得好好的,看得梁夕又是一阵啧啧称奇,现在的动物真的都成了精了。

  用树叶把拔完毛洗干净的鸡裹住,再在外面涂上一层稀泥后放入坑里,空隙处都用泥土填好,然后梁夕把干柴放到上面指着对小狐狸说:“点火吧”

  红色的火焰噼里啪啦烧着,没过多久就从火堆下面散发出一阵诱人的肉香。

  梁夕从昨天中午到现在整整一天什么都没吃,早就饥肠辘辘,当下大口咽着口水。

  等到差不多熟了的时候他扒开火堆,捡出一个黑乎乎的泥球丢给小狐狸,自己也掰开一个。

  泥壳被剥开露出里面鲜嫩多汁的肌肉。

  梁夕和小狐狸都是早就饿得眼冒绿光,也顾不得烫把头埋进去大口吃了起来。

  梁夕的吃相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鸡肉拼命往嘴里塞,腮帮子高高鼓起,鸡骨头吐得到处都是。

  就在他准备细细剥那鸡头尝尝鲜嫩鸡脑的时候,小狐狸突然警觉地停下吞咽的动作抬头向上望去。

  梁夕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全身对外界的敏感度不在小狐狸之下,很快也发现有什么东西正在接近,抬头望去见两道青光正朝自己这边疾驰而来。

  看小狐狸满脸敌意,梁夕心里咯噔一下:难道昨天我们干掉的是一条公蛇,今天它老婆带着儿子来寻仇了?

  想到这个危险的可能性,梁夕急忙踩灭火队,把地上的鸡骨头踢得远远的,抱着小狐狸躲到一般的灌木丛里,从密密枝桠的缝隙里朝外面窥视。

  远远看到过来的似乎是两个人,梁夕好奇:“难道是蛇精?”

  感觉到怀里小狐狸全身都绷得紧紧的,梁夕急忙摸了摸它的小脑袋安慰道:“没事的,它们看不到我们,不就是两个蛇精嘛,有什么大不了的,你听过白蛇娘娘的故事没?没听过吧,那我讲给你听,从前呀,有个没用的书生叫许仙,他长得没我帅,而且居然是吃姐姐、姐夫白食的小白脸,但是偏偏狗屎运当头,十几辈子前救过一条修道中的蛇——”

  听他讲个故事也要自吹自擂,而且似乎没准备停下来的打算,再看看那两道青光越来越近,小狐狸急忙抬起自己一只毛茸茸的小爪子按到梁夕的嘴巴上让他闭嘴。

  幽香扑鼻,梁夕居然不自觉地停止了喋喋不休。

  见小狐狸扒拉着枝桠朝外望去,梁夕心里莫名一动,在小狐狸耳边轻轻问:“狐狸,你要是修道的不?那你是不是狐狸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界第一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界第一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