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尘烟散尽月满身
衣冠胜雪2015-12-21 12:103,325

  所有人惊愕无声,雷霆虽然已经消失,但仍然没有人敢靠近场中央,仿佛那里藏著什么令他们惊惧的东西。

  “天罚,天罚……真的有天罚降临了!”

  一个人啰哩啰嗦,嘴唇颤抖,满脸发白地道,但却无一人会在此刻嘲笑他,因为所有人都一样。

  今日的此幕,将会作为一个永生的梦魇,在他们余下的生命中,不断的回想起,谁都会不寒而栗。

  谁人无做亏心事?谁人敢说未渎神?

  从前传说神明已死,肆无忌惮,如今突然看到活生生的晴空落雷,神罚天降,谁人不曾心中暗惊,隐隐还有一丝后怕,一丝追悔?

  今日,此雷是落到“靖南侯”厉天笙身上,下次呢,如果他们此时站出,下次是不是就是他们自己?

  厉寒没有去管他们。

  他甚至也没有再去看下地上那四分五裂,已经死无全尸的二叔“靖南侯”尸体一眼。

  万千玄京城贵族中,他一人慢慢走出,来到父亲坟前,“扑通”一声跪倒,眼中终于冒出泪花!

  “父亲,我终于替您报仇了,虽然不知道二叔为什么要下那样的毒手,但终有一天,我会查出来的。”

  “一定会!”

  咬了咬牙,他双手握紧,指甲刺入肉中,而兀自不觉。

  金黄的玉棺中,“厉王”厉南君一脸平静,倒映出半须白发,清虚秀逸,看起来不似一位武将,更似一名儒生。

  双眼紧闭,气质恬淡,透彻著一股看透世情的苍茫。

  儒将,武王,这四字,就是对他一生最好的注释。

  看著其斑白的头发,回想起六年之前,他送自己踏上长仙宗的那一幕,这一刻,厉寒无声哽咽。

  从来未想过,那一别,便是永远。

  坟前三拜,叩头,长跪不起。

  他颤抖著,伸出手,将自己父亲的棺椁亲手推入坟内,入土为安。

  而后厉寒跪在坟前,默默地伸手,自自己怀中掏出一张有些枯干发黄地卷轴,缓缓在自己父亲坟前摊开,扔入火盆中。

  “父亲,这是您一生中最喜欢的诗篇之一,我一直记得,今日,就将此诗篇烧回给您,希望它朝我学有所成,一定回来重祭!”

  火光窜起,隐隐可见上面几行清奇的字体,显露著一种旷世疏狂,却又落寞悲愤地心境:

  “先皇立国用文儒,奇士多为礼法拘。澶水归来边奏少,熙河捷外战功无。”

  “生前上亦知强至,死后人方诔尹洙。蝼蚁小臣孤愤意,夜窗和泪看舆图。”

  看著卷轴在火光中慢慢化为灰烬,厉寒缓缓起身,抹干眼睛上的泪珠,而后转身,大踏步地朝著山下走去。

  “从今以后,我再也没有一个亲人了。”

  “这玄京,龌龊肮脏,一至如此,不留也罢!”

  抬起头,望向山外的云雾,不知不觉已经黄昏,透红的火烧云,仿佛一匹匹野马,在天空中任性地舒卷。

  这一刻,厉寒的心中,忽然莫名地平静,无悲亦无喜,只有一种看透世情的苍茫和豁然。

  就和他身后,棺木中厉父脸上的神色一模一样。

  ……

  “厉寒,你要去哪里?”

  人群中,一名厉家老人,忽然颤微微走出,有些激动地对厉寒的背影喊道。

  “回宗。”

  听到声音,厉寒身子一震,停下脚步,却没有回过头来,淡淡地道。

  “留下来吧。”

  老者劝道,“我们也没想到天笙竟然是这种人,家门不幸,不过你还在,就不要再离开了,留在玄京,我们扶持你成为厉王,一同把家族发展壮大。”

  “呵呵,是么?”

  厉寒一声冷笑:“只怕是看我这一闹,怕圣上收回成命,剥去我厉家王侯之位吧。不过,晚了,我对这一切,没有丝毫兴趣,告辞!”

  说完,再不停留,转身下了龙首山,背影在夕阳下拖得越来越长,越来越淡,最终归于虚无。

  满山清贵,千百兵甲,竟无一个敢阻拦。

  所有人都眼睁睁地看著他离开,面面相觑,别说阻拦,便连出现在他身边的胆量也没有,自动分开一条道路。

  ……

  “哎!”

  厉寒已经离开,龙首山上,老者一声叹息,嗫嚅了几声,似要再说什么,最终却还是闭上了嘴巴。

  “咎由自取,咎由自取啊,如果我们不是对他不闻不问,对天笙的作为听之任之,装作毫不知情,又岂会落到今日?”

  四周,忽然一群人涌了上来。

  “厉翁,家中尚有事,侯某就先告辞了!”

  另一人不待前面那人说完,也一抱拳接著道:“厉翁,舍弟病重,此次本是抽空而来,现在葬礼既成,王某也要离开了!”

  “厉翁,圣皇有令,命某即日出京,厉翁有事待忙,就无需多送,李某先走了,来日回京,再上府门叨扰叩罪!”

  一个接一个的人,找出各种理由,说完之后,也不待老者回复,便抱拳纷纷离开,仿佛唯恐慢了一步。

  转眼,山顶之上,原本那熙熙攘攘的人群,就变得空空落落,寥寥无几。

  前后不过一刻光景,转变而斯!

  厉老脸色苍白,目光茫然地望著身后一个个转身走下山去的背影,仿佛被抽空了全身最后一分力气,幸好身后一名厉家弟子,眼急手快地连忙扶住了他。

  “人情冷暖,人情冷暖啊,世态炎凉,一朝散尽,原来是来得这样快,这样快,报应,报应……”

  “呵呵,厉老不要多想了,或许这些人真的只是因为尚有要事……”

  人群外,那个之前一直站立在那的红袍宦官,此时忽也走了过来,皮笑肉不笑道:“厉翁,本官也要告辞了,宫中杂事繁多,不克久留,皇上还等著老奴待奉呢。”

  “厉老就不用相送了,请留在这里继续举行葬礼吧,魏某先行一步!”说完,拱了拱手,就带著两名属下,转身离开。

  “哎,散了,全散了……”

  厉老无力地一挥手,转眼间,整个龙首山上,除了厉王府中的私军,就只剩厉王一府的子弟。

  纸花飘舞,却陡然多了一丝落寞飘零之意。

  ……

  七天之后。

  真龙王朝东南,有一座顶天入地,远离尘世的仙山,矗立苍茫云海间,白云飘浮,掩映住大半真容,仅露出偏峰一角。

  山峰之中,仙鹤梳翎,白猿跳涧,清溪流泉,飞瀑高悬,间或掩映著无数悬空楼阁,仙气缥缈,古朴华丽,脱尽凡尘。

  此处,便是真龙大陆隐世八宗之一,长仙宗的所在地——千灵山。

  千灵山脚下,有九座山峰,略矮一头,犹似九条巨龙,又如九根巨链,将中间的千灵山牵系在一起。

  这九座山峰,便是长仙九脉,其中,最低的那一座,名为‘忘尘峰’,是长仙宗西脉的所在地。

  西脉曾经也是长仙九脉中,上五脉之一,不过后来却无端没落,最后被人赶出上五脉,变成了如今的下四脉之一。

  享受的,也只是最低端的待遇,人员最少。

  不过,即使是如今最为衰落的西脉一支中,也分高低贵贱。

  西脉之主,以及核心弟子,居住在最顶峰的‘神霄岩’之上。

  内门弟子,以及一些普通长老,则居住在山腰部份的‘玄渺仙云洞’。

  下门弟子,以及一些杂役弟子,则只能居住在山脚,以及一些周围群山,一些简陋的木阁之中。

  今日,忘尘峰下,走来一个少年。

  他一身单衣,面容清秀,年纪约摸不过十四、五岁,身无长物,脸上略带一丝长途跋涉的疲惫和风尘。

  沿途,没有任何一个杂役弟子与他打招呼,而他也似习以为常,径直越过,最终,慢慢的来到山脚一角。

  那里,有一道清溪流过,清溪之间,翠竹林立,藤萝掩映,中间藏著一座小小的木阁草庐。

  他径直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草庐不大,东西简陋,除了一桌一榻一椅,就别无他物,堪称清贫。

  然而,那少年却似来到了极为熟悉之地,目光怔忡了半晌,方才似乎下定决心,伸手自床下拖出一个灰色包裹,将悬挂于四周的衣服一件一件拾起,折叠好塞入包裹中。

  最后,他来到墙壁一角,伸手进去,片刻后,掏出一个小小的木盒,木盒中,是一方赤红的铜片。

  他小心翼翼地将其收起,藏入怀中,而后背上包裹,打开门,就要走出。

  就在此时,忽然,“砰”的一声,草庐大门被人从外踢开,一队人马趾高气昂的闯进,为首者,是一名人高马大的红衣青年。

  目光四下一扫,很快就看到了那个一身单衣,身后背著一个包裹,准备离开的清秀少年。

  红衣青年脸上顿时一喜,表情夸张地道:“哟,小子,你终于肯舍得回来了,躲哪里去了十余日,居然敢不交月钱,害大爷挨了王哥一顿臭骂,小子,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吧,这个月,五百道钱,还不拿来!”

  少年打开房门的手,陡然停下,而后抬起头,凝视著对面的红衣青年。

  长长的头发,遮盖住了他的眼睛,然而,仍然看得出他的面容十分沉静,不见一丝惊慌,缓缓地开口道:

  “以后,我都不会再交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尽神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尽神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