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连续被拒
衣冠胜雪2015-12-21 12:102,807

  一个月后。

  东海之滨,有一座巨大土丘,形如坟墓,却有帝王之气日日涌出,在上空形成凤舞云龙的图案。

  此处,曾经是一位法丹境强者的墓穴,后来,被神王陵的第一任创派祖师发现,后在上面建立巨大宫观,渐渐成为了现在的隐世八宗之一。

  这一日,一名长发布衣的清秀少年,缓缓走来,来到观前。

  眼前,呈现出一片遮天蔽日的巨大宫殿,漆黑的宫门,仿佛把整个江山都圈围了起来,看不见尽头。

  一道道强大的气血之力,从中升起,天空中,有人坐著蛟龙拉扯的马车,逶迤前行。

  有人赤足兴波,只手裂天,身旁跟著猛虎熊罴,双手十指,在空中一笔一划,演化著大道奥义。

  朗朗白日,在那人头顶之上,却呈现出一片紫色旋转的星空,无数紫色星辰,在其中诞生陨落。

  “这里,就是神王陵了么?”

  少年双目失神,喃喃地道,眼睛中,只剩惊叹。

  见惯了长仙宗的仙山灵水,陡然见到如此壮阔森严的大殿,如此改天换地的法丹级强者,他还真是有一点不适应。

  “你,是来干什么的?”

  大殿门前,两名银甲侍卫,不屑地看了一眼布衣风尘的厉寒,冷硬地道。

  “我要来此参加你们的入门试练!”

  “呵呵,就凭你……”

  两名侍卫对视了一眼,一人冷笑道:“好啊,想参加试练,拿出五千道钱来?”

  “为什么?”

  厉寒没有听清,不敢相信地问道。

  “连五千道钱的试练费都拿不出,还想进我神王陵,做你的梦吧,滚蛋……”

  其中一名银衣侍卫猛然一脚,正中厉寒心口,厉寒没有防备,闷哼一声,倒飞而出,口中一口鲜血,顿时喷出。

  看著他久久没有起来,一名侍卫不安地道:“不会死了吧?”

  “不会。”

  刚才出手的那名侍卫不屑地道:“看他也有纳气六层的实力,没这么容易死,再说就算死,也不能死在我们门口,走,去看看……”

  两人说著,就一起走了过去,却见陡然,一直趴在地上的那布衣少年,艰难地从地上缓缓爬起,双目怨毒地盯视了他们一眼,而后步履蹒跚的朝著远处走去。

  看著他那凄凉落魄的背影,身后,两名银衣侍卫先是一愣,继而放声大笑,如同在看一只流浪狗。

  “哈哈哈哈哈……还敢仇视我们,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能进入了仙家大门再说。”

  两个月后。

  南海之滨,有湖曰溟,溟湖沧沧,广阔不知几万里,虽明为湖,实为一片大海。

  溟海之中,有一座高山,名叫梵音山。

  梵音山之上,有一座金顶红墙的巨大庙宇,香火鼎盛,终日游人不绝,巨大的湖心石桥,连通海岸,总长接近数十里,蔚为壮观。

  此处,便是隐世八宗之一,梵音宗。

  梵音宗讲求出世入世,入门弟子,必须先在门中苦修三年,修炼好武学道技后,再行下山,历渡红尘。

  最后经历三千红尘劫,斩尽凡尘,如此,方能成为寺中大德,成为门中高僧。

  今日,梵音山下,来了一名年轻男子,他满面风尘,衣衫破旧,然而,尚未入门,便被遭到拒绝。

  “我梵音山不收凡根未绝之人,你红尘未断,世俗之缘尚在,无法入宗,请下山!”

  少年失望而去。

  三个月后。

  西方有神山,矗立天地间,高万八千丈,中有仙人居。

  天工山天工山,隐世八宗之中,唯一以炼器名闻天下的第一大宗,今日,走来一个满面尘土的清俊少年。

  “我天工山,招收门徒,不重资质,但重悟性,而且,身体条件要足,你这贫乏瘦弱的样子,根本不可能舞得起刑天重锤,请下山!”

  ……

  东海,南溟,西荒,北国,沙界,炎城,塞外寒疆,无尽雪域……

  少年一步一步,走向这些传闻中的仙道大宗,然而,无不是被拒之门外。

  一个又一个令人心冷的消息,让他日渐消瘦,双颊无肉,眼神也越来越黯淡,沉默。

  难道,我真的不适合修道吗?

  一向坚定的道心,在这一刻,也不由无声动摇。

  “你,资质不行!”拒绝!

  “你,缘份未足!”拒绝!

  “你,不符合我名花楼的气质!”拒绝!

  “你,他宗弃徒,我隐丹门不收!”拒绝!

  “你,能下得了手杀害眼前这十名唐奴么,若不能,连魔心都坚持不了,还入什么葬邪山,离开吧……”

  整整一年的时间,厉寒从东到西,从南到北,风吹日晒,雨打霜磨,双足早已磨出不知多少厚茧,草鞋也已磨破六双。

  然而,等待他的,无不是最后那冰冷的字眼。

  不收!

  不收!

  不收!

  不收!

  一个个不收,打在他的心头,或因资质,或因天份,甚至,还有因气质一说,缘份一说!

  厉寒知道,他们不过是找一个理由,拒绝自己罢了,这世间,哪有什么气质不足,缘份未到,拒绝,就是拒绝。

  终于,隐世八宗,一一走过,如今,已是一年之后。

  厉寒一袭布衣,穷苦缭倒,之前在智空使身上搜到的那些金票,全部被他花费在了这一路之上,早已涓滴不剩。

  整整用了一年,他用草鞋双足,踏遍了隐世八宗除长仙宗在外的另外六宗,然而,等他的,无不是拒绝两字。

  千山万水,艰难险阻,其中甚至有两次,面临生死危机,差点死去,然而,厉寒都一路坚持下来了。

  然而,直到如今,厉寒终于也有些坚持不下去了!

  任何满怀希望,连续一年,都被人以各种理由拒绝,也很难再燃起希望。

  他身上气息日渐幽深,沉静,沉默,精神更加疲惫,整个人,竟然呈现一丝老态。

  连续的被拒,让他产生了一丝动摇,坚定的道心,在无声瓦解,若不是有铜片日日抚慰,他绝难坚持到这一路。

  然而,眼前,终于出现最后一座山峰,也是最后一座山门。

  他唯一的希望。

  如果这里也不收,那他,就真的无处可处去了。

  ——伦音海阁!

  耳边,隐隐传出无穷无尽的浪涛波涌声,发出如同弹琴一般的声响,悦耳动听。

  厉寒知道,眼前,这座山峰,就是伦音海阁的外围禁制,天道阶梯。

  只要能爬上这座天道阶梯,便能参加他们的入门试练。

  厉寒仰起头。

  山峰之上,是无穷云雾,云卷云舒,仿佛一片片飞絮。

  山峰之下,自山顶一路延伸,直到山足,则是一道整体由云雾组成的莹白阶梯,仿佛实质。

  然而越往上,这白雾阶梯却越是虚淡,仿佛似乎随时有可能崩毁断裂。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道阶梯么?传说其每一阶之中,都蕴含有一丝天道法则,人脚踩踏其上,犹如虚悬云雾,能走到多高,全看悟性和运气,若没有坚韧不拔的心境,很容易失足跌落,粉身碎骨。”

  “然而如今,我还有何可失去?不拼这一把,我连仙门最后一丝希望,也会断去!”

  耳边,山峰之后的波涛声,越来越响,现在虽然不是八月十五潮生时刻,但即使是平日,这天道阶梯之后的美景,想必也非同凡晌。

  ——伦音海潮,天下十景之一,排名第三!

  每年的八月十五,海浪席卷过来,都会发出弹琴一样的声响,溅起的浪花,飞上数万米的高空,击打礁石,在阳光下,呈现出七种彩虹一样的颜色。

  这里,就是世俗人心目中的圣地,无数武道人一生中追求的目标。

  独立隐世,偏处一偶,隐世八宗之一的,最后一宗——伦音海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尽神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尽神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