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鸿钧讲道紫霄宫,收徒七人有战天
浪子星痕2017-04-14 09:384,080

  话说,张辰自得那盘古之心后于天衍岛安心闭关,炼化分身。洪荒之中却是喊杀阵阵。

  龙凤杀劫之中三族倾力大战,洪荒世界各处暗伤,为日后洪荒破碎埋下伏笔。

  此后万万年,各路神仙显化而出,巫妖二族现身洪荒之中。

  此后又万万年,忽一日,南海之上劫云密布,电闪雷鸣,引得洪荒各路仙神关注,而后一血色莲台虚空闪现,眨眼间收尽漫天雷劫,消失不见。

  又不知过了多久,整个洪荒突然天生异象,遍地生花,一威严博大的声音自三十三天外的混沌之中传出,响彻洪荒。

  “吾乃鸿钧,今日始证大道,有感天恩,三日后,特于三十三天外紫霄宫讲解大道,有缘者可前来听讲。”

  南海天衍岛,天衍府中禁止忽而开启,只见府中一道人面色坚毅,身穿黑色战袍,足踏乌光战靴,头发散披于身后,背着一把长剑踱步而出。

  此道人朝府中一礼,道:“耗时无数载,吾身今日终成,却是连累本尊道基受损,修为倒退。”

  你道此人是谁?正乃张辰命魂分身,以盘古之心为载体,以损耗其鸿蒙至宝血色莲台半成精气为代价方才成功化形而出。

  那盘古不愧为天地间第一先天圣人,只是一盘古之心便是难以莲花,若不是张辰当机立断,耗费鸿蒙之包先天血色莲台中半成精气,恐怕炼化失败不说,分身显化而出之日更是遥遥无期了。只是也因此,张辰修为倒退,由大罗金仙中期,跌落至太乙金仙初期。

  而分身乃盘古之心所化,身体坚韧更甚巫族大巫,自化形起便有太乙散仙之修为,时至今日,也已征得大罗金仙位业,更是大罗金仙顶峰修为,随时可突破准圣。而后其自号战天,顾名思义,欲以一身战力成就大道,扫清前路阻碍。

  天衍府中一道虚弱至极的声音回道:“无妨,虽耗费无数时光,能得大罗金仙顶峰修为却也划算,更何况你我本为一体。只是我此时修为大减,日后却是得潜心修炼,一切事物都得靠道友了。”

  天衍府中禁制缓缓闭合,再无声息。

  那道人见此,打开岛上的阵法,足下生出五彩祥云,向混沌深处飞去。

  此时的洪荒世界,自鸿钧成圣起便繁忙不断,无数修行之人,或架遁光,或踩宝剑,或起祥云,呼朋唤友,纷纷往三十三天外紫霄宫飞去。

  只是那紫霄宫是那么好找的么?鸿钧第一次讲道,恐怕只是为了收几个未来圣人为徒,以及收取天地间第一次讲道之功德罢了。其他那些修为不至大罗,或者跟脚浅薄的人恐怕连紫霄宫是什么样都见不到。

  行至混沌之中,外围的混沌之气还算比较温顺的,虽然依旧破坏力惊人,但是战天毫不理会,直接穿行而过,以其锻炼磨合肉身。

  可是越往混沌深处,混沌之气就变得越加狂暴,渐渐的战天只凭肉身已经难已抵挡了。

  战天抽出背后长剑,若有混沌之气袭来,直接摇摇一道剑气扫灭了事。

  也不知道在混沌之中到底经过了多久,好像是一秒,也好像是一亿年,时间的概念在混沌之中是非常模糊的。

  战天百寻不见紫霄宫,正感不耐之际,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座道观,就似亘古以来就一直在那里,从没有动过。

  紫霄宫!

  三个大字,道韵流转,有无穷的奥妙,无尽的玄机,似是大道的显现。

  战天矗立在这‘紫霄宫’之前,深深的被三个大字所传递的意境所吸引,体内元神随之而动,周身法力流转,虚空之中狂暴混沌之气慢慢平静下来,被其身体所吸收。

  战天悠悠醒转,心中一阵感叹,如此奥妙,已然非自己所能揣测,这就是圣人之境么?只以这三个字,就让自己多年的瓶颈有所松动,只需潜修百年便可突破至准圣之境。

  战天平复下内心的波动,整理下衣冠,抬脚步入了紫霄宫中。

  刚刚来到了宫门之外,门口突然出现两个小童,虽然只是小童,但是也有大罗天仙的修为,虽然比不上自己,但是在洪荒上也是顶尖的层次。

  战天打量着这两个小童,知道,这一定就是后来的玉帝和王母。

  两人见战天来到了紫霄宫前,上前道,“这位道友,既已来了紫霄宫,就请随我二人来。”

  战天微微颔首,跟随二人来到紫霄宫中。只见这大殿之中毫无点缀,却隐隐现出天地流转之意,蕴含大道至理。

  大殿正中有一个蒲团,蒲团对面又有七个蒲团放于四周,其中已有数人盘坐其上,正是红花白藕青荷叶,三教原来是一家的三清,还有接引、准提、女娲六人,剩余一个蒲团。

  战天对几人微微一颔首,却也毫无与之交谈的打算,盘坐于最后一个蒲团之上,闭目调息。

  很快,外面就有人陆续赶来,看见蒲团都已被人占据,便各自找个角落坐下,静待鸿钧讲道。

  又过片刻,宫外脚步声响起,众人只觉皇者之气铺面而来,此二人乃是妖族之主,帝俊太一二人。

  待二人进来之后,紫霄宫的大门立刻关了起来。

  战天睁开眼,知道这是鸿钧已经准备开讲了,他环顾四周,默然发现,自己弟子冥河也在其内,见其修为已然达到大罗天仙,不由心里满意之极。

  只是不知是其修为太低,还是在混沌之中突发状况,却是衣着破烂不堪,战天一阵无奈,也不去理会,坐等鸿钧现身。

  却说众仙于大殿之中等待之时,忽有一阵博大浩淼的威压笼罩整个大殿,是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静下心来。

  大殿之中,有阵阵仙音作响,有祥瑞之气弥漫,有异香习习四散,殿前的蒲团上突然出现一人,身穿混沌色的道袍,满头的白发仙气盈盈用一根木簪扎起,脚下穿着麻鞋,面目祥和,正是鸿钧道人。

  众人看着这突然出现的老者,知道这就是道祖鸿钧,也无什么出奇之处,就似一直坐在那里的普通老者。

  战天看着这突然出现的鸿钧,心神一震,此刻的他根本看不出鸿钧的深浅,只觉与鸿蒙之中的鸿钧相比,此刻的鸿钧远没有那时的鸿钧让人映像深刻,仿佛其本就是一衰老的凡人。

  战天心中一阵凛然,此刻的鸿钧才是最可怕的鸿钧,才能称的上是道家之祖,圣人之师!

  鸿钧看着下面的洪荒大能。

  鸿钧成圣之后,已然彻悟天道,开始了对大道的追寻,本想再次隐居起来,深入混沌,感悟大道极限。然天机显现,要其立道洪荒,宣讲大道大道精义,使其广传于洪荒。

  鸿钧却也明了,自己能成大道,证得混元,全靠天道气运加持己身,若无天地之助,自己不知何时才能证就混元。况且,布道于洪荒也是一件大功德之事,自己又何乐而不为呢?

  “至此于我紫霄宫有缘者皆已齐至,吾当讲道三千载,尔等应仔细听讲,彻悟己道,造福洪荒。”

  说罢,也不理众人,径自现出顶上三花,有种种妙谛显现,三花转动,似大道玄妙,氤氲缭绕,奥妙非凡,护体仙光,缭绕而起,混沌色的祥光,光耀无限。

  圣人讲道,果真不凡,忽而天花乱坠,忽而仙音奏响,有妙香扑鼻,有莲花地涌,异象纷呈,层出不穷。

  鸿钧以无上妙法,演化大道奥妙,不能尽述,又以无数先天道法佐之,以相应证,以供众人参悟。

  先天道法,天道滋生,自然而为,依道流转,功成大罗之后,修道之士,功法以其所学自动变转为先天道法,只是有些人对天道领悟深湛,自然道法精深,有人领悟浅显,道法自然简陋。

  如此妙法,虽然先天而成,依道而生,但是随着修为深湛,也可以观其运转,明其道理,创出更加精深的先天道法,以供修行。

  此时,鸿钧以其无上修为,讲解先天大罗妙法,无上先天道法,以此妙法可应证大道,有无数玄机。

  战天坐于蒲团之上,收敛心神,周身锋锐之气四散,无数剑鸣凭空自响。一亩庆云于其头顶显现。

  随着鸿钧讲解的大道精义,庆云之上三花元神自行流转,各显无穷奥妙。又有宝剑凝于其上,演绎种种玄奥剑法,变化万千,剑气四溢。

  身旁的三清众人,各自显化元神三花,各有一番气派庄严,仙神妙谛。

  三清乃是盘古三花元神所化,虽然各自所得功法不全,但亦比其他的洪荒大能得到的传承要多得多。再加上开天功德相助,鸿钧所讲,竟尽数得闻,心有所得,面露喜色。

  女娲娥眉轻扬,喜色酝酿,作为天地之初阴阳之至道,最接近大道,虽没有功德之气相助,但冥冥之中,自有气运相持,鸿钧所讲也不拉分毫,尽皆领悟。

  接引准提二人因不顾西方贫瘠,立身西方,欲将其发展壮大,故而天道有感,气运加持之下,却也所获颇多。

  一时之间,紫霄宫中,光华万丈,气象非凡,异象纷呈,紫霄宫成了一个五光十色的琉璃世界。

  且不说蒲团上七人得道而喜,道行陡增,下面的三千大罗,听得鸿钧之道,却是有所不同。

  似帝俊,太一,冥河,镇元子,红云,鲲鹏之辈,比起蒲团上七人本就稍有不如,此时更是落了下风,虽然听懂了鸿钧之道,但却稍有吃力,双眉紧皱,显示正在集中精神,不敢稍有分神,生怕漏了什么。

  其他众人,却是忽而哈哈大笑,忽而狂乱而舞,忽而放声大哭,如此种种,更有甚者,站起身来,祭出法宝,在紫霄宫中,乱打一气。

  如此众人,扰乱大殿,一一被鸿钧逐出了大殿之中,只得在殿外听讲,纷纷懊恼不已,可也无可奈何,时间一长,殿外听讲之人越来越多,反是殿内之人越来越少。

  到后来只有十几人连同十二祖巫还在殿内,安然而坐。

  那十几人却是道心坚定,有大毅力之辈,而那十二祖巫却是实在听不懂鸿钧讲的是什么,却是除了后土仍旧聚精会神,试图参悟之外,其余众巫无所事事的东张西望。

  众人正自沉浸在鸿钧妙法之中,此时鸿钧忽然停下了讲道,众人都觉不适,齐齐愕然,看向了鸿钧,此时鸿钧,三花隐没,无数异象消散,正自坐与蒲团之上。

  鸿钧也不管众人的表情,也不管他们如何的不爽,面无表情的开口道,“吾自造化玉碟之中得道,得天之佑而成就大道,原意隐于混沌之中,参悟大道玄妙,然天机显示,吾合该传道于天下,造福洪荒众生。三为全数,此为一次讲道。每隔百万年讲道一次,每次当为三千年,共讲道九千年,有缘者皆可来听。此次讲道已毕,尔等回去后,需好加修炼,不可懈怠,待得百万年后,吾当再次开讲大道。”

  转头又对蒲团上的三清与女娲道:“天下当有圣人八位,吾之座下当有其四,尔等可愿拜吾为师?”

  三清四人大喜,连忙俯身拜师不提。

  准提接引二人却变了脸色,当下祈求鸿钧收其为徒。

  鸿钧闭目片刻,而后道,你二人日后另有机缘,当不属我道门,也罢,姑且收尔等为记名弟子。”

  而后又看向战天,眉头微皱,眼中闪过一丝疑色,而后道:“你且为我第五位弟子。”

  说罢,也不理众人,直接消失不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洪荒道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洪荒道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