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冥河初至天衍岛,相见不识师尊颜
浪子星痕2017-04-14 09:381,754

  话说自紫霄宫中鸿钧讲道之后,数日间冥河都在血海之中参悟所得。

  这一日,依然照常在血海之中修炼的冥河突然间发现一道紫光正朝血海飞来。

  冥河双眼一眯,纳闷道,是什么人给自己传讯呢?貌似自己除了去过一次紫霄宫就一直在血海之中修炼,没什么认识的人啊。

  疑惑间接过传讯,神念一扫,原来是自己的那个便宜师傅在召唤自己呢。

  话说这个便宜师尊自从收自己为徒,又给了自己一部法决之后貌似就一直没找过自己怎么突然间会想起给自己传讯呢?

  前几日再紫霄宫听道貌似也没有看见他,不知道师尊到底在干吗?很久以前师尊就已经是大罗天仙了,现在也不知道到底到了什么境界。

  也罢,师尊要讲道,徒弟不在场也不像话,正巧自己从紫霄宫回来后也有许多地方不明白,且去看看师傅能否解答。

  且说天衍岛上,闲来无事的战天正在指导徒弟乙木修炼。虽说其手中并没有上好的木系功法,但凭其即将突破大罗金仙顶峰的修为指导乙木修行却并非难事,讲解起木系道法,还有修行中遇到的一些问题却也头头是道,直听的乙木连连点头,内心之中狂喜不已。

  如今的天衍岛外却是妖兽横行,众多化形的,未化形的妖兽栖息各处,相互之间却是相安无事,却也是个奇景。

  也幸亏战天把岛上的杀阵全部换成了迷阵,否则尚不知道会有多少妖兽死于此处。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许多南海之外的修士也听闻南海之中有大能要讲解道法,却也陆续赶来。

  某日,正在给乙木讲解道法的战天忽然有所感应,对着下方的乙木说:“你大师兄已至岛外,你且前去迎接。”

  乙木躬身一礼,行至岛外,待其出得阵法,只见远处一道血色遁光如流星般划过天际,到其身前停下,现出身形。

  乙木只见其一身着血色长袍,背负两把宝剑的道人昂然而立,周身散发出莫大的威能。

  乙木微微一礼:“前方可是冥河师兄,吾乃师尊新收的弟子乙木,师尊让我前来迎接师兄进岛。”

  “带路吧。”冥河面无表情的点头还礼道。

  你道为何?却是乙木修为实在太低,使得冥河心中略感不奈,也不知师尊为何收此人为徒,说句不好听的,自己一个指头就能捏死他。

  乙木却也不恼,躬身在前方带路。

  冥河看到广场中央的战天,微一发愣,此人不是分宝崖上得到先天至宝的道人么?怎地在此?

  “师傅人呢?为何不在此地?”冥河转头对着乙木喝道,却是有些生气。

  乙木却是愣住了,怎地?难道自己认错人了?把不是师兄的人带上岛了?

  战天看着冥河一阵郁闷,自己的徒弟不认识自己,你叫他情何以堪?

  “道友,还是你来摆平吧,我的徒弟竟然不认识我了,这真让贫道无言以对了。”战天对着天衍府中传音道。

  只听一声轻笑,天衍府的禁止随之开启:“冥河,不许对师弟无礼。”

  张辰走出洞府,对着冥河说:“我是你师尊,这背剑的道人却也是你师尊,你可明白?”

  冥河看着天衍现身微微一喜,却见天衍面色苍白,修为更是倒退至大罗天仙,顿时一阵暴怒,指着战天道:“师尊,是何人伤了你?是不是那道人?待徒弟为师傅报仇!”却是毫未听清天衍说甚,举手便要打向战天。

  “慢来,慢来。”张辰哭笑不得,连忙制止,“哪有自己打伤自己的道理,那道人和我本是一人,又怎么会伤我呢?”

  “师尊你别拦我,待徒弟为你报仇……”冥河突地呆愣当场,“本是一人?师尊,你……他……我……”

  “我什么我,我便是你师尊你师尊便是我!你给我一边呆着去,你胆敢冒犯师长,待为师讲道完毕再狠狠修理你!”战天又是欣慰又是气恼,故意在“狠狠”两字上加重了口音。

  张辰面色欣慰,也不答话,微笑着立于一旁看着。

  冥河灰头土脸的退至一旁,心里一阵郁闷,看着上面面色含笑的师尊天衍,心中更是纠结。

  又见乙木呆立在当场,也是一脸惊讶的样子,劈头盖脸的对其说道:“看什么看,还不到师兄后面去,别妨碍师尊讲道。”

  乙木被冥河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到了,连忙委屈的退至其身后,也不言语。

  冥河心里一阵舒坦,还是有人欺负比较好啊,自己以后是不是也要收个徒弟什么的呢?

  只是自己拿血海之地实在太过险恶,寻常修士便连方圆万里之内都不敢靠近,更别说进入血海了。修为与自己相当,或者超过自己的人倒是能去,可是修为都与自己相仿了,还用的着拜自己为师么?

  冥河一阵无奈,却是不在思索,安心听战天讲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洪荒道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洪荒道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