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张辰得宝欲化形 盘古鸿蒙演大道
浪子星痕2018-03-19 15:383,100

  直到某天,仍在鸿蒙中参悟大道,随着气流四处飘荡的张辰突然被远处的轰天巨响所惊动,他不经皱了皱眉。

  “那边好像是一处先天灵阵吧?难道是灵宝出世?不应该啊。”张辰心下疑惑,沉吟半晌,悄然放松身体,随着气流往那处飘去。

  “鸿钧,此处先天领悟乃本道首先发现,也是首先破阵的,你来此做甚?莫非你要要行那鸡鸣狗盗之事不成?”话音未落,只见一身着漆黑道袍,头发随意披在身后,一脸刚毅的道人虚空而立,面色嘲讽,控制着一个法轮状先天灵宝往一道人杀去。

  那道人面目俊朗,身穿紫日道袍,头戴紫金九宫冠,足踏日月星河靴,手握二尺弥天拂尘,头顶先天灵宝乾坤鼎,周身混沌之气流转,一派仙风道骨!此人正是鸿钧,只见他面带微笑,以二尺弥天拂尘摇摇抵挡着黑袍道人的进攻,笑呵呵的说“此处孕育之物与道友无缘,纵然此处乃道友先发现,然此物仍是不能予你。还是让贫道待为保管,日后为其寻找明主才是。”

  那黑袍道人面色冷厉,心中怒极,手中攻势也是越发猛烈,眼前这道人真真是太不要脸皮了。

  鸿钧仍旧不温不火,面色不变,一根二尺拂尘使的密不透风,纵然黑袍道人法力深厚,始终却攻不破拂尘所形成的墙壁。

  张辰眼露睿智,躲在远处,仔细观察着二人的战斗,不过是晚来十几个呼吸,两人脚下的先天灵阵已然被冲撞的七零八落。而二人的对话,也解答了他心中的疑惑。他明白了那个仙风道骨,面皮甚厚的道人便是鸿钧。

  见其举手投足间引发的莫大危能,不禁心生佩服,不愧为道家之祖,圣人之师,天地未开,还尚未从不周山得到造化玉牒就已经强悍如斯,不知这是何等修为?

  也不知晓,他这天下无双的面皮又是如何让练就的呢?

  也难怪日后他的那些圣人弟子基本上都是不要脸皮之辈了,有其师必有其徒吗!

  张辰暗自调侃鸿钧半句,却是前世便对这种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不爽之极。

  那个与他对打斗法的黑袍道人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魔界之祖——罗睺了,他手中的应该就是魔界至宝,虚天灭日轮了。

  这罗睺却是于我甚是对眼,虽然乃是魔界之祖,然其性格坚毅,不屈不挠,宁折不弯,虽所作所为太过残暴,却也不失为是性情中人。

  张辰看着两人打斗,却是一阵眼馋。

  两人打的精彩,手中的宝贝更是不凡,自己后天而来的果然不如鸿蒙孕育的生灵啊,自己真真不如亲生的受宠爱啊!他心里一阵嫉妒,这些人都是人手一件鸿蒙至宝,自己在鸿蒙世界中晃荡了这么久,却是连一件先天灵宝的毛都没见着,怎能不悲愤莫名?

  张辰心中正暗自盘算着怎么去弄一两件称手的灵宝,突然间一个闪耀着七彩光芒的物体从二人打斗之处飞出,落在他面前不远处。

  “鸿蒙至宝,先天血色莲台!”正与鸿钧战斗的罗睺见到一物突的自二人交战下方飞出,定睛一看,不由惊呼出声,抬手间化出一道遮天巨掌抓向那先天血色莲台。

  要知道但凡鸿蒙至宝均有定数,乃是鸿蒙所生之物成形之际与那成圣之机鸿蒙紫气交融而成。

  那鸿蒙紫气能有多少?要知道这鸿蒙紫气一共就只有五十道,象征着那浩淼的天道,而后鸿钧座下每个圣人占据一道,那鸿钧更是不知道占据了几道,这鸿蒙所生的先天神人每人也是至少一道,还有那开天的盘古……

  一番盘算下来,可见鸿蒙至宝形成之艰难,更可见其珍贵,要知道,一件鸿蒙至宝至少都是占据了一个圣人的位置啊!

  鸿钧见到血色莲台,眼中也是闪过一道异光,见到罗睺的动作,微微一笑,手中拂尘一甩,将那巨掌击破,口中道:“慢来,罗睺,你我此战还没有结束呢,莫要急着取那宝物!”

  罗睺怒极,却是始终拿鸿钧没有办法,只好与其缠斗不休。

  这二人打的惊天动地之时,却是不曾发现,那个离他们不远的地方,那本应漂浮于虚空的血色莲台,却是缓缓地消失了。

  却是在一旁观看的张辰见罗睺与鸿钧二人争斗的厉害,心中却是凭空出现了一个念头。

  自己要这件宝物!必须要把它拿到手!他是属于自己的!

  张辰抿了抿嘴,慢慢的吐了口气,心中因为紧张而一阵阵的颤抖。

  要知道,自己现在可是在未来圣人的眼皮底下偷取本该属于他们的宝物啊!

  他轻轻地落在了那个物体上,尽力把身体铺展开,缓缓地包裹其上并掩盖其耀眼的光芒,片刻之后定了定神,看了眼仍在打斗中的二人,转头呼的随着气流又飘荡开去,走之前匆匆看了一眼被自己包裹住的东西——貌似是一枝血色莲花!

  张辰遁走后不久,那二人战斗之处突然传来两声愤怒的吼声,而后又是一份激烈的大战。

  正随着混沌气流四处穿行的张辰若有所感,遥遥的看了眼那个方向,仍旧小心谨慎的掩饰自己的形迹,此刻却是显得不慌不忙,很是沉稳。

  话说此时的张辰在躲避鸿钧与罗睺二人之时也因一事而苦恼不已,便是自己的化形之事。非是无法化形,有鸿蒙至宝先天血色莲台在手,只要将其炼化,化形是十拿九稳之事。只是他心里很不甘心。

  这血色莲台乃是先天鸿蒙至宝,以之化形虽说根底深厚,只是那样却浪费了一件上好的鸿蒙至宝。

  张辰想到了血海不枯,冥河不死的冥河道人,想到了大神通者准圣之时斩却的三尸分身,想到了大神通的身外化身、分身,心取舍不定。

  自己现下知晓的制作分身之法,除载体之外,最重要的还有制作者的分化神念,但分化神念之法却是后世之人所创,错漏之处太多,最重要的是这样所形成的分身不可离本身太远,且思想简单,欲到太复杂的情况就会难以处理,这样的分身自己不要也罢。

  张辰在鸿蒙之中呆了这么久却也不是虚度光阴,须知人有三魂七魄,惟有一主思想,主生命的命魂分化之后所成分身方可念头通达,无需自身操控,与斩三尸之法有异曲同工之妙。斩三尸之法以大法力,大毅力斩却得是善、恶、执念,命魂分化却是把整个人格一分为二,同时也把善、恶、执念也以分为二。这样一来,日后或可多得一分成道之机。然难点却是命魂分化即难,稍有不慎就是魂飞魄散,身死道消的下场。

  张辰无比纠结,心中摇摆不定,若不要分身,可以鸿蒙血莲化形,想必日后大神通不在洪荒一众大能之下;若要分身,稍有不慎就是魂飞魄散,但若成功,日后只凭一分身就可横行无忌。

  沉思良久,张辰毅然决定,干了!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媳妇抓不到流氓,自己死过一次的人了,还畏畏缩缩的做甚?若天意注定我当笑傲洪荒,肯定不会让我出师未捷身先死,若命当陨落,那也是无可奈何之事。

  张辰寻一僻静之地,绕着方圆百里转了一圈,确定此处无人之后,微微定下了心。刚想盘膝坐下,又发现自己轻烟般的身体仅仅是扭了扭而已。一脸黑线的张辰咬牙切齿,此次,定要成功!不成功,便成仁!

  分魂之法,须以分化神念之法为引,把神念一分为二,再以抽魂之术抽出自身魂魄,之后就是最重要的一环,用分化后的两团神念分裂命魂,最好是一次成功。此法看着是简单至极,实则不然,神念分化还好,即使第一次不成,日积月累之下也定可成功。关键在于分裂只是无法形容的,从灵魂深处产生的剧痛,那简直不是人类能够承受的。成功了还好,最多本体元气大伤,失败的结果,恩,大家都明白我就不说了。

  张辰把这些年收刮的天材地宝从身体之中取出,一一放在身体周围,又忍着剧痛,把轻烟似的身体一分为二,并且用另一半把血色莲花包裹,并慢慢渗透。而后按部就班的分化神念,灌入一分为二的身体之中。关键的时候到了,张辰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命魂抽出,而后用尽全部力量猛的一扯!

  痛!痛!痛!

  剧烈的痛苦几乎让张辰无法忍受,身体和神念隐隐有飘散的迹象,命魂被一分为二之后竟然又有几丝散出。

  想要怒吼,却是无法出声,仅仅是抖动了一下轻烟般的身体。

  张辰心中坚定,忍着剧痛分出一丝神念将那飘散而出的几丝命魂合在一起,而后全部意识都用在了凝炼血莲分身之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洪荒道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洪荒道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