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比试(2)
大哥有枪2016-05-20 23:123,197

  七天的功夫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这七日之中杨弘手中终于做出了第一套竹甲出来,袁耀还亲自试穿了一下,虽然很是不舒服,但是在防御力上却是有了加强,他能够裆下刀砍,却是最怕刺,毕竟中间的竹片也不能够完全的闭合起来。

  有了第一件,后面的制作就简单得多了,急急忙忙之中也拿出了百套的竹甲出来。

  七日后的午时,大营之中的童子军早就整装待发了,羽林卫也在张勋的带领之下步入了大营之中。

  倒是身为挑事狗的袁耀倒是来得挺迟的,还一直等到了午时才来。

  当他步入大营之后就看到双方的气势明显就是不一样的,童子军看向那边的羽林卫的模样是有点紧张,更是有点愤怒,这帮小屁娃娃,一个个都听自己的主将说了,那些个羽林卫的傲慢,这个时候又正是滋生一个叫做尊严的东西的时候,所以一个个都瞪着那边的羽林卫,如果比眼神取胜的话,那么现在的羽林卫已经输了。

  而羽林卫呢,袁耀也不得不承认啊,这的的确确是精锐,是自己老爹留下来给自己唯一不坑儿子的东西。

  可是呢,羽林卫却有一样东西让袁耀十分的不喜欢,那就是傲慢轻视了,他们不单单轻视这个童子军,同样他们还傲慢的轻视自己这个少主公啊,眼睛都飞上天去了。

  也是袁耀以前是混账了一点,二世祖了一点,但是却不代表现在啊,而且羽林卫早就不是当初的五千大营呢,你还傲慢个屁啊。

  骄兵必败,再这样下去羽林卫除了败亡没有其他的可能了,所以袁耀迫切的需要有一股新的力量的注入,来刺激到他们,所以童子军就是其中的一个契机。

  “怎么样!叔至,张勋将军,你们两位可还准备好?”袁耀笑眯眯的问着两人,看似袁耀是裁判,但是谁都看得出来,袁耀对身边的陈到的一个照顾。

  “陛下吾等已经准备待续!”陈到和张勋上前对着袁耀抱拳道“请陛下指示!”

  “不要吃点午饭?”袁耀继续笑着问道。

  “不用了,陛下,早点打完,撑着午时还是回去城中吃饭吧!”张勋的语气之中可是赤裸裸的不屑啊,什么叫做早点打完,什么叫做趁着午时,这完全是看不起童子军的样子,打完回去吃饭。

  “哼!陛下末将也以为尽早开始的好,不然我怕张勋将军麾下的羽林卫晚上会饿肚子啊!”陈到也是愠色了,被人这般言语总得愤怒。

  “哈哈,年少轻狂,我喜欢我喜欢!不过年轻人,是需要点磨练的!”张勋也是大笑了起来。

  “好了,废话不多说了,准备演武吧!”袁耀对着两人笑着说道,他就是要这种竞争力,羽林卫高高在上,童子军需要仰望他们,所以童子军能够有奋发的那种冲动。

  而羽林卫就是因为太高高在上了,所以需要给他们一个危机感,不然这样下去,只会使得他们变成兵老爷而不是精锐士卒。

  “演武开始!通鼓!”很快就有侍卫大声的朝着下面的众人吼道,战鼓的声音响彻了起来。

  “陛下万岁,陛下万岁!”童子军第一个发出了声音,异口同声,响彻整个大营。

  “表面功夫做得不错,就不是是不是绣花枕头了。”张勋虽然也被这种异口同声愣了一下不过随即还是冷笑了一声。

  “秦淮,这首战就教给你了!”那边张勋对着边上的秦淮喊道。

  “啊啊啊?”秦淮很明显是被临阵点兵的,这从他的讶然之声看得出来。

  “恩?”陈到也是呆了一下,本来他准备推出去的一个健壮少年,却被他放弃了。

  张勋军中精锐众多,但是张勋却还是把秦淮给推出来了,这一为的就是胜中求稳,张勋是一员老将了,他虽然看不起这帮童子军,但是却不会表现在打仗的时候。

  猛狮搏兔尚且全力,何况人呼,所以他才派出了羽林卫之中的最强者秦淮。

  还有一点那就是张勋想要试探某些人啊。

  “既然张勋将军派出了秦淮将军,那么我也只能亲自上场了。”陈到也不矫情,虽然他是童子军的主将,但是官职之上只不过是一个都尉罢了,而那边的秦淮,如果算的话,应该是虎贲校尉,两人的差距还是很大的。

  “叔至,得罪了!”秦淮比陈到的年纪大 ,而且秦淮可是一直在军中的他有点羞愧的看着陈到。这个孩子怎么说也只是一个半大的孩子。

  “秦淮兄长,无需客气,你我现在可是对手啊!来吧!”很明显那边的陈到也准备好了。

  “那我就来了!”秦淮说到认真的时候还真的就冷了下来。

  秦淮用的是刀,那边陈到选择的是一把长枪。

  “小心了!”秦淮虽然没有系统的学过刀法,也没有老师教导过,但是他的刀法却是从战场之上实战得到的,所以靠着半吊子的武艺也能达到三流武将的水平。起码在战场之上只要不碰到一些个武艺见长武将,秦淮都能自保。

  “恩!”陈到双手握着长枪重重 的点了点头。

  “张勋将军如何,你认为此战谁会胜利呢!”袁耀走到了张勋的身旁看着张勋问道。

  “战场之上,陈到必死!”张勋对着袁耀说道,张勋的眼睛是很毒辣的,一个身经百战的武将和一个初出茅庐的武将完全就是两码事,经验这个东西,能够保证那些个身经百战的人活下来。

  “呵呵!”袁耀笑了笑,他也没有否认,陈到缺少实战的能力,甚至可以说他袁耀也缺少实战的能力,可是张勋也说了啊,这是比试,不是战场啊。

  所以那边的陈到和秦淮用的都是木质的武器讲究的就是点到为止。

  这比试嘛,那就不是经验了,而是按着套路来算了。

  果然那边的场面发生了变化,一开始秦淮占据上风的,慢慢的就变成了那慢慢打平了,秦淮重在厮杀的技术,如果两人拿的是真刀真枪,那么现在的陈到可能都已经被秦淮击杀了,因为秦淮要的以生打死,以命换命,战场之上就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但是陈到不是敌人啊,所以秦淮打得很是憋屈。

  不过好在秦淮的经验一次次的眼看着就要被陈到刺中了,都避开了。

  “呼,呼,呼!“陈到大口的喘息了起来,他还只是一个青少年,如果按着年纪算,现在最多就是高中生,而秦淮都二十几岁了,所以体力上面,陈到比之秦淮还差得不是一点半点。更何况,秦淮懂得如何把握力道,在战场之上不可能一上来就全力以赴,那样除了当烈士战死之外没有第二种可能,一上来最多八成力,因为可能一场战斗,能够进行数个时辰,要是一上来就是全力以赴一旦脱力了,那么就可以宣告你的死亡了。

  再这样打下去,最后输得必然是陈到,陈到的枪法,十分的精良,甚至连边上的张勋都是看得不住的点头,但是还是欠缺一点火候,这个火候就是经验,或者说那就是杀人的经验。

  没有这个,这枪法再好看也不过是样子货罢了。

  陈到已经开始脱力了。

  “叔至,你要输了!”秦淮对着那边的陈到提醒道。

  陈到咧开了嘴巴,艰难的笑了笑“不,秦淮大哥,输得不是我不能输,也不会输!“

  “何必呢?不过就是一场比试!”秦淮看着陈到,摇了摇头,他实在太执着了。

  他却不知道对于陈到来说这不单单是一场比试,更是一场尊严的斗争,他陈到是什么人,在被袁耀降服之前不过就是流民罢了,说得不好听一点就是乞丐,就是流寇的一种,战乱之中他饱受了凌辱,可以说那个叫做尊严的东西早就丢掉了,在他看来人活着还不如一条狗呢。

  是袁耀重新给了他生的希望也重新给了他尊严的定义,让他有了人的感受。

  所以他不能输!陈到眼睛恨色一闪。

  “恩?”那边的张勋很明显的看到了陈到的气势发生了变化,战场之上一般会出现两种人,第一种就是怕死得要命的这种,还有一种就是到了战场之上慢慢的适应起来,敢于玩命的人。

  正是因为这种感觉多了,所以张勋对这种狠色越发的敏感,那边的陈到就是在发生这样的变化,从一开始的比斗,到了现在以命换命的死斗了。

  秦淮也感觉到了这种压力,陈到换了打发,他的整个身躯之上似乎全都是破绽。

  “好机会!”秦淮眼睛一亮,因为陈到整个人都不防御了,这样一来,那么他就暴露在了秦淮的战刀之下了,秦淮直接贴身到了陈到的身边,手中的木质战刀直接朝着陈到的脑袋劈砍了过去了。他要陈到知难而退。他想要从陈到的脸上看到输了和失落的表情,可是却没有。

  顿时秦淮的心就是一沉,这种眼神,他也看到了,只不过他比张勋感应得要晚“糟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手机三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手机三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