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战
大哥有枪2015-12-21 12:044,812

  “杨司徒,给我找人把这里的竹林给我砍伐下来!”袁耀看着这密密麻麻的竹林嘴巴里面都快流出口水来了。

  “陛下,这些个竹子?”杨弘有点不明白袁耀要这些个竹子干嘛。

  “把,这些个粗大些的竹子,砍伐下来削开,做成竹片,放入锅中煮沸,让他变软,再用铁锥在其中穿孔,把他链接起来!”袁耀说道了这里,那边的杨弘眼中便精光一闪。

  “陛下要做盔甲?”杨弘看着袁耀的打算,把这些个竹子削开成片,这不就是甲片,再把他串联起来那就是一具盔甲。

  “恩!”袁耀点了点头,竹子竹片,柔性高,一旦你把他煮熟,再把他暴晒把他内种水分给他去掉了,那就是一种坚固的甲片。竹子可以算是钢铁之外最坚硬的一种东西了

  “嘿嘿,披着箩筐穿着席子去打仗!”那边的张勋突然咧开了嘴巴笑开了口。语气之中有着一种不屑,从袁耀一开始组建这只娃娃兵张勋就是表示一种反对的,他张勋才是陛下的首席武将啊,陛下不给自己扩军,反而重新组建了一只娃娃兵,这不是看不起他张勋嘛。

  “箩筐?席子!”袁耀怎么可能听不出张勋的嘲讽,竹子是可以编制成箩筐的还可以做成凉席,竹子编成的箩筐质量还是很不错的,竹席子,更是夏日必备的东西,可是这些东西要是哪去打仗不免就让人笑话了。

  这个张勋就是在嘲讽袁耀,这编箩筐作席子的玩意还能做成盔甲?这不是笑话吗。

  “张勋将军,如果将军愿意把羽林卫的盔甲脱下给叔至,我也不介意!”袁耀对张勋一忍再忍就是因为他是袁耀军中的老将了,但是你总是带着风凉话,袁耀能没把张勋拖下去砍了就不错了。

  “呵呵,呵呵,陛下,今天的天气真好啊!”一听到袁耀要打上自己那些个羽林卫身上的盔甲,顿时张勋打着哈哈,那羽林卫身上可都是铁甲,和这些个破竹席子和婆罗匡怎么能够相比。

  “好了!杨司徒这事情就教给你了!”袁耀对着边上的杨弘说道。

  “陛下!”杨弘突然叫住了袁耀,有点的犹豫的看着袁耀道。

  “恩?”袁耀看着杨弘,对于袁耀的头号狗腿子,杨弘几乎百分之一百的支持袁耀的,哪怕袁耀欺男霸女,哪怕袁耀杀人放火,可能杨弘都会在一旁帮忙放风。可是今天却是犹豫的看着袁耀。“怎么了杨司徒!”

  “陛下,这个城中人口恐怕不足!”杨弘对着袁耀说道,城中健壮就那么多人,这些时日,袁耀让城中的健壮帮忙把房屋给他搭建起来,因为江亭还是很破落的,你不能一直住在露天之中啊,淮南之中又是多雨,就算是健壮的汉子日吹雨淋也扛不住啊。

  所以现在的江亭之中一排排的木头房子也开始建造了,所以实在抽调不出人手来了。

  “这是个问题!“袁耀也是皱了皱眉头,没有人手帮忙啊,城中的房屋的建设是不能停下来的,还有的健壮人手就是张勋手中的战兵了。

  那边张勋很明显知道袁耀打上他的主意了,赶忙说营中有事,立刻就准备撤了。

  袁耀也不能强迫张勋来做,本来张勋就有怨言了,再让那帮战兵做这样的事情,恐怕就算元要的娃娃兵成型了,恐怕羽林卫也要失去军心了。

  “陛下,让我们自己来吧!”陈到对着边上的袁耀言语道,正步队列他们已经训练完毕了,起码那帮娃娃兵已经知道什么叫做团队了。

  现在开始练习劈砍了,劈砍的对象自然就是那些个稻草人了,把稻草人换成这些个竹子的话,似乎也挺不错。

  “好!这件事情就教给叔至和杨司徒你们了!”袁耀点了点头。

  “对了,把林中,那些个长度在二十米以上的细竹子,要留下,不可做成盔甲!过两日先送第一批细竹子去大营!”袁耀提醒两人道。

  “陛下这些个细竹子?”

  “我自有用处!”

  ……

  这几日张勋可是心疼不已,因为那个主公袁耀从他的手里拿去了太多的东西,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就是战刀,张勋手下三百多人,一共才四百把战刀不到,军中的军械可不是一人一把,其中必然有损耗的,所以这四百把战刀张勋自己都不够,却被那边主公袁耀大笔一挥,拿走了一百多把,张勋都快要哭了,还都哪去砍竹子了。

  倒是那边陈到却是不住的夸赞啊,说这个张勋将军手中羽林卫是真的有好刀啊,砍那些个竹子,除了那些个老竹子,其他的一些个细竹子基本上两三个一颗啊,这样一来加快了砍伐的速度啊。

  就是杨弘站在边上也是直抽动嘴巴,脸上的表情十分的复杂啊,这能不好啊,这羽林卫本来就是袁术拿出来显摆的,所以这些羽林卫之中的盔甲和战刀也都是最好的,每一把战刀在这个时候那都叫做百炼刀,也就是说用的上好的矿石千锤百炼而出的战刀能不好嘛!就算逃亡,这些个战刀也舍不得丢弃,因为每一把战刀都价值几十金。

  可是就是这样却是被自家主公拿来当做斧头砍竹子啊,要不是没有代替的东西,可能杨弘就要跪倒在袁耀面前了。败家也不能这么玩啊。

  “陛下,这是您要的细竹子!”童子军的大营之中,杨弘奉命把袁耀要的细竹子给他送到了童子军的大营。

  “叔至,队伍已经分好了吧!”袁耀问着边上的陈到。

  “是的,陛下!”陈到点了点头。

  “好,让长枪兵上前领取武器!”袁耀对着陈到手中的那些个娃娃兵们喊道。

  “武器?噗!”袁耀的身后一个笑声传了出来,袁耀都不要掉头都知道是谁,那就是我们的张勋大将了,他这次前来可是看看自家那些个的百炼战刀被糟蹋了,到底出了一个什么玩意。

  当看到大营之外那些个个细竹竿了之后,张勋越发的不屑了,这满大营的竹子值几个钱?恐怕整个加起来也买不到他的两三把刀吧。这个陛下当真是败家,本来张勋还能忍住。

  可是等着袁耀开口说让那些个娃娃兵们领取这里所谓的武器的时候,张勋彻底忍不住了。

  这就是一些个竹竿,竹竿作为武器,陛下太逗了。

  那边的童子军的主将陈到有点尴尬,这些个竹竿子做武器?做长枪?不过陈到还是很听袁耀的话语的,很快就把那些个竹子给那些个所谓的长枪兵分发了下去。

  陈到的童子军一共一千二百人,男子有八百,袁耀自然不会让那些个女孩子上战场厮杀的,所以八百男孩子就组成了主力战斗部队。

  八百人分成了四十队,每队二十人,二十里八人为长枪兵,四个为投掷兵剩下八人,其中射队长一名,副队长两名,除队长以外,四人为力盾兵,剩下三人,为刀斧手。队长也是拿着战刀,也可在急事为刀斧手。

  八人的长枪兵,上前取了他们的武器,他们的武器就是那一个个挺拔的竹竿子,一个个都有六七米高,而那帮娃娃军的长枪兵最高的一个也不过一米六左右,这一下子一帮小矮人,站在这些个高大的竹竿子下去,样子特逗。

  边上的张勋又笑了出来,这下子袁耀的脸色越发的阴沉了起来,边上的陈到也是从尴尬变成了愠怒了,你笑一次就算了,还接二连三的笑着,就算陈到尊敬张勋也受不了啊,这里可是陈到的大营啊。

  “投掷兵,上前取武器!”那边陈到有条不紊的对着那边的投掷兵喊道。

  投掷兵,袁耀本来是打算做成弓箭手的,可是他没有弓箭军中弓箭前前后后就几十把,还多是坏的,所以就暂且先作为投掷手。

  每一个投掷手也是上前取了竹子,只不过这不是五六米的竹竿了,而是变成了一截截的短竹子,不过都被人打磨过了,就是这样一截截断竹子也有他们的一半高,一人小屁孩一个人搂着七八根竹子被在了身后的背篓之中,退了回去。

  “力盾兵,上前取武器!”一帮稍微体格健壮一点的孩子们也上前了,他们拿起的就是比他们身体还要高的巨木盾。

  “刀斧手,上前取兵器!”袁耀大军之中没有战刀,只好先用木刀。

  等着所有人都取完了所谓的武器之后,除了盔甲需要耐心打磨之外这么一只童子军就算是武装起来了。

  看着众人拿起了他们各自的武器,袁耀也上了点将台“将士们,我相信你们所有的人基本上都认识我!”

  “陛下,陛下!”下面的小屁孩们欢呼道。

  “本来你们都是孩子,你们都是娃娃,按着年纪你们应该叫我一声哥哥,我应该叫你们一声小屁孩!但是今天我叫你们为将士,唤你们一声弟兄,那是我们从今天起,你们长大了,你们也必须张大了,你们的父母把生的希望留给了你们,就是希望你们能够张大,希望你们能够好好的活下去,乱世之中,就是我袁耀都不敢说我能够好好的活下去,但是我却不得不活,因为我的性命不单单是我一个人,还是你们的还是那些个百姓的,就是为了你们为了江亭那些个百姓我也得好好的活下去,而你们的性命也不是你们的,是你们父母给你们的,是你们父母让你们活下去的,所以你们死不起!”袁耀大声的对着下面的众人喊道。

  “活下去,活下去!”自古以来都是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这帮孩子不单单是穷人家的孩子还是经历过战乱的孩子,所以他们对于生那是更加的渴望的,再加上他们亲眼目睹的就是他们的父母把生的希望给了他们让他们留了下来,活下去就是他们的动力。

  “可是有人不想让我们活下去,土匪,山贼,那些个视我们如反贼的诸侯!他们要来抢我们的粮草, 要来杀我们的人,他们不想让我们活下去,我们应该怎么办!”

  “打跑他们!”

  “杀了他们!”此起彼伏的声音响了起来,这帮孩子在袁耀的声音之中眼睛都红了,他们为何跑到江亭来,就是因为他们原先的粮草被那豫州的刘辟给抢了,他们虽然小,但是对豫州刘辟却是浓浓的恨意,要不是刘辟,他们也不会到现在这个地步,以前是没实力只能忍,现在他们也是军人了,他们也拿起武器了。

  “对,杀光他们,从今天起,我告诉你们,你们是大人了,你们成军了!从今天开始我们不再是手无寸铁了人了,我们是军人,谁要敢不让我们活下去,我们就杀了他们,我们就打跑他们!”袁耀对着那边的娃娃军们喊道。

  “陛下,吾等成军,还未有军名,请陛下赐之!”陈到上前跪倒在了袁耀的身边对着袁耀说道。

  “军名!”大军无名而不立,袁耀看着下面一帮双目放星星看着自己的那些个孩童,心中刺痛如果在现世的话他们现在应该是在上学吧。可是现在却以童子之身,变成了军人。

  童子,童子,袁耀也不改名字了“就叫童子军吧!”

  “童子军?”众人本来还想着陛下袁耀能够给出一个什么样子的威武的名字呢,比如曹操手中有虎豹骑,吕布手中并州狼骑,甚至袁耀那个死去的便宜老爹还有一个叫做羽林卫的呢。

  可是现在这叫做童子军什么玩意嘛!人家一听就是一阵嘲笑轻视。

  童子军,童子军,袁耀不是无的放矢的,他为的就是让人嘲笑轻视,只有敌人轻视了他们,高傲了起来,那么童子军的胜算就会加大一分,就算童子军输了,他也不好宣扬,总不能说我打赢童子军了吧,而如果被童子军打败了,那就好玩了,你连童子军都打不过?这对士气的打击不是一点半点的。

  袁耀这么想可是边上的其他人却不这么想啊,那边张勋,袁耀手中的这个唯一的大将直接就笑喷了,之前他还能够克制,可是现在一下子忍不住啊“哈哈,哈哈哈哈!陛下,陛下,恕罪,恕罪,末将不是有意的,哈哈,哈哈,童子军,你先让我笑会,笑会!”

  张勋带头,身后的那边亲卫也跟着笑了起来,就算袁耀手中的狗腿子一号杨弘也是嘴角在抽动,很明显他忍得很痛苦啊。

  “张勋将军这是看不起童子军吧!”袁耀很是淡然的语气说了起来。

  “陛下,张勋将军不是这个意思!”边上狗腿子一号杨弘很明显的感应到了袁耀生气了。

  “不,不,陛下,末将,末将觉无这个意思!“张勋也知道自己失礼了,可是却还是忍不住的笑啊。

  “想笑就笑出来吧!”袁耀倒是很通情达理,可是这次换成了那边的陈到脸色阴沉了,他是童子军的主将啊,现在大军被人嘲笑了,陈到自然是有好脸色的。

  “哈哈哈啊哈哈!”张勋还真给面子又笑了两声。

  “叔至,你还记得之前我告诉你的嘛!人如犯你,你该怎么办!”

  “忍!”

  “再犯呢!”

  “忍!”

  “再三犯之呢!”

  “战!”陈到对着袁耀说道。

  “张勋将军已经笑过三次了,叔至需要我教你嘛?”袁耀对着边上的陈到很是淡然的说道。

  陈到点了点头,走上了前去,看着张勋死死的盯着那双眼睛。

  “陛下?”边上的杨弘有点着急了,这是干嘛想打架啊,陈到可不是张勋的对手啊,别最后下不来面子啊。

  “张勋将军,到代表童子军想向羽林军讨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手机三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手机三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