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收心
大哥有枪2015-12-21 12:045,553

  “杀了你,拿了你的人头我也没有丝毫的好处可得,我为何要杀你呢!”袁耀挥了挥手,对着这个陈到小子说道。

  反贼皇帝,虽然陈到叫得十分的难听,但是陈到却是知道这个天下他投靠谁都可以,甚至那豫州的黄巾贼刘辟也被曹操给封了一个汝南太守的位置,也算是曹操的麾下,遵从朝廷的,能够拿了他陈到的人头去曹操的兖州请个功劳。

  可是袁耀这里就真不一样了,天下反贼何其之多,可是称帝的却只有这么一家啊,就算那黄巾贼也不过大呼苍天已死黄天当立罢了,张角自己也是称呼为天公将军而不敢叫自己皇帝。

  而我们的袁术袁公路却是直接就称帝了啊,老曹不打他打谁呢,只要一天,袁术不把传世玉玺送还,那么一日袁术就是反贼啊。

  陈到这个伪装的贼寇感情那是跑到贼窝来了。

  陈到的目光黯淡了下来。

  “你还是赶紧走吧,带着你的那些个乡亲们离开吧!”袁耀对着陈到说道,挥了挥手一副嫌弃的样子,凭什么我要给你粮草啊,你的人头给我,我也换取不到功劳。甚至袁耀还让边上的秦淮给那个陈到小子松了绑,一副要送他走的样子。

  陈到咬了咬牙齿,现在诈城也没用了,强攻就他那一万多老弱病残,拿什么去攻城?袁耀手中怎么说也有三百精锐在啊。更有那些个城中百姓,他陈到手中基本上都是手无寸铁的百姓啊。

  要是以往,袁耀让他们走,陈到二话不说就离开了,可是现在不行啊,他们好不容易从豫州逃出来的,原先存下来的粮食全都被刘辟这个汝南太守黄巾贼给抢了,乡亲们是靠着毅力还有一路吃树皮草皮这才活了下来的,可是再坚持也坚持不住了,再没有吃的,留给乡亲们的只有死路一条啊,不是没办法的,他陈到会用自己人头去换粮草嘛?

  这要是一走,那就是死路一条,陈到咬了咬牙齿,突然噗通一声,跪倒在了袁耀的面前“陛下,求求您,求求您救救那些个百姓吧!”

  陈到把头重重磕在了地面之上,这可是城墙之上,虽然是土墙堆砌而成,还是要用巨石奠基的,陈到磕头的声响却是实打实的,很快陈到的额头之上就满是鲜血了,让袁耀都有些不忍了。

  “停下!”袁耀皱了皱眉头,要是此人是一个成年男子或者壮汉,那么他就是磕磕死在了袁耀的面前,袁耀都不会分毫的动容的,不是袁耀冷血,而是粮草这个东西在乱世之中就是性命,你磕个头就想要我的命?可是陈到怎么说还都是一个半大的孩子啊,要是在前世,现在的他最多就是一个上初中安心读书的孩子吧。

  “这粮草我不是不可以给你!我可以给你的那些个乡亲们一口吃的!”袁耀对着那边的陈到说道。

  “陛下不可啊!”那边的杨弘和袁胤阻止了起来,那外面可是万余人啊,他们手中还有多少粮草,养得起这万余人?

  可是袁耀却不这么想,一人一口饭,吃完打发他们走人便是,这能吃多少饭。

  “多谢陛下,多谢陛下!”那边的陈到却是对着袁耀磕头感激了起来。

  “不过这饭不是白吃的。”袁耀对着陈到说道。

  “啊啊啊!”陈到愣了一下,不明白袁耀话语的意思。

  “我要你!”袁耀指着陈到说道。

  还是难逃一死嘛?陈到有点苦涩了,本来袁耀说不杀他的时候,他心中不由松了一口气,谁都不愿意死不是嘛。

  “陛下放心,只要那些个乡亲们吃上一口热食,陈到不用殿下动手自缢于此。”陈到人小但是却对着袁耀郑重其事的说道。

  “别啊!”袁耀赶忙阻止道,他要的是一个活着的白袍战神,可不要一个死了的,他又不是卖人肉的。“我要你,活的!”袁耀急促的说道。

  “什么!”众人全都是愣了一下,不过随即面色古怪了起来。

  杨弘看着那边这个叫做陈到的小子,虽然长得不俊俏,但是倒也清秀,莫不是?想到这里杨弘赶忙摇头跪倒在了袁耀的面前“陛下三思,陛下三思啊!陛下阴阳之道,才是人之伦常啊,这龙阳之好有损陛下龙体啊。”

  “家主,你为我袁家的家主,当为我袁家开花散叶啊。”袁胤也在一旁劝阻道。

  “阴阳之道?人之伦常?”袁耀听得稀里糊涂的,可是最后一句话却是听懂了,龙阳之好。

  感情这帮人认为是自己看上了这个陈到的美色了,不,不,应该是男色。

  袁耀满头的黑线,他都想告诉这帮狗腿子,他是男人,纯爷们,性取向是正常的。

  就连那边的陈到也是一副视死忽如归的表情,似乎只要袁耀答应给口吃的,他就奉献出自己一般。

  “尼玛!”袁耀要弄死杨弘的心都有了,老子要活的陈到是要让陈到拜自己为主公,靠着这个忠肝义胆的白袍战神打天下或者说贴身保护自己呢。而不是让他卖,咳咳。

  不过也不能怪杨弘,在这个世界之上士族好男风这也是一个常事。要不是现在是仲国的危急存亡之秋,可能杨弘还会帮助袁耀物色男子。

  “陈到,我要的是效忠于我,就像秦淮一样效忠于我,只要你认下我作为主公,我就给那边的百姓一口吃的!”袁耀直接对着那边的陈到说道。

  原来家主只是要陈到效忠于他啊?袁胤舒了一口气,而那边的杨弘也是点了点头,可要是袁耀知道杨弘的想法,真的要一刀剁死这个二皮脸。少主公张大了,知道有些事情不能明着来了,暗中来才是正道,只要这个陈到效忠了主公,不愁不上少主公的床啊,少主公有心计,有见地。

  “恩?”陈到看着袁耀似乎想要从那一双眼睛之中看出什么,可是看到的却只有真诚。“只要我效忠陛下,陛下就给他们一口吃的?”

  “恩!”袁耀点了点头“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我江亭之中也没有多少的粮食,只能够给他们一口吃的,而不能养活他们。”袁耀不可能养得活一万多人的,现在三千人也只是保证不饿死罢了。

  陈到也没有让袁耀为难,他也知道袁耀手中恐怕真的没有多少粮草了,不然不会在城下和他讨价还价的,陈到虽然于心不忍,可是他也没办法,他也只能帮他们到这里了,这是乱世,人命贱如狗,如同草芥一般啊。

  “汝南陈到,陈叔至见过家主!”陈到跪倒了下去对着袁耀磕头了起来。

  “家主?”陈到竟然和那袁胤一样叫自己家主?这家主和主公可不一样,叫主公只能算是家臣,如果家主挂了,家臣是可以选择离开的,这只是一个雇佣关系罢了,而一旦叫家主的话,如果不是本家人,那可就是主仆关系了,不当家将要当家仆嘛?

  “起来吧!”袁耀吧陈到给扶了起来,如果是其他人的话,恐怕袁耀还要想想此人是不是居心不良,成心要讨好自己,但是袁耀却是知道,这个陈到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

  “来人带着叔至下去清洗一番!”袁耀对着那边的手底下说道。

  天色渐渐明亮了起来,那边陈到也被人带下去沐浴了一番,换上了干净衣服,没有适合陈到穿的,只能用袁耀自己的衣服先穿着了。长得倒是挺清秀的,那张青涩的脸上却是有着一双沧桑的眼睛。

  “开仓放粮!”袁耀说到做到,城中百姓也还没有吃饭呢,索性就一起发粮食了。

  城外虽然有一万的百姓,但是只负责让他们吃饱一顿就可以了,其他的袁耀相管也管不了。

  “开仓放粮草咯!”那边原本死气沉沉的百姓们一下子像是有了希望一样,原先的死气之中多出了一丝丝的悸动。

  “粮,粮食!”有的老人都已经双目紧闭了,他们都快动弹不了,不是身体不好,是没吃得饿的,大家都是前胸贴着后背,脸上全都仓黄一片。

  “娘亲,娘亲,你醒醒,醒醒啊,有吃的了,有吃的了!”袁耀亲眼看到一个小女孩端着一个破碗,里面盛放着一丝丝的粮食夹杂着水正在摇晃一个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头的中年妇女。

  袁耀走上前来,探了探鼻息,身体都已经僵直了,应该已经死了,昨夜一个晚上又饿死了不少的百姓。

  “娃儿,爹爹找来粮食了,有吃的了。你别睡,别睡啊,醒来吃一口啊!娃儿,爹爹对不住你啊!”周围全都是这样的声音,有多生的希望同样也有很多等不到粮食已经僵硬了的尸体。

  袁耀身边那个小女孩没有动边上的那个碗,袁耀有些奇怪“小妹妹,你不饿嘛?”

  “饿!”小女孩点头道。

  “那为何不吃啊!”

  “我要等娘亲,让娘亲先吃。”小女孩十分懂事的说道。

  “娘亲已经走了。”袁耀不想把死了这个事实告诉小女孩。

  “走了?”

  “是啊,娘亲去了一个可以穿好衣服,可以吃饱饭的地方去了。”袁耀也不嫌弃脏直接把小女孩抱在了怀中,不让他盯着那边早就已经僵直了的尸体。

  “真的嘛?”小女孩似懂非懂“我也想去,我也想吃饱饭,可以嘛!”

  “娘亲可以去,那是因为她是大人了,你还太小去不了,我们就留在这里好不好,这里也可以吃饱饭呀!”袁耀不知道为何,内心之中一种早就可能被狗吞了的良心又浮现了出来。

  “那我长大之后就可以去找娘亲了嘛?”

  “是的呀,我们先吃饭,吃完饭才能快快长大!”说着袁耀拿起那个破碗就准备开始喂小女孩了。可是端起了碗袁耀的脸色顿时就阴沉了下去,这个碗里面简直都快清可见底了。

  这是食物?还是清水?他说的是开仓放粮,不是让老百姓喝这个清水的。强忍着怒火让边上的人安排照顾这个小女孩,袁耀朝着那边的粮仓而去。

  “别挤,别挤,人人都有,人人都有啊!”那边粮仓外面已经架起了好几个大锅,下面柴火烧着热气腾腾。

  “陛下!您怎么来了!”自然有人认出了袁耀。

  袁耀掀开了那些个大锅,里面煮得的的确确是粥,可是到了百姓的手中就变成那种清水了中间兑过多少的清水了。

  “到了这个时候还有人想着克扣粮食?”袁耀简直就是怒不可言,在他看来这必然就是有人在其中作梗,给百姓这般吃食,这叫吃的嘛?完全就是在喝水。

  “这里谁负责?让他出来!”袁耀已经有了杀人的心了。

  “陛下!”很快一个身影跑了过来负责粮仓的本来应该是袁胤,可是因为袁胤之前和袁耀作对,所以袁胤为了惩罚自己,把粮仓的事务给叫了出来,自然就落到了袁耀的便宜姐夫黄漪身上。

  “姐夫,我想要一个交待!”袁耀死死的看着黄漪,黄漪平日再怎么混账,袁耀都不回去多说多少,但是这些个粮食可都是百姓的救命粮啊。

  黄漪一开始不明白,等着边上的人告诉了他,他终于知道了,感情这个陛下认为他克扣了给老百姓的粮食中饱私囊了啊。

  黄漪苦笑了一声“耀哥儿,我在你心中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嘛!”

  “姐夫,你可知道这是这些个百姓的救命粮啊!你就给他们吃这个?”袁耀看着黄漪说道。

  “我知道!那么请问陛下你知道不知道我们也没有多少粮食了,不给他们吃这个,我们就得吃这个!城中的百姓和这些个外来的百姓难道不都是百姓嘛?我要是有粮食我也给他们吃干的,给他们吃肉,可是我要用粮食啊!”黄漪也是对着袁耀瞪起了眼睛“我克扣粮食,以前我克扣大军粮草可以用来换钱,现在我要这些个钱有什么用?”江亭破烂不堪,有钱也买不到东西。

  杨弘袁胤也都赶来了,他们也对着袁耀解释,不是克扣粮草,而是他们商议着这么做的,毕竟一万多人呢,怕袁耀为难。

  边上的陈到也没有多说什么,因为他也知道在乱世之中粮食就是性命,说给一口吃的,能吃个汤粥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姐夫我错怪你了!”袁耀站起了身子,他知道这都是没有粮食惹的祸“开仓放粮!让百姓起码吃上稀饭!”

  “陛下?”袁胤和杨弘全都阻止道。粮草已经不多了,一万多人要是真的敞开吃,他们真要喝西北风了。

  “粮食的事情我来解决!”

  袁耀都这么说了,袁胤和杨弘等人自然不会再多言语。

  “家主,这些就够了!”连陈到都在边上帮助杨弘等人说话了,杨弘等人已经算是仁慈的了,还真的把粮食放过锅里面煮食呢,要是换成了其他人恐怕还得朝着里面掺杂石子沙子呢。

  “陈到,我答应过你,给他们一口吃的,说道自然就要做到!”一口饭就是一条命,袁耀看不到的他自然不会去管理,可是他看到的必然不能不管。

  即便只能让他们吃一顿饱饭,那也是一个饱死鬼不是嘛。

  “家主!”陈到的眼睛之中有一种叫做泪水的东西在涌动着。

  “陛下有令,粮食加倍,清汤换稀饭!”那边自然有人宣传着袁耀的仁德。

  “陛下万岁,陛下仁慈!”百姓们都在欢呼着。

  本以为事情就是这么简单,可是当袁耀看到了那些个衣不遮体,满目沧桑的老百姓的时候,他的心中似乎有一种叫做良心的东西触动了起来。

  嘴巴一张,不由的出口了“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望西都,意踌躇。

  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这一首张大家的山坡羊最是能够体现眼前的这个场景了,十常侍乱政,桓灵二帝,之后黄巾之乱再之后董卓之乱。

  这个大汉的江山早就已经支离破碎了,现在天下诸侯割据一方,战乱异常,乱世之中苦的不是那些个当官不是那些个诸侯们,而是这些个老百姓啊。

  所谓的一百人眼睛之中有一百个哈姆雷特,袁耀这么一吟唱,众人的反应那都是不一样的,杨弘是一种欣慰的神色,西都长安,这只是一个代称,他代表的是大汉的政权,也就是大汉的九鼎所在,望西都,这少主公是暗指要取大汉而代之吗?就像楚庄王问九鼎一样。

  袁胤听到的是宫阙万间都做了土,他想到了他们袁家以前的辉煌,想到了那四世三公的巅峰,家主也是想恢复那祖上的荣光嘛?如果是这样那么他袁胤必然要帮助家主完成这样的宏伟大业。

  至于陈到秦淮等人,他们出生贫寒,最后一句最能打动他们。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最终辛苦的还是老百姓啊。

  “只求这乱世能够尽早平复,只求这天下能够尽早太平。”乱世结束了,天下太平了,他袁耀也不至于天天提心吊胆了,起码能够过上一个纨绔子弟的生活不是嘛。

  杨弘袁胤的的想法少主公这是要下下大志继承老主公的遗志要平定天下。

  秦淮和陈到的想法,陛下这是在为天下老百姓祈福。之前陈到对袁耀的臣服只是因为老百姓的缘故,现在,却是真心实意的臣服,天下还真的少有诸侯以百姓为主,为百姓着想,都在想着自己的帝王霸业,都在想着自己的宏图大志。

  其实还有一个人是打着为百姓的旗号的,那就是刘备刘玄德了,只不过陈到还没有遇到罢了。

  四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齐齐跪倒了下去“吾等必然侍奉陛下左右,相助陛下太平天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手机三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手机三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