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讨价还价的贼寇(1)
大哥有枪2015-12-21 12:045,027

  “贼寇?”袁耀脸色一变,下面的老百姓也很是明显的被吓了一大跳,在这个乱世之中最怕的就是两样东西,其一是战乱,其二就是贼寇。

  如果你的家乡有了战乱,你最多是背井离乡,要是你的家乡有了贼寇,一个搞不好就是家破人亡。老百姓们很明显就是慌乱了。

  袁耀的心中也在焦急着,贼寇!他以前没有遇到过,以前他便宜老爹的势力多大啊,别说贼寇了,就算一些个正规军都不敢动他老爹的东西。

  而现在不一样了,袁氏集团崩溃了,就剩下这三百战兵了,剩下的全都是老弱病残,这贼寇是何人,到底有多少兵马,他们想要什么,这些个袁耀全都不知道。

  “大家不要慌张,不要慌张,不就是一些个小毛贼嘛!在我仲国大军面前根本就不值得一提,他不来还好,他来了,定然让他回不去!”就在袁耀还在惶恐之中的时候,边上的便宜伯父开口了。

  这个便宜伯父还真的有点作用,他那平淡的样子,提醒了袁耀,别说一些个贼寇就算是大军来袭,你身为一军之主,也不能有丝毫的惶恐。你一惊慌,那么自然会传染下面的人,连你这个主公都怕了,就别说其他人了。

  袁耀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可是身体还在打抖,狠心之下袁耀一口咬向了自己的舌头,嘴巴之中的血腥味,还有那破开的伤口,顿时让袁耀清新的多了。

  袁耀终于冷静了下来“诸位,区区贼寇,也敢犯我仲国,张勋何在!”袁耀那个风起云淡的表情,让下面的老百姓们安心得多。

  “末将在!”张勋跪拜了下去。

  “这些个毛贼就教给你了,现在已经是午时了,我给你三个,不,两个时辰,拿下贼寇的人头,不然我就拿你是问!”袁耀对着张勋命令道。

  “末将领命!”张勋站起了身子就离开了“随我来!”手底下三百战兵带走了一半。

  “乡亲们,你们也都回去吧,等着这般战事结束,前来取粮!”袁耀挥了挥手去安抚百姓。

  “都散了,散了吧!”那边的杨弘对着下面的老百姓们喊道。

  很快三千多的百姓就慢慢的散去了。

  袁耀强忍着疼痛对着边上的袁胤抱拳道“袁胤伯父,多谢了。”要不是今天袁胤提醒了自己,自己一恐慌,可能这本来已经稳定的人心就又要散去了。

  “家主何须多言呢!”袁胤欠身道,他随即嗅了嗅鼻子,血腥味?袁耀之前虽然杀了自己的手下但是那也早就换过衣服了啊哪里来的血腥味。

  再西西一看,袁耀的嘴唇格外的鲜红,嘴角之上一丝丝的红色的东西粘在上面。

  “陛下你受伤了!”那边的杨弘也发现了,着急上前对着袁耀担心到。

  “无妨,小伤而已!”袁耀说话已经有点变声了,他心中已经快哭了,为了冷静下来,他一口咬下去咬大了,舌头上咧开了一个口子,这个鲜血啊,直朝着喉咙涌去啊。

  大碍倒是没有什么,但是疼啊、

  “嚼舌安心!?”袁胤看着自己的这个大侄子,这个大侄子似乎已经不是自己以前认识的那个二世祖了,舌头可是活肉啊,疼痛的感觉比其他地方好重得多,可是这个大侄子却一下子咬了下去。袁胤潜意识的感觉道,似乎留在这个江亭之中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袁耀在秦淮的带领之下朝着那边的城墙之上走了过去。

  说是城墙,简直就是在说笑,因为江亭本来就是一处小县城,要不是路过此地,都没有知道这么一个小地方,再加上他已经破碎不堪了,你就可以知道他的城墙了,全都是土墙堆,好几处城墙还都坍塌了,有城墙和没城墙没有任何的区别。

  “不是说有贼寇的呢?贼寇在哪?怎么样张将军,敌人几何,他们想要干什么?我们打得过嘛?”袁耀一上来就是一堆的问题,让张勋都不知道该如何的回答。

  整理了一下思绪张勋这才对着袁耀抱拳道“陛下,我已经派出斥候了,他们还没有回来,这贼寇距离江亭也还有五里开外,到这里也要半个时辰。”

  张勋的话语让袁耀闹了一个大红脸,古代没有无线电,也没有有线电话电报,更没有雷达可以提前预知敌人,所以一般都是派出斥候散播出去,让斥候遇到敌人,如果斥候运气好,那么能够回来报信,运气不好可能就了无声息了。

  而刚才那个前来汇报的斥候就是在十里开外遇到敌人的,这才急急匆匆的回来禀告,让江亭城有所提防,不至于被敌人打一个措手不及,而丝毫没有反应。

  等着百姓散了,袁耀上了城墙这才过去小半个时辰,张勋重新放出斥候探访前面的敌情,之前报信的斥候根本就没有来得及看到底有多少的敌人就回来了。

  天色渐渐昏暗了下去,张勋派出去的斥候许久没有消息传来,让袁耀和张勋都是有点着急了。

  “再探!”张勋阴沉着脸面言语道。一个斥候不行,那么就派出去两个斥候,两个斥候不行,那就三个四个。一定要知道到底怎么了。

  可是一连派出去了四个斥候还是如同石沉大海什么消息都没有。

  “再探!”张勋就要派出第五个斥候了,可是那边袁耀却是苦笑了一声“张勋将军,不用了。”

  因为城墙之外,那茂密的灌木丛之中已经密密麻麻的出现了人头了。

  人影撞撞,袁耀一眼看了过去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得多少贼寇啊。

  “张勋将军这城外有几何人马?”袁耀行军打仗算是第一次,这城外有多少兵马,根本就不清楚。

  却听到张勋沉着声音对着袁耀说道“陛下,请陛下做好准备撤出江亭县城!城外起码得有万人。”

  “万人?”袁耀真的想哭了,你这不是想要玩死人嘛?他整个江亭城一共才多少兵马,可战之兵三百啊,就算加上那些个老弱妇孺才三千,外面敌人一来就是上万,老天爷你这不是玩我吧。怪不得张勋要袁耀做好撤出江亭城的准备,就算江亭城池是完好的,也扛不住万人的攻打啊,这尼玛哪里是贼寇啊,能一次出动万人的,就是正规军遇到了也得避开锋芒啊。

  “城上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我们大军包围了,打开城门,放下你们的武器,交出你们的粮食!”万人的贼寇之中突然冒出来了一个喊话的打着火把对着城墙之上的人喊话到。

  “果然是贼寇嘛!前来抢粮草了!”袁耀狠狠的说道。

  “秦淮,你们带着陛下,从北门离开,这里由我来断后!”张勋对着袁耀说道。

  “撤退嘛?”袁耀嘴巴里面很是苦涩啊,刚刚有点成就了这刚收了袁胤的心平了民心,还没有来得及大展宏图呢,就要如同丧家犬一样被人赶跑了。

  “我不走!”袁耀发狠了对着张勋说道。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陛下,敌人势重,吾等不是敌手啊。”张勋对着袁耀劝阻到,就是边上的杨弘和袁胤都是胆战心惊的,万人大军啊,虽然说他们见过这样的大战,甚至张勋等人哪一个没有统帅过万人兵马,但是现在不同了,他们是实力弱小的一方啊。

  “我们走了!城中的百姓怎么办?”袁耀问着边上的杨弘等人。

  杨弘等人不说话了,他们离开了自然不管百姓了。

  袁耀良心受到谴责了,他要是跑了,那么这一城的百姓,那可就全完蛋了,不过在一城百姓的死亡和他个人的小命之上,果然是个人小命占据了上风,可是要是跑了那些个粮草怎么办?他们事前可一点准备都没有了,你说你出去好歹带点干粮和盘缠吧。还有走哪一个门走到底朝着哪里逃,这些都是问题,需要好好考虑一番。

  袁耀在想着逃跑的路线却被那边的坑货姐夫黄漪看成了是袁耀舍不得这一城的百姓,不想逃,黄漪不由着急了,大声的喊了起来“陛下,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啊,我等离开了才能活下去啊。要是留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啊!那些个贼兵可不管陛下你的身份啊!”黄漪这个怕死的人对着袁耀说了起来,希望能够用生命威胁来打动袁耀,因为他知道袁耀怕死啊。他在告诉袁耀,如果你被曹操这些个人俘虏了,还能给你多活几天,甚至为了他们的恶趣味给你封个什么安乐侯的,羞辱羞辱你还能让你活下去,但是被这帮贼寇拿下了,那么你就准备直接完蛋吧。

  黄漪的一番话语,让袁耀大惊失色啊,不是被黄漪说得那些个贼寇的手段怕了,而是怕了这个坑爹的姐夫啊。

  他们是一军的将领是中枢,就算是商量逃跑,商量保命,你也得小声的说啊,绝对不能让手底下那些个人知道啊,因为如果逃跑必然有一些人作为弃子殿后,谁都不愿意做这个弃子的。而且现在还未开战啊,你就未战先逃,这对士气的打击简直就是必杀技啊。

  “白痴!”袁耀弄死黄漪的心都有了。

  黄漪的一番话顿时让下面的袁耀军的将士们窃窃私语了起来,骚动开始了。

  那边好多个袁耀手下的战兵也在看着袁耀,有家人在城中的,更是满是希望的看着袁耀,因为如果他们撤退了,留在城池之中的百姓自然就难逃一死了。

  “老李,你家娃子可是在城中啊!要是陛下要撤退了,你怎么办?”战兵之中有人窃窃私语了起来。

  这个叫做老李的战兵,惨笑了一声“能怎么办?一家一起死呗!”他老李战死在城墙之上,他们家娃娃等着贼军破城,死在城中。

  “我娘亲!”

  “我的妻儿。”好些个战兵都开始心绪不宁了起来,士气顿时为之一跌。一个个战兵的脸上根本就没有一个叫做希望的东西。

  “守不住?守不住也得守,我们不能抛弃百姓!”袁耀加大了声音大义凛然的说道。

  “可是!”黄漪还想说什么,却被袁耀阻止了,他怕了这个坑货姐夫了,再让他比比就别打仗了,自己人都要被他说死了。

  “没有什么可是,如果再言撤退者杀无赦!”袁耀一副不怕死的样子。

  袁耀苦涩了,他袁耀哪里是不怕死啊,哪里是关心百姓啊,他完完全全就是为了自己着想啊。老百姓都逃不掉,那么袁耀在城中的那些个粮草还能幸免嘛?

  袁耀现在再跑能够跑到哪里去?他不是像曹操手下官员或者其他诸侯手下的城池啊,一座城池丢了就丢了,去其他城池就可以就食,等着再纠结兵马前去打回来就是了。

  而他袁耀没有退路了啊,就这么一座破城池,粮食还都在粮仓里面,要是现在跑掉了,大家基本上也别活了,饿就饿死了,所以袁耀这才不愿意跑。

  “他们是流寇是吧!拼了!“袁耀对着手底下的喊道,”吾等有三百战兵,你们一个个都是军中精锐,大不了就和他们拼了,张勋你去告诉他们,只有战死的将士没有投降的将士!“袁耀大义凛然的对着手底下人的说道。

  “杨司徒,你去城中召集百姓,告诉百姓们我们现在已经危急存亡的时候,让他们能出力就出力,现在天色昏暗,敌人看不清我们的虚实,让大家上城墙,撑得住一晚是一晚。“袁耀对着杨弘说道。

  “是!“杨弘领命而去,那边黄漪跟在了杨弘的身后就要和杨弘一起离去。

  “姐夫你去哪?“袁耀一下子喊住了就要逃跑的黄漪。

  黄漪是武将!没错,这个黄漪袁耀的便宜姐夫还真的就是一个武将,是袁耀的老爹给封的,虎贲将军,杨弘袁胤这两个文士在打仗的时候可以撤下去,毕竟他们是文士,坐镇后方就可以了,而黄漪却是武将必须要待在城墙之上的。

  “我,我,我去帮杨司徒,动员百姓!“黄漪对着袁耀打着哈哈,袁耀怕死,他黄漪也怕死啊,在城墙之上打仗的话那可是要死人的,黄漪可不愿意吧自己的小命放在城墙之上,所以就想着临阵脱逃。

  “姐夫,你可知道为将者临阵脱逃是什么罪过嘛?“袁耀笑眯眯的看着黄漪、

  “陛下,我的大舅子,您行行好,放过你姐夫我吧,你也知道你姐夫我,手无缚鸡之力,怎么能够上阵杀敌啊。你在你姐姐的面子上,你不想你姐姐这么年轻就守活寡吧!”黄漪都快哭了,你让黄漪遛狗斗鸡那是一个好手,你让他上阵杀敌呵呵,这就是猪一样的队友。黄漪能够当上武将,一半是因为他是袁家的上门女婿,还有一半的原因那就是跟着那些个袁家老将背后蹭功劳的。

  “谁要你上阵杀敌了。“袁耀没好气的说道,黄漪有多大的劲量,袁耀能够不知道嘛?让他黄漪上阵,那反而是帮倒忙,起码袁耀要派出十个人去保护他。

  “不上战场就好,不上战场就好!”黄漪腆着脸笑着。

  “从你麾下带上五十人,我有要事要你去做!”袁耀对着自己的这个姐夫言语“此事不可泄露分毫!”袁耀严肃的看着自己的姐夫。

  “耀哥儿,你放心,你姐夫我嘴巴紧着呢,你想你哪一次逛窑子,调戏姑娘打架被你父亲发现过!”黄漪拍着胸脯承若道,袁耀却是满头的黑线。这货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带着几个人去粮仓,再找几个马车把粮食给我搬上去,难后直奔北门,等着我!”袁耀怕死,他可不是那种喜欢和敌人玩什么同归于尽或者殉国的游戏。

  他在为自己准备着后路呢。城外万余敌人,能够守住这个破县城才有鬼了,袁耀之所以现在不跑就是因为他没有粮草啊,没了粮草,跑出去也是饿死,所以袁耀这才要玩一出苦情戏,誓死同江亭共存亡,就是在拖延时间,让黄漪带着人去把粮草搬运带走到北门等着他,到时候城破了就破了,他们直接撤退有粮草自然就有活路。

  “嘿嘿!”黄漪听着袁耀的话语不由笑了起来冲着袁耀挤眉弄眼了起来“这才是我认识的耀哥儿!”

  “快滚!”袁耀气得一脚朝着黄漪踢了过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手机三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手机三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