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苑帝迁怒
西子月2019-11-26 16:301,368

  “好了,《桃夭一赋》,赠予公主。”便在诸人屏息间,叶昊微微弯身行礼后。缓缓退到一旁。

  诸人这才看清。

  青石地板上,淡淡茶渍勾勒出一株妖娆的桃枝,枝头,三两点粉嫩点缀……那是刚才叶昊手上桃枝上的花瓣。被他巧用到了这幅画上。诸人拧眉看着这幅桃花图,虽然栩栩如生。可只要有些画功的都能画出。至少,在坐的诸家公子,十之八九都能画出。或许他们画时,没有叶昊这样行云流水的动作。苑帝也看了。随后嘲讽的一笑。“叶公子这桃花图确实不俗。只是,这与吾儿丹夏五岁时画的桃花图,没什么不同。”苑帝一语毕,殿下一片哄笑之声。

  叶昊也不恼。只是慢慢抬起头来。这是他进了胭脂阁后。第一次将视线调高。

  高高的龙坐旁,丹夏负手而立。当她的视线与叶昊的视线相交时。突然,心头一阵恍惚。随后,眼前如回放般。闪过她二十几年现代生活的样子。

  她被父母嫌弃,关进黑屋子时抹泪的样子。她考了第一,却无人问津,对着布娃娃倾述的样子,她手抚胸口。不敢置信的低头探查的样子;她满身浴血,死不瞑目的样子……丹夏陡的舌间一痛,却是无意间,咬破了自己唇舌。口中的腥甜味道似乎让她神智顿回。

  发生了什么?

  这种感觉就好像现代时的催眠。她被挑选进入组织时。组织里对每个人都进行了这个考验。丹夏恢复意识后,第一时间,将视线调向叶昊。只见叶昊垂着头,用手抚胸,她再次视线调向四周。有交头接耳的,有冷笑的,有比手划脚的,没有一个像刚才对她动过手脚的样子,难道,是她多心了?就在丹夏迷惑之时,静静站在一角,任人嘲笑的叶昊突然一阵闷咳,他越咳越厉害,好似无论如何也压制不住般。随着咳声,一阵红光呼啸而出……

  同一时间,叶昊放下堵住唇的手。

  丹夏把视线调到叶昊身上。只见淡青的袍子,己被血色污了一大块。而那个刚刚还吐血的男子,露在面具外的眸子却陡然弯成了带笑的弧度。“这才是真正的,桃夭一赋……”他修长的手指,指向青石地板。那一刻,全场哗然,连苑帝也不由得怔大了眼睛,看着殿中那幅与刚才的画面己经天差地别的桃花图。

  花枝间,好似布满万千蓓……蕾,艳红的,粉嫩的,红白相间的……

  一瞬间,万千桃花齐绽。就好似刚刚才吐露芬芳,有些怯冷的桃枝,瞬间蜕祛冬衣;那枝,那丫……好像瞬间舒张开来,吐露出濯濯花香。

  殿中己经有人轻叹,这才是真正的百花齐绽。丹夏的眼睛动也不动的看向那幅图。这是这个看似柔弱的男子用自己的血气所绘,没有笔墨,他便用清茶代墨,花枝代笔,没有纸张,他便用青石。清茶与石板赋予不了画的灵魂,他便用自己的血……

  这样的男人!丹夏微微一笑。这样的男人,她是不是赚到了。丹夏不顾苑帝的低声喝止,一步步,走向叶昊……四目相对,丹夏在笑,叶昊也在笑,只是男人笑的飘渺,虽暖,那暖意却不达眼底,随后,在诸人的惊呼声中。

  只见叶昊身子一软。缓缓倒地。诸人眼前又一闪,等回神之时。只见丹夏己缓缓蹲下身子。眼神温柔的看向那半边脸被银面具覆盖的男人。“夏儿,成何体统,回来!”苑帝急吼道。

  女儿云英未嫁,当着诸多男子面前,与一个男人这般亲密。这要是传出去,可怎生了得。丹夏回身,看向苑帝。眼中有苑帝从未见过的倔强之色。“父皇,女儿决定了,驸马便是……”“不可。父皇不答应。常言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需在二皇子与晗太子选一个……”苑帝急急打断丹夏的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城第一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城第一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