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心殇成片
西子月2019-03-26 13:192,531

  丹夏沉默不语。只一个劲的缩在苑帝怀里,一双眼睛泛着红红的血丝……

  这一夜,无双城与往日没什么不同。只是第二天,人们发现曾经辉煌的花满楼,被一旨封条查封,紧接着,官府贴出告示。上言,花满楼首脑通敌叛国,下令全国缉拿。

  琉璃宫偏殿,阿绿,阿碧颤抖着缩成一团,看着沉默品茶的苑帝。阿碧抖着胆子求饶:“陛下,奴婢用性命发誓。如果奴婢多半句嘴,就让奴婢死无葬身之地……”

  “奴婢也是,求陛下开恩。”阿绿附和。

  公主被辱。这是何等大事。但凡知情者,都被苑帝毫不犹豫的诛杀。苑帝缓缓放下茶杯。最终冷冷一笑。“我只相信死人。”淡淡说完,小安子招乎着侍卫,架起阿绿阿碧就往外走。便在这时。轻飘飘的声音由门外传来。“父皇,手下留情。”

  市井只知道,一夜过后。名动无双的花满楼化为泡影,却不知道,这一夜,苑国皇宫由上到下,死了数百人。琉璃宫的奴才,除了贴身伺候丹夏的阿碧,阿绿,全部换成了新人。

  丹夏半躺着。苑帝一脸温柔的坐在丹夏床畔。“夏儿,再过半个月,你就要出嫁了,好好静心调养。”

  “父皇。”丹夏张了张口,最终在苑帝自责沉恸的眼神中。没有再说什么。只乖乖点了点头。“好,女儿一切听父皇的。”

  “这才乖。”苑帝脸上再次挂起浅笑。抚着丹夏的长发。一脸欣慰的道。

  “陛下,叶昊公子求见。叶公子说为公主绘了一幅玉像,请公主赏脸鉴赏。”小安子的声音在殿外扬起。苑帝眉头又是一拧。“叶昊,他来做什么。不见……”苑帝正要下令,丹夏软软的声音扬起:“父皇,我想见见他。”

  “夏儿,你……”

  “父皇,这是瞒不了的。父皇放心,我自然有办法让他乖乖当我的驸马,不会丢了皇族面子。”丹夏以为苑帝怕叶昊知道这件事后。会对苑国国体有损。不由得开口保证。

  “夏儿,父皇不是这个意思。你若想见,便见吧。小安子,传旨,公主身子不适。着叶昊来公主寝宫觐见。”小安子迅速领命而去。

  “夏儿,不管发生什么,有父皇在。那叶昊若敬酒不吃,父皇便赏他罚酒一杯。”苑帝叮嘱再三,才依依不舍的离去。若不是丹夏强硬的表示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苑帝很愿意越俎代庖的。“主子,四周遍布隐卫。”今天陪叶昊出来的是林凤举,夜色昨天己与丹夏照面,暂时不方便现身。林凤举便代其护在叶昊身边。

  林凤举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并且长的圆脸圆眸,很招人喜欢。叶昊轻轻恩了一声,发生昨天那样的事情,这大苑皇宫不布满隐卫才奇怪。

  “主子放心,这些隐卫功夫一般……”叶昊露在银面罩外的眸子微微一沉,林凤举乖觉的闭上嘴。他这个主子,真的让他又敬又怕,又忍不住想靠近些。他很小的时候便被父母遗弃,一个老叫花收留了他。他便跟着老叫花要饭,直到十岁那一年。一个穿着紫貂披风的少年踏着风雪而来。

  那时,老叫花重病。躺在破庙里等他。而他,在那样连狗都不愿意出门的大雪中。没要到一口吃的。他甚至想,如果再要不到吃的,他便割自己的肉去煲汤,就骗老叫花说逮了只老鼠,就在他绝望的以为世界抛弃了他之时,一只烧鸡,带着浓郁的肉香,递到他面前。

  他穿着最华贵的紫貂披风。半张脸罩在银面下,他的声音平静的仿佛在说天气。“吃,吃完后。你的命便是我的。代价是……以后每天一只烧鸡。”于是,他被‘拐’了。往事不堪回首啊,看着面前看似一身瀛弱,实则功夫强的没边的男人,林凤举灵动的睫毛耸了耸,随后,啪的一声,一片草叶不偏不倚覆在他口上,险此打落他满口牙,林凤举不由得苦笑。主子真是手眼通天,让人防不胜防啊。

  琉璃宫……

  这琉璃宫在苑国皇宫建筑群中。豪华度只低于皇帝与皇后的寝宫。远远看去,暗金的琉璃瓦反射着澄亮刺目的强光。在宫人的带领下,叶昊脚步缓缓迈进琉璃宫大门。

  阿碧早在寝宫外迎接,见到叶昊主仆二人赶忙迎上前来。“驸马请稍候,奴婢先去禀明公主。”

  “劳烦姑娘。”叶昊的动作礼貌而优雅,阿碧俏脸一红,小跑着进了内殿。

  “主子,这位公主架子真大。”林凤举嘀咕。对于林凤举的话,叶昊连搭理都嫌多余,这小子自从被他带回来后。话便多的似永远说不完,好在脑子聪慧,习得一身出神入化的医术。今天带他入宫。他自有他的考量。片刻后。一个淡绿衣裙的宫女缓步走出。

  “公主有请驸马寝宫相见。”

  “有劳姑娘。”在世人面前,叶昊的优雅天下无双。

  “公主,驸马带到。”阿碧的声音在门外扬起。

  “公主,驸马带到。”阿碧的声音在门外扬起。丹夏敛起神游的魂思,缓缓直起身来。“有请。”公主内室,林凤举不方便进去,便留在门外,出言逗着脸绷得紧紧的阿绿……

  内殿。

  “小人叶昊,参见公主。”

  层层床幔下,丹夏的脸白的像鬼。她眼看着那个自己挑选的‘丈夫’规矩的一步步走向她,没有她的允许,他甚至自始至终没有抬头。而他的声音,一如即往的淡淡的。

  脑中似乎闪过什么,快的丹夏没有抓住。“叶昊,圣旨己下,你我己是未婚夫妻,不必如此拘礼,抬起头来。”

  叶昊乖乖抬头。当看到丹夏的样子时。一脸震惊的样子。“公主,可是病了。”此时的丹夏,样子憔悴的仿佛风一吹就会倒。先不说脸白的像鬼,便是唇角的伤。耳后,颈上青紫的痕迹,也能让人第一时间联想到发生了什么。丹夏没有遮挡,也没必要遮挡。她不爱他,他也不爱她,他们之间的婚约,完全是她利用了他。在这方面,她是理亏的。如果再拖着这么个残破的身子嫁他。说实话,丹夏过不去自己心里那个坎。她刚才对苑帝说,她有办法让叶昊就范,其实,只是宽慰苑帝罢了。

  她不会强迫叶昊娶她,就像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别人为她而死那般……这小小的坚持,在别人眼中,或许很愚蠢吧。可这是她唯一能固守的东西了。

  他如果依然愿意。她会感激他,他如果不愿,她也不会勉强。毕竟在古代。一个女人如果失身于丈夫以外的男人。那女人就算浸了猪笼,也只能自认倒霉。

  可他的样子?

  “病?你看我的样子,像病了吗?”叶昊盯着丹夏看了半晌,最后还是诚实的点点头。“公主的样子的确像病了。脸白无色,目中无神。不是病了,是什么?”

  “叶昊,你我即将是夫妻了,所以我不想隐瞒你什么。在我身上,发生了一件很不好的事情。

  你若不在意,我们的婚期不变,你若不愿,我会禀明父皇,父皇不会为难你……”丹夏平静的诉说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城第一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城第一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