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魏进忠的往事
坐忘峰2017-04-14 20:553,183

  明朝的官员虽然一个个都是官商勾结,贪腐无度,但是却都讲究门面,官不修衙那是基本的为官道理,不管你家里怎么修豪宅建别墅,但是衙门坚决不能修,除非朝廷拨款,否则那就是贪腐。

  而现在皇帝久不视朝,朝廷财政缺口巨大,已经好几十年没有播下款项用于修理衙门了,各地衙门早已经破败不堪,别说是让福王去住,就算是他们自己都不愿意住,若是把福王安排在哪里,把他惹恼了,随便在皇帝面前说上几句话,就够他们受的了。

  不过人都是被逼出来的,临近傍晚的时候,他们还真想出了个办法,直接让福王一家入住当地大户的园子,这样连下人都免除了,算是最简便的方式了,这倒是跟清朝皇帝的做派没有二致,当时康熙出访或是乾隆下江南的时候,可就是霸占了人家好不容易修起来的园子。

  他们这个园子的名字叫做“清荷园”,进入其中却看到主房上写着三个鎏金大字“春晖阁”,看来这是人家修了园子孝敬父母的,结果被福王爷仨给霸占了,真是不好意思啊,不过明朝的大户可真是有钱啊,那些假山园林不说,就是这地上铺的砖石,除了颜色不同,质地都赶上太和殿上铺的金砖了,可能真是一个地方烧出来的。

  “奢侈啊,真是奢侈!”朱由崧不禁说道:“建这么一个园子花的钱,大概能够养活上千饥民了吧!”

  朱由崧一边乱发着感叹,一边却喜滋滋地入住了这个古代的豪宅,不过一路上魏进忠的状态却不怎么好,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

  “魏进忠,给我端杯茶来!”刚刚吃了那么多海鲜,朱由校此时早就口渴难耐了,刚刚进入园子,就吩咐魏进忠。

  若是平日,魏进忠早就屁颠屁颠地去给朱由校端茶水了,但是现在他只是随口应着,但是身子却没有丝毫移动。

  “魏进忠,你这是怎么回事?”朱由校怒了,大声骂道:“我让你给我端杯茶水过来,你听到没有!”

  “呃!”此时魏进忠才算是反应过来,正要去给朱由校端水,朱由崧却说道:“慢着,先让别人去吧,魏进忠你留下来!”

  朱由校身边自然是不缺服侍的人,虽然太子身边的王安没有跟出来,但是东李那里却也给他派了一个小太监,年纪不大,却机灵得很,听到朱由校的话连忙去房里端茶水。

  朱由崧看了魏进忠一眼,将他带到一个叫做时雨亭的水上亭台,做到石凳上说道:“进忠,自从进了这个园子,我就看你不太正常,说吧,怎么回事?”

  魏进忠偷偷看了朱由崧一眼,这位小皇孙从小就精明得可怕,看来是瞒不过去了,他不禁叹道:“殿下明察秋毫,这个地方我已经五年没有来到了!”

  朱由崧脸色颇为古怪,说道:“难不成这里是乔家的园子?这也难怪,你这位便宜姑爷现在变成这样,的确是不太好跟老丈人和丈母娘相见了!”

  魏进忠苦笑道:“殿下,你就别挖苦我了,我哪是什么姑爷,人家乔家小姐眼高过顶,早已经嫁给自己本家的官宦人家了,怎么会看上我这个混混,那都是我讲给殿下逗趣的!”

  朱由崧奇道:“逗趣?你的三皇炮捶拳可是实实在在的,这是怎么回事?这三皇炮锤不是他们乔家独门传授的秘技吗?”

  魏进忠说道:“那是的确是小姐教给我的,小时候我常跟这里的大小姐一起玩,大小姐也调皮,想要跟老爷学习三皇炮捶拳,但是老爷不让她学,她就发脾气了,最后居然拉上我一起偷学这门拳法,后来东窗事发,小姐那是老爷的心头肉,疼惜得不得了,自然不会有什么惩罚,而我……”

  朱由崧点点头,往下的他不用说,朱由崧也能想象出来,明朝地方上这些大家族的势力大得惊人,因为明朝的官员较少,不得不依靠这些家族势力来治理地方,这就更造成了这些家族势力的膨胀。

  在当地,只要处理得好,杀个人绝对不会有问题,魏进忠为了逃出一条生路来,迫不得已才自切进宫了。

  不过,貌似历史上并没有记载魏进忠发达之后,对乔家进行报复,难不成魏进忠真地对那位乔家小姐有情?朱由崧的脸色古怪起来,这明明是某部狗血电视剧上的剧情,难不成真的发生在他身边,或者说现实原本就是很狗血的!

  为了满足自己变态的好奇心,朱由崧忍不住发问了,说道:“进忠,你对那位乔家小姐难不成真有感情?”

  魏进忠不禁一愣,连忙叫道:“殿下,这可不能乱说,奴婢就算是在宫里也没有找对食,更何况是在宫外呢!”

  朱由崧也知道自己对魏进忠问这些事情的确是不太合适,难怪把他吓成这样了。朱由崧说道:“行了,行了,我知道你这些日子挺老实的,不过这个乔家难道单纯就是一个地方大户吗?他们就没什么别的势力?”

  魏进忠笑道:“遵化是个小地方,但是你要想在这里立足可不容易,乔家不但在这里立足了,而且还占据了几个最富的矿山,岂能没几分势力?现在山西正红的票号日升昌记可就是这里遵化乔家的产业!”

  “不是吧,我记得日升昌记的掌柜应该是姓李的才对!”朱由校那次卖摆钟所得的钱就是日升昌记的印票子,对这件事情记的自然清楚。

  魏进忠摇摇头说道:“日升昌记表面上是李家的财产,实际上各种账目款项地契上面写的都是乔家的人名,李竹明不过就是乔家的一个掌柜而已!”

  “这乔家的来头不小啊,以前怎么就没听说过他呢?我只听说过山西人的票号比较出名!”朱由崧不禁问道。

  魏进忠笑道:“殿下,您还别说,这遵化乔家还的确是跟山西人有些关系,这遵化乔家的祖上也是山西人,只是两兄弟争夺家业,最后老大继承了家里的大通票号,老二气不过便出走京师,并且在京师附近经营起了这家日升昌记票号,挡住了大通票号向京城迈进,只能在西边或是北边,跟那些穷的叮当响的蒙古人做些生意,而日升昌却在直隶山东中原一带经营得红红火火!”

  朱由崧却留上心了,日升昌记的实力他在京师就已经有所了解,朱常洵这次初始投资就达到了三百万两白银,日后规模扩大还会不断地往里投资,投资的规模会更大,这么大一笔银钱,除了朝廷户部,也就那些大型票号能够担当了,朱常洵也有让票号承担这次银钱运转的意思,但是就怕这些票号没有这个能力,把事情搞砸了,所以仍然有些犹豫不决。

  这个问题朱常洵几天想来都没有解决,明朝的票号经营大部分都是以家族为单位,现在的明朝家族虽然有钱,也没有达到后世摩根、洛克菲勒和罗素家族的程度,所以要承担这种大规模的国家项目,还是有些难度的。

  朱常洵将这个问题跟朱由崧一说,朱由崧不禁摇摇头,说道:“父王,这件事情可就是你的不对了,我明明说过遇到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的!”

  朱常洵却被他说得一愣,说道:“你说过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朱由崧说道:“难道那种股份公司的模式只能用于矿业?如果几个家族票号联合起来组成一个大规模的票号,那岂不是比单一家族的人要强得多,而且我们还可以入股,并且派审计师进入这个大型股份制的票号当中进行监督,也不怕哪些管理者搞什么名堂!”

  朱常洵不禁拍案叫绝,说道:“对啊,或许这种票号联合起来可能要比这种矿业公司更加合适!”

  朱由崧心想,那是当然,银行就是靠着大规模的资金来吸引储户和贷款,并且进行大规模的投资的,当然是钱越多实力越强,而且银行玩的就是钱生钱的把戏,金融市场上拼的就是个子的资金实力,只有钱最多的人才有资格去狙击比人的股份。

  朱常洵叫好之后,却又思索起来了,说道:“这个法子是好,只是如今为父还是毫无头绪,我可一个票号也不认识,难道就直接到他们面前说,我要跟你们联合吗?”

  朱由崧笑道:“难道还要多复杂?这套体制,只要按律执行,无论是我们还是那些票号绝对都有利可图,商人逐利,那是本性,这么大的一块蛋……肥肉,任何一家都不可能吃得下,所以联合起来那是最合适的办法!而且这票号家族眼前就有一个,而且是厉害不容小觑,为什么不从眼前开始?”

  朱常洵奇道:“眼前?你?你哪有什么票号?”

  朱由崧说道:“谁说是我了!我说的是这个园子原本的主人,这里是遵化乔家的园子,遵化乔家可是日升昌记的真正主人,在票号这一行当当中,也算是龙头人物,在山西也有他们自己的人脉,可以说是最合适的合作人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福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福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