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君臣博弈
坐忘峰2015-12-21 19:293,187

  “百万啊!即便是我大明朝的子民又有多少个百万?咳咳!”万历帝心情激荡之下,忍不住咳了出来,半晌才止住,说道:“如此,你们还认为矿政之事,是与民争利吗?那些混账如此荼毒我大明子民,他们算什么‘民’,不过是一群官商勾结的混账!”

  方从哲皱眉说道:“矿政之事糜烂至此,却是不得不下手整治了,只是若是派出矿监,恐怕非但无法达成目标,而会适得其反!”

  万历帝眼睛一瞪,他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重新收矿税的理由,却仍然有人反对,而反对者居然是他一直寄予厚望的方从哲。

  原本内阁首辅沈一贯去职之后,叶向高便担任了首辅,不过内阁却只有他一个而已,偌大的一个帝国,又怎是他一个人玩得转的,他多次上书增补阁员,都没有受到回信,直到方从哲出山,万历帝才将吴道南以及几个尚书侍郎调入内阁。

  方从哲出山之后,虽说想学张居正做个救时宰相,因为为人才具不足,没有什么太大的作为,不过也因为内阁的完善,战事消弭,方从哲又不参与党争,总算是阻止了国势进一步衰落,这一段时期是万历后期稍有发展的一段时期,若不是后金成立和萨尔浒大败,或许明朝还会出现一段时间的中兴。

  叶向高眯着眼睛,说道:“皇上,此事是福王爷提出来的,不如听一听福王有什么高见!”

  叶向高并不认为朱常洵能有什么解决办法,他认为之所以朱常洵提出这个来,不过是老生常谈,让皇家有借口派出矿监去敛财而已。

  朱常洵却马上站了出来,说道:“父皇,儿臣的确有些想法!”

  万历帝慈祥地说道:“我儿倒是长进了不少!”

  朱常洵道:“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儿臣只是用心做事,准备得充分而已!”

  万历帝笑道:“不错,不错,用心做事,若是所有臣工都能够用心做事,我看我们大明也就能垂拱而治了!”说着,万历帝眼睛却看向了叶向高,万历帝是何等人,在皇帝位子上做了几十年的老家伙,叶向高刚刚那点心思岂能瞒过他的眼睛。

  叶向高被万历帝看得冷汗直冒,他心中也明白,皇帝是在表达对他的不满,万历帝对东林党一直很讨厌,东林党自认张居正传人,认为张居正是真正的救国之才,那岂不是说万历帝勤政之后对张居正一家的处置是错的。

  而且东林党这个党派太独,认为自己是清流正派,其他人都是腌臜不堪的,实际上他们却没什么理政的才能,却把精力都用在了党争上面,皇帝对他们不满那也是应该的,否则怎么叶向高出任首辅的时候,要求增添阁员,万历帝置之不理呢!

  “洵儿,你说吧,让我们听听你有什么好办法!”

  朱常洵说道:“儿臣也没什么其他好的办法,不过矿监在民间敛财无度,民间百姓深受其害,的确是不宜再派矿监了,儿臣想到了三个具体去做的办法,第一就是要立法,矿业安全律法,召集一些熟悉律法和熟悉矿业的官员一起修订,这样做起事来,也能够有法可依。不过在修订初期,最好将实施的效果返回来,好让我们进行修改!”

  这一项并没有触犯到官员和大户的利益,大臣们都默不作声,万历帝则捋须微笑。朱常洵见此,胆子也大了起来,说道:“第二,则要在户部之下成立大明矿业管理衙门,职责就是负责处理整治国家的矿业,在中枢设立总衙门,在各大矿区也要设立分部支部,要将整个国家的矿业都纳入这个衙门管理当中!”

  李汝华说道:“王爷,这个衙门单是个架子就不小啊,不知道这开支又从哪里出?具体管理办法又是如何?”

  朱常洵笑道:“自然是从矿税当中出。”

  叶向高冷笑道:“民间矿税之祸,王爷难道就没有一点耳闻?”

  朱常洵笑道:“我们古代有句话说得好,叫做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王土却非我们皇家一人之土,而是大明两万万子民的土地,皇家不过是代替子民管理这莫大王土而已。这土地既然是两万万子民之土,一家一户开垦良田须向朝廷缴税,而一家一户从土地当中开掘矿藏,获得利益,与百姓种粮又有何区别,难道就不须缴税?

  至于民间之事,小王自小生于宫廷,这矿税之祸也不过是从几位东林党先生的门人弟子当中得知,真假都不曾确认。

  说句实话,百姓民智未开,矿税之祸或有矿监之责,恐怕民间大户推波助澜,朝中党争借此攻讦,官员贪婪想要挖朝廷墙角,保住自己的进项,那也是有的!”

  叶向高脸色通红,他此时才发现小看了这位福王,这次朱常洵的准备几乎把所有可能的情况都考虑到了,叶向高却自恃党羽众多,甫一交锋,便落了下乘。

  方从哲却对朱常洵的提议颇感兴趣,问道:“王爷,这具体管理办法又是如何?”

  朱常洵说道:“这矿业管理衙门,要做的事情主要有三件,我们先说前两件,第一是安全资格认证,第二则是审计!”

  方从哲点了点头,说道:“安全之事,自然是要下力气整治的,需要有我们朝廷的认可才能够开矿,这倒是个办法,但是这审计又是何物?”

  朱常洵笑道:“方大人英明,安全资格其中包含了一系列的条款,在我们的计划上都已经罗列出来,如果几位大人还有补充,尽管提出来,审计师就是我们朝廷养的账房,不过他们的作用跟户部的几位大人却又有所不同,户部的大人主要是处理朝廷内部的财政,而审计师则是通过对账务的监察,监督对方的财务状况和纳税情况,这些审计师只是拥有监督的职责,而没有强制人纳税的权力,所以并不会对当地百姓产生困扰,而我们所定的矿税绝对在矿主的承受范围之内!当然,如果对方不同意我们的审计师进行监督,那么他们就不可能获得开矿资格,对于无照开采的那些矿主,我们要做的就是封闭矿产,没收其财产。”

  方从哲点了点头,矿业管理衙门完成审计之后,向户部提交审计结果,户部通过这些数字来收税,两者互不统属,却又相互监督,算是不错的一种方式了,不过还有一个问题。

  “那么如果矿主贿赂审计师怎么办?”方从哲问道。

  朱常洵说道:“很简单,第一个是快速轮换,因为我们需要的审计师不过是一些账房,不需要苦读十年什么的,所以培养起来要简单得多,因此我们有足够的人手轮换,第二个办法则是使用借贷复式记账法,这是一种新的记账方式,每一笔资金出入都要计入‘借’和‘贷’两个账户当中,借是指资金来源,贷则是指资金运用,两者必须相同,否则其中必然有假,与现在的流水账相比,更不容易作假!”

  实际上朱由崧曾经告诉他,以现在账房的数学知识,根本不可能在复式记账当中作假,如果有人作假成功,那么这个人一定是个数学天才,让他当账房倒是有些委屈了。

  方从哲不断地点头,脸上也露出了高兴的神色,自从他上台之后,财政便是困扰着他的一大难题,原本张居正时代积累下来的那点岁入,经过三大征和几十年的挥霍已经消耗殆尽,

  不过此时万历皇帝却又有些不满了,他开矿税得来的钱财大部分都收入了内帑,现在按照朱常洵的做法,矿税绝对会被户部掌控,这是他最讨厌的,那些文官一旦拿到了这些钱,想要从国库当中弄点外快,简直比登天还难,动不动就要死要活的,自己一旦用强,绝对会被那些文人说成是昏暴之君。

  叶向高也不喜欢这个计划,因为这样的话,原本不用交税的矿业,就不得不向朝廷缴纳一部分税赋,虽说这样对朝廷有利,但是对那些士绅却极为不利,他们也未必答应,叶向高不参与党争,但是身在局中,也不得不为他们东林党的人考虑,这样的政策一旦推出,必然损及矿主利益,那些矿主哪个不是与各大名门望族和朝中大员有着亲密的联系,他们一活动,必然会引起朝中反应,到时候若是引起朝局动荡,后果很难预料。

  叶向高说道:“王爷,此举虽妙,只是矿税的收入真地足够支撑这么大的一个局面吗?”

  朱常洵笑道:“若是以现在的矿业规模自然是不可能的,不过矿业事关国计民生,冶铁更是国家管制之事,所以第三件事,我建议成立矿业联合公司,将那些小矿主纳入矿业联合公司的体系,将矿业集中化、规模化,这样才能降下成本,提高利润,其中朝廷占三成股份,我们皇家占两成一点股份,其他则由民间商户承担,而这公司经理之职也是由民间人员担任,毕竟我可不认为一个读圣贤书的官员,能够做好商户之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福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福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