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儿子军师
坐忘峰2015-12-21 19:293,218

  朱由崧对魏进忠笑了笑,表示赞许,说道:“进忠,说的不错,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既然要练武功,自然就要练到最好!”

  魏进忠笑道:“我陪殿下练功,这药浴的事情就麻烦新蕊姐姐了!”

  在刚刚出生之时,为了能够让朱由崧的身体适应他的灵魂,智脑就曾经对他的身体优化,特别是大脑,当时他可是成年人的思维,进入一个婴儿的身体中,根本不可能适应,因此大脑的优化是首要的事情。

  经过进化的身体和大脑,在练武方面可以说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练武奇才,而在宫里,药浴所需的药材并不缺乏,再加上御膳房里搭配的营养美食,在练武的条件上面绝对要比任何一个练武之人更加完备。

  而作为成年人的灵魂,心志毅力也要比少年人强得多,在软件方面更要比那些练武之人强大。

  只是习练了两天,朱由崧便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了明显的进步,似乎身体又长高了一点,看来这古拳法对身体发育非但没有害处,反而能够舒展筋骨,促进发育。

  第二天,一大早朱由崧便被一阵喧闹声音吵醒,朱由崧刚揉了揉眼睛,就被人一把抱了起来,朱由崧睁眼一看,才发现那人居然是自己的父亲朱常洵,只见他一脸的喜气,抱着他转来转去的。

  朱由崧连忙叫道:“父王,停下来,停下来!要跌着我了!”

  旁边跟着朱由崧的母亲姚妃,见到此景,也差点吓死,她知道自己这位夫君的身体可不行,而儿子现在长得极快,现在五岁已经很重了,平常朱常洵连抱起他来都要费很大力气,现在居然能够抱着朱由崧转来转起,可见他心中的狂喜。

  不过姚妃也怕朱常洵一个不好,将儿子扔出去,跌坏了,那可就乐极生悲了。

  朱常洵这才把他放下来,哈哈笑道:“崧儿,这次那可是我的福星啊。”

  姚妃奇道:“王爷,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居然让王爷如此高兴?”

  一家人坐下,几个宫女奉上香茶之后,朱常洵笑道:“今日朝会,父皇可是好好夸奖了我一番,说我养出了一个好儿子,还说你,刚毅决断,正气凛然,颇有乃祖遗风,而朝中也有大臣说太子无能,为西李蒙蔽,致使王才人卧病半月,无人问津,皇长孙为妒妇欺凌,有大过,理应受到处罚!而父王和崧儿,仁义过人,理应当赏!”

  朱由崧奇道:“居然有大臣会帮父王您说话,这倒是奇了!”

  朱常洵被儿子的话噎住了,的确他们福藩跟大臣的关系并不好,不光是东林党,就算是浙党,也因为郑贵妃的恃宠而骄,看不惯他们父子,在朝堂当中他们几乎毫无援引,这也是万历多次想立福王为太子失败的原因。

  这次有人能为他们福藩说话,倒是打开了一个缺口,也难怪朱常洵会如此高兴。

  朱常洵笑道;“你们一定想不到是谁为我说话的,居然是内阁次辅方从哲方大人!”

  朱由崧摇摇头说道:“父王,你也不要太高兴了,太子无能,对于群臣来说,并不是坏事,就像是嘉靖之时,穆宗被封裕王,为人宽仁,却没有什么决断,这反而深受群臣拥护,景王虽受世宗皇帝喜爱,却难继承大宝,这就是因为大臣并不希望一个向太祖成祖那样刚毅之人成为帝王。”

  朱常洵奇道:“这是为什么?难道他们有不臣之心?”

  朱常洵也没有发现,他居然对自己这位五岁的儿子言听计从。自己这个儿子从小便聪明得近乎妖孽,如今对政局的把握正是令人惊叹。

  朱由崧说道:“当然不是,无论是东林党还是现在方从哲的浙党,无论是理学还是心学,他们都是读儒家书籍而成长,忠君报国,那是他们的理念,如果为首之人没有了这个理念,恐怕底下的党羽也就不成气候了,文人反国,那是自宋朝以来,便从未有过之事,况且国朝厂卫势力庞大,岂容他们有不臣之心?

  他们虽无不臣之心,不过国朝政局却是在君权与相权之间动荡,太祖撤丞相一职,却没想到他设立的资政之用的大学士,却成了比丞相权位还要大的臣子,如今君强臣弱,虽然出过几个独相,却也没有前几代帝王,如高拱、张居正那等权势,特别是张居正忤逆君上,被皇爷爷抄家,君权便压过了相权。

  他们文人都有治国平天下的理想,想要放手去做,就要取得无上权威,他们自然希望下一代君王是一个无能之人,因为他们相信并不需要皇帝,只要他们自己便能够治理好国家。”

  朱常洵奇道:“这么说,我要平常表现得无能一些,才能够获得大臣们的支持?”

  姚妃皱了皱眉,说道:“王爷,崧儿还这么小,你干嘛对崧儿说这些事情!”

  朱常洵一挥手,笑道:“哎!不用担心,我们儿子天生聪慧,而且身为皇家子弟,又有一身才华,谁不想施展开来,崧儿接触一些事情,那对他也是好的!崧儿,你说说你的看法!”

  朱由崧其实知道如今在群臣当中,太子的支持者众多,除非有重大变故,或是极大的利益回报,否则没人会舍近求远,来支持自己这位父王的,只是为了不让他失望,朱由崧也不得不为他出谋划策。

  “如果是别的皇子表现得无能,倒是能够引起大臣好感,父王却不一样,父王如果想要获得群臣支持,不但不能表现得无能,反而必须拿出自己的才敢和气魄!”朱由崧说道。

  “这是为何!”

  朱由崧笑道:“臣子之所以反对立父王为太子,倒不是对父王有什么不满,而是……”

  朱由崧说到这里,朱常洵已经明白了,外面那些大臣认为他生母郑贵妃迷惑君王,败坏朝政,若是他表现得无能,那么在登基之后,必然会造成太后操纵朝政,有汉唐吕后和武后两位在先,后宫干政,是那些大臣不能忍受的。

  朱常洵突然想到了什么,笑道:“我明白了,我明白父皇的用意了,多谢你了,崧儿,要是我当了皇帝,一定立你为太子!”

  朱由崧却没有什么兴奋的,即便是他表现得有所作为,那些大臣也未必买账,毕竟人家支持太子已经多年了,太子登基,他们都是从龙之臣,干嘛非要来烧他这个冷灶,他做的再正确,也只是让大臣不讨厌他而已。

  想要在朝中形成支持自己的势力,朱常洵还真是任重而道远。不过朱由崧也没想到,他的到来却让这个历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朱常洵也有了一个新的机会来插手朝政。

  随着一家人高高兴兴地摆酒吃饭,来自万历皇帝的赏赐也下来了,乾清宫的管事太监常云升亲自来宣旨,赏了一大堆金银财宝,珍珠首饰这些在宫里根本用不上的东西,然后说朱由崧“兄弟悌友,刚毅决断,胆识过人,颇有乃祖遗风,朕心甚慰,着封皇孙朱由崧为德昌郡王。”

  而接下来,朱常洵更是被派到了内阁学习政务,不用说,这肯定又是皇爷爷万历帝想出来的另外一个法子,他这位皇爷爷想让他父王当太子,那可是费尽心机,锲而不舍,这次居然想出了先让朱常洵进入朝堂,处理政务,培养势力,造成既成事实,到时候改换太子的事情自然水到渠成,而不像现在这样困难重重。

  这条妙计简单而有效,不过关键是怎么让那些大臣同意朱常洵进入内阁,学习政务,这些大臣对权力的敏感绝对不在皇帝之下,万历帝让朱常洵进入内阁,其目的太过明显,通常情况下,那些大臣根本不可能答应,因此万历帝也很有自知之明,心里早有这个想法,却从来没有透露出来。

  直到这次,朱由崧给他带来了一个机会,因为太子放纵李选侍,致使皇长孙受虐,王才人病重却无人问津,差点造成宫廷惨剧,于是万历帝趁机举办了几十年未曾举办的朝会,并且提出了处罚太子和李选侍,甚至是废黜太子的意思。

  那些大臣对于处罚李选侍,他们绝对没有任何异议,那女人就是日后的郑贵妃,现在趁机除掉,那才好呢!

  不过废黜太子,那可就坚决不行了,于是金殿之上甚至君臣大闹了起来。

  有人说,政治就是妥协的艺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你不让我废黜太子,不过太子最近太过散漫,需要敲打敲打,于是派福王进入内阁与内阁辅政大臣参与政事,而在东林党的强烈要求之下,太子也获得了参知政事的权力。

  只是太子的懒劲,并不在万历皇帝之下,明朝的皇帝,从隆庆帝之后,接连几代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懒,隆庆帝的懒,大臣还能够容忍,但是万历帝的懒,大臣几乎到了不能容忍的地步,而太子的懒,他们还没有尝试。

  知子莫若父,万历皇帝只是给了他参知政事的权力,却没有派给他实质的政务,太子要是愿意去累死累活地处理政务,那才怪了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福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福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