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结发,只是结一段怨
夏安心2017-04-14 20:473,163

  照顾?他那是照顾吗?十年了,他有管过妈妈的死活吗?想到这安语汐冷笑一声,清澈的双眸着射出阵阵冷意。

  “无能为力。”安语汐实在不想和他们过多交谈什么。

  对于风轩宇,她的确没有什么资本要求他帮这个忙。

  安忆芊站在一边,细心观察着这的形式,看到安建辉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她心里忍不住偷笑,是时候该加一把火了。

  她走上前,轻捋着沈佩宁的背部,“妈,你消消气,姐姐也是有苦衷的。爸,你也别难为姐姐了,你也不是不知道婚礼的时候姐夫丢下姐姐一个人,姐姐肯定很生气,现在你让姐姐去找姐夫帮忙,姐姐又怎么能拉下面子。”她的话中有话,安语汐自然听的出来。

  安建辉听到这句话,压抑的怒气终于爆发,“安语汐,为了这个家你牺牲一点怎么了,不就是一点面子吗?”

  “牺牲,呵……你说的真好听,为什么每次牺牲的都是我和妈妈,在十年前你把我和妈妈赶出家门的时候你可曾想过有一天你也会用到我。家,这可不是我的家,你把这个女人和她的女儿接进来的时候,这就不再是我的家。”安语汐眼眸轻垂,看不到她的眼神,却能从她的话语中听出她的失望。

  “那也是你妈自己没本事。”沈佩宁满脸讥讽的说道。

  安语汐不想留下和他们争吵这种没有意义的话题,转身就要离去,安建辉看到她离开的背影,双拳紧握,这次机会他绝对不能失去!

  “难道你想让叶氏彻底消失吗?如果竞争失败,公司将可能陷入周转不通的情况。”

  叶氏,十几年前消失的名字。

  那是外公留给妈妈的公司,当初妈妈爱上安建辉,可谁知安建辉和她在一起只为钱财,他靠妈妈掌握了叶氏实权,又趁妈妈不注意将叶氏收入自己囊中,并且将叶氏改名为安氏。还把妈妈赶出来,接外面的女人和女儿回家。

  叶氏是外公和妈妈的心血,她怎么可以让它就这么消失。

  她绝对不允许!

  安语汐停在原处,咬着嘴唇,“我会想办法。”说完就离开安宅,没有一点眷恋。

  安忆芊看着安语汐离开的背影,用力扯着自己的裙摆,眼神中流露出一丝阴冷,安语汐原本嫁入风家的人应该是我,是我,为什么你什么都要和我抢,安家是我的,我绝对不允许你把它抢走。

  回到安宅已是下午,今天月痕里出奇的安静,吴嫂呢?她突然想起,早上出门时,吴嫂 说家里有事要离开几天,这么说,这几天月痕里就只有她和风轩宇了。

  晚上他会回来吧。安语汐望着窗外,有些出神。

  早上他被莫梓嫣叫走的,估计晚上也会和她在一起吃完饭吧。想到这心里竟有一种压抑的感觉。

  安语汐走进厨房从冰箱里拿出食材,开始做晚饭,动作相当熟练。

  做完晚饭已是两个小时后的事了,安语汐看着桌子上各式各样的饭菜,明明知道他不会回来,却在不知不觉中做了这么多饭菜,安语汐叹了口气,眼中净是自嘲。

  屋子里黑了下来,只有清冷的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进来,很安静,风轩宇慢慢推开门,打开客厅里的灯,正看到安语汐蜷缩在沙发上,靠近一看,她已经睡着,长长的睫毛时不时扇动着,那么安然。

  他忍不住摸着她娇嫩的脸庞,要不是处理棘手的案子,他应该会早回来一点吧,不知道为什么,他竟有点期待见到她。

  “恩?”安语汐慢慢睁开睡眼迷离的双眼,看到眼前放大的俊脸,有些诧异,他不是应该和莫梓嫣在一起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你怎么回来了?”她揉着眼睛,有些迷糊的问道。

  “忙完了。”风轩宇说完就脱下外套披在她的身上,这个女人穿的这么薄就在客厅睡觉,真不让人省心。

  他的外套上没有女人浓郁的胭脂水粉味,还是一贯的清新,安语汐心里一阵暗喜,忍不住将身上的外套裹紧。

  今天实在是太累了,风轩宇站起身来,用手指轻按着额头向卧室走去,路过餐厅时,他愣住了,看着餐桌上的饭菜,刚刚那个女人在沙发上睡着是为了等他吗?想到这他的眉宇紧锁起来,随即冷笑一声走到餐桌上坐下。

  拿起筷子品尝着桌子上的饭菜,美味,但是已经凉了,味道自然差了几分。

  安语汐看到餐桌前的男人,立刻跑过来,焦急地说道:“你别吃了,都凉了。”

  风轩宇完全不理会,“没事,还不错。”

  听到他的夸奖,她心里瞬时有种轻松感,“家常便饭,你吃得惯吗?”安语汐还是有点担心,像他这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应该天天吃的都是美味佳肴吧。

  “不需要山珍海味。”,薄唇轻喃,她做的饭虽抵不过山珍海味,却给他一种特别的感觉,一种让人安心的感觉。

  “回安家有什么事吗?”风轩宇若无其事的问道。

  安语汐听到他问安家,唇角微微扬起的一抹笑,“没什么,就是回去看看。”她的回答那么轻描淡写,没有提及安建辉让她帮忙的事。随即低着头吃饭,不再去看他的眼睛。

  听到她的回答,风轩宇半眯起眼睛,眼光深沉,有种说不出的情愫。今天下午接到消息,安建辉让安语汐回家是为了天宏的案子。看到桌子上的饭菜时,他以为是安语汐想讨好他,请他帮忙,可是他错了,现在很明显,眼前这个小人根本就没有那个想法。

  夜渐渐深了,安语汐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资金现在还一点头绪都没有,她到底要去哪弄那么多钱?

  风轩宇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女人,左手摸了一下耳边的紫色耳钉,随即从后面抱住她,她的身子竟是那般僵硬,那般冰冷,让人忍不住将她抱紧。风轩宇将她抱在怀中,亲昵的在他的耳畔说道:“乖,快睡。”语气虽然霸道,却那么动听。

  他的气息袭来,她感到异常安心,不一会就进入了梦乡。

  休闲的周末过后,又是繁忙的周一,照例的晨会,安语汐和宁静月坐在不起眼的地方。晨会的气氛一惯得懒散,周一的早上往往是最没有精力的。谁能在一番疯玩后立刻投入到工作中去。

  “这次公司将接到一个即风氏之后的大案子,C市知名企业将来A市发展,特意选中我们公司,所以大家要打起一百分的精神,好好对待这次的机会,自然,这次案子要是做好,绝对不会亏待大家的,只要是被看上的提议,设计者将得到百分之五的利润分红。”

  这百分之五的分红绝对不是什么小数目,听到这么大的利益摆在面前,所有的人都立刻打起精神来。安语汐自然不例外,现在这些钱对她有多么重要,也只有她自己知道。

  散会后,安语汐马上就投入工作状态,一上午都没有离开办公桌前一步,揉成团的稿纸丢满了垃圾桶,她越是着急脑子里就越乱,整整一个上午了,她都没有画出一幅比较满意的作品。安语汐烦躁的挠着自己的头发,然后将手中的铅笔狠狠的扔出。

  接着就听到一声尖叫,“啊---”宁静月拿着那支铅笔走过来,故作生气的说道:“汐儿,你要谋杀吗?”说完就把铅笔放到桌子上。

  看着满桌的废纸,她随手拿起一张打开,“安语汐,你不至于吧,这都是什么啊?”说完就一脸嫌弃的把废纸丢到垃圾桶中。

  “稿件啊,我现在一点思路都没有。”安语汐弯月般的黛眉微皱,语气中也有些烦躁。

  “你什么时候这么缺钱了,是不是伯母的身体又…。”宁静月看到她这个样心里也不自觉担心起来。

  “没…没有,我就是想试试,看看自己的实力怎么样。”安语汐又对她说谎了,每次对宁静月说谎她都会有种负罪感,宁静月对她是真心的好,但是她不想让她知道家中的事,烦恼自己知道就好。

  听到安语汐这么说宁静月也松了口气,她知道这几年来,伯母的病是她最沉重的负担,她不忍心看她一个人承担。

  “汐儿,你别在公司呆着了,你出去逛逛吧,在这闷着大脑会死机的。”说完就帮她把东西收拾好,将包递给她,推着她走出公司的大门,笑着和她挥手再见。

  安语汐看着站在门口对着她招手的宁静月,心情似乎在一瞬间转好了一点,不管怎么样,还有静月在身边陪着她,这也算幸运吧。

  安语汐抬起头看到眼前这个熟悉的地方,A校,安语汐扬唇微笑,没想到她竟在不知道不觉的情况下走到这个地方。

  她用力吸气,空气还是这么清新,有一年多没有来这里了,这里曾有她最美好的大学时光,也预示着那些青葱岁月已从指尖溜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牌前妻太嚣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牌前妻太嚣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