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好久不见
夏安心2017-04-14 20:473,183

  那个电话号码不是删除了吗?他怎么会知道,那洛学长该怎么办?也许他根本就没查出来,安语汐先不要乱了阵脚,她自己心里安慰着。

  风轩宇智商极高,对事物基本上过目不忘,那天晚上安语汐手机中的电话,他看了一眼就记住了,随后他就派人就查,结果在今天下午陪莫梓嫣逛街时接到电话,得知那个手机号竟是洛铭泽的,听到这个消息他就不顾一切的赶回来问她。现在结果已经很明显了,她认识洛铭泽。

  “安语汐我真是小看你了,洛家大少爷。”语气那么冷,嘴角还噙着冷战,说完就将一沓资料扔到她的脚边。

  洛家大少爷,他查出来了,不,绝对不可以。安语汐拿起地上的资料,身体基本都是颤抖的,她想再让洛铭泽因为她受到任何伤害,他是她的学长,也是最照顾她的人,他对她的好,她全都放在心底。

  “这能说明什么。”她看着手中的资料竟笑了起来,但心里却在发慌,只能赌一赌。“就凭一个电话能说明什么,洛氏和我们公司有合约,我和他通话在正常不过吧。”她忍着疼痛站起来看着安坐在沙发上的那个男人。

  “只是为了合约?”风轩宇站起身来,走到她的面前,左手插在口袋中,不信任,这是他眼神中唯一表达的感情。

  “是。”她攥紧手中的资料,坚定的吐出这个字。

  “看着我的眼睛。”安语汐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那深邃的眼睛像寒潭,直直的摄入她的心底。

  “半夜为了合约打电话,你还真是认真。”风轩宇扼住她的下巴看着她的红唇,上面的牙印是那么明显,“你们俩本就是旧识吧。”

  刚刚她因为慌张根本就没认真看后面的资料,上面白纸黑字写着她和洛铭泽是大学同学的事实。

  “是,他是我的学长,他打电话给我也只是为了确定我是否安全到家。”现在唯有承认才是解决办法,他全都知道了,就算她再怎么掩饰也没有用。

  “所以说,你骗我。”他手上的力道加重了,她弯月般的柳眉因疼痛皱在一起。

  下巴的疼痛让她说不出话,她想解释,她想告诉他,她只是不想让他乱想,不想给洛学长造成麻烦。

  突然她的手机响了,安语汐艰难的看着地上的手机,是静月,静月怎么会现在打电话进来?

  风轩宇松开她的下巴,捡起地上的手机递给她,“接,免提。”

  安语汐捂着自己的下颚,感觉骨头都碎了,他到底用了多少力气。

  她刚接起电话,另一边就出来了宁静月的声音,“汐儿,你到家没?”宁静月还是挺担心她的,今天她受了太大的刺激,还是确认一下她到家没,她才能放心。

  “恩,到了,你就别担心了。”她的声音有些颤抖,下颚太痛,说话都有些困难。

  宁静月看到她说话都有些颤抖,以为她还在为白天的事难受,安慰道:“汐儿,白天的事你就别想了,我知道你心里难受,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再说现在你不是还没被开除嘛,只要你再设计出更好的衣服,那说你抄袭的流言就不攻自破了,伊研也就没法再诬陷你了。”

  “静月,我没事,都过去了。”安语汐尽量让语气平稳下来,她不想让静月担心。

  “恩,那就好,你早点睡。”

  “好,晚安,拜拜。”安语汐挂断电话,正好迎上风轩宇那炙热的眼神,她今天受委屈了,听电话里那个女人说好像是这样,这个女人她怎么什么都不说,他风轩宇的女人还不是别人能欺负的。

  他只子不语,猛地抓住她的手臂,力道比以前小了许多,有些温柔,但是恐慌中的安语汐是察觉不到的。

  “你要干什么?”安语汐极力反抗着,她实在不知道他要干什么,这个男人太可怕。

  反抗中不免有些碰伤,风轩宇双眉拧在一起,直接将她抱起,这个女人到底知不知道疼啊,“风轩宇,你放我下了,你听到没,放我下来。”安语汐拼命捶打着他的胸膛,双腿着用力踢着。

  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却始终没有把她丢到地上,直到走到卧室才把她轻轻放到床上,他这样温柔安语汐有些不适应,马上就将被子抱在自己身前,在她心里风轩宇和一般的男人一样,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风轩宇看到她蜷缩在杯子中的样子,心中的怒气不知为何消了很多,在床边坐下,安语汐不自主的往一边靠去,他一把抓住她的脚踝,她刚想抽回,却发现不对劲,他在干嘛,安语汐猛然一震,他在给她按摩,脚踝处的疼痛一时也减少了不少。

  她愣住了,前一秒他还算是地狱里的恶魔,现在却转身变成了体贴暖男。

  “现在还没离婚,你还是风家少夫人。”冷然薄唇淡淡的说出这句话。

  安语汐一时竟有些怔住,看着他轻柔的动作,他这是在承认她的身份吗?

  “我真的没有。”她低着头迎上他的双眸,“我真的没有。”

  他手中的动作停止了,但也只是一瞬间,下一秒舒适感接着从脚踝处传来,“今天怎么了?”

  他转移了话题,比起洛铭泽来他更在乎的是她今天受什么委屈了。

  “没什么,出了点意外,但是现在都解决好了。”她装作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好像今天的事都是过眼云烟。

  之后就在无人说话,是他轻轻按着,她静静的睡着。他看着倚在床背上的安语汐,无奈的叹了口气,将她轻轻抱起,让她平躺在床上,然后自己躺在她的左手边盖上被子。

  微弱的灯光下,她白皙的脖颈上那红色的勒痕是那样明显,他修长的手指慢慢扶上伤口处,深邃的黑眸时褪去冷漠带着一种说不清的情愫,他好像一直在伤害她。

  他轻轻将她拥入怀中,她在他的怀中蹭了一下,应该是在找个舒适的地方,他拨开她额前的碎发,薄唇覆上她饱满的额头。

  “汐儿,还没有思路吗?”宁静月看着已经一上午没有停笔的安语汐心里有些担心。

  安语汐抬起头,耸耸肩,表示没有,设计图对于她来言平时都是手到擒来的,可是现在她完全没有思路,画多少都没有用,就算画出来,也全被自己否掉了。

  宁静月大大咧咧的坐在办公桌上,转动安语汐的座椅,让她反对办公桌,“想不出来就别想了,放轻松点,就算画不出来有洛学长在,他们也不能那你怎么样。”

  “静月,你是知道的,我不想再麻烦洛学长,再说,不画出更好的设计图怎么证明我的清白。”

  清白对她而言太重要,宁静月是知道的。她也没有在坚持找洛铭泽帮忙,拿起桌子上的水杯,笑着说:“好好好,我们靠自己,我去给你倒杯水,你慢慢想。”

  “恩。”她的嘴角带着一丝笑意。

  “一口一个洛学长,叫的可真亲,还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爬上他的床,才保住工作的。”伊研扭着纤细的腰身走过来,她今天穿了一件黄色的包臀裙,裙摆仅到她的大腿根部,凸显出自己曼妙的身材,不免让人浮想联翩。

  宁静月刚想去倒水,看到伊研又折了回来,将杯子用力拍在桌子上,碰的一声回荡在办公区,“哎呦,我还以为谁家的老母鸡在这打鸣呢,原来是伊大小姐。”

  “宁静月,你有点常识行不行,你家母鸡打鸣。”伊研轻抚着胸口,似乎被刚刚那声吓了一跳。

  “你还知道啊,那在这瞎叫唤啥,抱窝去。”宁静月的声音又提高了八个调,气势完全不亚于伊研。

  安语汐看着两个眼睛里充满敌意的人对视,一时不知该怎么做。

  “安语汐,洛总来了,让你去会议室。”总监的秘书跑了过来,气喘吁吁的说道,她一路都是跑过来的,泽少的命令她可不敢有任何怠慢。

  “现在?”她看了看僵持中的两个人,皱着眉问道。

  “恩,总监让你马上过去。”

  宁静月右手摆了个OK的姿势,示意,这里交给她,让安语汐放心去吧。

  现在只好这样了,以静月的性格,吃亏好像不太可能,想到这安语汐就跟着秘书去了会议室。

  伊研本就是想挖苦安语汐,现在她走了,她自然没心情和宁静月干耗,轻哼一声,扭头就离开了。

  “请进。”会议室中传来总监浑厚的声音。

  安语汐推开门走了进去,“总监,洛总。”

  总监看到安语汐进来,立刻站起身来挥手让她坐下,“语汐,你就陪洛总好好谈谈,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说完就拿起桌子上的文件,对洛铭泽微微低头,“泽少,我先失陪了。”

  洛铭泽点点头表示认同,然后总监就离开了会议室,好像在刻意为她和洛铭泽创造独处的机会。

  “洛总,好别扭。”洛铭泽笑着说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牌前妻太嚣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牌前妻太嚣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