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节 学院派报告(三)
巅疯2018-05-24 13:191,592

  这也使我在那段时间里养成了每晚在固定的时间段内从自己宿舍的对外监控系统中偷窥杰所带回的不同的女子,这种原本最令我自己感到不耻的行为。幸运的是这也从令一方面培养了我对女人的审美观。而杰似乎也已发现了我的这种行为,每当他带回女孩时,他总是会带着示威的性质假惺惺的跑到我的宿舍门前敲敲门关心的问句:我说荆泽睡下了没?我带回来了个很正点的女孩子哦,要不要认识一下。而每当这个时候,我都有撕烂他的冲动。

  许多年以后我才知道,这位看似好色如狼的老师,其所带回驻地的女朋友有一多半其实是来自帝国的情报机构,而杰之所以那样调侃我,其实也只不过是一种聊以的方式。或许他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我产生某种警觉。不过,那时我已经再没有机会亲自去问问他了。

  不过虽然杰在生活上的作风不检点,却并不代表他的教学能力也同样的糟。在教学方面,杰确实有自己实打实的水平。从战术理论,到战例实际,杰所掌握的东西从理论到实际,无论从哪个角度上来说在学校内我敢说如果他承认自己是校内第二,则绝对没有人敢称是校内第一。

  当然之其中也有我这个算不上聪明,也算不上笨的学生的功劳。因为在无论什么情况下的校内对抗赛下,我的成绩总是位居第一。这使的那些出生军人世家,被誉为军中娇子的,准二世主的贵族学员记恨的发疯。因为我的横空出世,使他们那本来夺目的光彩被我彻底的给夺走了。但是大部分的贵族学员又偏偏不愿意承认这一事实,可是碍于情面他们只能私下诅咒我的存在。这也使的杰这个一直为所有导师所不耻的混蛋,在一夜之见成为了校内第一优秀导师。

  也有些不甘心的家伙,主要是那些贵族学员,他们私低下会找到学校内部的有些黑社会背景的学生帮花点钱让他们来找我出气。可结果通常都是,来找事的总是鼻青脸肿的回去复命,而我则像个没事的人似的。

  也就是在这种大背景下,我认识了白岩。

  如果说我在学校的发迹史是丑小鸭变白天鹅的话,那么白岩一出生就是属于白天鹅的那类人。

  优秀的传统联邦军人世家背景,那本就如同妖精般的清秀的足以迷死学院内所有女生的容貌。以及他那骄傲到掉渣的孤僻性格,外加上学院内排名第二的学习成绩,使他成为了学院内绝大多数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校内的贵族派学员也隐隐的有以其为马首是瞻的意思。

  什么?你问校内第一是谁?说出来你可别吃惊,那理所当然的就是本主人公我拉。

  话说回来,本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或许白岩到毕业时都可能能保持第一的名头。可是意外却偏偏发生了,在校内第一次内部对抗赛中,我这匹横空出世的黑马以在射击项目上以0.5环的微弱优势抢走了他的校内第一的名头。

  实际上,这对白岩来说或许并没什么,我清晰的记得当评委宣布评分结果之后他的脸上只是表现出微微的诧异,之后又回归了一如既往的平静,好像这在他看来根本算不了什么大事。

  然而他不在意,有些人在意,优秀的成绩在短短的一瞬间就把我推上了校园内部斗阵的风口浪尖。平民出身的学员认为我的优异表现有力的打击了贵族派在学院内的嚣张气焰,而贵族派则狠我这个泥腿学员在学习成绩上居然敢骑到他们的头上。

  最让人郁闷的是,我成了校内许多女生内心记恨的目标,因为我夺走了本该属于他们心目中白马王子白岩的头号交椅。 说实话,刚刚得到第一名的那段时间里,我便感觉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在我的周围逐渐形成。总觉得无论做什么事情,背后总有一双双冰冷的眼睛盯着我的背脊,甚至有的眼神中充满了明显的杀意。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感觉我在去食堂打饭的时候,那食堂管菜的大妈脸上的表情都给我一种像是上辈子欠了她一屁股债样的。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除了杰那个老混蛋,在公开场合没有人敢直接和我说话,没有人敢和我亲近。和我有点关系的人有什么事要联系的话,都要以各种暗号私下里商量好见面的时间地点,搞的跟谍报战似的。

  最令人感到郁闷的是,有些无聊份子三天两头的向我寄恐吓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装机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装机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