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不能动摇
陈余落雁2020-09-10 15:582,844

  你吃点东西吧?一天都没吃东西了,这怎么行。”王笑薇坐在床边,手里端着一碗稀饭。

  杨依躺在床上,面无表情,从早上到现在至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

  王笑薇了解她的心情,女人糟受到最痛苦的事莫过如此,以前的那些女共产党员被俘后,可以经受得住各种严刑拷打,但惟独被侵犯后就会选择自尽。她无奈地摇了摇头,这样痛苦的经历怕是要伴随这个可怜的女孩一生了,床上的女孩是这么年轻漂亮,真是可惜。

  “沈院长,我想了解一下中午过来的那个女孩的情况。”段云飞坐到沈浩对面,脸上有点焦急。

  “段总,虽然我们是朋友,但有些情况还是交给警方处理比较好,请容我问一下,你是那个女孩的什么人?”

  “哦,不认识,只是清晨她在我们酒店自杀,被我发现了,见她身上有伤就送来了,检查发现了什么吗?”段云飞问得有点急迫。“

  她处女膜破裂,身上有多处淤青和伤痕,血液化验也发现安眠药的成分,所以我们诊断为她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遭受性虐待,也就是被人**。”

  沈浩脸上的表情严肃,语气中满是惋惜。

  “段总,我们应该先通知他的家人,然后再考虑是否报警,只是因为受到刺激,女孩到现在也没有开口说话。”

  “我先去看看她。”不知为何,听到院长的话,段云飞表情很平静,语气也很轻松。

  沈浩也奇怪他的态度,一般人听到她人有这样的遭遇多少应该愤怒或者同情吧:“哦,我把她安排在贵宾区512病房。”

  段云飞走在走廊上,因为是贵宾区,这里并不像医院的其他地方那么嘈杂,“阿超,帮我调查一个叫杨依的女孩,是上次新星大赛的冠军,资料要全,动作要快。”挂了电话,他的嘴角浮上一丝隐隐的笑意。

  推门进入病房,笑容隐去。杨依苍白的脸庞映入眼中,王笑薇则坐在病床边,正在劝她吃东西。

  “笑薇,今天你也累了,先回家去休息吧。”段云飞走到笑薇面前温柔地说。

  “哦。总经理你来了。”王笑薇急忙起身,脸上竟然飞上了红霞。

  段云飞知道她的心意,但他无心理会:“你回去吧,明天早上你再来,这几天你就不用去酒店了,在这里好好照顾她就行了。”

  “她没有家人吗,为什么不通知她家人?”虽然她同情杨依,但是一想到有好几天不能去酒店陪在云飞身边,她还是有些不乐意。

  “我想杨小姐现在一定不想让家人知道自己的处境吧。”段云飞看着正靠在床背上的杨依,果然一听到家人,她那呆滞的大眼睛动了一下,泪珠又滑下来了。

  “好吧。”王笑薇看着杨依可怜的模样只好答应了,“可是,总经理你认识她吗,怎么知道她姓杨?”

  “司机在门口等,别让他等太久。”段云飞的语气恢复冷漠,王笑薇急忙拿起包包走人。

  “杨依小姐,你的事应该要怎么处理呢?”段云飞看着杨依,眼里竟有点鄙夷,在他看来想到娱乐圈混的女孩,都是爱慕虚荣的,不过是想凭着美貌赚点快钱,或是吊个金龟婿罢了,有这样的下场不过是自找的罢了。

  杨依惊奇地看着他,不明白他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

  “不用奇怪,杨小姐那么漂亮,在电视上见过,一定过目不忘,我想如果那些八卦记者知道这里有这么难得的新闻,一定蜂拥而至吧。”段云飞的语气中有了点恐吓的味道,但脸上却挂着笑容。

  “你,你救我有什么企图。”杨依有点气愤,又有点害怕,如果自己被强奸的事公诸于众的话,不仅仅是自己活不下去,和自己相依为命的哥哥也会没命的。

  “你放心,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想知道事情的真相。”段云飞知道不吓吓她,她是不会清醒的告诉自己实情的。

  杨依紧咬着嘴唇,她如何能将自己的耻辱告诉眼前这个男人呢。

  “怎么,杨小姐是否觉得和警察说会比跟我讲来得容易。”段云飞坐到病床变得椅子上,眼前的女孩楚楚可怜确实有点让他心疼,但此时他的心是冷漠的。

  “求求你,别报警,报警的话,不仅对我没有帮助,我嫂子也会被牵扯进来的。”一听到报警,杨依就想起先前储雄对自己讲的话,事情已经发生了,无论如何也于事无补,她不想嫂子去坐牢,虽然她心里有怨恨,但是哥哥要怎么办。

  “怎么,昨晚把你送去储雄房间的女人是你嫂子,你是自愿的,所以羞于报警是吗?”段云飞有点疑惑。

  “不是的,我只是没办法,才答应去应酬的,只是不知道他们会再饮料里下药,已经发生了,我不想再追究了,再怎么样我的纯洁也回不来了。”杨依低下了头。

  “我看没那么简单吧,我看应该是你自动献身,然后想要得到好处吧,所以现在才不敢报警。”段云飞真是残忍。

  杨依抬起头看着他,眼中满是愤怒:“我没你想的那么肮脏,只是自己被亲人下药,以100万的价格将我送到了那个男人床上,我能怎样,去告他们,你认为告得了吗,最后坐牢地只会是我和我嫂子,因为所有人的想法都会和你的想法一样。”杨依拔掉输液的针头挣扎着起来,想要离开。

  段云飞应该要无动于衷的,因为这个真相多少让他有点失望,但是他却奇怪地拉住了她,可能是杨依绝望的眼神和摇摇欲坠的身体让他心生怜惜,是的一定是同情,事后段云飞这样为自己解释。

  “你别激动,我只是用激将法,不是故意要羞辱你,我只是想要帮你。”

  “你要怎么帮我。”

  此时的杨依内心是无助地,事发后她的心一直纠结着,她决定不了事要选择坚强不顾事情败露将那些坏人告上法庭还是选择软弱放过他们。结果在段云飞说要报警时,她却义无反顾地选择了软弱,是的她根本就没有勇气去告他们,告不告得倒是一回事,关键是她无法面对哥哥,更无法面对自己。

  “其实,如果你想报警的话,还是有一定证据的,在你的血液中检出有安眠药的成份,说明你是无意识的,储雄再者种情况下强迫你发生性关系,还是涉嫌强奸的,虽然你的嫂子拿了钱,也有可能是受到了威胁,就算不能送储雄进监狱,但惹上这样的事,他也会很麻烦的,这对他们集团的影响肯定很大,股价肯定会跌,那么董事回很有可能会强迫他让出主席的位子。”段云飞希望事情可以顺着他的思路发展下去。

  “这对我有什么好处呢,我才21岁,如果我活着,就只能在人们鄙夷的眼光中活下去。”杨依瘫坐在床沿上,忽然她像想起什么似的万分惊恐地看着段云飞。

  “你怎么知道是储雄,你是谁,你到底有什么企图?”

  “你不要紧张,我是君悦酒店的总经理,发生这样的事,我只要查看一下监控就知道了,那间房是储总的长包房,虽然不知道在房内发生了什么,但是监控加上医生的检查报告事情就明了了,所以如果你要报警,我会很配合警察的。”

  段云飞微笑着,看上去像个好人。杨依看着眼前的男人,帅气,儒雅一副热心肠的样子摇了摇头。

  “谢谢你,我会忘了这件事,就当只是一个噩梦,我不想让自己的处境更加难堪。”

  杨依重新睡到了病床上,其实她只能呆在这里,哥哥家现在是没脸回去的,学校也放暑假了,公司帮自己租的公寓钥匙放在包包里,而包包不知道昨晚落在哪里了。

  段云飞没有再说什么,叫来护士给她重新输液,又打了一针镇定剂。杨依慢慢睡去,从身体到心都太累了。眼角的泪痕还未干,脸色依旧苍白,很让人心疼。

  段云飞命令自己赶快离开,他不能让自己动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选秀女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选秀女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