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救了个小女孩
晗心2015-12-21 19:553,130

  夏雨有些古怪的看着冷泠,迟疑的开口,“宫里是有一位公主的。”

  “那公主的生母是那个主子,为什么出冷宫这么长时间,本宫从来没有人提起过这位公主?”也就是说北冥冽有子嗣了,可是为什么夏雨说起这个公主有些讳忌莫深的样子。

  “公主的母亲并不是宫里的主子,而是皇上一母同胞的哥哥前太子的女儿。太子当年死在了战场之上,太子妃惊闻噩耗一病不起离开人世,皇上和太子的感情向来很好,所以在太子和太子妃离开人世后就把公主接到自己身边,登基之后便封为星璨公主,至于……”夏雨说道这里顿了顿,向周围看了看见没有人才开口道,“至于为什么宫里没有人提起星璨公主,是因为公主有哑疾和腿疾。”

  “怎么会这样?”哑巴,双腿有残疾,冷泠听到这里不禁皱眉。

  “公主在太子妃去世后,一夜之间就不能在开口说话,太医说是因为受不了打击,所以才会如此,至于双腿,是在今天年初的一场大火中被房梁上落下的梁木压伤了。公主从那以后性情大变,变得很暴躁,经常连皇上都不理不睬,有一次还砸伤了皇上,公主从那以后就很少出星璨宫。”

  北冥冽心里想必一定很疼爱他那个侄女,否者哪个人能伤的了这只狐狸,以星璨为封号,更说明了这个小公主的尊贵。

  “星璨公主几岁了?”

  “九岁。”

  不知道为什么冷泠突然想见见这个小女孩,同样是从小父母双亡,但是却是完全不同的命运,她从小被带到组织每天生活在黑暗和鲜血之中,而这个小公主却被自己的叔叔捧在手心中成长。

  可是冷泠心里却完全没有嫉妒,反而对那个从未谋面的小公主有着深深的担忧,口不能言,脚不能行,如果自己在父母相继离开时候受到了这么大的刺激,自己也会像她一般性情大变吧。

  北冥冽这个叔叔即使是对她再好,给了她再尊贵的称号,也比不上父母一个温暖的怀抱,更何况北冥冽还是一个帝王政事缠身,虽然疼爱她但是并不能亲自细心照顾,否者在宫里,堂堂一个公主怎么会在大火中失去双腿。

  这宫里只有一位公主,想到这冷泠心里突然有些发冷,“夏雨,皇上难道没有子嗣吗?有没有嫔妃怀过孩子?”

  “娘娘怎么想起问这个,宫里曾经有一个嫔妃有过身孕,但孩子一诞下来就是一个死胎,那位娘娘知道自己孩一出生就夭折了,然后就得了失心疯。不久后的一个晚上奴才们没有看好她,她趁乱跑了出去失足掉到湖里淹死了。”夏雨不知道冷泠怎么问起了这个,她明显不想说起这件事。

  “那个孩子是怎么死的,是一生下来就死了,还是后来……”

  “娘娘……”夏雨阻止冷泠再继续说下去,“娘娘快别问下去了,娘娘以后也切莫对别人提起那位主子,听说那位娘娘死后阴魂不散,所以贵妃娘娘不准人在宫中提起那位主子。”

  贵妃娘娘?这件事和南宫璃又有什么关系?

  冷泠听了以后只觉得心里面更冷了,虎毒还不食子,可是他却为了手中的权势连自己的孩子都不放过。

  三年中这宫里面的嫔妃都没有怀孕的,恐怕这其中除了太后不想让那些人怀孕,更少不了北冥冽,他若是不想让一个人怀孕,别说三年,就是三十年这宫里面也别想有一个人有身孕。

  可是她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会那么狠,即使那个孩子出生了也没能逃过一劫,他怎么能下得去手,那可是……

  “告诉我,那位娘娘叫什么名字?”冷泠停下来,夏雨没有注意直直的撞到冷泠身上。

  “娘娘我求您别问了。”夏雨心里本来就害怕,撞到冷泠身上更是吓了一跳,旁边的树被吹的沙沙响,树下斑驳的阴影看在夏雨眼中有些恐怖。

  御花园平日里总有些娘娘来赏花游玩,昨晚下了一场雨,很多花都被打落了,所以今天御花园里一个人都没有,这么大的园子就她们主仆两个人,更是让夏雨觉得阴森。

  可是偏偏冷泠那双眼睛,看的她心里更是发慌,“奴婢也不知道那位主子叫什么,只知道她姓冷,好像还和小姐有什么关系,小姐难道没有听说过这件事?”

  姓冷,冷泠不觉往后退了一步,原来真是这样。

  “啊……”夏雨突然闭上眼睛,抱着头大喊起来。

  冷泠皱了皱眉,拍了夏雨一下,夏雨猛的被拍了一下跳了起来,嘴里感到“鬼……鬼啊……”

  冷泠直接将夏雨的手掰开,在她手臂上用力拧了一下,“你睁开眼睛看看,这大白天哪里有鬼?”

  夏雨被冷泠拧了一下,差点疼的哭了出来,听见冷泠的声音才睁开眼睛,指着不远处的假山道“娘娘,真的有鬼,你看,就在那里。”

  冷泠顺着夏雨指着的地方看到假山后面伸出一只枯瘦的手,如果不注意的话根本就看不到,不过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鬼,有的也只是装神弄鬼,扬声道:“是谁在那里,快点出来,否者休怪本宫不客气。”

  等了半天也没有人反应,冷泠瞅了眼吓得恨不得钻到地底下的夏雨,向假山处走去。

  看到一个胳膊在外面伸着,嫩绿色的衣服湿哒哒的贴在手臂上,看样子像是一个孩子,冷泠心中一紧,急步走了过去,一个大约七八岁的小女孩浑身湿透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

  冷泠急忙探了探女孩的鼻息,还好还有呼吸,见女孩嘴唇苍白两个腮帮却红通通的,手放在她的额头上,灼热的温度让冷泠不免一惊,顾不得多想什么,一把将女孩从地上抱了起来。

  看这个女孩骨瘦嶙峋的样子,知道她就不重,可是没想到抱起来竟然会这么轻,几乎不费什么力气。

  “还愣着干什么,快走啊。”冷泠见夏雨还呆呆的站在一旁,催促道。

  “冬雪……”冷泠抱着怀里的女孩一进门就喊道。

  她本来想送到太医院但想想芳华宫就在这附近,就打发夏雨去请太医,自己直接把人抱回芳华宫了。

  “娘娘,冬雪去了御膳房,奴婢这就去找她。”一个年约十五六岁的宫女见冷泠抱了一个女孩回来,虽然好奇,但并没有上去看。

  “慢着,你叫石榴是吧,不用去叫冬雪了,去端盆热水来,准备一套干净的衣服,再让人去拿两坛酒来。”冷泠匆匆看了一眼回自己话的宫女,好像是新来的宫女叫石榴。

  “是,奴婢这就去端水。”

  冷泠走到寝宫门口,想起什么,看着院子里的太监宫女冷冷道“这件事若是谁敢传了出去,以后也不必在芳华宫了。”

  刚才只顾救人了,现在这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一件多么危险的事,她怀里的女孩身份不明,她就这样冒然给抱进自己的寝宫了,若是传到那些有心人的耳朵中,不知道会给自己惹出什么麻烦。

  不过如果再次遇到这种事情,她还是会救的,虽然她曾经是一个杀手,手下也死过那些无辜的人,她心狠,但不意味着没有良知,看到一个奄奄一息的小女孩,她做不到无动于衷看着她的生命消逝。

  各自忙碌的宫女太监听到冷泠的这句话,立刻跪在地上道,“奴婢(奴才)遵命。”

  冷泠不管他们是真心还是假意,反正话她已经放在这里了,若有人不听劝告,也休怪她不客气,正好趁着这次机会清理一番。

  况且她的这番话,不全是对着这几个宫女太监说的,而是对着那些身在暗处的暗卫说的,北冥冽那只狐狸不管是明里还是暗里都不会放过对她的监视,想让自己帮他,他也得拿出些诚意给自己处理了这些麻烦。

  “娘娘,热水。”冷泠刚把小女孩放在床上,将小女孩的湿衣服脱下,石榴就把热水端了进来,还细心的拿了两块洗脸用的帕子。

  “谢谢。”冷泠转身说道。

  “啊……娘娘……不……”石榴有些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她跟过这么多的主子,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主子对她说谢谢。

  冷泠没想这么多,从石榴手中拿过巾帕浸上热水,将小女孩身子擦了一遍,石榴也只是微微愣神就立刻配合其冷泠来,将她用过的巾帕重新浸上热水拧干递上去。

  女孩皱着脸,呻吟出声,像是忍受着极大的痛苦,冷泠看着心疼极了,索性这是夏天,不然淋了雨一定早就冻死在外面了。

  “酒拿来了没有?”

  “在这里,娘娘要就做什么?”石榴动作麻利的将放在一旁的酒抱了起来。

  难道这个时候的人还不知道用酒去降温,也没时间和石榴去解释,只吩咐道“把酒倒在帕子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庶女冷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庶女冷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