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那个人是谁
晗心2015-12-21 19:553,254

  “没有其它颜色了吗?”冷泠看着冬雪手中粉色的百褶裙,眉头微皱。

  “小姐以前不是最喜欢粉色……”冬雪察觉到自己说错了话,急忙捂住自己的嘴,以前的小姐是喜欢粉色,可是她忘记了现在的小姐并不是那个从小和她一起长大的小姐了。

  是她太粗心了,从小姐落水之后醒来,她就再也没有见小姐穿过粉色的衣服,她以为是因为小姐把那些衣服都拿去换钱了,只剩两件换洗的衣服。现在看来并非是小姐没有衣服,所以才总是穿着那两件洗的发白的裙子,而是小姐根本就不喜欢粉色,她和以前的小姐真的完全不一样呢。

  “这件衣服太华丽了,我们今天才搬出冷宫,还是避开风头比较好。”冷泠微微一笑,并没有责怪冬雪的意思。

  她对衣服不怎么挑剔,只不过前一世习惯黑白两种颜色,这种粉嫩嫩的颜色虽然好看,但是总觉得穿在自己身上怪怪的。

  冷泠看着冬雪手中的衣服,不知道是什么布料,显得整件衣服就像是笼罩了一层光辉,太过华丽。如果是平常倒是无所谓,但是今天晚上是太后的寿辰,各宫的嫔妃都会去祝寿,以她现在身份还是低调一些比较好。

  只是冷泠却忘记了,是金子即使隐藏在沙砾之中仍然会发光。

  “小姐说的对。”冬雪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感动于冷泠没有挑明她心底的伤,同时懊恼自己没有想到冷泠的顾虑。

  “那这件白色怎么样?”冬雪急忙把那套华贵的粉色宫装放进柜子里,看见被她放在角落里青色小碎花的白色纱裙,心想这种素净的颜色小姐一定会喜欢的。

  “傻瓜。”冷泠走到柜子前敲了一下冬雪的脑袋,“傻丫头,你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了,你家小姐要是真穿这件白色的裙子,估计晚上就不用回来了。”

  直接被给拉出去砍了,太后的寿诞,她竟然穿了一套白色的衣服,那不是咒太后早死的吗,只不过到时候死的不是太后,而是她了。

  “好了,过来帮我梳头吧。”冷泠拿出一件湖蓝色裙子,配上同色系的一袭挽纱。

  冷泠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不禁怔住,现在她总算明白为何冷倾城即使身在冷宫三年不出,也有人不放过她了。

  她一直以为宫筱竹那张精致的娃娃脸,已经够漂亮的了,没想到来了古代她才知道什么是天怒人怨。

  先是一穿越,就看到的冷倾月这个不折不扣的美女,再后又遇到了那只狐狸,看到那妖孽张脸之后,她才知道冷倾月压根和美挂不上钩。

  此时看着镜子中的容颜,冷倾城只得感叹,谣言不可以全信,但也绝不是空穴来风。

  也只有这样一张容颜才能担得起倾城倾国这四个字……

  冷泠突然响起了某只狐狸,那只狐狸的美是一种带着男性刚阳的英俊,只不过一身的红衣显得更加的妖孽,从内到外聚敛的那种优雅邪魅高贵的气质,让人无法移开眼。

  而冷倾城则不然,眉如远黛,一双杏目若秋水般满目柔情,高挑的鼻梁,樱桃小嘴,两腮浅浅的胭脂让镜中的女子更添了一分的娇俏,青丝半挽,三千乌黑如瀑的长发从肩头落下,一身湖蓝色的衣裙,宛若从仙境中走出的精灵。

  冷泠看着镜子中陌生的自己,这个人不是她,而是冷倾城。

  眼眸深处有着说不出的冷冽,一身冷色系的蓝衣,让女子浑身带着一种淡漠的疏离,冷泠嘴角微扬,这样才是真正的她,虽然这张脸太过陌生,但是却依旧是她熟悉的自己。

  只是这张容貌,冷泠叹了一口气,前世她容貌平平在人群里谁也不会注意,那样的长相是对一个杀手最好的保护,也是她想要的普通。

  “夏雨,你可知道今天的晚宴在哪举行?”不怪她不知道,李德特别交代了她要去参加今晚太后的寿诞,可是却没有告诉她寿宴在那个地方举行。

  “娘娘,奴婢打听到太后娘娘的寿诞在御花园举行。”

  “走吧。”冷泠站起来,带着两个人离开芳华宫。

  从踏出踏入芳华宫的第一步,她就再没有了回头路。

  冷泠既然留下来了,那你就不再是前世孑然一身的杀手冷,在这里有你在乎和保护的人,你必须要替冷倾城担起她的责任。

  芳华,芳华……

  不知道这芳华宫会是她一辈子的禁锢,还是她尽展芳华之处……

  “前面可是冷采女?”冷泠停下来,回头看着正朝自己走近的黄衣女子。

  “娘娘,这位是柔婕妤,是后宫中跟着皇上时间最长的女子,南宫尚书的庶女,性格温婉,与人交好,虽然只是一个婕妤在宫里却没人敢轻视,皇上向来念旧情,每个月总会有一两次留宿在柔婕妤那里。”夏雨在冷泠身后小心说道。

  短短几句话,就把南宫柔在宫中的地位交代清楚,夏雨果然没有让她失望。

  “南宫枫是柔婕妤什么人?”冷泠突然想起一个人问道。

  “是柔婕妤的亲哥哥。”夏雨虽然奇怪问什么冷泠连这个都不记得的,但是聪明的选择什么也没有问。

  “臣妾见过柔婕妤。”冷泠福了福身。

  “妹妹身子刚好,不必多礼。”南宫柔虚扶了一下,“冷采女是要去御花园吗,本宫也正要去,不如结伴而行。”

  冷泠跟在南宫柔的身后,两人一路无话,冷泠心中奇怪,南宫柔把自己叫住竟然什么也没有说,而且对自己能出冷宫一事,也丝毫没有表现出好奇和疑惑。

  “柔姐姐你怎么才来呀,快来这里坐。”两人走到御花园,戏台上已经开始在唱戏了,一个与南宫柔相熟识的妃子见到她出现在御花园,直接拉着南宫柔离开,并没有注意到她的身后还有一个冷泠。

  南宫柔回头回以冷落冷泠抱歉一笑,冷泠感激的朝她看了一眼,心里对南宫柔的印象不禁好了几分。

  这个时候如果南宫柔多事的向那个妃子提起自己,才是把她推到火坑里,这样的结果反而是她想要的。

  晚宴还没有开始,她怕被认出来所以故意来早了一会儿,在角落里找了一个不起眼的位置坐了下来。

  渐渐清冷的御花园变的吵闹起来,掩盖了戏台上的声音,冷泠坐的这张桌子始终没有人坐。

  太后的寿诞可真是热闹,不单单是家宴,更是国宴,不光所有的嫔妃都来了,就连一众大臣也拖家带口的来了,他们的妻女都和后宫的嫔妃坐在一块,而那些人两两三三的不知道在商量着什么国家大事。

  冷泠安静的品着手中的茶,听夏雨说着她从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情报,御花园的这些宫女可能不认识她,以为是哪个不喜欢热闹嫔妃倒也尽职尽责,热水一直续的很勤。

  冷泠打量着一个留着胡子约五十多岁一身华服的老人,他一进来冬雪的表情就告诉他这个人是他的父亲,深沉的目光,一看就知道是就在官场上老谋深算的老狐狸。

  让冷泠注意的还有一个人,从踏入御花园,那人就一个人坐在一张桌子上喝酒,旁边还有一个女子,并没有想向其它的大臣的妻女那样和宫里嫔妃攀谈讨好,而是安静的陪在丈夫的身侧,见到来人来交谈,就露出合体的微笑,却化不开眉目间深深的忧愁。

  女子似乎和男子起了争执,要去抢男子手中的酒杯,争执中女子无意中看向冷泠所坐的方向,惊讶的睁大眼睛,随后充满了欣喜。

  冷泠冲女子微微笑了笑,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告诉她身边的男子。

  没错这个女子就是冷倾城的二姐,在冷家除了柳姨娘对冷倾城最好的冷倾芸,本来冷泠对这个抢了自己妹妹心上人的女子没有什么好印象,但是看到冷倾芸惊讶过后由心的欣喜,冷泠发现自己似乎拒绝不了这个姐姐的善良。

  其实冷倾城的事也不能怪她,毕竟在这个古代,婚姻完全不能自己能够决定。

  冷泠想如果有可能,冷倾月也不会选择嫁给南宫枫,她也不想嫁给自己妹妹喜欢的男人,只是她没有选择,那满目的忧愁,足以说明她嫁给南宫枫后,生活并不快乐。

  冷倾芸犹豫的看着冷泠,最终还是转身拉了拉丈夫的衣袖,指着冷冷的方向。

  冷泠看到南宫枫望向自己时眼中的亮光,暗道这个姐姐,未免有些太大度些。

  索性这个时候被冷泠在心里骂了一天的皇上来了,解了她的尴尬。

  “皇上驾到……”

  “太后娘娘驾到……”

  “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参见太后娘娘,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冷泠随着众人一起跪在地上。

  即使尽量把自己掩藏的人堆里,可是她还是明显的感觉到来自两个方向的目光,一个冰冷成霜,一个充满玩味。

  冷泠抬头果然看到某只狐狸在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而那只狐狸今晚没有再穿一身招摇的红衣,而是一身明黄坐在龙椅上,贵不可言,而那道冰冷的目光正来自与自己遥遥相对的一个角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庶女冷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庶女冷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