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你不是我家小姐
晗心2017-04-15 05:023,136

  难道,真的是被偷了,她差点忘了这屋子里虽然只有她和冬雪进来,可是这冷宫里可不止是她和冬雪两个人?

  那丫头这一段时间消停了不少,没想到现在又开始作怪,以前她从冷倾城身上得到的好处,自己都懒得再去计较,况且那些东西怕是早就被她想办法带出去变卖了,找也找不回来,只要她能老实一点本想就放过她。可是偏偏又来招惹自己,最好别让自己发现这件事与她有关,否则别怪她不念旧情。

  “站住……”冷泠刚准备去找夏雨算账,一出门就见夏雨偷偷摸摸的往外走,冷冷的一笑。

  夏雨脚步顿了一下,并没有停,而是加快脚步向外面走去,反正她今天出了这个门就不会再回来。

  冷泠双手抱在在胸前,右手把玩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捡起的一颗小石子,半倚在门框上,似水的眸子微微,看不出喜怒。

  胆子还真是大呢,连行礼都收拾好了,看来她这次是打算再不回来了。走,她冷泠不拦着,走了更好,但是她千不该万不该拿了她不该拿的东西想要离开。

  看着猎物仓惶逃窜远比不费吹灰之力就把猎物抓住要有趣的多,手中的石子一上一下的的颠着,夏雨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着,背后的目光让她浑身发冷,额头上汗珠一滴滴的流到眼睛中,看不清门在哪里。

  就在夏雨踏出去院门的那一步,冷泠手中的石子直直朝着她的小腿飞去,夏雨只觉得自己的小腿一痛,跪在地上。

  手里的包袱落到地上,衣服乱七八糟的散落一地,夏雨急忙捡起来想要爬起来跑,却发现自己的小腿想像断了一样,站都站不起来,疼痛难忍。

  冷泠向站在自己身边冬雪使了个眼色,冬雪嘴巴张的都能塞下一个鸡蛋了,顾不得想自家小姐是怎么做到的,怕夏雨趁机逃了,急忙跑到门口把她连拉带拖的拽进来,还不忘把门从里面拴上。

  她就是再笨看到地上散落的衣服,也知道夏雨是想逃,能够从冷宫里能够出去,一定是有人许诺了她什么。

  “把东西拿出来。”散落的包裹里都是衣物,果然如她所料,这丫头从冷倾城手里得的东西早就没了踪影。

  “我不知道娘娘在说什么?”夏雨跪在地上低着头,自从那次眼前这个女人落水醒来之后,她明显感觉到这个软弱无能冷家庶出四小姐明显和以前不一样了。

  若是以前自己可以直接把东西捡起来离开,可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她站在那里不动,可是自己却浑身发冷,在她面前自己连动都不敢动。

  “我不喜欢说第二遍,这里是冷宫,我想死一个人应该不会有人注意的,后面大片大片的空地,埋个人还是能埋得下。”冷泠依旧懒懒的靠在门框,声音平静的仿佛只是在说晚上吃什么,而不是在谈论一条人命。

  冬雪抬头诧异的看了冷泠一眼,又低下头,心里激起了千层浪花。

  虽然这一个多月来,小姐比起以前有很大的不一样,但她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小姐。甚至说她很喜欢这样的小姐,虽说有些冷漠,也很少说话很少笑,但是对自己却依旧很好,以前的小姐太过善良了,在府里受尽了三小姐的欺负,来到皇宫被人陷害,在冷宫里病到快死。

  以前的小姐爱笑,可是从三年前和南宫少爷大吵一架,南宫少爷娶了二小姐之后,小姐脸上只有苦涩的笑容,虽然在笑却让人觉得心痛,每天只是呆在房间里刺绣看书,感觉毫无生气。

  现在小姐虽然很少笑但是她可以看得出小姐心里是开心的,而且小姐好像变得坚强了呢,再也不会任由别人欺负。

  可是这句话却让她有些害怕,她甚至不敢相信这是从她连蚂蚁也不会踩的小姐口中说出来的,感觉就像是这些天小姐和她聊天时的语气一样,但是却无端充满了一种阴森。

  夏雨哆哆嗦嗦的跪在地上咬着牙,她相信冷倾城真的会把她杀了的,她不想死。

  “你以为她会来救你吗,对她来说你活着对她还有些用,你觉得你若是死了,她有必要为了一个死人来惹得一身腥吗?”换句话说,夏雨就是死在这里,也不会有人拿自己怎么样。

  这几天她和冬雪聊天,无意中得知,她虽然身处冷宫但是并不是是犯了错被皇上关进来,而是因为得了风寒,被人陷害说得了某种会传染的病,来冷宫养病的。

  也就是说她虽然是个被皇上遗忘的九品采女,但是自己这个弃妃还占着一个最末等的九品封号,她仍然是一个主子,处置一个宫女的权利还是有的。

  也正是这个该死的采女名号,让她在冷宫里也不得安静,她那个所谓的嫡姐才会想要置她与死地,怕她有一天会离开离开冷宫和她相争。说她那个姐姐没脑子一点也不为过,一个采女,还是在冷宫里呆了三年,差点病死在冷宫无人知道的弃妃,怎么可能有一天还能走出去,威胁到一个正二品的淑妃。

  这宫里没脑子的还不只一个人,不是道是哪个奇葩也想要害她,还把手伸到了冬雪身上。

  既然冬雪能离开冷宫,一定是有人承诺她离开的,这宫里的女人谁绝对不会做对自己没有利益的事,冬雪一个冷宫的宫女,能利用的也无疑只有自己。

  她对冬雪为谁办事没有兴趣,而在冷宫里,能让自己死的无疑就只有几个方法。

  她和冬雪每次吃的东西都是自己动手做的,夏雨根本就没有机会下毒;至于栽赃陷害,她上午为了找那个小玉葫芦,把自己的房间上上下下恨不得翻个底朝天,也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

  那就只剩下一样了,通。奸。

  冷泠真相破口大骂,早知道当时她就因该把那个玉葫芦给摔了,看来那个叫南宫枫和冷倾城的事,知道的人还真是不少,可是偏偏她这个正主什么都不知道。

  “奴婢……奴婢……真的不知道娘娘在说什么……”夏雨吓得哭了起来,她知道冷泠说的是实话,她若是死了,一个没有用处的人那个人连问也不会多问一句。

  可是若是自己说了出来,就半点离开冷宫的希望都没有了,她不想人不人鬼不鬼的一辈子呆在这里。

  冷泠突然蹲了下来,用手抬起夏雨的下巴,“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夏雨避开冷泠的眼睛,那双眼睛里她甚至看到了,自己躺在一个坑里,被黄色的土一点一点的埋住,她感觉到自己窒息的快死了。

  事实上,夏雨不是想象的那种窒息的痛苦,而是在真实的遭遇着,冷泠一把掐住夏雨的脖子,“是想要出去,还是想活着,孰轻孰重我想你心里应该清楚。”

  夏雨被憋的满脸通红,痛苦的挣扎着,可是冷泠的那只手就像是有魔力,她越是挣扎,就越是紧,那一刻她真的是怕了,嘴里呜呜想说话却说不出来。

  冷泠看着夏雨双眼知道她是有话对自己说,可是冷泠根本连半点机会都不给她,只是微微放松了力道,掐在冷泠脖子上的手去并没有松开。

  夏雨察觉道冷泠的意图,不甘心的将手伸到自己的衣襟内把那个碎了两半的玉葫芦掏了出来。

  看见夏雨手中的东西,冷冷的一笑,把东西拿到手里,才松开夏雨的脖子。

  夏雨猛的咳了几声,喘着粗气,她刚才差点就死了,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一个魔鬼。

  “这,这不是……”冬雪本来惊恐的看着自己小姐,突然见到夏雨掏出来的东西,圆圆的眼睛再也没有离开那个碎了两半的小葫芦,眼睛里充满了惊讶。

  这个东西不是落到了湖里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小姐真的把她从湖里捡了出来。

  “滚……”夏雨连包袱也不要了,一瘸一拐的跑进自己的屋子。

  冷泠看着手里两个翠绿的小球,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冬雪的变化,自然逃不过她的眼睛。

  她虽然对冷倾城的过去没有半点兴趣,但是这个玉葫芦里面故事却有必要了解一下,只剩下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她就能离开这个地方,这中间任何变数都不能再有。况且今天的事情,冬雪一定会怀疑,这一个月来她不想面对的事情,还是逃不过。

  冷泠叹了一口气,转身向屋里走去,冬雪虽然心里充满了疑问,但是什么也没有问,跟着冷泠往屋里走,这一个月,主仆之间这一点默契还是有的。

  “我失忆了,那日落水之后,醒来便什么都记不得了。”冷泠沉重的开口。

  冬雪并没有惊讶,平静的好像早就已经猜到了这件事,屋里里半响没声,冷泠担心的看着冬雪,正是这样的平静却让她觉得有一丝不安。

  “不,你不是小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庶女冷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庶女冷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