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章】遇刺
公子小邪2015-12-21 20:022,329

  初浅汐来到小耳房,果然见一个穿桃红袄子的丫鬟正在绣花,白氏在一边看着,两人不时的笑着说些话儿。

  见初浅汐进来,白氏忙站起来行了礼,“见过王妃。都是辉儿这孩子太顽皮了,非得来王妃这儿,听云歌姑娘说,王妃正在小憩,没有闹到您吧?”

  初浅汐见白氏这样客气有礼,笑道,“这样拘谨做什么?辉儿这孩子我很喜欢。”看着云歌领着霍明辉进来,又道,“你也别姑娘姑娘的,就叫她云歌就行。对了,辉儿也三岁了,该请师傅了吧?”

  白氏道,“正是呢,这事儿侧妃娘娘已经跟我提过了,说是等过了年就办。只是你看他这半刻也闲不得的闹腾性子,我真愁师傅制不住他,惹王爷生气。”

  初浅汐和白氏一边说着一边在椅子上坐下,赏心便拿着绣花架子到别的屋里去了,初浅汐点头道,“也快了,你别这样担心,辉儿是他的儿子,纵然调皮些,他能气到哪里去?再说了,小孩子顽皮些是好事儿!”

  白氏纵然不太明白理解,小孩子顽皮了怎么会是好事儿,但见初浅汐不但没有公主王妃的架子,还这样亲和的劝她,心中感激。不再提这个,又说起要过年的话来,“府里已经张罗着过年的东西了,我们自然是要公中一起过的,王妃娘娘却可以自己置办着热闹些,不知王妃可有什么打算了?”

  初浅汐这才知道,自己还有这样一项特权,只是这冰天雪地的能有什么乐趣,便道,“这些事情由云歌张罗呢,我自己倒是没什么打算——”听着外面呼呼的北风,又道,“天儿这样冷,你们一会儿在这儿与我一起用饭罢,咱们吃火锅,也暖和些!”

  华灯初上。

  书房没有点灯,男人站在窗前,高大的身子隐在黑暗中,静静的对着窗外一株怒放的梅树出神。凛冽的北风呼啸着,如同怪兽的嚎叫。

  突然,空气中多了一丝波动,男人头也不回,淡淡道,“北边有消息了?”

  身后一个冷肃的声音响起,“没有,不过,发现了些别的东西。”说着,将一个羊皮包裹递给霍寒壁。

  男子跟着霍寒壁走到书桌前,点上灯,继续道,“沧黎之战之后,属下奉王爷命令暗查运量队伍,发现有人暗中与户部一个侍郎有书信往来。”

  霍寒壁粗略的翻看了一下那些信件,的确与粮草被烧之事有莫大的关系。想到这事儿竟然与朝廷还有牵扯,霍寒壁眸子一沉,“人呢?”

  “死了,”男子道,“就在昨晚,被暗杀在自己的卧房。”

  霍寒壁沉默半晌,手指轻轻扣了扣桌沿,半晌道,“继续查,只要做过的事,总会留下蛛丝马迹。烈火,给本王把后面的那只手揪出来!”

  “是!”

  正在这时,敲门声规律的响起,霍寒壁沉声道,“进来!”

  来人是承王府的侍卫队长水溶,看见烈火,神情有些惊讶,随后禀告道,“王爷,有人进府了!”

  “哦?”霍寒壁挑了挑眉,露出一个兴致盎然的微笑来,“是什么人?”

  “不清楚,一行五人,身手都还算利落,朝着锦绣园去了。”

  霍寒壁想了想,对烈火道,“你先去吧,这事儿要查,北边也不可大意了。”

  烈火应声,迅速消失在了夜色里。霍寒壁翻看着那些信件,忽而漫不经心的问道,“她在干什么?”

  水溶怔了怔,才反应过来王爷说的是谁,随即答道,“和白夫人、小公子一起用晚膳。”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吃火锅。”

  霍寒壁一愣,意味不明的轻笑了一声,“这冰天雪地的吃火锅,倒真是个不错的选择。”将信件收拢起来锁在抽屉里,霍寒壁拍拍手站起来,“走吧!”

  水溶不明所以,“去哪儿?”

  霍寒壁已经走出了门,声音在风里有些飘忽不定,“去瞧瞧王妃的火锅!”

  霍寒壁与水溶远远看到几条人影悄无声息的潜进了锦绣园,水溶悄声道,“王爷,要去救王妃么?”

  霍寒壁带水溶隐在对面的假山上,锦绣园灯火通明,里面的一切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他脸上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来,冷道,“别急,你忘了么?她可是西黎银骑军的副将!”

  那几条影子身手相当敏捷,转到了后院,从后面杀进了前厅,一时间只听丫鬟的惊叫声四起,霍寒壁站在外面,只能看到几人围攻初浅汐的身影,不长时间,就倒下了两人,其余三人继续与她战在一处。

  突然,只听一个孩童清脆软糯的嗓音大哭起来,“哇……娘娘……”

  霍寒壁眸子一沉,喝道,“拿下!”

  水溶一个手势,蛰伏在暗处的侍卫们迅速冲进锦绣园,不多时,便将三人押下。

  霍寒壁冷凝着面容大步迈入厅中,只见白氏和丫鬟们还没有从惊吓中回过神,在初浅汐身后抱作一团瑟瑟发抖。初浅汐左手将霍明辉护在怀中,持着太阿剑的右手臂上一条三寸长的口子深可见骨,鲜血淋淋漓漓顺着剑锋滴在地上。

  “辉儿,来。”霍寒壁走到初浅汐面前,冲着孩子伸出手。霍明辉听到声音回过头,见是他,顿时哭的更大声了,一边含含糊糊的叫着,“父、父王……”一边扭身扑倒了他怀里。

  霍明辉紧紧的抱着霍寒壁的脖子,哭的小身子一抽一抽的,眼泪鼻涕全抹在了他父王的领子上。

  那三名刺客一见被俘,竟都咬舌自尽,霍寒壁见状,脸色一寒,水溶也看到了,迅速上前将离自己最近的刺客的下颌骨卸了下来,其余两人却已双双倒地而亡。

  霍寒壁示意水溶将人带下去,又叫人请御医给初浅汐看伤。等霍明辉渐渐的停住了哭声,才拍拍他的背,让白氏带他去洗澡休息。

  昏暗幽深的地牢里,霍寒壁居高临下的看着因受刑而奄奄一息的男人,“你是执意不肯说了?”

  半晌,那人低低的笑了起来。由于之前咬伤了舌头,笑声嘶哑含糊,在这阴冷的昏暗的地牢里,让人毛骨悚然。

  只笑了几声,身上剧烈的疼痛就使得他大口喘息起来,等稍稍平息了些,他艰难的抬起头看着霍寒壁,那怨毒的眼神让整个表情都扭曲了,显得格外狰狞,他嘶哑的声音低低的想起来,“呵呵……若不是、若不是你命大,早在三个月前你就……就死无葬身之地了,哪里……咳咳……哪里还轮得到在老子面前狂妄!呵呵……咳咳……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宠一谋妃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宠一谋妃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