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春光乍泄
公子小邪2018-03-27 16:522,253

  初浅汐迷迷糊糊的醒来,她扶着疼痛欲裂的头坐起,才发现天光已经大亮,自己之前光溜溜的趴在地上,浑身疼痛,左边肩膀还青了一大块,喉咙也是火辣辣的疼。

  她握着手里柔软温暖的貂皮大氅,这腊月的天气,她一丝不挂的晕倒在地上,若不是有这东西盖着,恐怕自己不被冻死,也会冻出病来。

  心中疑惑这大氅是谁给她盖上的,忽而听到珠帘后面,一道茶水注入杯中的清脆声传来,伴着陌生男子一声轻笑,“四嫂醒了?”

  “谁?!”初浅汐心中一紧,将那大氅往上拉了拉,盖住自己裸露的身体。她虽然不像古代女子一样保守,但自己这个样子,面对突然出现在她房间里的陌生男人,不由得戒备起来。

  “君洌见过四嫂。”珠帘背后人影一晃,那男子站起身来,潇洒地躬身一礼说道。他的声音闲适而随意,仿佛相对做于棋盘两侧,多年不见的老友亲密交谈。

  这男子五官像极了皇后,乌黑的头发松松垮垮的挽了个髻,插着一支青碧碧的簪子,一双桃花眼含情带笑,眼角微微上挑,更增添撩人风情,肌肤白皙胜雪。朱唇轻抿,似笑非笑的模样更是深得皇后神韵。

  “业王霍君洌?”初浅汐微讶,忽而又看到他身上青绿色的袍子,这样冷冽的天气……她咬咬唇,握着大氅的手指一紧,“这衣裳,是你的?”

  霍君洌明白她话中之意,并不回答,只明媚洒脱的一笑,“四嫂仙人之姿,又是如此洒脱清绝的女中豪杰,想必不会在乎这些俗礼。”

  初浅汐见他言语之间恣意豪气,不是那等轻薄之人,况且,自己昏迷一夜,若他要做什么,哪里还等到现在。便忍痛扶着墙壁艰难的站起来,“我要着衣,还请业王暂避。”

  霍君洌点点头,却并未出去,只转过身背对着初浅汐。初浅汐顿了顿,快速的将衣服穿好,才道,“好了。”

  他转过头来看着她,目光清澈,半晌,“艳若桃李,傲若梅菊,四嫂果真天姿国色。”霍君洌不由笑出声来,明媚的眸子里流淌着光华,端的是恣意风流。

  初浅汐淡淡勾唇,“我倒是对业王此时出现在此地的缘故很好奇。兄嫂的卧房……业王就这般来去自如?”

  霍君洌哈哈一笑,不以为意,“礼教岂为我辈所设。”负手而立,明媚洒脱,“我不过来见识一下饿晕过去还能接我背后一箭之人是何等风姿,况我拳拳赤子之心,光明磊落,何处去不得?”

  初浅汐一愣,原来昨日那一箭竟是他射的。也立刻明白那一箭是要试试她的身手,虽然无语,倒也被他身上这恣意洒脱光明磊落的气度震慑了。她递上那件银貂皮大氅,诚挚道,“多谢业王!”

  霍君洌见她果真不再介怀,眼中流光闪烁,显然十分高兴,“四嫂真乃巾帼奇女子,小弟甚是倾心,他日若能与四嫂一同仗剑走天涯,必是人生一大快事!这衣裳还是四嫂穿着吧,女子体弱,受不得冻。”说完,接过大氅,给初浅汐披在了身上。

  初浅汐正要说话,忽闻门外云歌刻意压低的声音带着几分为难道,“昨夜王爷离开后,奴婢谨遵吩咐,并未进去打扰王妃休息,现在天色尚早,王妃还未醒来……”

  随后便听见霍寒壁冷淡的哼了一声,“天色尚早?”话音未落,门“吱呀”一声开了,霍寒壁甫一进门,就看到要告辞离去的霍君洌,初浅汐身上还穿着他的衣服,脸色一沉,不悦道,“你怎么在这儿?”

  霍君洌没有回答,摇头叹息一声,“四哥,你太粗暴了!四嫂倾城之姿,若是小弟有幸得之,必将爱若珍宝……”说着,摇头离去。

  待霍君洌离一走,霍寒壁猛地猛地关上门,脸色阴沉不定的看着初浅汐。

  只见她面上浅浅的笑容迅速消失,取而代之的一脸冷霜,霍寒壁怒不可遏的一把将她扯到身前,阴寒的道:“没想到,你竟然连一向清高孤傲的老五也勾引上了,我倒是小瞧了你!”

  初浅汐狠狠的推开他,强忍着身上的疼痛,对霍寒壁怒目而视,“你敢不敢更无耻一点?”

  “我无耻?”霍寒壁眉峰一冷,幽深的双目紧盯着她,一步一步走到身前,倏尔抬手捏住了初浅汐的下巴,“当着陌生男子的面……衣衫不整!究竟是我无耻还是你放荡?”

  他昨晚离去的时候是将她从浴桶里摔出去的,她身上一丝不挂的昏迷了过去,不曾想一夜间房间里竟出现了别的男人!霍寒壁心里腾地升起一股怒火,这女人怎么就这么不知检点放荡下贱?

  喉咙原就疼着,肩膀也痛的不敢动,此时又被他这样制住,初浅汐气的差点没破口大骂,狠狠的甩掉他的手,“如果你不是你昨晚突然发疯,你当我愿意啊!”

  霍寒壁一怔。昨晚,他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差点杀了她。好在最后想起这女人虽然该死,可她关系到东沧的安定,断不能死在这里,便留了她一条命。他离开的时候她虽然晕倒了,可毕竟是身怀内力的练武之人,虽然比不上他,但很快苏醒却是没有问题的,如何,竟晕了一夜?

  霍寒壁阴寒着脸,二话不说上来就撕破了初浅汐穿好没多久的上衣,肌肤一触道寒冷的空气,她不由得打个寒战,初浅汐愣了愣,下意识的一巴掌甩在了霍寒壁的脸上,“卑鄙下流!”

  霍寒壁被打的一时错愕,看着一脸愤怒的初浅汐,眸色更加阴沉,一把捏住她的肩膀将她拽了过来,“你发什么疯?当我愿意碰你?!”

  初浅汐这才注意到他的掌心握着一只碧绿的玉瓶,瓶盖一打开,浓烈的清香飘散而出,他倒了些乳白色的膏体在手心,粗鲁的揉上了她泛青的肩膀。

  他手上力道大,初浅汐疼的几乎抽搐,看着他近在咫尺冷酷的脸,她突然一把推开他,“少装了!你不是一心要弄死我么?现在又来做什么猫哭耗子!”

  “你说得对。”霍寒壁霍地俯低身子近距离的凝视她,细长的眸子扬起一抹寒气肆意的弧度,薄唇勾起,淡笑,凛然道“我确实恨不得你死,但是你既然当了承王妃,在还没有好好享受这个身份的荣耀之前就死了,岂不是太可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宠一谋妃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宠一谋妃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