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5章】让我们从头开始,好么?
公子小邪2015-12-21 20:022,122

  霍寒壁闻言,凝眉目光深沉的看着金吉,心中大为震动,连金吉都能设身处地的为初浅汐着想,可是自己……她是他的妻啊!

  雪不知什么时候大了起来,霍寒壁见两人仍旧面露担忧,摆摆手,“王妃受了风寒,现在已经服了药,多加休养很快就会没事了。”不知为何,要向他们说明初浅汐的病情,霍寒壁心中突然一阵不舒服。

  两人这才放下心来,金吉见霍寒壁的身上也已经落了一层白雪,忙道,“雪大了,王爷请回房去吧,属下告退。”

  霍寒壁缓步走向房内,经过小花厅,见云歌正与几个小丫鬟在等候传唤,她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纷纷扬扬的大雪,忽然叹了一口气,“王妃最喜欢下雪天了,可惜……”

  他突然想起来两人和解的第一天早上,他就坐在这小花厅的躺椅上看书,初浅汐身着一身明亮的绿色不顾寒冷的跑到外面,看着到处银装素裹的院子露出那样惊喜欢悦的表情……他抿了抿唇,忽然开口,“溶月,将去年北嶷国相赠的那件貂裘取来!”

  “王妃醒了!”正在这时,卧房里传来赏心惊喜的呼声,霍寒壁心中一动,大步走过去,却又在门前停了下来,拍拍自己身上覆着的落雪,他身形高大,只是站着,便有一股不容直视的威严流露出来。

  “吱呀”一声,门从里面打开,赏心端着水盆走了出来,见到霍寒壁,忙去身行礼。

  “王妃怎样了?”

  “王妃一直没有说话,似乎……心情不太好。”赏心观察着霍寒壁的脸色,小心翼翼的措辞。

  霍寒壁皱了皱眉,初浅汐总是一副似笑非笑的嘲讽神情,让他以为她对什么都不甚在意,原来,自己那番话,竟是伤到了她么?

  忽而又想起当日在天波寺,众人皆认定了是自己行刺大哥的时候,那种愤怒与不甘,被人冤枉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也难为她会伤心。

  霍寒壁推门进去,只见雍容宽大的床帐间,一抹瘦削的身形隐在锦被间,初浅汐侧身朝里躺着,背影孤寂落寞。

  霍寒壁忽觉心头一阵堵塞,突然觉得所有道歉的话都哽在了喉咙里,一句也说不出来。

  “王爷今日不忙?怎么有闲情到我这里来?”初浅汐察觉到来人是霍寒壁,并未回头,只冷冷的说道,话语中显然带着火气。

  “是本王错怪了你……”霍寒壁皱了皱眉,开口道。

  “可是乐昌又做出了什么阴险歹毒的事来,劳烦承王殿下前来兴师问罪?”初浅汐缓缓翻过身,强撑着想要坐起来。

  见她动作艰难,霍寒壁忙上前一步,在床头垫了两床被子,扶她靠着。初浅汐并不拒绝他的帮助,只是仍旧用冷淡眼神看着他,似笑非笑道,“只怕是要请王爷恕罪了,乐昌身体不适,还请改日再审。”

  她容颜艳丽,纵然缠绵病榻未施粉黛,仍然掩不住那一瞥之下眼波流转的风华。

  霍寒壁无奈的叹了口气,温声道,“你明知我不是如此,为何要如此强硬?若不是当时你拿话来激我,我也不会误会了你……”

  “如此说来,”初浅汐不客气的打断他,“是乐昌自作自受?”

  说话间,溶月捧了一件银白色的貂裘进来,纵然在这因天气而有些阴暗的房间里,依然掩不住它的流光闪烁,打眼一看,便是不是凡品。

  霍寒壁接过貂裘,放在初浅汐床头,“你身子弱,天气又冷,日后便用它御御寒罢!”

  初浅汐有些压抑的挑了挑眉,抬眼看着他,“乐昌命贱福薄,怎当得起承王殿下这般厚待?还是请承王殿下自己享用吧!”

  初浅汐的神色语气并没有多大的变化,霍寒壁却突然感觉到她并不生气,自己压抑了许久的心情也不由自主的跟着明朗起来,嘴角挂上了一丝笑意,柔声道,“身子好些了么?”

  “哼!”初浅汐轻轻的哼了一声,转过头去不予理会。

  霍寒壁也不恼,俯身凑进她,“下雪了呢!”

  “嗯?”一听说下雪,初浅汐不由得转过头来,双眼亮晶晶的看向门的方向。自从她病了,就一直闷在屋里不说,而且为了不让冷风吹进来,门窗都是紧闭的,整天闷得发慌,如今一听说下雪,连带着眼神都变得渴望起来。

  看着初浅汐的模样,霍寒壁嘴角的笑容扩大,诱哄的说道,“想不想出去看看?”甚至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的语气是多么轻松愉悦,脸上的表情是多么的柔和宠溺。

  闻言,初浅汐惊喜的看着霍寒壁,随即又想到自己目前的身体状况,顿时泄了气,不悦的嘟囔,“你是嫌我病的还不够重么?”

  霍寒壁笑了笑,“放心,有本王在,不会让你冻着的!”说完,用刚拿过来的宽大的貂裘将初浅汐严实的包裹起来,弯腰将她抱在了怀里。

  “哎,你!”初浅汐还没反应过来,已经稳稳的窝在了他的怀里,这才发觉这件貂裘的确不是凡品,裹在身上热乎乎的,比盖了两床被子都暖和。也便也再说什么,由霍寒壁将她抱进了小花厅。

  这花厅的奇异之处就在于,面向外面院子的整面墙都用透明的水晶砌成,效果和玻璃差不多。况且门窗都关着,还点着暖炉,并不比卧房里冷。丫鬟们见王爷抱着王妃进来,一个个都低了头抿着嘴暗暗的笑着,快步退出去了。

  霍寒壁在丫鬟临走前端过来的一张椅子上坐下,依旧牢牢的将初浅汐抱在怀里。初浅汐见一旁放着软榻,而他却视而不见。

  想到目前两人的关系,虽不说水火不容,但也并不是多和睦,心下黯然,不由得别扭的挣了挣,“你这样,算什么呢?”

  霍寒壁低头定定的看了她一会儿,忽而出声道,“浅汐,以前是我狭隘,只要证明了你的清白,我愿意摒弃前嫌好好待你,我愿意相信你。让我们从头开始,好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宠一谋妃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宠一谋妃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