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7章】不速之客
公子小邪2015-12-21 20:022,153

  霍寒壁接过钥匙来看了看,这只不过是一枚普通的钥匙,并没有什么异常。

  “王爷,不如……让王妃看看?”水溶同样没没有发现什么,又想到这既然是西黎之物,那么也许初浅汐会认识也说不定。

  霍寒壁抬眼看了水溶一眼,惊讶的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些对初浅汐恨之入骨的人竟然渐渐的接受了她?

  霍寒壁将钥匙拿去递给初浅汐,“你看看这把钥匙,可认识么?”

  初浅汐接过来拿在手里掂了掂,忽而笑了,“这可不是简单的石头。”

  “你认识?”霍寒壁忙问道。

  “不认识,”初浅汐摇摇头,“不过我认识这块石头,是黑曜石,听说戴在身上可以辟邪,你确定这不是个随身佩戴的饰物?”

  “不可能,”霍寒壁道,“那些人宁死都不肯透漏有关钥匙的一个字,它又怎么会是普通的物件?”

  “钥匙的秘密早晚会找到的,”初浅汐想了想,说道,“我们能查到,别人一样可以查到。眼下,还是好好保护它为要。”说着,将钥匙抛给了霍寒壁。

  “好了好了,别说这些没意思的,我累了。”初浅汐坐了这半天,已经支撑不住了,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的跳。

  “也该到吃药的时辰了,”霍寒壁弯下腰用额头试了试初浅汐额上的温度,放心的点点头,“温度低了一些,到里面去吧。”说着,将初浅汐抱了起来。

  初浅汐点点头,吃了药便又沉沉的睡了过去。这一觉,一直睡到天黑。

  “王妃,你醒啦?”云歌正在床边陪着她,见她醒来高兴的说道,“高才太医又来看过了,说是今天你好了很多,照这样下去,不出三五天,你就能不发烧啦!哦,王爷说要陪你一起吃晚饭的,也该到晚饭的时辰了,王妃想吃些什么?”

  初浅汐见果然没有霍寒壁的身影,想她可能还在调查黑衣人的事,便问道,“王爷呢?”

  “你醒了?”说话间,霍寒壁已经走了进来,受伤端着初浅汐的药,“正好,起来喝药吧。”

  云歌扶着初浅汐坐起来之后,便出去了,霍寒壁坐在初浅汐身边,亲自给她喂药。初浅汐轻声道,“还在考虑钥匙的事?”

  霍寒壁叹了口气,“看来,这个钥匙果然不简单,就在刚才,已经有人按捺不住进府里来找了。”

  就在刚才,天刚刚暗下来,正是用晚饭的时辰,王府里的暗卫来报,说是有不明身份的人偷偷摸金了承王府,却不像是来行刺的刺客。为了查清他们的来意,霍寒壁吩咐不许惊动他们。果然,这些人并不是来行刺的,而是在霍寒壁的书房和卧房里寻找什么东西。

  “哦?”初浅汐疑惑道,“上午冀王刚刚将人带走,晚上就有黑衣人来王府搜索,这也太凑巧了吧?”

  “你怀疑二哥?”霍寒壁随即摇了摇头,“不会是他。短短半天的时间,就算是他审问出了钥匙的事,也不一定那么快就知道了钥匙在我手上。况且,我们已经拿到了钥匙,依然不清楚它的秘密,二哥怎么会知道的这么快,还贸贸然的派人来搜,天可还没黑透呢!”

  初浅汐赞同的点点头,“不管是谁,对方为了得到它竟然派人潜入承王府来搜,它背后可能隐藏着一个重大的秘密。没有找到钥匙,那些人不会善罢甘休,我看,还是得找个万无一失的地方来收藏。”

  “是得好好想想,”霍寒壁将碗放下,“在找到万无一失的地方之前,我会将它带在身上。好了,起来吃饭吧。”

  初浅汐虽然觉得身上轻松了许多,但还是很容易犯困,吃过了饭,华月便早早的睡了,知道第二天早上,才又听到了一个消息。

  霍寒壁哭笑不得的打量着手里的钥匙,说道,“这小小的钥匙到底有什么秘密,竟然让我的承王府比客栈还要热闹。”

  初浅汐正在洗漱,闻言笑问道,“怎么,昨晚又有人进来了?”

  “嗯,”霍寒壁走过来试探初浅汐额头的温度,“好多了。这钥匙要尽快的放到一个稳妥的地方,你说……放在哪里既方便又安全?”

  “这……我怎么知道啊,别说各方面的势力了,就连承王府,我都没有摸清楚,又怎么会知道哪里安全呢?”

  看着初浅汐有些狡黠的笑容,霍寒壁无奈的笑了笑,“先不说这些了,吃饭吧。今天觉得好些了么?”

  “睡了半天一夜,我已经好多了,你看,这都已经能起来了。”

  “启禀王爷!”两人正在说着话,水溶突然在房门外叫道。

  “什么事?”

  水溶推门进来,“王爷,钧王送来请柬,说是要在府中设宴,宴请几位王爷,请王爷拨冗前去。”

  “拿给本王看看。”霍寒壁接过来看了一眼,笑了笑,“大哥这是什么意思?”

  初浅汐接过去,请柬上并没有写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只说是兄弟们要多聚一聚,加深情谊之类的客套之言。

  初浅汐笑了笑,“依我看,上次钧王妃不是误会你了么?这是给你道歉呢!”

  上次在天波寺,钧王妃茉嫣言辞锋利的指责霍寒壁为了毁灭遥喀城抬手参奏他的奏折而行刺霍泽天,虽然后来说明了这是一个误会,但是这件事情不仅损害了霍寒壁的名声,更是有碍于霍泽天和霍寒壁只见的兄弟之情,虽然彼此都再也没有提过这件事,但见面还是有些尴尬的,看来,霍泽天是想借宴请众兄弟的机会来缓解两人间的不愉快。

  看着那种请柬,初浅汐突然又笑了,“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水溶不解的看着她,“王妃的意思是?”

  “没事,”初浅汐狡黠的笑了笑,“我们不是一直在想,究竟将那把钥匙放在哪里才是最为安全稳妥么?这下不用想了,钧王爷已经给我们送来了一个最佳的选择。”

  霍寒壁明白了她的意思,“你是说,将钥匙藏在大哥的府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宠一谋妃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宠一谋妃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