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章】承王妃现身
公子小邪2015-12-21 20:022,115

  “行了!”见众人有越争越烈的趋势,皇上不耐烦的低喝一声,“承王妃和老五失踪的事情稍后再说,眼下,还是尽快查明钧王遇刺之事要紧!”

  钧王妃不再计较云歌,转身走回皇上身边,屈身道,“父皇,请您一定为钧王做主啊!”

  初浅汐静静的观察着皇上的态度,想看出他对霍寒壁的态度。可还没看出什么来,坐在霍寒壁上位的一个青年男子漫不经心的揉着自己的手腕,问钧王妃道,“王嫂,若是有人行刺大哥,并想要嫁祸给四弟,定会换上四弟的衣裳,敢问王嫂昨夜里是仅仅看到了四弟的衣裳呢?还是看清楚了那人的面容?”

  初浅汐闻言,不由得细细打量了一下这个男子,只见他穿着一身橙红色团龙王袍,衣服上用暗红的丝线绣着祥云瑞兽图案,原来又是个王爷!此人大概二十五六岁,下颌方正,目光清朗,剑眉斜飞,整张脸看上去十分俊朗,给人感觉器宇轩昂,沉稳老练的感觉。他分明是在漫不经心的笑着,但不知为何,初浅汐却觉得这人身上散发着一种极淡的、却又不容忽略的落寞感。

  “这……”钧王妃皱了皱眉,仔细的回想了一会儿,半晌摇头道,“昨晚天色太黑,我并没有看清那人的脸,但是,我却能肯定那人必是承王!”

  “啊?”太尉郎彦宜疑惑道,“难道钧王妃还有其他的证据?”

  “不错!”钧王妃怨恨的看了霍寒壁一眼,走到大殿中央,从袖筒里又掏出来一枚物件,拿在手里展示给众人看。

  那是一块碧绿莹润的玉佩,线条十分简单,左下角刻着一个“承”字。

  “那人将钧王刺伤之后,慌乱逃走的时候却不妨被钧王在昏迷之前扯下了这块玉佩!”她转身将玉佩呈给皇上,语带悲伤的说道,“这玉佩想必众位大人也都认识,至于它的主人,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初浅汐看着钧王妃眼中笃定的神情,冷冷的勾了勾唇角,伏在云歌耳边又说了几句。

  “在座之人想必没有一人是我家王爷的对手,他武功这样高强,若真是要进入钧王的卧房‘取’什么东西,对他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既如此,他怎么会大意的惊动了钧王呢?又怎么会留下证明自己身份的玉佩呢?”

  皇帝点点头,“这丫头言之有理,寒儿,你的玉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霍寒壁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恍若罂粟绽放,“儿臣的玉佩几日前就不见了。”

  “父皇!”钧王妃忽然脸色一变,神情凄楚的看着皇上,痛声道,“铁证如山,承王蛇蝎之心昭然若揭,所谓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父皇为什么还不降罪于他,反而让他在这里诸多狡辩?”

  “茉嫣,你别急,如若证实承王果真如你所言,朕绝不宽恕于他,只是此时疑点颇多,尚需细细查证,你先坐下。”

  钧王妃纵是再难过,皇上这样说了,她也只能不甘的退回去,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

  霍寒壁把玩着手上的扳指,目光落在云歌身上,眼里闪过一丝玩味,不由细细的打量起她,虽然他与这个丫头接触并不多,但却还是知道她性子颇为冲动,怎么今天说话如此犀利尖锐,竟像是有高人在后指点?

  他眼神一闪,忽然发现在云歌身后站着个小厮,身量瘦小,只比云歌稍稍高了一点,他低着头,仿佛对众人的挣扎毫不关心。

  是她?

  霍寒壁心中疑惑,她不是被一群黑衣人带走了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既然来了,为什么又不以真面目示人?钧王的事情与她有关系么?

  心中疑惑重重,霍寒壁却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丝毫不将他人的指责与控诉放在心上。

  “若如冀王所言,是有人假冒承王殿下行凶。可想要悄无声息的取走承王的贴身玉佩,此人不是武功非凡更胜于承王,那就是承王身边之人。”丞相郁如风对着皇上长揖一礼,肯定的说道,“依老臣愚见,在武功上超过承王之人,真是闻所未见,承王身边的人,有这个能力和动机的,当属一人无疑!”

  他虽然没有明说那人是谁,但在场众人大都明白了,郎彦宜惊讶道,“是承王妃?”

  “哼,不过西黎妖人罢了!”郁如风貌似对初浅汐成见甚深,不屑的冷哼一声,“再联系她与业王同时失踪,说不定就是为了掩饰她行刺钧王,这其中必定有什么阴谋!”

  初浅汐见这群人神色几变,最终竟然还是将矛头指向了她。看着他们或惊疑或愤怒的面容,她只觉得心中怒意澎湃。

  众人都听说过初浅汐诡异多变的心计,对她原就存着一份畏惧,听郁如风说她计划着更大的阴谋,人人心中都有些惶恐不安。此时,忽听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来,“各位大人真是好本事,对于本宫所思所想所谋竟比我自己还要清楚三分。”

  众人心中一惊,还没来得及发现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就看见人群中走出了一个穿蓝色粗布短打的小厮来,他走到大殿中央,伸手摘下头上的帽子,一头青丝如瀑布般倾泻了下来。她抬头看着郁如风莞尔一笑,“是不是,丞相大人?”

  郁如风完全没有料到初浅汐竟然就在殿中,一时有些拐不过弯儿来的后退了两步,疑惑道,“你,你——”

  “本宫原本还担忧,寺中这般寂静,别是出了什么事,却没想到,竟看到了这样精彩的一出好戏。”说完,初浅汐缓步走到帝后面前,施礼道,“汐儿见过父皇、母后!”

  “汐儿,快起来!”皇后忙道,“你没事吧?怎么回来的?洌儿可是与你一起?他人呢?”

  初浅汐一一回答了皇后的问题,并说业王没事,此时想必也已经在寺中了,皇后才放下心来,“回来了就好,如此看来,钧王的事情,果真与你无关,你也累了,去坐着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宠一谋妃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宠一谋妃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