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6章】相谈
公子小邪2015-12-21 20:022,163

  初浅汐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喜气盈盈的厅堂中,长身玉立的男子,和他身侧小家碧玉温柔客人的女子,他们并肩站在那里,果然是有些相称的。

  初浅汐怔怔的凝视他们一段时间,看着百官们陆陆续续的走上前来道贺,这个说,“苏姑娘心地善良,上苍必定会庇佑”。

  另一个说,“人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苏姑娘能与承王殿下成其好事,也算是缘分了!”

  初浅汐看着这些人谄笑着恭维不停,冷笑一声,一步一步退出殿中。

  “汐儿!”

  看到初浅汐脸上那个极冷的笑容,霍寒壁心中一痛,下意识的就要追上去。

  苏展儿心中一惊,忙一把拉住了霍寒壁,抬起一双无辜的眸子,委屈的看着霍寒壁。

  霍寒壁拍了拍苏展儿的手,示意她不必惊慌,自己不去便是了。他想到,苏展儿来王府只有短短几日光景,与府中之人并不熟悉,对自己便依赖多些,如若自己为了初浅汐就此离去,这大婚的典礼上,置展儿于何地?

  想到这些,霍寒壁神色复杂的朝初浅汐离去的地方看了一眼,便与来宾们寒暄起来。

  初浅汐一走,虽然众人都觉得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同时也都轻松了许多。况且承王爷的家务事,哪里是他们这些外人能够过问的?宾客们也只是顿了一顿,随即又好似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继续喝起喜酒来。

  初浅汐回去之后,倒是没有为了这件事情继续难受,她虽然对于霍寒壁报恩的方法很不赞同,却也知道这是苏展儿的祖父临死之前最大的牵挂。

  她介意的是霍寒壁对待苏展儿的态度,和看她时那样温情的眼神,苏展儿看着霍寒壁的时候眼睛里流露出来的爱慕与依恋更是让她不悦到了极点。

  初浅汐闭着眼睛静静的靠在美人榻上,想着刚才霍寒壁说的话,虽然他已经知道了苏展儿之前曾经救过霍寒壁的性命,但却是在刚才才知道,原来就是在沧黎之战的那个混乱的晚上。

  可是似乎有哪里不对劲,如果这仅仅是沧国军营里的动乱,那乐昌公主怎么会又是中蛊又是受伤的?她知道,乐昌公主的身手了得,绝对有自保的能力,之所以那样,必定是经过一场激战的。

  而云歌已经说过,乐昌公主当晚的确是去找霍寒壁的。

  那个时候,乐昌公主已经爱上了霍寒壁,见他有难,必定是要挺身相救,这也恰好能解释她中蛊受伤的情况。

  但若是乐昌公主救了霍寒壁,那怎么会又冒出来一个苏展儿?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自己猜想错了,还是中间发生了别的事情?

  初浅汐必然要将这件事情弄个清楚,现在还不急,等他们那边忙完了,自己定要将这件事情查清楚!

  初浅汐烦躁的在美人榻上翻了个身,闭上眼睛睡觉,迷迷糊糊不知过了多久,初浅汐半睡半醒之间突然感觉的有人在看着自己,猛的一个激灵醒了说来,直直的盯着坐在自己身边的人,这才发现,自己身上已经盖了一条锦被。

  初浅汐刚才吩咐过云歌她们,没有自己的传唤不要进来打扰,她们知道初浅汐心情不好,只会更加小心伺候,不敢忤逆与她,这被子,显然是霍寒壁给她盖上的。

  初浅汐装作不知,依旧板着一张脸,见霍寒壁喝酒喝的双颊都红了,连眼睛都泛着红光,忍不住嘲讽的叽笑一声。

  “汐儿,”霍寒壁叹了口气,俯低身子压在初浅汐的身上,将她满满的抱在怀中,一张脸也伏在初浅汐的颈窝里,狠狠地嗅了一口她身上的气息。

  初浅汐看了霍寒壁一会儿,不清楚他是何意,刚要开口询问,突然听到霍寒壁低沉的声音,“汐儿,我很想你……”

  初浅汐怔了怔,心中泛起一点一点的柔软,霍寒壁突然离开十几天,回来却带了个素不相识的苏展儿,之后两人为了娶侧妃的事情一直不痛快,她又何尝不想念他?

  两人静静的抱了一会儿,初浅汐才慢慢的开口道,“王爷如果忘了我白天所言,乐昌可以再说一次。”

  霍寒壁抱着初浅汐的手臂猛的收紧,不可置信的抬起头来看着她,半晌,他才听见自己的声音,“你是……真的要与我决裂?”

  初浅汐转过头去,不是她执意与他决裂,而是,他根本就不明白她的心。

  “王爷,天色已晚,还是不要让侧妃久候才是!”

  初浅汐说这话,原本不过是赌气,可话一出口,才忽然想起,今晚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又想起自己大婚的那一夜,两个人剑拔弩张大打出手,如今他们是必然不会如此的,只会软语温存,抵死缠绵。

  想到这些,初浅汐突然觉得心疼的厉害,向里翻了个身,背对着霍寒壁,硬声道,“快走吧!”

  霍寒壁却站着不动,等了半晌,就在初浅汐以为它是不是睡着了的时候,听他低低的说了一声,“你……一点也不在意?”

  怎么可能不在意!初浅汐心道。可是我在意了你就不会去么?你若是在乎我的感受,我分明是不愿意让你娶别人的,你不一样还是娶了?现在还说什么在不在意的,有意思么?

  “在意也没用的事情,我为什么要去费那个心?”

  看着初浅汐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背影,霍寒壁只觉得胸中堵的厉害,他倒宁愿初浅汐横眉冷对跟他大吵大闹,至少那还说明她是在意着自己的,可是眼下她的反应,让霍寒壁无端有些心慌。

  “其实,我……”霍寒壁张口想说些什么,可是顿了一会儿,终究还是没说出来,只道,“你先起来吃点东西吧,我去书房了。”

  说完,竟真的转身走了。

  初浅汐只觉得心中又酸又疼又胀,真是百般滋味在心头,又想到霍寒壁就这样走了。虽然是自己让他走的,可是他真的走了,她心里不可阻止的涌上一阵酸楚,眼泪终究还是忍不住,大颗大颗的落了下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宠一谋妃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宠一谋妃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