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美女警花
六月道2017-07-20 15:202,468

  啪_______

  昏迷女子挥手就给萧然一个耳光,抱着车里的一只熊猫玩具遮住身上暴露的部位,双手抱膝,缩成一团。

  “喂!你这女人怎么打人呀?”萧然摸了一下被抽得火辣辣的脸,怒目而视,恨不得扒光她的衣服,把她就地嘿休了,刚刚拼死救了她一命,她竟不识好待,还动手打人。

  “卑鄙,下流,无耻的臭流氓,快放开我。”昏迷女子使劲地捶打着车窗玻璃。

  “老子刚才把你给救了,你骂老子是流氓,你脑子才有毛病啊?”萧然上前抓住她的手猛拽。

  “放开我,放开我。”女子挣扎几*体往后一倾斜,白眼一翻,人又晕了过去。

  “喂,你怎么啦!醒一醒啊!”蕭然探了探她的鼻息,

  “站住!别动。”一支黑洞洞的枪对准他后脑窝,听声音好像是个女的。

  萧然双手举起来,后面的女子一手拿枪,蹲下来一手搜了搜他身,上下摸了摸发现身上没有带凶器,

  女子把枪口对准他的颈椎大声喝道:“转过身来。”

  萧然双手抱头,慢慢转过身来。神眼一瞄,原来是一位穿制服女警察,

  胸脯暴满,似乎欲将胸前的那颗衣扣挤爆,看着极其的制服诱惑。

  她娃丁,叫丁家慧,年纪二十二岁,临安市警察局出了名的美女警花。性情和她火辣的身段一样任性波辣。喜欢单独行动。

  在萧然开着这辆大黄蜂一路超车狂奔时,就已经被她盯上了,由于蕭然车速太快,她居然跟丢了,绕了一大圈才发现他的大黄蜂停在这家废弃水泥厂

  也就在这时她刚好看见蕭然抱着一个昏迷女子从一家破旧的小棚屋出来,显得十分可疑。

  “误会,一场误会。”萧然双手举起嘻皮笑脸。

  “误会!你当我空气,哼。。上车,跟我去警察局一堂。”丁家慧见蕭然愣在哪不动,抬腿就朝他老二踢了过来,蕭然索性地身子一蹲,抬头一瞄,

  尼玛!下面春光乍现,丁字禈,禈叉上还绣一只米老鼠,极其诱人,不过看过她内内就付出代价的,所以他的胳膀重重挨她了一腿踢。

  丁家慧当然本不知道,还以为自已功夫厉害,对方跟本无法躲闪,为此她觉得对付这号人跟本不需要枪也可以摆平,她把枪收了起来,拔出手铐亮出来审问道:“你刚才对这位女子做什么?”

  “警官,我没有把她怎么样,你真的误会我呢?不是我弄昏她的。”萧然知道跟她解释没有用,但可以借解释的方式让她放松警惕,趁她不留意时,蕭然一把夺过她手铐,

  咔嚓,

  手铐一眨眼竟铐上丁家慧的左手腕,另一支手挥洒地一把夺过她手中的枪。

  呯哒——

  她的枪被强行扔进了她的车后备箱,从她身上搜出一串手铐钥鍉,将她牵到警车旁,

  咔嚓——

  铐在警车的方向盘上。

  “嘿嘿……长得不错吗?挺漂亮的嘛!”萧然用手挑着她下巴,戏弄起她的,摘下她佩戴在胸前证件看了看,“丁……家。。慧,人长不漂亮,名字不错吗,哎!有男朋友吗?”

  “有没有男朋友关你屁事,快放开我,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不知道,那你说一说我在做什么。”

  “你这是袭警,是要坐牢的”丁家慧大喊大叫。

  “我知道啊?”

  “知道,那你还不把我放了。”

  “放了你可以,不过你得回答我一个问题,答对我就放了你。”

  “什么问题?”、

  萧然先是盯住她一对高硕如云的双峰看了看两眼,目光迅速转移到她*蓝色短裙,摸了一下巴嘻笑道:“丁字禈,粉红色,禈头上还绣了一只米老鼠,只有你回答我,是或不是,我就放了你。”、

  “你这臭流氓,王八蛋……我要杀你。……”

  丁家慧气得直跺腿,长这么大,还没有人敢这么辱侮她,在警察局,局长都要让她三分,可没想到她今天会受一个臭流氓的侮辱,不过让她纳闷又难受的是,这家伙是怎么知道自已的穿得是丁字内禈,连禈头的绣的老鼠图案都知道。

  “不好意思说是吧,那就拜拜,你就一个人在这荒山野岭里兜着,我可给过你机会啦!”

  看着蕭然走远,丁家慧突然有个想法,不如回答他,待她把自已放了,再好好收拾他,想到这里丁家慧大喊一声:“我说,你等一下。”

  “呃,这就对了。”蕭然立马转过身来,嘻皮笑脸的看着她,“回答我,是不是。”

  丁家慧想再一次确认:“如果我回答,你真会放了我吗?”

  蕭然拍了拍胸部说:“我堂堂七尺男儿,说话岂能当儿戏,只有你敢回答,我有什么不敢放的。”

  “说话可算话。”

  “当然算喽!”

  丁家慧咽了咽口水,这必定是涉及女人的隐私,是她有生以来最简单的问题,但也是她有生以来最难回答的问题,也是她最难齿启的问题,但一想到能马上放开她,丁家慧咬了嘴唇一字一顿地回:“……是……现在可以放了吧?”

  蕭然鼻子一摸,表示很不满意地说:“是……什么呀?自已穿什么内禈就这么难易启齿吗?不说清楚,我是不会放开你的。”、

  “好……好。。我说……我说,丁。。字。。禈,粉……红色,内内上绣……了一只米老鼠,这一下总说得够清楚了吧!现在可以放了我吧!臭流氓。”、

  “这样才对,我说话算数的,我说敢说,我就敢放。”蕭然已经准备了钥鍉,正要给她开钥的时候,

  “你快一点行不行。”丁家慧急躁地催促令蕭然立刻产生了几分怀疑。

  “吹什么吹,这不是再给你打开吗?”

  “开个锁用那么久吗?”

  蕭然回头瞥了她着急的神情,和她那张粉脸上布满杀气,立刻感觉不对劲,手一缩,又收回了钥鍉,“看你那么着急要我放了你,想必我一放,你就会找我拼命是吧!”

  丁家慧怕自已露馅,于是乎冲蕭然一笑:

  “放心吧!不会的……不会……”

  “不会,你别装啦!着急的样子已经出买你,所以我想了想,我还是不能放你。”

  “你……你这臭流氓你敢耍我。”蕭然气得直跺脚,真恨不得一枪打爆了他头。

  “嘿嘿……这不是我在耍你,本来我是想放开你,可你刚才着急的样子实在令人可疑。”、

  “那你放还是不放?”

  “不放。”

  “不放!那你不是在耍我吗?”

  “随便你怎么想,如果你觉得我在耍你,也可以理解。”

  “你……你这臭流氓,我跟你拼啦!”

  丁家慧紧握粉拳,手被铐在车门上,打不到他,只好把怒气发泄在车门上,将车门拍得“啷当”巨响,脚还不停地跺警车轮。

继续阅读:009被迫审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总裁的超级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