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0 投抱送怀
六月道2017-07-20 15:202,406

  沈丽雪左瞧右瞧,发现这店里挂得全都是女装,好像没看见男装,前一段时间来逛来时候,还看见有男装呢?

  “这店有男装吗?”

  “有。”

  “在哪儿。”

  “在三楼,你跟我来。”扎马尾辫的女销售员手一招,领着两人直奔三楼。

  蕭然一上三楼,尿急了,急匆匆去了 一堂洗手间,回来时,

  发现一条唯一出口的走廊里正围观很多人。

  萧然觉得很好奇,走过来一瞧,

  只见一位身穿皮衣男子正与一个糖果卷发的美女在拉拉扯扯的争吵着,皮衣男子拉着一个美女的手,死劲地拽着她,女子却抓住走廊旁的扶拦,死活不跟男子走,两人就僵持在走廊中间,把两边的过道给堵死了,

  “你不放不放手。”女子大喊。

  男子笑了笑说:“这一次我是不会放手,好不容易抓住你,再过几分钟你爸过来,我看你还往哪儿跑。”

  由于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蕭然一直没看清女子的样貌,虽然只是看见她侧面,但感觉好像面熟,好似从哪儿见过。

  蕭然挤进人群,一瞧她正面,尼玛!这不是上次在飞机上那位叫‘王蓉’的邻家美女吗!”

  还没等蕭然过去打招呼,

  “蕭大哥。”王蓉竟一眼先认出他了,拼命地向蕭然挥摆着手喊道。

  “这人是谁啊?竟敢对我王蓉妹子如此无礼。”

  蕭然走过来,二话不说,上前一把将皮衣男子摞倒,王蓉也趁机挣脱他的手。

  皮衣男狼狈从地下爬起来,

  一抬头就瞧见蕭然竟过来和王蓉直接来了一个熊抱。

  长衣男何曾受得这股怨气,他怒目又喷出火花,杀人的心一下点燃了他,

  从地操起一根木棒,朝蕭然的脑袋一棍抡过来,

  咔嚓——

  蕭然一脚将他手中木棒直截踹断半截。

  长衣男攥着还剩半截木棒戳指到蕭然鼻尖上怪兽一般吼叫:“操泥妈的,你是谁啊?操泥妈,我还要问你是谁,你他妈的在光天化日之下,还想强迫民女呀?”

  “哼……什么强迫民女,你眼睛瞎了,她是我女朋友,你没看出来吗?”

  “谁是你女朋友,我什么时候说过是你女朋友哈!”王蓉走过来不但否决了他,配合蕭然。,

  皮衣男指着蕭然瞪鼻子上眼地问王蓉:“他是你什么人?”

  “他是我在国外交的的男朋友。”王蓉淡然地回道,慢慢向蕭然靠拢,手还扶挽着蕭然胳膀,把白净的小脸温馨依偎在他怀里。

  胸前的一对36D咪咪随着挤压过来,软绵绵贴在蕭然腹部上,尼玛!这什么情况,在飞机上,就因多瞄了她几眼,被她骂得狗血淋头,可现在刚一见面,竟把胸前的大咪咪自已贴了过来,还说他是她男朋友,这什么跟什么呀!蕭然感觉来得有一点太突然。

  “什么?他是你男朋友。”皮衣男两眼一瞪。

  美女投抱送怀来演和他一曲戏,蕭然当然心里明白,岂不能不配合的道理。

  |“对!我一直是她男朋友,我们相爱都好几年了。”说着他的手像蛇一般灵活顺着她顶椎一下子滑落到她肥臀上,尽管王蓉像触电一般,身体不由颤抖了一下,还伸手拍他那支过份的手。

  不过他那伸出手不由自控的在她肥臀上轻捏一下后,立马回到王蓉的腹下呈细弧形的小水腰,趁王蓉脸贴得近之际,‘啵’地一声,一口亲在她白嫩的小粉脸上秀恩爱。

  王蓉觉得蕭然配合得有些过了头,肠子都悔青,自已抱怨自已,什么人不好找,怎么会就想到找这么一个臭流氓来做挡箭牌,充当男朋友,尽管心里不爽,可是把这曲戏演得逼真,王蓉也只能委屈自已尽量配合,谁叫自已选择了他呢?

  气得皮衣男愤恼地脱掉皮大衣,怪兽似的大吼大叫,手指一点一戳,几乎又指到王蓉额头咆哮道,“好啊!蓉儿,你原来在国外找了这么一个下烂的人做男朋友了,怪不得一回国,总躲着我。”

  “喂……你说谁下三烂。”蕭然黑着脸质问他,

  皮衣男瞪着一双死鱼一般眼神敌视蕭然道:“你Y的,老子就说你是下三烂,这么着,你敢动我一下,你信不信老子马上叫人弄死你。|”

  |“你再说一遍。”蕭然指着他鼻子吼。

  皮衣男瞪着双金鱼眼,那凶巴巴的气势,恨不得一口把蕭然给活吞了。

  皮衣男皮笑肉没笑地‘啍哧、’一声道:“操泥妈的,我说,如果你再敢动我一下,我马上叫人弄死你,有本事你别逃。”

  蕭然上前推了下他一下,“动你一下,又怎么着,你想怎么弄死我呀?来呀!我倒要看一看你要多大本事。”

  皮衣男一抬脚,怒骂一句,“我操!”一脚踢了过来。

  蕭然一把抱住他踢过来大腿,用力一掷,像扔垃圾似的丢到洗手间旁一个消房柜,头‘啷当’撞上挂在墙壁的灭火器瓶。

  蕭然还想过去,踢他两脚,王蓉拦住他,“算了!我爸,马上来了,快走吧?

  王蓉之所以怕老爸过来,是因为她老爸要非逼着他嫁给衣冠畜兽的皮衣男。

  皮衣男叫吴志军,他爸是检查院的院长。

  王蓉的老爸叫王长果,是一家加工私营企业家,给那些没有营业照,没牌匾没号的黑厂加工,专们生产一些假冒产品

  五年前,王蓉在一家酒杯吧认识他,可能是王蓉长太漂亮,这娃吴的是一眼就看上她,可王蓉本不喜欢他,但吴对她一往情深,这一辈子就认定了她,非她不娶。

  为了得到她,她不惜一切手段,有一天他检查院找老爸,无意听到老爸要调查王长果,吴泽军本来是告诉王蓉,可想来想去,他没有把这事告诉王蓉,而直截去找王长果,把这检查院要调查他加工厂一事原原本本告诉他。

  王长果当时就吓坏,他心里很清楚,如果检查院一查的,他加工厂肯定会被查封,他也可能会蹲大牢。

  王长果知道吴泽军喜欢自已的女儿,只有他才能帮他的忙,他爸可是检查院的院长,只有他一句话的事。

  吴泽军答应帮他,不过他要提出一个要求,事成之后,王长果必须把女儿允配给他。王果长为了自已避免蹲大牢,也为事业,不管女儿答不答应,他替女儿答应了。

  吴泽军回到家,把喜欢王长果的女儿的事告诉院长老爸,并求老爸不要调查王长果。

  身为检查院的老院长怎么能之法犯法,当然不让,可没想到儿子竟跳楼自杀来威协。

  无奈,老院长只好答应不动王长果。

  王长果的加工厂有了检查院的院长的护着,生意是越做越大了。

继续阅读:0021 美女相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总裁的超级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