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君子
湮灭无恨2015-12-29 18:392,143

  纨绔公子在后面大呼小叫,蒋钦有些烦,听不下去了,正待拍案而起,周泰已经拍着桌子站起来了:“哪里来的混蛋,打扰我和大哥喝酒。”

  纨绔公子又惊又怒,转身骂道:“好个蠢汉,敢管本公子的闲事。信不信本公子让人将你关进打牢吃牢饭去?”

  蒋钦听到这里,反而平静下来,站起来盯着纨绔公子道:“哦?你还能将我等投进大牢?”

  蒋钦一转身,纨绔公子正对面近距离地打量了蒋钦片刻,突然脸色一变:“呃,莫非是……蒋公子?”

  蒋钦一愣:“你认得我?你是谁?”

  纨绔公子确定了蒋钦的身份,支支吾吾道:“那个,蒋公子。太守大人年宴上,见过蒋公子一面。”

  蒋钦这才明白过来,想是这纨绔子弟跟着父辈参加陆康的年宴,见到陆康主动找自己喝了杯酒,所以记住了自己。只听纨绔公子又解释道:“刚才没看到蒋公子在此喝酒。打扰了公子你的雅兴……今天公子的账单算我的,作为打扰公子雅兴的赔偿。”说着不待蒋钦回答,便领着小厮往楼下去了。

  蒋钦周泰两人面面相觑,正待坐下来继续喝酒,身后的青年人站起来了:“两位,如不嫌弃,且过来痛饮一番如何?”

  蒋钦回想起先前见到的青年人的笑容,痛快道:“固所愿也,不敢请耳。”蒋钦来到青年人的桌子对面坐下和青年相视而笑,周泰自然是跟着的。

  青年人举着酒杯施礼道:“刚才多谢两位相助,肃借水酒一杯,多谢两位了。”

  蒋钦回礼道:“无需多礼,此等纨绔,只是借着家里的势罢了。”三人举着酒杯,蒋钦还想说些什么,周泰却已经一饮而尽了。两人跟着喝完,青年人便满脸笑容地打量着周泰。虽然这样一直盯着别人看有些不合适,可鲁肃的笑容却是温和无比,给人一种谦谦君子的感觉了。因就算是周泰,也不觉得鲁肃有失礼之处。

  蒋钦其实也不喜欢这么多礼节,只是身处这个时代不得不遵守。而且眼前这个青年人蒋钦只觉不是普通人,因此就更加不好意思随意了。见青年人觉得周泰挺有意思,便对青年人介绍道:“这是我二弟周泰周幼平,让你见笑了。我二弟平时就喜欢喝酒的。”

  青年人摇手笑道:“无妨,这位兄弟是真性情。”

  蒋钦也笑了:“我是蒋钦,字公奕,和我兄弟都是九江人士。未请教……?”

  “鲁肃,字子敬,临淮人。”

  蒋钦大吃一惊,没想到在这里会遇到这个一名人。其实蒋钦对鲁肃并不是很了解,可是蒋钦知道,能够接任周瑜周郎赢得孙权的信任,出任江东第二代大都督的人物,又怎么会是简单的人物呢?这可是一等一的牛人啊。

  鲁肃疑惑地看着蒋钦,问道:“肃自问今天是第一次见到两位,可是看你神情,你认得我?”

  蒋钦这下就知道眼前这牛人却是不是假货了,至少刚才蒋钦惊讶的表情,可是一闪而逝,可鲁肃还是抓住了。

  蒋钦连忙掩饰道:“钦只是疑惑,在这皖城还能遇到和我兄弟两人的同乡。”

  鲁肃还是将信将疑的,蒋钦打着哈哈道:“你我三人也是不打不相识,就互相称呼表字,如何?”

  鲁肃这才笑道:“正合我意。”

  蒋钦给鲁肃斟了杯酒,随意地问道:“今天上元节,子敬不在家中为何会来皖城?”

  蒋钦此时心里已经惦记上了眼前的君子,因此迫不及待地想知道鲁肃现在来皖城的原因。”却听鲁肃轻叹道:“肃原本居于东城,年前才迁居居巢。故南下出来散散心。”

  蒋钦对此云里雾里不知道所云,又不便详细打听,只好举杯道:“即是散心,便当痛饮数倍,宿醉之后心情格外舒爽。”

  鲁肃笑道:“公奕所言倒是新颖,你我再喝一杯。”

  蒋钦故作愕然道:“莫非子敬千杯不倒,从未醉过?”

  两人哈哈大笑,周泰虽然没笑,表情却也柔和下来。先前见鲁肃似有武力的样子,担心伤害到大哥蒋钦,故才多看了几眼。现在知道鲁肃没有敌意,自然就慢慢放松下来。鲁肃好像也感觉到了,对着周泰笑笑没有说话。

  三人又喝了杯酒,鲁肃放下酒杯面带笑意地问道:“我见刚才那位公子,似乎认得公奕和幼平。莫非你们二人在这皖城还是名人不成?”

  蒋钦同样笑容满面:“什么名人啊。钦兄弟二人,也是刚来这皖城不过数月。只是年前太守大人举办年宴,我等有幸参加罢了。”

  鲁肃打量着蒋钦:“太守大人的年宴,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参加的啊。”

  蒋钦解释道:“我等是跟着桥公一起去的,不是太守大人单独邀请的我们。”

  “可是皖城望族桥公?”鲁肃虽然是在询问蒋钦,可用的却是肯定语气。想来也是,皖城桥家乃是一大望族,鲁肃自是有所耳闻。继而猜到应该是桥公赏识蒋钦周泰二人,这才带其赴宴。能得到桥公赏识,那应该是有本事的人了,鲁肃便生气了结交之心。殊不知,他想结交的人早就在心里打着他自己的主意了。

  正想着跟蒋钦探讨一下天下大势,来观察蒋钦本事。蒋钦已经开口了,只是声音很低,低到只有自己三人能够听到:“子敬,不知你认为我大汉眼下的形势如何?”

  鲁肃一愕,眯着眼笑道:“群雄割据也。”

  蒋钦以为鲁肃和自己刚刚认识,不好叙说。只好拿袁术来试探鲁肃:“袁术原本据守豫州,却出兵扬州。眼下屯兵寿春,于我皖城虎视眈眈。我知子敬大才,不知有何教我?”

  鲁肃仔细打量了蒋钦一会,低头沉吟问道:“公奕既不是皖城太守,又何必在意这些?”

  蒋钦认真道:“桥公欣赏我等,又有恩与我等。男子汉大丈夫有恩自当报恩。”

  鲁肃听得肃然起敬。

  蒋钦眨眨眼,又吭到一个牛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蒋钦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蒋钦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