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入戏
湮灭无恨2017-04-15 10:562,444

  只听见大船上传来一阵喧哗声,伴随着手下士卒的吆喝声“快点!”从船舱走出一位中年人,身后跟着几个护卫和数十个军汉。仔细一看,中年人牵着的两个小女孩竟是双胞胎。年纪虽小,却生的出水芙蓉般,已可以看出美人胚子的迹象。其中一个护卫边上还跟着一个满脸稚气的青年,眉角间已有些英武了,看似老实,那四处乱转的眼睛里满是雀跃。所有人都被缴了械,弓箭、长剑都仍在甲板上,自有士卒上去挑选自己中意的武器。

  中年人见蒋钦目露邪光打量着自己的一双女儿(蒋钦:我冤啊,我又不是萝莉控),双手将其往身后一带,慌忙道:“皖城桥玄,从荆州访友归来。惊扰贵地,还请各位通融通融。”

  言语间自然带着的那种贵气,将周围士卒都镇住了。中年人满意的笑了笑。可先前眼眸里闪过的一丝慌乱,却被蒋钦给捕捉到了。经过这么久的休息,蒋钦这会也冷静下来了。观察对方眼神判断是否其说谎,却是养成的本能,简单之至。

  正想着如何开口时,边上的大汉冷哼一声,将周围士卒都唤醒,然后对蒋钦道:“大哥,怎么办?”

  蒋钦此时也猜到,自己应该是这伙人的头领了,出来打家劫舍,而边上的大汉应该是这个身体的小弟,于是斟酌道:“二弟,随我过去。” 大汉应了一声,赶紧搀扶着蒋钦往船沿边上走去。蒋钦心里悬着的心放下来一半,心里嘀咕道:“还好猜对了,不然说不定就得被人丢到水里喂鱼了…。”

  桥玄见蒋钦久久不搭话,以为跟前这个水贼在思虑是否要杀人泄愤了。心想:“如今乱世已至,人命也不值钱了,我身为名士虽然有几分威慑力,却也不像往年那么吃香了。这水贼怕是…”桥玄不敢再想,只想先打乱眼前这水贼的思路再说:“这位壮士…?”

  蒋钦灵机一动,对身边的虬髯大汉道:“二弟,给他们介绍一下咱们。”

  大汉应了声“喏”,对桥玄道:“听好了,吾乃扬子江200义士。今次途经荆州…”蒋钦接道:“我等途经荆州有要事在身,你等却暗箭伤我,他们是…?”说着手指着那群军士。

  桥玄心里一松:“有的谈就好,就怕你上来就杀人。”于是名士风范也表露无疑:“他们是刘荆州手下的水军士卒,无意中伤这位义士,还请恕罪,壮士的汤药费,玄双手奉上。未请教这位壮士是…?”

  蒋钦目视大汉,大汉大声道:“我大哥蒋钦,蒋公弈。”

  蒋钦一乐,心想:“看来这是三国了,好歹和我同名同姓的,就有三国东吴的大将蒋钦了。咦,跟前这个桥玄也很熟啊,是谁呢?”

  思虑间,蒋钦缓缓开口试探道:“幼平…”身边大汉应道:“大哥?”

  蒋钦终于确定大汉应该就是周泰了。那现在应该就是蒋钦周泰两人在扬子江上做水贼的时候。只是现在怎么在荆州就不清楚了,估计是出来打劫吧。而跟前这个桥玄,蒋钦只觉得很熟悉,却始终不确定到底是谁。蒋钦决定将这桥玄请回去,慢慢询问当今天下的事宜。于是对桥玄道:“汤药费好说…不过眼下却不是说话的地,还请先生随我回去,其他的慢慢再说如何?”

  桥玄还待叙说,蒋钦却转头缓缓对周泰道:“幼平,安排几个兄弟去桥公船上帮桥公收拾行李。”又指着几个护卫问道:“桥公,他们可是你护卫?”

  桥玄叹了口气,还好知道扬子江水贼向来不伤人命,只好点头默认。知道这伙水贼是打算将自己一行掳回去了。无奈之下只好双手紧紧牵着两个女孩的手,护着她们不受伤害。

  手下士卒正准备将桥玄等人迁到小船上,蒋钦开口道:“幼平,你亲自上去,把那个小家伙给单独捆好咯。”手指的正是先前那个英武少年。

  少年一愣,满脸桀骜:“为什么单独捆我。”

  蒋钦淡淡一笑:“我这是为你好。要是不捆住你,待会我发飙可是会被我二弟当场击杀的。”

  少年大怒,虽然不知道发飙是什么意思,可还是打算奋起反抗。周泰上前三两下就制服了少年。少年边上的护卫小心翼翼的对周泰道:“义士,还请不要为难我侄儿,让我好好劝劝他。”少年还待叙说,护卫生怕蒋钦发火,赶紧打断他:“侄儿,还不住嘴。”少年张了张嘴,没有再说话。

  蒋钦点点头:“既然如此,幼平,你亲自看着这个小鬼和他叔。反抗的话就丢到水里喂鱼吧。”

  护卫连忙摇手道:“不会的,不会的。”

  蒋钦不再理他,等士卒将大船上的金银钱财和武器都搬回自己船上之手,吩咐4艘小船组成编队回航。至于大船上的士卒是回去复命,还是学着蒋钦当水贼,就不是蒋钦的事了。

  望着前方的太阳还不到头顶,蒋钦心里感慨道:“水贼也是一份敬业的职业啊,一大清早就出工干活了。比起以前自己出早操也没晚多会。”不禁想起了以前的种种。

  身后周泰突然来了句:“大哥,不早了,马上要天黑了…”

  蒋钦一愣,满脸黑线:“多什么嘴,看着那个小鬼去,别让他跑了。他要是跑了,我就把你丢到水里去喂鱼。”

  周泰嘀咕道:“周围都是水,那个小鬼跑到哪里去?”周泰保证他是在嘀咕,可嗓门实在是大,大到蒋钦可以很清楚地听到周泰的嘀咕。

  蒋钦只觉得火气上涌,正待续说,却见周泰一溜烟跑回船舱了。

  蒋钦哑然,心想:“以前和连长也是这么闹腾的吧。“又想:”我虽然是孤家寡人一个,可连长待我如亲弟般,不知道我失踪了连长会不会很难过。”

  良久回过神来,不禁的高声歌唱:

  “狼烟起江山北望

  龙旗卷马长嘶剑气如霜

  心似黄河水茫茫

  二十年纵横间 谁能相抗

  恨欲狂长刀所向

  多少手足忠魂埋骨它乡

  何惜百死报家国

  忍叹惜更无语血泪满眶

  马蹄南去人北望

  人北望草青黄尘飞扬

  我愿守土复开疆

  堂堂中华要让四方 来贺。”

  那高昂凄美的旋律和浩然正气的歌词立马吸引了众人,一遍下来已有士卒开始慢慢哼起来。蒋钦哈哈大笑,又重复唱了几遍。跟着合唱的人越来越多,声音也越来越高,随之混在一起,直冲云霄。一时间,船队气势如虹。

  蒋钦听到了周泰那粗狂的声音,也听到了底下士卒的声音;慢慢的加进来一个尖锐的童音,是那个英武少年的;然后加进来一个中年人的声音,虽然声音不大,也只是跟着哼哼,可蒋钦还是听到了,是桥玄的声音。

  良久,蒋钦叹了口气,低声道:“连长,哥,要快乐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蒋钦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蒋钦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