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论势
湮灭无恨2015-12-29 18:392,133

  两人重新见过礼,桥玄叹气:“现在我大汉危在旦夕,不知何人可以力挽狂澜。”

  蒋钦心里惊讶于桥玄敏锐的眼神,自己推测现在应该是所谓群雄乱世之时。脸色却故作不解道:“桥公何出此言?我辈男儿英杰竟出,且董卓已死,王司徒等人已掌权,正是辅助陛下之时。又何来危在旦夕之言?”

  说道王允,桥玄就忍不住发怒:“王司徒,除去董卓自然大快人心。可接下来一系列作为,却大失水准。现在导致郭汜、李催二人继续作乱。”

  蒋钦安慰道:“桥公息怒,这等逆贼逍遥不了多久的。”

  桥玄闻言喜道:“公弈有何教我?”

  蒋钦想了想道:“郭汜、李催,都是些莽夫之流,朝中忠于陛下之人甚多;且待曹公腾出手来,自然会去收拾他们。”

  桥玄失望道:“话是如此,可曹孟德眼下却……”

  “哦?曹公怎么了……”

  “曹孟德一直据于兖州,听说前些日子写信,欲将老父迁回兖州享福。怎料到回归途中,却被一伙贼人杀人劫财了。据闻为陶徐州部将所为。想来这会曹孟德已经出军讨伐陶徐州了。何时能再次西进讨贼就不得而知了。”

  蒋钦这才想起,曹操父亲被杀,正是这会发生了徐州讨伐战。不久因吕布和刘备的介入才让曹操退兵。

  只听桥玄继续道:“袁绍据于翼州,屯兵邺城。原以为公孙瓒是一忠诚之人,谁知讨董结束回去就对渔阳郡的刘幽州开战,进而杀之。现已占拒幽州全境和翼州部分郡县,眼下屯兵渤海正在与袁绍对伺。青州境内黄巾余逆继续作乱,孔北海忙于剿匪也无暇分身。袁术据于豫州,兵多将广,也是野心勃勃之辈,前些日子出兵寿春,与刘扬州大战多日。刘扬州不敌,业已将治所迁至建业。我等所处的庐江郡,现已无人问津,城中止两千士卒且无将,一旦袁术南下,如何抵挡?”说着深深叹了口气,为大汉将来深深忧虑。

  蒋钦试探道:“何不说服刘荆州出兵北上平贼?”

  桥玄苦笑道:“我亦有此想法,故前些日子前往荆州访友。“说着瞥了蒋钦一眼,蒋钦尴尬地笑笑。桥玄接着道:“想打探一下刘景升的想法。当年刘景升单人独骑入主荆州,那是何等气魄;眼下却已失了进取之心。据悉,自刘景升娶了蔡氏之后,大事都与蔡瑁和蒯家两兄弟商量。连当年讨董都未参与,现在又如何肯出兵北上?”

  越说,桥玄情绪越低。终于不再说话,低头品茶。蒋钦看其样子,估计也没心思品味,只是在喝茶解渴而已。

  蒋钦仔细思虑一番,终于送了口气:“眼下形势与自己所知的基本相似。就是公孙瓒的势力比起历史上来壮大了许多,不知道是否自己这只蝴蝶扇的翅膀。西凉那边情况也不清楚,想来是关中信息无法传递的原因。最主要的是庐江周围的情况基本没什么变化。嗯,除了自己以外。”

  蒋钦又问道:“那江东扬州形势如何?”

  桥玄想了想道:“刘正礼现在据守建业郡,防备袁术南下。且有会稽郡太守王朗支援,庐江太守陆季宁据守要道。想来一时半会善能安然无恙。但也只有防守之力而没有进取之能。”

  蒋钦问道:“陆季宁是何人?”

  桥玄解释道:“陆康陆季宁,东郡名士,现为庐江太守。是我大汉不可多得之好官。”

  蒋钦想了想,试探道:“万一袁术南下,桥公认为我等暂时东投刘扬州可行?”

  桥玄疑惑道:“公弈何出此言?想袁术应当紧盯北方徐州富饶之地才是,又怎么会出兵南下?”

  蒋钦眨眨眼,心想:“我总不能现在就说袁术找陆康要钱粮,陆康不给。袁术就派孙策南下吧。”只好道:“桥公,钦说的是万一。不排除袁术分兵南下的可能。”

  桥玄“哦”的一声:“我是文人不懂军事,既然公弈说袁术南下,想来有这个可能。”说着兴奋道:“我观公弈本事非凡。唔……我预举荐公弈给陆太守,如何?”

  蒋钦一听,吓了一跳:“现在出仕,那可就站在孙策的对立面了。如何还能投奔他去。且我本计划就算不投奔孙策,也得去江东发展,又怎么能被限制在这四战之地呢。”连忙摇手诚恳道:“不行不行。桥公,非是钦推辞。钦本水贼,且钦初来咋到,善不能服众,又如何统领兵马拒敌?”

  桥玄这才失望道:“是我心急了。”随即振奋道:“我听闻下人说,公弈正在操练手下兄弟百十人?”

  蒋钦心里一紧,小心道:“正式如此。承蒙桥公看得起钦,钦自当努力,眼下只好操练些兄弟,等桥公需要时但请吩咐,在所不辞。”

  桥玄却没事人似的:“公弈客气了,非是为我出力,而是为这大汉天下出力。”蒋钦自然满口答应,心里却嘀咕道:“桥公对不起了,我也忠于大汉。不过我忠于大汉民族;而非忠于陛下一人。”

  桥玄这才继续道:“唔……操练士卒是要钱财的,稍后我自安排管家派人送些钱粮与你。你尽可放心使用。”

  桥玄忠于陛下,只想四处收集人才好为陛下效力,以重振大汉。而自己却因一首歌而骗得桥玄的信任,虽然是无意的。桥玄对自己信任如此,不但想举荐自己给庐江太守,自己推辞后又主动提出钱粮资助。自己来桥府的目的可不就是如此么?自己还没开口桥玄就帮自己办到了。

  想到这里,蒋钦十分感动,不知道该怎样回报桥玄。只是心里暗暗下着决定:孙策娶大乔,不知道是否桥玄同意的。如果同意还好,要是孙策强来,自己定当护卫得其周全才是。看来回去得先做好计划,以免到时措手不及。

  蒋钦大声道:“大丈夫生于世,自当顶天立地,恩怨分明。桥公如此待钦,钦自当回报。”

  桥玄一笑,并未放在心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蒋钦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蒋钦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