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最美只在初见时(3)
苏暮色2015-12-21 19:372,166

  柳墨浅的眼尾淡淡扫了一眼那片红艳的血莲花,嘴角上扬,说出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他摇摇头,微带几分叹息:“血流了一路,真是可惜了。早知就该带回来杀掉。”

  转头,见藤芷烟惨白的脸颊,他嘴角的笑意越重,他倚靠在一根细竹上,双臂抱胸,“怎么,是怕了吗?”

  藤芷烟愣愣地回神,指着那片血莲花,对柳墨浅说:“它们……它们食人?”

  柳墨浅的笑意不减,魅惑而残忍:“不然你觉得那个死人是如何消失的?”

  藤芷烟不自觉地摸上自己的脸颊,想起几日前,她倒在血莲花里的场景,忍不住一阵后怕。她是多么幸运才得以活下来。

  柳墨浅走到她跟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怕到想要离开了吗?”

  藤芷烟看着他嘴角的笑意,黑色的眸子里却有着轻视之意,她高昂起头:“谁说我怕了?我只是觉得太不可思议了而已。”

  “嘴硬的丫头。”柳墨浅噙着笑,拿起一旁的玉箫,吹起好听的曲子。

  想起方才被血莲花吃掉的人,现在她听起这箫声,更像是听送葬曲一般难受。

  刚刚的一幕也太违背自然科学了,吸血虫也没有血莲花这般吸血腐肉啊。但是若是什么事都要用自然科学去解释,那么她出现在这里就已经是超自然现象了。连她自己的情况都无法按常理去解释,植物吃人更有可能是存在的。

  毕竟造物者创造这世界就藏满了无法破解的神奇之处。小时候,她走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明明是第一次来,脑海中却闪过一些不属于她记忆里的画面,那些片段却让她对陌生的地方充满着熟悉感。

  太多现象都是无法用简单的科学原理去解释的,有人相信科学,不相信迷信。但是有些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东西,人们只能选择相信迷信的存在。

  山林的春天处处充满生机,枝叶繁茂,黄鹂鸟落在窗外的树枝上唱着曲儿,分外动听。

  半个月的调养,藤芷烟的身子基本上已无大碍。但她不想被柳墨浅再次赶出门,她偶尔会在他面前哀嚎几声,来证明她外伤虽然好了,但是内伤却很是严重。

  在一个午后,柳墨浅坐在窗边吹箫的时候,藤芷烟又开始了她一天的哀嚎。她哀嚎的魔音混合悦耳的箫声。听起来像一头猪在和一只黄鹂鸟合唱,让人切切实实体会到了魔音灌耳和余音绕梁的混合感受了。

  一曲完,柳墨浅嘴角带笑,嘴里却说:“丫头,你若再叫,我便把你丢去门口喂血莲花。”

  果然,藤芷烟就不叫了。她转头一看,见屋角落放了一把桐木制七弦琴,白色的琴弦泛着红光。她好奇地跑过去拨了几下琴弦,琴音清脆好听。

  身后传来柳墨浅略带诧异的声音:“你竟然能碰它?”

  藤芷烟回头:“这不就是一把普通的琴吗?为何不能碰?”

  柳墨浅的嘴角泛起笑容,眼里竟是惊喜之色。他走到她面前,伸手拂去她额前的发丝:“丫头,我果真没有白救你。”

  这是他第一次碰她,他的指尖冰凉,指腹柔滑,宽袖滑过她脸颊,有着淡淡的莲香。清香熏得她脸滚烫起来,心脏开始不规律地跳动。她不自在地撇开脸:“当然啦,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柳墨浅拨动了几个琴音,收回手,手指上竟有一个不大不小的伤口,一滴血滴落在琴弦上,瞬间被吸收掉。藤芷烟愣在一旁,瞅着他。

  他缓缓地拿起红色手帕擦拭掉伤口处的血渍,抬头,嘴角笑意愈加魅惑:“丫头,我教你弹琴,如何?”

  自那天起,柳墨浅每天都会花上几个时辰教她弹琴。他教她的时候,都是离她有一些距离。他用玉箫指着七根弦,告诉她注、猱、揉、吟的指法,她若指法不对,他会用玉箫狠狠敲她出错的那根手指。刚学之时,她的手指总是红通通的。

  “专心点。”玉箫再次敲打在她的手背上,白皙的手背瞬间红了一片。

  藤芷烟委屈地抬头,看着他:“柳墨浅!很痛哎!”

  “叫师父。”柳墨浅嘴角带着邪魅的笑容,眸子里却冷了起来。

  藤芷烟鼓起腮帮子,头一甩:“墨浅!”

  “叫师父。”话落,玉箫再次毫无预兆敲在她另一只手背上。

  “啊,痛!”藤芷烟痛呼地瞅着自己两只都红了一大片的手,她撅起嘴巴抗议:“我又没有弹错,干什么打我?”

  “不懂尊师重道,该打。”柳墨浅的理由充分而证据确凿。

  “那叫柳柳?浅浅?墨墨?”藤芷烟嬉笑地瞅着柳墨浅那张俊美的脸。

  柳墨浅收起嘴角的笑,眸子里冷如寒冰。在玉箫再次落下来之前,她立刻收回嬉笑的脸,扁起嘴巴,极不情愿而委屈地低低道:“师父……”

  柳墨浅用玉箫摸了摸她的头,嘴角扬起笑意,“这才乖,丫头。”

  花了十天的时间,藤芷烟学会了柳墨浅教给她的那首曲子,她不知道那是什么曲子,只知听起来总会让她想起过去的事情,心境便莫名地有些惆怅。有时候练完琴,她就会搬上梯子,爬到屋顶去看竹叶交错外的那片夜空。

  今夜的月亮大且圆,貌似月中了。月圆之时,最容易惹人乡思。在现代,父亲一去世,她也成了一个孤家寡人了。本该没什么牵挂了,可是想到无法去看父亲最后一面,她心里还是觉得颇为惋惜,忍不住就叹气出声。

  “丫头,为何叹气?敲了你几下就觉得委屈了?”不知何时,柳墨浅也上了屋顶,坐在另一头。

  藤芷烟偏头,他一袭红衣坐在不远处,头顶是玉盘一般大小的圆月。此副模样让她想起了她之前很迷的一部动漫片里的主角,忍不住笑了起来。

  柳墨浅见她笑了,起身:“既然没事了,便早点下去。”

  藤芷烟一把抓住他的手,阻止他离去。柳墨浅低头,看着她抓着他的手。藤芷烟连忙收回手,解释道:“我只是想要你陪我坐会,不是故意要碰你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临君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临君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