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丫头,你想死么?
苏暮色2017-04-15 10:282,145

  柳墨浅闻声,停下脚步,回头看她,然后笑得很妖魅,回眸一笑简直要倾尽半壁城池,然而说的话却让乌七有种想要吐血一生的冲动:“是你自己找死,我如何管?若是我,我就不只是踹你了,应该点你的哑穴才是。”

  藤芷烟一听,不由得在他身旁低头掩嘴偷笑,被柳墨浅用青玉箫敲了一下:“丫头,你还有脸笑!”

  藤芷烟冲着他吐了吐舌头。

  一见柳墨浅敲藤芷烟的头,乌七一下子就觉得自己成了怀有千年冤屈的窦娥转世,“嗖”地一下就刮到了他们身后,冲着柳墨浅不满地嚷嚷:“你娘的柳墨浅,你有性别歧视么?不让我打藤芷烟的头,你自己却能打!”

  柳墨浅看了她一眼,嘴角失笑,眸子一凛:“她的头只有我能碰,除了我,谁也不许。”

  藤芷烟一愣。

  乌七则不满地低呼:“你娘的柳墨浅,你真霸道!”

  柳墨浅眸子又是一凛,甚至迸射出危险的气息:“你要是再对我说一句你娘的,信不信我真就封了你的哑穴,嗯哼?”

  乌七立马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巴,连忙摇头。

  待到柳墨浅拖着藤芷烟的身子走远,乌七才冲着他们做鬼脸:“欺负阿七的师徒,不是好师徒!”

  三人行至瑶山的时候,天色已黑。浓墨泼染的天空仅剩下几点星辰,不足以照明。藤芷烟不由得想起了鸾又夏的父亲鸾轩与凤鸳的父亲凤蔚的结识。当时恰好也是一个无月的夜晚,鸾轩遇到了饿狼,幸得凤蔚相救才得以捡回一条命。

  所以走在两旁布满荆棘的山路上,她不由得凑到柳墨浅身边。柳墨浅感受到自己的衣袖被人扯住了,他道:“又想投怀送抱了?”

  藤芷烟一听,脸不由得红了,一把甩开他的衣袖:“怎么可能?!”

  “那就是怕遇到饿狼?”

  藤芷烟听着柳墨浅语气里的取笑,立刻昂起头,大声否认道:“开玩笑!我……怎么可能会怕饿狼?!”

  话语刚尽,她的衣袖就被乌七给死死拽住了,乌七的声音里隐含成害怕:“这里真的会有饿狼么?既然你不怕,等会你一定要保护我啊。”

  藤芷烟听了,脸一下黑了。她开始怀疑跟乌七这种贪生怕死之徒做姐妹真的是明智的选择么?她怎么有种跳入火坑的预感呢?

  就在她遐想之际,寂静的天际响起一阵嗥叫,声音低沉而空灵,在整个夜空里久久回荡。藤芷烟顾不得面子,一下子就跳窜到柳墨浅身边,死死地拽着他的胳膊。而乌七的一只腿直接跳到了藤芷烟的腰上,死死地扒着藤芷烟的身子,像只八爪鱼。

  柳墨浅倒表现地很淡然,依旧很有闲情地调侃藤芷烟:“方才不是说不怕饿狼么?这会子怎么死死拽着我衣袖不放了?”

  还没等藤芷烟回话,空气中就漂浮起一股奇异的香味,很浓。柳墨浅眉头一皱,眸子警惕地四处扫视,他的手已然紧紧握住了手中的青玉箫。趴在藤芷烟背上的乌七闻到这突然而至的香气,不由得惊讶出声:“这香味……”

  柳墨浅淡淡地瞟了她一眼:“是玉槐香的气味。”玉槐香的香气一在夜空中飘散出来就会引出香味所弥漫的范围之内的所有异虫出来。他初学岐黄之术时,就听说过这玉槐香。这香是江湖上第一魔教星沉教里的教物,星沉教擅长用毒,虽说毒物甚多,但只有这玉槐香能在短时间内控制这世间的毒虫异物。一旦被玉槐香引出来的毒物所咬,不待天明便会七窍而亡。

  所以柳墨浅自是不敢懈怠半分,他冷眸扫视着静悄悄的四周,冲着夜空道:“素日就闻星沉教教主武功了得,不知今日柳某可有幸领教一番?”

  还是寂静的一片。

  无风的夜晚,当什么声响都没有的时候,就会增添一分诡异。而玉槐香的香气却在渐渐消散,柳墨浅不由得屏住呼吸,全身心地听着周围的动静。果然待到空气中最后一丝香气也消散之时,寂静的夜空里响起了窸窣之声,那种在草丛中穿梭的声音听起来让人不由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丫头,将火把举高一点!”柳墨浅感受到藤芷烟在颤抖,但火把光线太暗,他很难看清周围的情况。

  当藤芷烟将火把缓缓举高时,她和乌七两人都尖叫了起来。他们三人不知何时已经被毒虫异物给包围住了。太小的动物由于光线太暗,无法辨清,但一条条毒蛇围在最里圈,密密麻麻地纠缠成一圈,那么紧密,丝毫没了缝隙可以让任何一种物体钻出它们的包围,油滑的身子在火光照射下,竟奇迹般地泛着亮,好不恶心!

  而它们正翘着前半身对着他们吐芯子,发出“呲呲”地声音,让藤芷烟吓得差点丢掉了手中的火把。毒蛇之外围着的是一群饿狼,它们的眼睛在幽黑的夜里泛着危险的深绿,那是嗜血的目光,不由得让人寒颤,一群饿狼微扬起头,冲着遥远的天际嗥叫,然后低下头虎视眈眈地瞅着中间的三人。

  藤芷烟害怕地早已经没了任何感知,麻木地看着那一圈交缠在一起的蛇群,只觉得反胃,很想呕吐,但她的腿已经软得没有任何知觉了。乌七则不停地在藤芷烟的背上哀叫:“你娘的!完了完了!我乌大爷就要死在这小地方了!”

  柳墨浅回头对脸色苍白的藤芷烟,淡淡道:“丫头,你想死么?”

  这样简短的一句话却让藤芷烟细细想了好久,半晌,才转头看了柳墨浅一眼:“我……不想……”说完最后一个字时,她简直要被吓到哭了。如若是被一群人包围着,她虽害怕但不会吓到腿软,可蛇……这是她最怕的一种动物……

  “好,那你乖乖地举好火把,别让它灭了。其余的交给我。”

  藤芷烟点了点头。她身后的乌七却不合时宜地冒了一句:“你娘的柳墨浅,你怎么不问问我啊?”

  柳墨浅回头瞟了她一眼:“不用问也知道你怕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临君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临君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