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爱如岁月长相忆(5)
苏暮色2015-12-21 19:372,108

  藤芷烟脸不自觉地红了起来,突然楼底下传来一阵骚动。随后鼓声起又落,然后便有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响起:“陈某又来了,继续为大家续说昨日未完的故事。”

  “昨儿个说到了我大裕国千古明君沛帝的身世由来,今个儿我便为大家续说沛帝如何在短短三年之内将我大裕国自雍沧大陆上崛起,成了整个大陆的强国,而将世敌隋国踩在脚底。”

  “好!!”

  “好!”

  一阵阵的喝彩声与掌声齐响,藤芷烟也随着拍了几下手掌。她素来只对娱乐八卦感兴趣,以前上历史课,讲到中国古代几个朝代的发展史的时候,她只觉得昏昏欲睡,无比头疼,特别是考试前,要背那么多朝代的起始时间,以及期间发生的大事。以至于让她对这些历史性的东西有很强的恐惧感,所以说书人在楼下说了什么,她也是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

  她回头,忍不住探究起屏风后面的人来。在她回望的时候,她仿佛也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视线直射过来,两道视线在空间中迸射,她的眼睛竟莫名地有些湿润了。她抬手抚上眼睛时,惊觉有泪水在眼眶内打转。

  藤芷烟微微有些诧异,随即对柳墨浅的整容技术表示怀疑。她早就听说过整容会有后遗症,但她没想到会体现得这么快。她揉了揉自己的脸蛋,好在除了莫名地流泪以外,并没有其他任何不适。

  恰在此时,楼下有人问道:“什么?沛帝竟也是如此专情之人?”

  对于感情方面的八卦,是藤芷烟最感兴趣的事了,她不由得竖起耳朵听了起来。

  那个姓陈的说书人道:“当然。众人皆知自古君王多情郎,但沛帝却是不折不扣的专情郎。听说沛帝为了那个叫苏凝若的女子,几月不曾宠幸后宫了。可叹的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那个女子丝毫不为沛帝所动,依旧不愿入宫为妃。前几日传出苏凝若悬梁自尽的消息,沛帝吓得连朝中大事都不顾,日夜守候在她的房里,险些拆了太医院。”

  在座的男人们听了,都无不惊叹。而女人们则个个发出赞叹与羡慕之声。

  “哇,沛帝好痴情呐!”

  “我此生要是能遇到这样一位肯为我一心的男子,就算是减去数十载寿命又有何妨?”

  “天下男子纵使千般多,可有几个能如沛帝这般呢?”

  “我只闻鸾家家主是个痴情种,不料连我们至高无上的君王也是。只叹这些人可遇却不可得啊!”

  藤芷烟只是随众笑了笑,回头再次张望时,正瞧见一行人自屏风后出来,然楼梯是在屏风的那端,一行人离开时并不经过她的桌前,众人簇拥着,她终究是没有看见那个隐匿其中的人。

  看来是个富家子弟呐!

  藤芷烟自茶楼出来,正巧遇上了凤鸳。凤鸳身边没有桃玉陪着,她站在不远处看着藤芷烟,神情淡漠,目光清冷,完全不似一个疯疯癫癫模样的人该有的清醒。

  藤芷烟会心一笑,走上前去。

  四月天,暖风舒适,野花遍地而生。微风拂过,一片野草摇晃如碧绿的波浪。

  眼前的的湖水看似清浅见底,实则不过是假象,深不见底才是其本质。正如人心一样,拿着恨做幌子,不过是为了掩藏那份浓烈的爱,那份不愿意再见于人前的爱。

  湖边停着一只竹筏,竹子脆嫩如新生竹,俨然是刚砍下来的。藤芷烟不由得想起了她和柳墨浅离开鸾府时,鸾远堂说的话了。看来在醒来的那一刻,凤鸳就做好了所有的准备,她到底是逃不过自己的心结。

  藤芷烟和凤鸳两人临湖沉默,各怀心事。藤芷烟是在等凤鸳开口,凤鸳则是在心中酝酿如何开口。

  良久,凤鸳才缓缓开口,声音平静甚过面前的那片碧湖:“藤姑娘,其实你猜到我没有失去任何记忆,也没有疯,对吧?”

  藤芷烟想了想,还是如实点头:“的确猜到了,不过是在方才见到你的时候猜到的。只是我不解你为何要装疯卖傻。”

  凤鸳站在藤芷烟的左边,所以藤芷烟偏头只能瞧见凤鸳白嫩的右脸,凤鸳苦笑的时候,她清冷的面容在阳光下泛着苍白之色。凤鸳目光悠远,视线落于远方,与其说在观赏远山,倒不如说远山欲落于她眼中。她幽幽道:“既然给不了未来,又何必做个清醒人?”

  藤芷烟不懂凤鸳这话是什么意思,理所当然地认为凤鸳对鸾又夏的恨太深,以至于不能释怀,不能再和鸾又夏继续下去了。她本欲为鸾又夏解释什么,但不待她说话,凤鸳又说:“藤姑娘,我给你讲个故事罢!”

  凤鸳用了将近半个时辰说那个故事,那是关于她的故事,关于她八岁与鸾又夏定下婚约,与他的生命联系在一起的故事。虽然只是短短的半个时辰便叙述完了她短暂却沧桑的一生

  是的,是一生,而不是几年。因为她的命终逃不过死神的这一劫。其实她早知道得到一件东西,必须以失去一件东西为代价,正如她想要得到声音去向鸾又夏解释过去的种种误会,而不得不以生命做交换一样。可是苍天玩弄了她,最终她如愿治好了自己的哑病,但她却没有机会去解开横亘在她和鸾又夏之间的心结了。

  或许曾经她是有机会挣脱死神的束缚的,她也的确挣扎过,不肯喝下那堕胎药,不肯杀死自己腹中的孩子,也不肯杀死自己的未来。可鸾又夏最终还是间接地给了她一个满是遗憾的宿命。

  喝下堕胎药的那一刻,凤鸳就知道她已经逃不脱被死神捆绑的归宿了,但她还是想要试探鸾又夏的心是不是真的那么狠。所以选择了撞上那根石柱,也选择了让她带着所谓的骄傲自尽,而不是让鸾又夏带着一生的内疚郁郁寡欢地活在这世上。

  到头来,不管她多么恨他,终难逃脱爱他如命的一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临君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临君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