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我只想你开心
苏暮色2018-03-27 16:462,072

  乌七果然吓得踉跄了一下,险些就跌倒在地了。

  “你娘的,你怎么不早说!”她现在真是坐牢坐怕了,她巴不得快点出去,可不想再继续呆在这里面了,所以她一听藤芷烟说她揍了护国大将军家的公子,她的眼前一下子就黑了,顿时就觉得她此后的一生怕是要与牢房签下不解之缘了,然后她与自由就要天各一方了。

  她蹲下身子,凑到陆小凤身旁,笑得八颗牙齿都露在了光天化日之下,她不过就是想让陆小凤知道她是乖顺的小白兔,不是吃羊的灰太狼,从而建立起友好联邦关系。可陆小凤理会不到,他身体朝后缩了缩,颤抖着声音,说:“你,你,你想干嘛?”见乌七又朝他靠了过来,他吓得连忙后退两步:“你,你,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我就叫人了。”

  陆小凤和乌七此时的样子,看在藤芷烟这个旁观人眼里,就像是在直击犯罪案的发生,花样美男被人XXOO的现场版啊!想到这,藤芷烟脸不由得一红,何时她竟变得如此没节操了?乌七这货果然是墨啊,近她者就黑了,她那纯洁地跟农夫山泉似的心灵啊,唉!

  “你别紧张嘛,我人很好的,不信你可以问阿烟的。”说着乌七转头对着藤芷烟不怀好意地笑了笑。

  藤芷烟嘴角僵了僵,她能说实话么?估计会被乌七活埋了吧!藤芷烟终是违背良心地点了点头。

  乌七笑得春风得意,回头对陆小凤说:“你看我没说错吧?”说着抓住陆小凤的肩膀,加大力道,不让陆小凤逃走,然后对着小脸蛋儿惨白的陆小凤轻柔地说:“陆公子啊,一路颠簸一定很累吧?肩膀酸不酸?不如我帮你捏捏吧!”

  说着,她便在陆小凤瑟缩发抖的情况下,开始她沦为丫鬟的生活。

  陆小凤起先很怕,后来觉得行使下将军公子的权力也是蛮不错的,因而变得得寸进尺起来,指使着她干这干那,气得乌七在他背后张牙舞爪,但见陆小凤回头,立刻又堆满笑容。

  此时乌七的表情才是他娘的矫情啊!

  自牢房出来后,天色还早,藤芷烟不想太早回去。天知道她出门一趟得有多难!宰相夫人是古时候最典型的贤良淑德的大家闺秀,所以打从心里认为女孩子家就该呆在家里做做女红,抚抚琴什么的,反正就是什么显素养就得做什么。加之叶絮柔有逃婚的前科,而宰相府在整个帝都都是有名有脸的地方,宰相夫人自然不会让自己的宝贝女儿出去遭人非议,更不会让旁人旧事重提,继续抹黑宰相府的名声。

  所以宰相夫人特地吩咐了叶絮柔的贴身丫鬟巧儿好生陪着小姐。与其说陪着,还不如说看着,巧儿时时刻刻不离她身边。她本想借着巧儿如厕,然后跑出府,所以她在巧儿的茶里放了许多巴豆。结果巧儿太过尽职了,憋着快要出来的便便,找了另一个丫鬟莲娇来接替她。好在莲娇不如巧儿聪慧,她比巧儿小上一二来岁,又略微有些笨拙,笑起来的时候傻傻的。

  藤芷烟一下子就看中了她这一点,而将巧儿调去服侍夫人,美名曰:巧儿是女儿的贴身丫鬟,从小一起长大的,做事谨慎又心细体贴,娘年事已高,让巧儿去服侍娘亲,女儿安心。

  果然宰相夫人一听,感动地一塌糊涂,立刻就招呼了巧儿过去服侍。

  巧儿一走,藤芷烟才得以有法子出去。莲娇特别好骗,随便一差遣,她就信以为真地屁颠屁颠跑去做了,她则趁机翻墙逃出府。

  为了长久之计,她还命人做了长竹梯,特地嘱咐要牢固一点,最好能经得起长年累月的折腾,而现下竹梯就在她所住的小院后头的竹丛中。

  藤芷烟和陆小凤顺道去找了玄梓宸。以前听乌七说玄梓宸是个有钱的主儿,后来又听陆小凤说玄家是整个裕国最富有的 家族,其主营的布坊已然垄断了整个裕国的丝绸布匹生意。藤芷烟都只是听他们说说,如今是第一次去玄家布坊。

  果不其然,纵观其家的布坊就可看出这定然不是一个小资本家。陆小凤说这庞大的家业完全是玄梓宸白手起家建立起来的。藤芷烟瞬间就对玄梓宸这个全国首富表现出无限敬仰之情。要知道虽说藤芷烟出生在富裕之家,可这世人哪有和钱过不去的?她对钱的喜爱那可是打从娘胎就根深蒂固的,坚不可摧啊!

  所以看到玄梓宸的那一刻,她就仿佛看到了他周身踱了一层金,那是金子在发光啊,真是金子在哪里都发光啊!

  她双眼发光,蹲在玄梓宸面前,想也没想就蹦出一句:“玄梓宸你教我怎么赚钱吧!”

  玄梓宸嘴角永远都是那样温和得如同三月春风一般的笑容,他伸手刮了下她的鼻子:“怎么突然想起这个了?莫不是急需用钱?”

  “不是,我就是想知道如何赚钱,没准我能成裕国的女首富呢!”想起那一天,藤芷烟的眸子又是一亮,嘴巴微张,就差没流口水了。

  玄梓宸看着她的样子,眼里的笑意如同开在春末夏初的花朵,一点点慢慢自眼角盛开。这样一个温柔的男子总是嘴角带着笑,总是在阳光下笑得一脸明媚,夜深人静之时,捧着自己的忧伤入眠。这样的男子让人心疼!

  玄梓宸很轻地摸了摸她的脸颊,笑了,温润的嗓音笑起来如同清泉碰触小石子的声音,很轻很动听:“傻瓜,我的亦是你的。赚钱是件很累的事,我一个人累点就好,你只需想着如何欺负我能让你天天开心就好了。”

  藤芷烟脸颊一红,不自在地轻咳一声:“你,你有受虐倾向么?”

  玄梓宸依旧笑,但眼里多了几分认真:“我只想你开心,永远开心。你的笑容和娘亲的安康是我这生唯一的寄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临君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临君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