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章:这是我欠你的等待
不死小白白2020-09-11 10:471,531

  【我想,你可能不会再回来这个酒吧,但我却必须清付那些欠你的等待。】

  周六上午,M市最有名的私密酒吧——晨曦的星空里,流淌着最舒软柔媚的慢摇旋律。蓝色水晶镂空出星形的吊顶里折射出淡黄色的暖光,让整个酒吧都如同置身星空之下。

  没有五颜六色跳跃喧嚣的灯光,没有酒池肉林醉生梦死的淫靡。

  晨曦的星空,除了顶是蓝色水晶之外,其它所有大大小小的物件,无一不是木制品,就连酒杯都是,让人错觉进入了梦中的森林,唇齿间都漾着木香。

  一双红宝石色的细高跟鞋,随意地搭在棕木色的吧台上。视线沿着那抹艳红落在白瓷一样的美腿,一路往下。红色的裹身连衣裙,将身体缠绕出诱人的曲线。一张巴掌大,尖削着下巴,滑白如瓷的脸出现在视野里。栗色的齐颌短发,蓬松里带着一丝慵懒,使方媛媛愈加显得性感。

  “萧阙,你就不能打扮一下?”喑哑如同被烟叶揉搓而变暗的声线和方媛媛精致外形迥然不同,给人一种落差的美。

  随着方媛媛的目光,这才能注意到站在棕木色吧台里一道晦暗的身影。

  黑发如瀑,简单敷衍地用一支木筷挽在脑后,青灰色的长袖衫罩在身上,用同色的腰带系在腰间,整个人看上去如同一副历世而蒙尘的画。与四周童话森林般的意境格格不入,却又丝毫不显得突兀。

  被方媛媛叫做萧阙的女子,手上细细擦拭着洗后的木杯,听到方媛媛的问话,轻抬起的墨眸中流转着清洌的冷漠和隔世的沧桑。见火一般的方媛媛语带心疼的埋怨,久未见光的苍白肤色下,熨出一抹如烟似雾般不真切的浅笑。低下头,又认真地擦起木杯,低醇地声音从吧台里飘出来,说:“喝点什么?”

  “一杯真爱如血。”方媛媛无奈地轻叹了口气回答,目光扫视了酒吧一圈,才继续说:“萧阙,已经三年了。别再把女人最灿烂的时光都浪费在这个酒吧里。已经够了,谁都不会怪你。”

  棕木色的吧台上一只苍白无色的手端着一木杯鲜血般浓稠的饮料,萧阙面色平静地递给方媛媛后,说:“不是等,只是想停下来休息。”

  一整杯鲜红的液体被方媛媛一口气喝完,喝得太急,外溢的红色液体顺着方媛媛的唇角一直流过耳根,仿佛白瓷上横亘的裂痕,有几分触目惊心的肆意和绝望散漏在空气中。

  空木杯被重重地砸在吧台上,发出闷响声,方媛媛喑哑的嗓音似是被回忆拉远,:“骗谁呢?我真后悔当初把念告诉我的话,偷偷告诉了你。不然——你现在肯定很幸福。”

  苍白的手再次端起棕木色吧台上的木杯,重新倒了杯清水放在原处。

  听到方媛媛说后悔,萧阙低头擦木杯的动作终于停下,认真地看着方媛媛说:“别后悔,我现在就很幸福。”

  方媛媛气怒地一脚踢开旁边的木质吧椅,红宝石色的高跟鞋跟上还沾着木屑,几乎是嘶吼道:“每次你都是这样!除了这个酒吧,这三年你还去过哪里?我家狗都比你活得像人!别再自欺欺人了!这个酒吧根本不是宝贝,它简直就是监狱!你还想自我折磨到什么时候!”

  萧阙发间的木筷不合时宜的脱落,散了一肩的发,默示着萧阙此刻内心的狼狈。从地上重新捡起木筷,熟练的将头发重新挽起,萧阙低着头又开始专注于擦洗木杯。

  “萧阙!!只是一句,不是不爱,你值得么?何况他还不是跟你说的!”方媛媛从吧椅上站起来,身体压过吧台,双手抓着萧阙瘦削的肩,喑哑的声音因为激动偶尔露出的高音有些像泡过水的磁带。

  被重新挽好的黑发因为方媛媛的大力搡拽再次散下来,遮住萧阙苍白无色的颊。再次抬起的墨眸里只剩一意孤行的孤勇,坚定地说:“值得。”

  几乎扣进肉里的手,听到这声回答后,蓦然放松再无力垂下,方媛媛和萧阙对视的目光中漫天彻底的都是心疼和无奈,过了几秒才低叹着说:“你这又是何苦?”

  苍白无色的手,穿过吧台抚上方媛媛瓷般滑腻的面庞,萧阙笑着说:“这是我欠他的。”

  缘起缘灭,一切都要从头溯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丫头,不是不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丫头,不是不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