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与洛童同台(上)
龙初九2018-03-27 11:193,167

  月寒与代稀的事件在网上传的沸沸扬扬,一晚过去,不仅没有减弱的趋势,反而愈演愈烈,本来明逸旗下sweet组合的解散就足以引起媒体的注意,更何况sweet之中的月寒还传出假唱的消息。现在的月寒,虽然还挂着明逸的牌子,但是几天过后便要落户千日,所以对于这些言论,明逸非但没有制止,反而有乘机为代稀造势的感觉。就在今早,传出了明逸与代稀续签合约的消息。

  淡淡地放下鼠标,月寒拿起一旁的咖啡牛奶,一脸平静的喝了起来。手机传来几声甜甜的猫叫,笑着打开,屏幕上显示着简捷的两个字:“OK。”

  起身,拉开窗帘,新鲜空气带着明媚的阳光扑到月寒有些苍白的脸上,理了理自己的衣领,月寒有些无聊的蹲在窗台边发起了呆来:“待会干什么好呢?是上街呢还是睡觉呢?银行卡里的钱好像快over了吧?”就在月寒纠结自己该何去何从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起来,月寒有些奇怪地看了一眼墙上的钟,才八点呀,小耗子应该不会来的这么早吧?无奈地起身,拉开房门,看着门外的人,月寒愣住了。

  一尘不染的黑色西服加上厚重的黑框眼镜,月寒有些邪恶地想这个男人身上会不会已经全部都被汗湿透。唐严看着眼前咬着牛奶吸管的少女,微微一笑:“那,我们家主子让我交给你的。”

  “嗯?啊,谢谢。”接过唐严手上的纸袋,月寒脸上又挂上了完美的笑容,身子微微一侧,邀请道:“唐先生要不要进来坐一会呢?”

  “啊,不了。”抬手看了看腕上的表,唐严一本正经地说道:“九点还要赶一个通告,我就先告辞了。”在月寒再次道谢后,唐严转身下楼,溜溜达达地走了半站路,钻进了一辆纯黑的兰博基尼。

  “我说阿严,蜗牛是你的近亲吗?”慵懒地打了个呵欠,轩辕凌舌毒道:“还是说,你爱上了一只蜗牛,所以打算适应一下爱人的步调?”

  唐严感觉自己的眼角狠狠地抽了抽,默默地把车内的空调打到最大,黑框眼镜后是一双除了无奈还是无奈的大眼睛:“回禀主子,您老交待的任务已经完成了,现在可以跟我去出通告了吧?”他妈的,哪个艺人会一大清早把自己的助理拎起来说:“小严子,你要是不帮我送个东西,我就休假一天!”也只有眼前这位大爷才能干出那么任性的事啊!天知道他们出通告的地方可是与月寒的家完全背道啊。

  “嗯,乖。”满意地摸了摸唐严的头,轩辕凌继续闭目养神道:“走吧。”

  唐严咬咬牙,无奈,指使他的人是他的衣食父母,于是认命地调转车头,“对了。”

  唐严皱了皱眉,“关于网上对月寒的不利流言,要处理吗?”

  “嗯?!”轩辕凌懒懒地答了一句,“毕竟快是自己人了,不过迟点动手。”

  “为什么?”这种不好的传言不是越早掐断越好吗?唐严不解。

  墨镜下,轩辕凌微微眯起双眼,邪邪一笑,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觉得有好玩的事要发生呢。

  拎着手上的纸袋,月寒有些摸不着头脑,昨天的衣服,失血过多该服用的药,几盒寿司,月寒很囧地从袋子的底下拎出两斤红枣。无语,这个轩辕凌到底是什么意思?撇了撇嘴,抖开自己的衣服,发现一张小卡片翩翩飘落。月寒抬手捡起,只见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几个数字。

  “无聊。”淡淡地把卡片扔到一边。半晌,月寒还是把它捡了起来,把它存在了自己的电话本中,名称:小邪子!

  在家中的月寒悠哉悠哉地一边吃着红枣一边看着晚上那个综艺节目的剧本,丝毫不管外面的风波。而此时,在明逸的休息室里,胡伟昊看了看网上的东西,对一边闭目养神的洛童道:“阿童,月寒的事情已经在网上闹的沸沸扬扬了,以她现在的状态根本不适合出席今晚的节目,要不要我去协商一下,把她换成sweet中的代稀?”

  “嗯?不用。”洛童摇了摇头,嚣张的红发甩出飘逸的弧度,“不用换人,没什么影响。”而且,他也很好奇,昨天那个看起来那么纯真的女孩,真如网上写的那么不堪吗?

  胡伟昊点了点头,转身看向自己的电脑:“咦?”他突然发出一声轻咦。

  “怎么了?”洛童转过头。

  “有人传了关于月寒被代稀打那一巴掌的完整视频,还发表了评论。”说完,胡伟昊便立即点开了那个视频,洛童也站起身,走到他的身后。

  那个视频很清晰,远远比那张照片清楚,视频中央代稀和月寒的表情都可以清楚地看出来。从代稀摔门把月寒关在门外开始,清清楚楚地记录了月寒敲门,代稀愤怒地开门,然后给了月寒一巴掌再次摔门而去,最后在月寒对周围工作人员的歉意一笑为之,虽然没有声音,但是月寒从始至终都挂着温柔的笑与代稀狰狞的神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相信任何一个看过这个视频的人,都不会认为是月寒挑衅代稀,而是认为代稀仗着自己的人气较高而欺负曾经的同伴吧?

  在视频之下的评论更是指出,他是当时在场的工作人员之一,是在看不下去这样一个温柔的女孩被无端诬陷,所以上传了当时的视频,相信任何一个有点眼力的人,都会还月寒一个公道。

  在这个视频上传之后,无数支持月寒的评论都冒了出来,月寒在记者招待会上独唱的视频更是被爆了出来,视频的标题是“这样空灵的嗓音,用得着假唱吗!”

  反对的声音很明显小了很多,但依旧不断,电脑那头,月寒轻轻地按下回车,叹气:“何苦呢?你如果不来招惹我的话,我又怎么会和一个新人计较呢?”

  网上传出一个消息,有人对发出诋毁月寒消息的人的IP地址进行了调查,发现大部分的言论,竟然是同一个地址,只不过是注册了不同的名字进行攻击吧了!

  此言一出,网上哗然一片,对事件质疑的声音响成一片,在得知今晚月寒将要出席综艺节目的消息后,不少人都提出,要看看今晚月寒的表现,在做定夺。虽然事情并没有完全的解决,却已经完全发展成对月寒有利的一面,原本为代稀造的势,此时已经完全为月寒所用。

  “高。”胡伟昊看向身后的洛童,皱了皱眉,“是千日出的手吗?”

  千日公司,轩辕凌看着唐严打开的网站微微一下,月寒,果然很有意思。

  合上面前的电脑,月寒靠进柔软的沙发里,淡淡一笑。事已至此,大势已定,从今天晚上开始,娱乐圈里将只有月寒,没有代稀。

  娱乐圈,从来都是战场,一场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当你在进攻别人的时候,就要做好玩火自焚的觉悟。

  毁掉一个代稀根本不会让月寒有什么心理上的负担,这本来就是一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战斗,哼着小调,月寒决定好好整理一下这个她还不是很熟悉的家。

  晚上,当月寒一脸柔美又羞涩的笑站在张浩的面前的时候,张浩甚至都想直接撬开这个少女的大脑,看看她到底想了些什么,又策划了什么,那样一种孤立无援的局面,竟然让她不仅仅完美的化解了,还成功的成为了自己走下去的垫脚石。想起今天下午在明逸看到的代稀那张扭曲的脸和林一峰沉的快要出水的脸,张浩突然觉得无比的痛快。

  推开化妆室的门,月寒有些诧异地看着里面一头鲜艳红发的洛童。身为明逸的小天王,洛童自然有自己的化妆室,可此时他却出现在公共化妆室里,还一脸灿烂的笑容,对自己招了招手。

  “洛师兄。”月寒对洛童微微一笑,得体地表示了一个三流艺人对一流明星的礼节。对于洛童,月寒并没有什么恶感,至少她反而觉得,洛童所表现出来的少年的叛逆是本性的东西,虽然月寒觉得凭借洛童现在的地位并没有这么嚣张的资本,但是……月寒微微叹了一口气,有的时候,后台也一样的重要。不知道为什么月寒突然想到了那个邪魅如妖精的修罗,那个男人在这个娱乐圈活得无比肆意,也站在了与曾经的自己等同的位置。那么,当初的他,又经历过什么呢?

  “小月,你的衣服。”张浩的话让她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接过一旁张浩递过来的衣服,对洛童微微一笑,转身走进了更衣室。

  从更衣室出来,月寒发现洛童依旧呆在原来的位置,晃了晃手上的文件:“剧本有些变动,我来跟你说一下。”洛童一边打量着在一旁让化妆师化妆的月寒,一边说道。

  月寒一挑眉,别有深意地瞥了一眼在一旁的张浩和胡伟昊。她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剧本变动这种小事,都要洛小天王亲自来说了呢?

继续阅读:第9章 与洛童同台(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影后重生之倾世妖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