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病(上)
龙初九2015-12-21 20:083,427

  电梯快速地下降,让月寒竟然产生了一种晕眩的感觉,整副身体仿佛都脱离了自己的控制,勉强靠着电梯的墙壁支撑住自己的身体,月寒突然反应过来,这是身体失血过多的后遗症。原本因为设计sweet解散之后自己的去留问题而精神时时处于紧绷的状态,在自己精神稍稍放松之后,完全地反弹了回来。

  看着镜子里倒影出的苍白人影,月寒有些无奈地勾起嘴角,电梯已经响起了提示音。月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勉强控制着自己的身子向地下车库走去。三流的艺人本就是受人忽视的角色,就连自己的助理,也是爱理不理,神出鬼没。月寒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头,那个助理,似乎叫张浩吧?

  艰苦地捱到了地下车库,看了一眼距离自己不远的轿车,月寒一贯淡然的脸上也不由地松了一口气。努力地抬手,拿着钥匙的右手颤抖着伸向车门的锁眼……

  “哗啦——”钥匙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在空荡荡的地下车库里回荡。月寒有些无奈地扶额,什么叫祸不单行,她今天总算是知道了。无奈地转身靠在车门上,月寒闭上双眼,试图恢复一些体力。

  “月寒小姐?”突然传来的声音让月寒睁开眼睛。一身黑色的西服,还有那严谨的黑框眼镜,还在晕眩中的大脑勉强做出思考,月寒想起,这个男人刚刚一直跟在轩辕凌的身边,是他的经纪人,名字,似乎叫做唐严。月寒突然想到了汤圆,紧接着被自己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能想到汤圆这种东西深深地雷到了,嘴角不由自主地抽了抽。

  调整好脸上的表情,对着唐严微微点头示意,月寒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开口的力气了。而那个戴着黑框眼镜的男人则一脸纠结地看了看自己,又低头看了看握在手中的钥匙,有些诡异地愣在原地。月寒微微输出一口气,闭上双眼,依旧是一脸淡然。

  她自然是知道唐严在纠结什么的。那辆黑色的兰博基尼很显然是轩辕凌的,曾经是影后的她自然知道,轩辕凌一定不喜欢陌生人上自己的车,而唐严此时又有点想要帮助自己,再转念想想轩辕凌的喜好,一时间陷入纠结也是正常的。不过如何纠结都是他自己的事,从一开始,月寒就没有想过要向任何人求助,更不会有去医院的打算——刚刚被千日签约的小明星,绝对不能传出自杀的谣言。

  这就是娱乐圈,残忍、现实、阶级分明的娱乐圈。想要走这条路,就注定要付出百倍于常人的痛苦。不过,月寒微微勾起嘴角,即使过程是痛苦的,但她,依旧享受。

  “唐严,你是打算在地下车库里安家落户了呢还是打算在地下车库里落户安家了呢?”慵懒的声音从地下室的入口处响起,带着黑色的墨镜,轩辕凌非常懒散的走了过来,可即使是这样平凡的动作,却让这个男人演绎地无比性感妖娆。

  “咦?”轩辕凌发现了靠在一边的月寒,一皱眉。

  月寒已经没有力气去管别人如何了,晕眩的感觉严重袭击了她的大脑,此时她突然觉得,自己想要休息一下恢复体力的打算根本就是错误的。失血过多的后遗症不仅没有因为这短暂的休息而减轻,反而越来越严重,就好像现在,明明知道自己应该打起精神在轩辕凌的面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可是偏偏提不起一丝力气,身体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喧着,反抗着自己的命令。意识开始模糊,就连轩辕凌的脚步声,都已经微不可闻了。

  会不会死呢?月寒在完全陷入昏迷前,有点搞笑地想,会不会一觉醒来,又重身在别人的身体上呢?

  看着低垂眼帘一语不发的月寒,轩辕凌摘下自己的墨镜,皱了皱眉:“有血腥味。”

  “啊?”唐严有些吃惊地叫了一声,却听见轩辕凌冷冷地声音:“开门。”

  “啊,知道了。”唐严立即打开兰博基尼的后门,余光中,瞥见轩辕凌径直走向月寒。

  “喂,你怎么了?”轩辕凌轻轻拍了拍月寒的肩膀,却发现月寒的身子一软。轩辕凌大惊之下连忙将她抱起,怀中的人儿很轻,身上也没有难闻的浓郁香水味,有的只是少女淡淡的体香。倒在轩辕凌的怀中,此时月寒的脸色有些潮红,可是她的身体却散发出不正常地冰冷。小心地把月寒放到后座,紧接着自己也跟了上去,唐严立刻启动兰博基尼,开向最近的医院。

  “啊……”昏迷中的月寒开始发出浅浅地低吟,仿佛是什么噩梦一样。轩辕凌有些不知所措,只能在唐严的示意下尽可能地护住月寒的身体,防止她从座位上滑落下去。拉扯之间,轩辕凌突然发现月寒衣袖下的左手腕上,好像有什么东西。

  一种不好地感觉涌上心头,轩辕凌一手按住月寒的身躯,伸出右手拿起了月寒的左手——一道深深的疤痕横贯了月寒的整个手腕,恐怖的疤痕让轩辕凌也不由地一愣。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拽住了自己的衣袖,一低头,正对上月寒迷蒙的双眼。

  脸色依旧潮红地诡异,月寒看着自己被轩辕凌抓住的手,苦笑一下,虚弱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吐出最后几个字:“不要……去……医院,拜托……”刚刚说完,月寒便再次陷入了昏迷之中。

  轩辕凌轻轻叹了一口气,轻轻放下月寒的左手,淡淡地说道:“不去医院了,直接回家。”

  唐严有些诧异地看了轩辕凌一眼,没说什么,立即调转车头。兰博基尼在马路上划出一道潇洒的弧度,引起一片尖叫。

  恢复意识的一瞬间,月寒没有立即睁开自己的眼睛。感觉自己躺在一个柔软的物体上,身边非常的静,没有任何声音,就好像自己刚刚重生时一样。

  缓缓地睁开有些干涩的眼睛,觉得手上微微一痛,转头一看,一瓶点滴正挂在自己的床边,而针头,正扎在自己的右手上。

  洁白整洁的房间,很简洁却也很舒适。身上穿着柔软的白色长裙,可是却不是原来的那一件。这是怎么回事啊?有些头痛地呻吟了一身,月寒突然觉得,现在她对镜子的渴望已经远远超过了水,毕竟哪怕是一面小小的镜子,都能够告诉她,现在的她到底是谁。

  对了!月寒好想起了什么一样,抬起了自己的左手。手腕上,一圈狰狞的疤痕露出粉嫩的新肉,明显是刚刚愈合。月寒微微松了一口,看来自己并没有死啊。有些出神地盯着左手腕上的伤口,正是这个伤口,要了原本主人的命,也让自己,在一来到了这个世界,这个圈子。微微眯起眼睛,躺在柔软床铺上的月寒突然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想去想,只想这样静静的发一会呆罢了。

  “你醒了。”门被轻轻地推开,轩辕凌穿着白衬衣、牛仔裤,非常随意地走了进来。想起昏迷前听到的话,月寒费力地做了起来,微微一笑:“谢谢。”

  “举手之劳。这里是我家,帮你看病的是私人医生,另外,我家还有一个女佣。”轩辕凌随意地摆摆手,走到旁边的沙发上随意一坐。阳光透过洁白的百叶窗打在他的脸上,格外地诱人。月寒看着这样的轩辕凌,却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轩辕凌简短的话语,却是告诉月寒他帮助她隐瞒下了她曾经自杀的事情,这也是月寒说出谢谢的真正原因。

  一瓶点滴的时间并不长,至少月寒是这么认为。所以当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来拔掉针头的时候,月寒很诧异地发现,其实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多钟头了。依旧是一身黑色的西服,唐严端着一碗香甜的粥递给床上的月寒。月寒略带羞涩的微微一笑,端起那一碗粥,慢慢地吃了起来。

  粥的味道很好,所以当放下空碗的时候,月寒毫不吝啬地又说了一句谢谢。

  听到这样一句谢谢,轩辕凌淡淡地点点头,突然,他站起身来,走到月寒的床边,低下头俯视着坐在床上的月寒。

  轩辕凌的眼睛很冷冽,这是月寒的第一感觉。甩了甩还有些昏沉沉的头,月寒仔细地回想了一下自己以前的眼神,突然轻笑出声。

  轩辕凌有些无奈地撇撇嘴,转身又做回沙发上,托着腮,慵懒的眼神中哪有半分凌厉?“你笑什么?”有些好奇地开口。

  “呃,觉得你的眼睛,和某个人很像。”月寒也学着轩辕凌的样子用左手托着下巴,甜甜一笑,宛若精灵。

  轩辕凌一挑眉,自从成为影帝以来,他听到最多的就是谁谁谁和他很像,而说他像别人的,却是第一次听到:“你觉得我像谁?”

  月寒俏皮地眨了眨眼睛,苍白的脸色不但没有减少她的美感,反而为她增加了一份楚楚可怜的动人:“是个女人哦,五年前的女影帝,夕颜。”

  “没听说过。”轩辕凌无所谓地转过头,“怎么,你很喜欢那个夕颜吗?”

  “夕颜吗?她是我们所有女艺人的前辈啊。”月寒抬手绕了绕自己的卷发,低垂的眼睑中,划过一道未明的寒光。娱乐圈从来都是一个无情的地方,五年,也足够用来忘记了。

  “谢谢邪帝大人的照顾,不过月寒必须回去了,否则月寒的助理要着急了。”慢慢地起身,对沙发上的轩辕凌微微一躬,月寒的脸上挂着完美的笑。

  轩辕凌点了点头:“让唐严送你回去吧,这里没有通往外面的车。”抬手按了一下桌子上的铃,唐严不多时就出现在了房间门口。对此,月寒也没有做任何的推脱,再次对轩辕凌表示感谢之后,跟着唐严静静地离开了。

继续阅读:第7章 病(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影后重生之倾世妖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