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红颜祸水
天水色2015-12-21 19:482,269

  叶暖退出游戏,却发现,宿舍空无一人。

  “我想男人的好/只有在他身边的那个女人才知道/只是谁是毒药/谁才是你的珍宝/要是男人的好/总要你委屈自己处处讨好/才能塑造才能得到/你何必自寻苦恼……”这时,手机铃声突然声响了。

  这首歌是樊桐舟的《男人的好》,而叶暖之所以选这首歌作手机铃声,大概有那么百分之0.01,是因为姜城吧。

  话说,当初叶暖之所以同意和姜城交往,一来,是因为姜城这厮确实长得不错,家境不错,口碑也不错。二来,是因为叶暖也怕,怕自己会有和那素未谋面的姑姑一样的命运,却不见得有她那样的运气。

  叶暖的姑姑,名叫叶落,可谓是沉鱼落雁之姿,闭月羞花之貌。可是,即使像她那样一个冰雪聪明、笑靥如花的女子,最后却也不得不放下所有的骄傲,充当家族联姻的工具,在叶氏风雨飘摇之际,嫁给当时风氏集团的二公子风华,以为叶氏家族谋得喘息的机会。好在,两人最终是举案齐眉、琴瑟协调。

  只是,自那以后,姑姑就再没回过家,想必在她心底,是恨了的。

  叶暖不甘心,不甘心还没追求过自己的幸福,就沦为父亲联姻的工具,所以,当姜城追求自己,而自己并不讨厌的情况下,就索性答应他,并心安理得的接受他的好。她以为顺其自然,自己就会爱上他。只是她还没来得及仔细品味这份感情,他的身边已经有了另一个她。

  男人的好,只有他身边的那个女人才知道,当他还在她身边的时候,她不知道珍惜。

  如今,她还在原地,而他已经走远。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世事无奈,大皆如此。

  两年了,她对姜城不是没有眷恋,但更多的是,愧疚。

  只是,恩怨纠葛如浮云过,她和姜城,终是错过了。

  ……

  叶暖接起电话,那边传来希惠的声音:“小姐,你终于接电话了,出事了,顾朗和姜城打起来了,你快过来看看……”

  姜城,叶暖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好吧,说曹操,曹操就到。

  可是,顾朗,是哪位?叶暖实在想不明白,他们打起来,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动物世界有条金科玉律,两只雄性的争斗,往往是出于对雌性的争夺。人,也是动物。

  叶暖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原以为这种只可能出现在小说、电视里的剧情,居然会不偏不倚、好巧不巧地发生在自己身上。

  叶暖漂亮吗,不清楚,只知道,前不久有好事者弄了个“Z大美女风云榜”,叶暖同学就不幸榜上有名,还高居榜首。甚至因为性格孤僻,尤其抵触男生,还混了个“冰山女神”的称号。同寝的明月、雨瑶和希惠也未能幸免,皆名列其中,西2-502一时风头无二,成了众矢之的、风头浪尖。

  还记得母亲死后,父亲并没有把自己带回叶家,而是将刚出生的小叶暖,交给一个属下抚养。直到14岁那年,叶暖才第一次见到了自己的亲生父亲。

  叶暖至今记得,父亲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

  “我叶家女儿,皆是绝色。”

  彼时的叶暖,并不知道,父亲这句话的含义,只是有些害羞地,低下了头。

  ……

  叶暖来到操场,果然看见两个灰头土脸、争执不休的年轻人,希惠也开始声情并茂地讲述事情的经过。

  顾朗和姜城的父母是单位上的同事,住的又近,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一起上学,亲如兄弟。直到姜城把叶暖介绍给顾朗认识,说:“阿朗,这是叶暖,以后就是你嫂子了。”那天兄弟俩喝了很多酒,顾朗从来没见过大哥这么开心,那一刻,他是真的祝福。

  虽然,他早就对叶暖这个如指尖清兰般淡然美好女子,一见钟情,再见倾心。

  但,朋友妻,不可欺,这个道理,顾朗还是懂的。如果不是今天早上得知,姜城这个混蛋,居然为了一个游戏里的女人,和叶暖分手,他会把这份感情,葬在心底,永不提及。

  明月姐劝住了姜城,雨瑶也在为顾朗清理、包扎伤口。只见两人都负了伤、挂了彩,可谓势均力敌、半斤八两,在希惠绘声绘色的演说下,叶暖不难想像刚才战况的激烈。

  叶暖不明白,自己什么也没做,怎么就成了,红颜祸水。

  叶暖并不急于走过去,更不知道,该走向谁。倒是顾朗,挣扎着向叶暖走过来,深深吸了一口气,说:“叶暖,我喜欢你。”

  喜欢,是的,她知道,顾朗,谢谢你,她真的很感动。

  只是,对不起,她不能接受。

  傻顾朗啊,难道你看不出来,漫雨瑶看你的眼神,温柔得,能溺死人。

  看来事情还不算太糟,叶暖顿了顿,吐出她自认为生平最残忍的两个字:“幼稚。”

  顾朗愣在原地,好看的眸子,瞬间黯了下去。倒是明月,会意地笑了。

  这时,雨瑶走过来,狠狠甩了我一个巴掌,然后搀着顾朗,转身离去。一切,都显得那么,顺其自然、理所应当。

  叶暖知道,雨瑶平日里看似大大咧咧,三句不离金钱帅哥,这一次,却是动了真情。

  希惠走过来,抱了抱叶暖,有些忿忿地说到:“死丫头。”叶暖知道,她是心疼自己。

  倒不是叶暖有多圣母,只是,不是想要的人,不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

  叶暖并不知道,还有一个人,正远远看着这一切,远远,望着自己。

  ……

  当晚,叶暖请希惠和明月吃了最便宜的便当,一个馒头,二两稀饭。

  倒不是叶暖抠门,只是叶暖生活一向朴素,又不喜欢逛街买衣服,以至后来,无论叶暖怎么解释,希惠都坚持认为,叶暖是个穷人。

  重点不是吃什么,而是在哪里,和谁一起。

  ……

  那天夜里,雨瑶没有回来。

  第二天早上,雨瑶回来收拾东西,搬出了寝室。

  就这样,漫雨瑶,和那个叫顾朗的男生,从此,离开了叶暖的生活。就像一场盛世的烟火,美丽过,温暖过,却终究要落幕。

  然后叶暖的生活开始恢复平静,吃饭,睡觉,上课,游戏,一切按部就班,无波无澜。

  ……

继续阅读:007 回忆,如风筝断了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网游之叶暖醉流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