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 至亲至疏夫妻
天水色2018-04-03 16:332,447

  于是,叶暖回到碧落城,重新买了些糕点制作材料,便在广场下线了。

  宿舍无人,一如既往的安静。

  饿了,泡面。原本熟悉的香味,却突然有些让人作呕。

  去吃顿好的吧。走到南门外,东张西望,犹豫了半天,进了一家小饭馆。

  现在不是饭点,用餐的人很少,少到整个饭馆,左右就只有叶暖一个客人。

  “西红柿炒蛋,凉拌黄瓜,清蒸鲫鱼汤,不要米饭,谢谢。”叶暖轻车熟路地点餐。

  饭馆老板是个中年男人,四十多岁,体型微微有些发福。他一边上菜,一边问叶暖:“小姜呢,怎么没和你一起来?”小姜,是指姜城。

  叶暖一愣,随即笑了笑,说“我们分了。”语气坦荡自然。

  老板憨厚一笑:“难怪你们有一阵子没来了。”说罢,转身进了厨房,自顾自地忙去了。

  鲫鱼汤,是叶暖的最爱。

  记得当初,姜城会很认真的为自己挑去鱼刺。

  或许,正是因为贪恋这份细心的温柔,才会答应与他交往吧。

  只是,物是人非事事休。她不恨姜城,没有爱,又怎么会恨呢。

  或许,姜城是对的。又或许,感情的事,本就没有对错。

  爱便是爱,只要那一人,就足够。

  不爱便是不爱,如果只为贪恋一时的温暖,那么一开始,就是错误。

  ……

  叶暖一向就吃的不多,现在,就更少了。

  结账的时候,老板却说,这顿他请,媳妇要生了,他和老伴要回乡下,饭馆不开了,转让。 这是最后一顿了。

  这家饭馆名字,相濡以沫,还是当初叶暖取的。

  记得,饭馆开张的时候,叶暖和姜城,是第一对客人,老板便请叶暖取了这个名字。

  以后,叶暖和姜城就经常来。渐渐和老板熟了。

  如今,她和姜城分手了。连着这饭馆也不开了。

  突然想起一句话,不能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

  看着老板人逢喜事、满面春风,叶暖笑着道了句恭喜。

  老板连说谢谢,临出门,还嘱咐一句:“小叶啊,帮大叔留意一下,看看你有没有同学的家长有意思盘下这小店啊……”

  “好。”只是随口一说,叶暖当然不会真的去问别人。只是,这事,便在心里记下了。

  走出饭馆,叶暖决定去医院看看希惠和杨叔叔。

  不知何时,外面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带着丝丝凉意。

  叶暖没有带伞,也没有打车。

  同仁医院,408病房。

  希惠的母亲先发现了叶暖:“小暖来了啊,怎么身上都湿了。”语气里满是担心。

  叶暖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眼角不争气地潮湿。如果自己也有母亲,如果她还活着,她,会不会也心疼?

  沈君妍,名字,是自己对她唯一的了解。

  不对,或许还有美貌,每当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叶暖就觉得,她也该是人间绝色吧。

  奶奶也说自己像她,长得像,性子也像。只是叶暖想不明白,那样的她,为何甘愿给一个不爱她的男人当情人,没名没分到死。若是换做自己,决计不可能。

  都说,女人有四种。

  第一种,既无美貌,也无智慧的,这样的人,很少很少,叶暖至今从未见过。(话说,其实水色每次照镜子都能看到~)

  第二种,空有美貌,但无智慧的,这样的人不少,大都存在于成功男人的身侧,如花美眷,皆付与似水流年。

  第三种,并无美貌,却有智慧的,这样的人很多,大街上,普遍都是。

  第四种,美貌与智慧并重的,这样的人不多,却是叶暖愿意为之奋斗一生的目标。

  或许,在情爱面前,她的母亲,甘愿做了第二种。

  而结局,不过是应了唐代李季兰的那首《八至》——

  至近至远东西,至深至浅清溪。

  至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夫妻。

  是的,至亲至疏,夫妻。

  ……

  见叶暖久不说话,杨母有些担忧:“小暖,怎么了,赶紧把湿衣服换下。”说罢,拿来了希惠的衣服递给她。

  “嗯,谢谢阿姨。”叶暖接过衣服,笑了笑,便跑去卫生间换上了。其实,叶暖的身材和希惠很像的,所以没什么不合适,只是希惠,那里比较丰满。所以叶暖羡慕希惠的曲线,而希惠羡慕叶暖的匀称。(不要问“那里”是哪里~)

  “杨叔叔醒了啊!”换好衣服出来,叶暖发现杨父已经醒了。

  杨父面色依然有些苍白,冲着叶暖笑了笑,说:“昨天晚上就醒了,多亏了你,小暖。”

  “有没有觉得好一些?”叶暖也是一笑。

  “好多了,就是不太方便,有点不习惯。”杨父憨厚地说了一句。

  “阿姨,医生怎么说,杨叔叔他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叶暖看着杨母,问道。

  “呵呵,过两天就可以了,人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杨母看着丈夫,满目温柔地说道。

  “对了,希惠呢,怎么不见她?”叶暖突然问道。

  “希惠出去买点东西,有一会了,应该很快回来。你坐,阿姨给你剥个橘子。”说罢,杨母便小心地剥起橘子。

  “谢谢阿姨。”叶暖甜甜一笑,也不客气。

  别人的好意,如果你过于拒绝,有时候也会是一种伤害。

  叶暖深知,杨叔叔的事,对于自己来说,可能是举手之劳,但是对于希惠父母这样老实善良的人,却是一辈子的恩德,他们迫切想为自己做点什么,哪怕只是剥橘子这样的小事。

  心意,无所谓轻重。

  ……

  叶暖啃着橘子,打着饱嗝,这时希惠从外面回来了,手里好像拿着什么东西。

  “小惠,你爸那补的钱不是你收着么,快拿来还给小暖!”杨母突然对希惠说了一句。

  钱,什么钱,叶暖还不知所以,希惠果然递给她一张银行卡,说道:“拿着,里面是5万,剩下的姐慢慢还你,密码是兔子的生日。”

  兔子是希惠家养的猫,至于为什么一只猫要叫兔子,叶暖也不知道。叶暖只知道,希惠养兔子不超过三天必死,而这只叫兔子的老猫,却坚强地摸爬滚打了三个年头,还活蹦乱跳的。自此以后,就再也没人敢说希惠养不活“兔子”了。这就是取名字的艺术。

  如果叶暖没记错,兔子的生日是三年前的七夕。是以每年七月七,希惠白天过情人节,晚上就给她家兔子过生日。

  兔子是那个男人送给她的情人节礼物,分手礼物,也是最后的礼物。或许,是被伤的太深,希惠对于那个男人,很少提及。

  叶暖也只是,隐隐知道,那个男人的名字,叫左斌。

  他,似乎是希惠的初恋。似乎。

  ……

继续阅读:040 一朵花开之两瓣相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网游之叶暖醉流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