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希望与绝望
G330室长2015-12-25 22:053,366

  【鄙视我有存稿不发的……昨天我可是相当抵触码字啊,不知道是不是到了倦怠期,如果不是有存稿的话,今天可就断更了啊……】

  希望与绝望,不过是一线之差,希望是残忍的,因为它终究会死在现实之中,我所能做的,不过是在你认清楚现实之前,赐予你绝望,呐,我是个好人呢。

  银离开乱菊之后,便直奔自己的大本营去,不知道自己没在的这几天,东南西北中会搞成什么样?都说蛇无头不行,没了自己这个蛇头,他们会不会手足无措呢?

  银倒是对他们五个寄予了厚望,而他们五个也总算没有让银失望,银离开之后,五人虽然彷徨了一阵,但是却没有成为一盘散沙。

  他们好比是五颗钉子一般死死的固定在了银的地盘之上,稳固的守护着银的基业。

  这天早上,五人正在商谈着什么,似乎正在激烈的辩论着。

  “浅,现在发展到地步就够了,下一步最好等银桑回来再说。”南原相之皱着眉头说道,

  “现在时机已经成熟,如果我们现在不对他发起攻击,那我们就失去先机了,就算是银桑也会这么做的,有什么后果我一个人承担,银桑会怪责的话,就让他怪责我一个人好了。”东成浅着急的说着,

  现在可谓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要他们振起一呼,就可以瞬间召集这个地区的大部分人,然后对那个地头蛇发起进攻。

  但是,如果现在他们发起进攻,地头蛇便察觉到自己的手下背叛了自己,而有所防范,虽然不知道地头蛇会在多久后察觉,但是银回来的日子浅他们同样不知道。

  “浅,你在说什么,什么一力承当,我们五个人一直以来都是共进退的。”中冶哲也很不喜欢东成浅把自己脱离出他们五个人的范围,

  东成浅貌似也意识到这么做的不妥,不安的低下头道:“抱歉,各位。”

  “算了。不过银桑究竟到哪里去了?我花了那么多时间精力,却始终没有找到。”北条大望失望的说道,他一直把银的受伤当作是自己的原因造成的,要不是自己保护不周的,银也不会受伤。

  最让他不解的是,为什么银在受伤之后要逃跑,而不是跟他们回去治疗,是不信任他们吗?

  “别内疚了,大望。”西村勉拍了拍北条大望的肩膀,作为好兄弟,他当然知道北条的想法,自从银失踪之后,北条就一直沉浸在自责之中。

  “别说得好像银桑永远离开了我们一样啊,难道没了银桑我们就不行了吗?我们可是要给银桑守住这片土地的啊,不能让银桑失望啊,难道你们不想某一天银桑回来之后,很欣慰的对着我们说,早上好吗?”西村勉站了起来,张开双手,鼓励着大家说道,

  “早上好啊。”这时,某个声音传来……

  “看吧!这就是银桑对我们的肯定啊!各位!!”西村勉还沉浸在自己编织的幻想之中,其他四人却早就石化的看着忽然出现的银。

  “呃……”终于,西村勉醒悟了过来,自己刚刚好像听到了一声早上好啊?

  西村勉慢慢的回过头,那一抹银白的碎发,还有一成不变的微笑,

  “银桑!!!”西村勉激动的看着银吼道,

  “哦呀,我还从来不知道勉有演说家的潜力呢。”银笑着看着刚才热血澎湃的西村勉说道,

  这小子,挺会说的嘛。

  “银桑!!你到底上哪儿去了!我派了那么多人到处去找你都没有找到,伤好没有?吃得好吗?睡得好吗?银桑,你让我担心死了。”北条大望瞬间如同一条忠狗一般飞奔过来,泪眼汪汪的看着银幽怨的说道,

  喂喂喂,你这如同怨妇一般的眼神,还有那委屈的样子装给谁看呢。

  其他四人都是一脸黑线的看着这个没节操的家伙。

  银同样是满头大汗,这货几天没见,肿么有向小受的方向发展的潜力。还别说,大望的名字虽然汉子了一点,但是长相却是偏阴柔的……

  银满头黑线的把北条大望遗忘在了角落,随后大步走入大厅之中,直接对东成浅道,

  “浅,把刚才说的再说一遍。”银走到主位上坐了下来,

  这一坐,其他五人便仿佛是找到了核心一般,虽然五人在银离开的日子里能够做到稳固,但是五人却还是少了一种凝聚力,把气力往一处使。现在银回来了,五人的力气就全部被银所掌握,五人立刻就有了主心骨,也有了新的动力。

  “是,银桑。”于是东成浅就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给银详细报告了一遍。

  原来在银失踪之后,东成他们并没有停下脚步,他一边稳固发展,蚕食着周围的零碎势力,一边贿赂地头蛇所管辖的势力们,或者使离间计让他们貌合神离。

  现在地头蛇的势力内部已经严重不稳,只要银他们这边挑起一个由头,那边就能顺势起应,是个打好的机会。

  如果时间隔长了,那些本来有意起义的势力,就会因为时间过长产生犹豫的心理,然后就会变成墙头草两边观望,说不定还会成为他们的绊脚石。

  银考虑了一下,然后笑道:“真是的,这种事情怎么还需要争论呢?所谓事机万变,稍纵即逝,机会可是只留给有准备的人啊,下次别忘了啊。”

  “是!”X5

  就这样,银他们就直接召集了他们所能召集的全部人马,向地头蛇发起了总攻,同时地头蛇手下的不安分势力也趁机起事,一时间地头蛇忙得是焦头烂额。

  有了神枪傍身,又有了一身的灵力,银在战场上简直是杀神啊。

  银不喜欢正面作战,因为他觉得那样杀人不方便,而且一点也不优美,太过于粗鲁了。

  只有那在看不见的地方,积蓄力量,寻找时机,在对手露出破绽的一瞬间,一击必杀,这才是最优美的杀人方式啊。

  就算现在没有人会因为银的个头而轻视他,银的武器而笑话他,想要躲避掉银的锁定也是一件难事。

  这一天,银他们又是在战场之上厮杀,这,应该是最后一场战斗了,因为地头蛇都亲自出马了。

  “唰!唰!”如同银白色的闪电劈过,两个正在战斗的地方人员忽然被人斜着砍成了两截。

  两人的上半身直接掉落在地上,而下半身的伤口则向天空喷出了血雾,然后到了空中又跌落下来,形成血雨。

  银的身影出现在这血雨之中,他一步一步走向地头蛇,这途中一旦有靠近他的,必定会被银一刀刺死,或者拦腰斩断。

  神枪的锋利吹毛立断,甚至连血液也不能在上面停留多久,杀了那么多的人,事到如今,它还是那么明亮雪白。

  “早上好,大哥。”银一步一步的杀到了地头蛇面前,在这个强作镇定的阴狠男人面前,银如同和邻居打招呼一般,和气的笑道,

  “我早就应该想到一个小屁孩儿从那种地方过来的不应该会是个小角色。”地头蛇大哥满是后悔的说道,他后悔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杀了这个小东西!

  银有趣的看着他,欣赏着他脸上那纠结的表情,人到最后关头的表情和想法总是和平时大相径庭呢,也是最有趣的时刻。

  “杀了我吧!”地头蛇一副慷慨就义的样子说道,

  “阿拉,因为大势已去就失去了争斗之心了吗?都不拼一下吗?真是无趣啊。”银一脸失望的对地头蛇说道,随后鼓励着对他说道:“来吧,鼓起你最后的勇气,和我来一场真正的战斗吧?”

  银的话让地头蛇本来死寂的心又活了过来,他的双眼也渐渐有了色彩。

  “如果你赢了的话,我就放你走了噢。”银的这句话加重了砝码,地头蛇连忙抬起头应了下来。

  银满意的笑了笑,随后捡起地上的一把不知道是谁的武士刀挥舞了一两下,然后对他说道:“这把看上去不错呢,你觉得呢?”

  渐渐的,银的人已经攻到了这里,他们站在不远处看着银的个人表演。

  “银桑还真是过分啊。”南原相之如此感慨了一下,除了东西北中之外,没有人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银的做法不是很有英雄气概吗?最后还给了对手一个比较体面的死法。

  银缓缓的走向地头上,然后把刀刃捏在手上,刀柄指向地头蛇,笑道:“给。”

  地头蛇颤抖着站了起来,然后用抖动不已的手缓缓接近武士刀,他有些畏缩,不过却在银鼓励的眼神下终于触碰到了刀柄。

  他一把握住了刀柄,脸上竟是胜利般的惊喜,他傻笑着,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是触碰到了希望?还是在想银没有骗他呢?

  “哧!!”

  刺耳的入肉之声打断了地头蛇的思绪,腹部的疼痛提醒着他已经被敌人贯穿,短短的神枪也能在刺入敌人的腹部之后,从敌人的背部透出,刃间低落着鲜血,诉说着谎言。

  “你……”地头蛇一脸绝望的看着银,如同恶魔一般玩弄着人心的家伙。

  “骗你的呢。”银恶作剧得趁般的笑了笑,然后抽出了神枪,一脸满意的看着这个最后从希望变成绝望的男人,把神枪收入刀鞘之后,银缓缓的转过了头,发现除了东南西北中五个人很平静之外,其他人要嘛惊讶、要嘛恐惧、要嘛愤慨,总之都是神色各异的看着自己。

  “大家,早上好。”

继续阅读:第10章 所谓和平主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