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气势对决
G330室长2019-11-28 02:183,160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自己已经不能从自己身上找到活下去的动力,必须从别人身上才能获得那一份早就已经失去多时的东西。

  空虚、寂寞还有无趣,仿佛自己做什么都得不到乐趣了一样。渐渐的,自己的脸上也几乎找不到其他表情,只剩下那一副永久不变的笑容。

  直到某一天,纠结、痛苦、快乐、悲哀等各式各样的表情出现在别人脸上的时候,自己仿佛被吸引了一般,并且深深的迷上了观看别人表情和生活的行动。

  游戏人间,不如说是玩弄人间,通过玩弄,看到结果,就其他人的表情就像是在对银的所作所为作出最真实的评价一样。

  银哟,你早已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而不自觉,只是沉浸在游戏之中不可自拔,何时,你才会醒悟呢?

  银那深渊黑洞一般的气势其实就是银的写照,蓝染静静的看着银,他那笑容背后所隐藏的苦涩和绝望蓝染看得是一清二楚。

  “银,我们果然是同一类人啊。”蓝染在心里暗自感叹道,

  蓝染对待银的看法向来很独特,似朋友似敌人,处处维护又处处提防,很奇怪,很矛盾,但正是在这种复杂的交往之下,也许两人都没有注意到,两人已经对对方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感。

  银看着蓝染依旧沉稳,他慢慢张开了眼睛了。

  猩红的瞳孔,蓝染第一次见到,那双眼睛邪恶而又充满着魅力,就如同一滴鲜血滴入了清水之中,荡漾出一股杀意和绝情。

  银的气势也影响了他的眼神,双眼也渐渐变得无神、绝望……

  蓝染盯着银的那双眼睛,不知不觉当中,连自己的心境都差点受到银的影响,蓝染差一点就对这场战斗感觉到绝望了,他有那么一瞬间想要放弃了。

  不过还好,蓝大毕竟还是蓝大,那一瞬间的想法终究不能左右蓝染的身体,蓝染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身体,没有做出多余的动作。

  这时,银的气势忽然从扩散变成了凝聚,黑色的气息一股脑的涌入了神枪和他的身体里。

  银浑身都散发着一股让人完全提不起战意,看见他就想要放弃的气息,就连神枪在阳光的照射下,泛起的都不再是银白的银光,而是黯淡的黑色。

  这一刻,银的气势提到了最大限度,他没有暴起最快的速度向蓝染刺去,相反的,他慢慢的走向了蓝染。

  在蓝染眼中,如此随意的动作却毫无破绽可言,似乎蓝染不管什么时候出手,不管从什么地方出手都不能伤到银一样。

  察觉到有着这样一种感觉的蓝染,便有心想试一试,看到底是不是这样。

  于是便见蓝染抬起手,默念了一下,一颗火球就飞向了银。那是破道之三十一,赤火炮!

  燃烧着的火焰聚在一起,炙热的火球冲向了银。

  银默然无视,仿佛根本就没有看见这个火球一般。赤火炮在接近银的过程中,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所影响,速度越来越慢,火光也越来越黯淡。

  仔细一看的话,可以发现,在银的前方一米到三米处,赤火炮在这中间,威力和体积被一股黑气所吸收,最后消失无踪。

  “有趣!”蓝染眼前一亮,他已经确定了这便是银的气势所造成的现象。

  不知不觉当中,蓝染浑身的热血似乎也被点燃沸腾了一样,他紧紧的握住镜花水月,身上的战意也变得浓郁了起来。

  沉稳的大山也开始有了压迫之势,如同苍茫的古凉之意扑面压来。

  银前进的脚步微微一顿,他感觉到了从蓝染身上压迫而来的气势,如果是一般人的话,可能现在已经被那股战意压迫得无法前进了。

  可是银不一样,他的气势是绝望,再怎么强烈的战意,还能让他产生其他的情绪吗?

  显然不能,所以银只是微微一顿,便再次踏步而行。

  终于两人的距离也不过三四米了,迥然不同的两股战意终于碰到了一起。

  没有激烈的交战,没有澎湃的热血。

  绝望之气和沉稳之势只是默默的拼斗着,不是你扑向它,就是它压向你。

  只见银抬起了手,被绝望所包裹住的神枪,以一种很慢的速度,刺向蓝染。

  虽然很慢,但是在蓝染眼中,这样的神枪却充满了压迫力。

  蓝染也挥出了镜花水月,他知道银的气势之中有着削弱攻击的能力,所以他已经在抬起手的时候,便念道:“碎裂吧!镜花水月!”

  银丝毫没有退缩,他依旧睁着眼睛,眼中的画面,如同破碎的玻璃一般跌落,蓝染似乎也从眼前消失了一般。

  银没有慌张,甚至连头都没有转一下,他只是淡淡的抬起了手,似乎是虽然选中了一个方向,念道:“射杀它!神枪!”

  “呛!!”

  刺耳的金属之色响起,蓝染的身形陡然凭空出现,蓝染惊讶的看向银,他不知道为什么银中了自己的镜花水月之后还能如此精确的判断出自己的位置。

  银淡然的转过了头,然后看着蓝染道:“我赢了。”

  淡淡的一句,让蓝染哭笑不得,自己似乎有些托大了啊。

  蓝染苦笑着,然后收回了自己的气势和解除了始解,银自然也收回了自己的气势。

  双眼闭合上,一张狐狸般的笑容再次爬上了脸颊。

  “呐,我赢了对吧?蓝染队长。”银这时候可没有在乎什么称呼,因为银能肯定,刚才的战斗,有一大半蓝染是用了镜花水月控制平子没有看到的。

  “是我小看你了,银,没想到你已经成长到了这样的高度。”蓝染诚恳的说道,

  的确,蓝染从一开始就托大了,所以他并没有重视银的行动。

  特别是他是在最后才对银使用了镜花水月,而且银直接破了他的镜花水月这一招让他十分吃惊。

  “可以跟我说说,为什么你能一下子就感知到我呢?”蓝染好奇的问道,

  “这个可不能说呢,说出来就不好玩了啊,蓝染队长。”银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嘴前,狡黠的笑道,

  蓝染一愣,随后眼镜反了一下光,嘴角一咧,笑道:“嘛,说得也是。”

  蓝染也想明白了,这个就跟RPG里的解谜游戏一样,别人说出来可就没有自己解开游戏的乐趣了啊。

  其实银能够察觉到蓝染的位置这个很简单,看上去很玄乎,说出来就没那么神秘了。

  之前不是有说过蓝染在银的气势展开之下,看着银的双眼时,心神有一瞬间的波动吗?

  那个时候,银便感觉到,蓝染那一瞬间的绝望,他的气息居然在自己的感知当中消失了,就跟周围的环境同化在一起了一样。

  后来蓝染清醒了过来之后,自己又能感觉到了。

  于是银明白了,不是蓝染和周围的环境同化了,而是和自己的绝望之势同化了。当银的敌人面对自己的绝望之势产生绝望的心情时,他的便已经被自己的气势所包裹,失去了生气,自然是感知不到了。

  蓝染内心的强大反而成为了他另一样强大的克星,如果蓝染一直在银的绝望之势当中保持清醒状态的话,就算他使用了镜花水月,银一样能够通过自己的气势感觉到蓝染,毕竟,在那种状态下,蓝染的位置,可就像是黑夜里的萤火虫一样鲜明啊。

  当然,银也不会自大到相信就凭这样一场切磋自己就能够打败蓝染了,他深知,就算自己能够察觉到蓝染的位置,那也不代表蓝染就能够随意的任自己揉搓。

  蓝染斩魄刀的强大掩盖了他本身的能力,这是很多人在知道他斩魄刀的功能之后所犯的错误。

  用蓝染的话来说的话,就是,“是谁告诉你离开了斩魄刀我就什么都不是了呢?或者说,你是凭什么觉得斩魄刀就代表了我的一切?”

  忽略蓝染自身实力的中二少年,注定都是悲剧。

  “阿诺,蓝染队长,是不是应该让平子队长清醒一下呢?”银开口问着蓝染道,

  蓝染的眼神一动,随后笑道:“银,你果然知道我的斩魄刀的能力吗?”

  “咿呀,怎么说呢?大概猜到了吧,刚才。”银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他只是说猜到了,蓝染也不清楚他到底猜到的是大概还是全部。

  不过蓝染从来不会纠结这些事情,他只是笑了笑,然后便用意念接触了幻术。

  平子仿佛看到了一场很精彩的对决一般,走到银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银,不要气馁,虽然惣右介这个家伙看起来很容易对付的样子,不过他毕竟还是副队长啊。”

  银愣了一下,随后无奈的笑了笑道:“是!”

  心里却道:“真是个小气的人呢。”

  蓝染扶了扶眼镜,心道:“我怎么能够让别人看到我被一个学院生给打败了呢。”

  蓝大,你傲娇了么……

继续阅读:第37章 乱菊的依赖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